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致命通話

26

時,就是他攛掇康司平請南追吃地攤的,他說:“這家真的很不錯,又物美價廉,你必須得帶會長來嚐嚐,她一定喜歡。”傻子真信了。但那件事那麽嚴重都冇能把兩人攪黃,秦震挺焦心。眼下,他仍硬著頭皮道:“你別難過了,反正,你喜歡的人是小霞。你這樣,小霞又該多傷心。”康司平飲儘了杯子裏的啤酒:“不,我喜歡的人,是南追。”這幾個字說出來,就像是尖利的石子從喉頭滾過,痛徹心扉。“康司平!”秦震意識到他是認真的,頓時急...-

致命通話

南追飛快與三人交換了一個眼神,

點擊了接聽鍵。

“喂……蜂姐……”

說話的果然是猴子。

聲音一聽就開了公放。

聽到猴子的聲音,南追深吸了一口氣,卯足了今兒罵道:“死猴子!我就知道,

你正經事不乾,

是不是跑去偷懶了!”

電話那頭,

猴子的聲音在發抖:“我,我錯了……”

“你為什麽總要拖拖拉拉的?”南追的語氣轉為無奈,

“東西你什麽時候送,

你不要牽連我也挨老大的罵。”

猴子頓了頓,

說道:“是衛大少在催了嗎?”

衛大少?

南追表情一窒。

好訊息,

猴子果然夠機靈,

和她心有靈犀;

壞訊息,衛濂這個冤大頭,

果然深刻地刻在了猴子的猴腦裏……

但如果是衛濂讓他們把這些東西送去警局,那他就是在幫周學禮了啊。之後警察如果真的抓到了偷東西的賊,又不幸找他們錄筆錄,那他們隻能一口咬死是衛濂給的照片了。至於衛濂又為什麽要猴子送照片給小偷看到,

南追猜他會咬定說不知道。

隻不過這樣的話,給周學禮發威脅簡訊的又該換誰呢……

當下,

她在0.001秒內編好了新的故事,同時也迅速反應,她的表情雖然對方看不見,

但也翻了個白眼配合:“你還知道衛大少會催啊,他都問了兩次了,姐姐我可還護著你呢。你再不送去警局,

嗬嗬,他之前給人打成了植物人,

你知道的。”

“送,送,小偷這邊我已經送了。但警察那邊,我吃完飯就送,你千萬別輕舉妄動。”猴子又小心地問,“要不,要不你們也過來一起吃?”

“吃個屁,明天早晨送到警局打電話給我說一聲,不然,我會告訴衛濂你在偷懶。”南追很不客氣。

按理說這會兒她該掛電話了,卻不敢,唯恐猴子還要說什麽可以透露情況的事。

“好好……那就先這樣?我,我先撂了……”猴子的語氣聽起來倒像是先尿了。

電話掛斷了。

四個人壓力陡增。

“所以,現在故事得改了。”徐誌赫維持著冷靜總結,“發威脅簡訊的人,不能是衛濂了。”

文淑亦道:“沒關係的,本來我們也隻是說實在迫於無奈了,再猜測是衛濂。事實上,誰威脅周學禮,我們怎麽會知道,這件事從現在開始就和我們沒關係了……”

蘭漪在一旁調動腦細胞默默苦記:「威脅簡訊的事現在和我們沒關係了……」

徐誌赫:“但如果說照片是衛濂給的,警察找到他,他肯定不會承認啊。”

“管他承不承認呢,就咬死他。”南追很是殺伐決斷。

蘭漪怯怯質疑:“咬死了就有用嗎?如果警察檢查我們的設備……”

正說著,南追的手機又響了,這次來電話的人是周學禮。

她趕緊接起來,然後臉色慢慢變得有點嚴肅。

“哦……好……我知道了……”她這樣應著,掛斷了電話。

“怎麽了!”文淑迫不及待地問。

她眉頭緊皺:“周學禮說,我可能需要去一趟警察局。”

文淑的表情驚恐,好像下一秒就要猝死:“是不是你送照片過去被監控拍到了?”

“不是,”她連忙補充,“他說,衛濂被抓了。”

三人驚得異口同聲:“啊?!”

~

“所以,南小姐和衛濂認識?”

筆錄的地方不在審訊室,隻是一個平常的房間,但也在拍攝錄像。金允武笑眯眯的,很是和善,還給她倒了杯水。

他也冇想到,剛安排了便衣就抓到了威脅周學禮的人,這令他很難不樂觀。

而且做警察多年,他已經有了一種感覺,盜竊案也很快能破了。

南追忍耐著心裏的焦灼,一臉天真的憂慮:“嗯,是的,他之前就一直騷擾我,最近,甚至都搬到我住的地方去了。”

“他之前和周教授起過沖突?”

“冇錯。”她有點愧疚,“也是因為我……”

“理解理解。”金允武笑著。

眼前的南小姐,確實一眼看上去,就是讓人牽腸掛肚的類型。

他又問:“那你知道周學禮被人威脅了嗎?”

“被人威脅了?被衛濂?”

金允武隻是笑笑,冇有回答,反而拿出幾張紙擺在她麵前,是周學禮收到的威脅簡訊。

南追當然全都看過

——因為就是她這個壞東西編的。

但她仍然維持著恰到好處的震驚說道:“怎麽會這樣,他從來冇有告訴過我。”

“嗯,他說怕你擔心。但是目前,衛濂否認這些資訊是他發的,所以你覺得你的追求者裏,還有誰會這麽瘋狂嗎?”

許久,她搖搖頭:“我不知道,最瘋狂的就隻有衛濂。他曾經還把我們學校的一個男生打成植物人了,鬨很大。”

“是,他有案底,我們已經查到了,庭外和解了。前兩天,他和周學禮和他的朋友打過架,也被抓來了一次。”

南追一臉迷惑。

衛濂前兩天還和周學禮打過架?

這又是什麽情況?

她疑惑問:“您叫我來,就是為了這個?”

“找您瞭解一下情況嘛。周教授如今的安全也是重中之重的,但衛濂辯解說,他之所以今天要打周學禮,是因為周學禮在鬥毆的事後又找人打了他。”

軍用硬盤的隱情,他冇有透露。

“啊?這怎麽可能呢?你聽他胡扯。”南追這下純然是情感真摯地斷然否定了,“周老師纔不是那種人。”

金允武又遞上來幾張照片,“但是衛濂身上確實有多處軟組織挫傷。”

“他本來就頭腦簡單四肢發達招貓逗狗的,別人冇揍死他我才奇怪呢,不要什麽陳年老傷都算在我男朋友身上吧!”

怎麽說著說著,還有點火大了呢!

“好好,稍安勿躁,南小姐。衛濂說,打他的人一高一矮,一壯一瘦,都是外地口音。你有見過周學禮的身邊有類似的人嗎?”

她搖頭。

唔,等一下……

「一高一矮,一壯一瘦,外地口音」……

這個描述,怎麽那麽像去周學禮辦公室偷東西的第二波賊?

金允武打量著她的神色:“沒關係,一時想不起來呢,也冇事。這是我的手機號,您要是想到什麽有用的資訊,可以隨時告訴我。”

“哦……”南追回神了。

雙手交疊,腰板挺直,她看上去又是一個溫柔乖乖女的樣子了。

做完筆錄又要簽字、抄保證書,還要摁手印,等她手都快寫斷了走出來,周學禮已經在門口等著了。

“追追!”一見到她出來,他立刻迎了上去,“你冇事吧!”

“能有什麽事啊?”緊隨其後的金允武一臉無語,“大教授,我們是做筆錄,不是嚴刑逼供。”

周學禮表情依然緊張:“那麽,都問完了嗎?”

“嗯,”金允武聳肩,“你送南小姐走吧。”

一路走出來,周學禮不免歉疚:“對不起,讓你捲入這種事裏。”他覷著南追的神色,暗暗慶幸她並冇有生氣的跡象。

南追卻已經一眼看到一個見習警員抱著一堆快遞檔案走進來——

裏麵最顯眼的那個明藍色的檔案夾,就是她花錢托人送到門衛的!

該死,怎麽才送來?那警察要什麽時候才能打開看啊!

“追追……”

“……嗯?”她頓了兩秒纔回神,意識到周學禮在叫她。

“你在看什麽?”他也掃了一眼那個小警員,冇覺得對方有什麽值得她看的地方。

“哦,冇來過警局嘛,就看看……”她不好意思地笑笑,又順便想要獲得更多資訊,“衛濂怎麽又會牽扯進這件事來?他和失竊的事情有關嗎?”

周學禮簡單說道:“衛濂說他曾經買到過一個軍用硬盤,但是很可惜,現在線索又斷了……”

黑色的硬盤?買到?

需要軍方數據的賊?

南追的腦袋裏劃過了一絲亮光,太快,冇能及時抓住。

說話間,兩人已經走到了警局門口。

“大追!”蘭漪跑過來,急切地問:“你冇事兒吧。”

“冇事,做筆錄而已。”她笑著。

蘭漪就是她安排等在這裏的。她怕自己被周老師纏住,要藉著蘭漪離開才行。

尤其看周學禮剛纔那個溫柔款款、失而複得的憂慮勁兒,要是蘭漪冇出現,他八成又要把她拐去別的地方,打著安撫的旗號搞澀澀。

沒關係,女王蜂永遠思慮周全,不會給你這個機會。

“那我們走吧,晚上一起去唱歌。”蘭漪說著,又看向周學禮,“周老師,畢業了,我借一下南追,你不介意吧……”

嗚嗚,哥哥真的不管什麽時候都這麽帥……

她真的好佩服大追可以在這種人間極品的輻射下保持清醒。

周學禮笑著,點頭:“去吧,好好玩兒。”

南追偽裝了兩秒留戀,就火速跟著蘭漪跑了。

周學禮正也想開車離開,手機“叮”地響了。

他拿起來一看,竟然又是一條威脅簡訊:

「周學禮,你真的很無恥,你和追追的事,我一定會向學校舉報的。」

眉頭不自覺地一蹙——又來?

衛濂正關在警局上演鐵窗淚,這顯然不能是他發的。

難道威脅他的人,並不是衛濂?

確實,那些地底下的蟑螂,還有很多隻啊……

不管是不是同一隻,還是要給個教訓比較好。

他壓下心頭薄薄的厭惡,麵無表情地轉身,又重新回了警局。

~

南追回到了土撥鼠們身邊時,他們已經又換了陣營,變成了24小時營業的麥當勞。

快夜裏11點了,正常來說,這個時間,不少人已經要睡了。

南追一回來先簡單說了衛濂捱打的事,隨後就閉目靠在椅子上,不許他們說話。

一開始,大家還在麵麵相覷,後來又開始一邊不安一邊玩兒手機——正和考試前又緊張又要玩兒的狀態一模一樣。

“我好像知道了。”南追突然開了口。

三個人立刻拋棄手機,滿懷希望地看向她。

南追整合了所有稀碎零散的資訊,終於抓住了那道一閃而過的光:

“剛纔,周學禮見我的時候說漏嘴了,衛濂其實在今天之前,拿到過軍方的硬盤。周學禮冇具體說他是怎麽拿到的,但是我猜,他大概和文淑一樣,是從那兩個賊的攤位上買的。這也就說明——”她的語氣已經漸漸變得篤定:

“第一,賊一開始其實並不知道數據在硬盤裏。那麽,第二,他們會去打衛濂,應該是後知後覺,想逼他把硬盤交出來。”

文淑疑惑地問:“那衛濂怎麽會認為揍他的人是周老師找的呢……”

南追:“我想,是因為賊既不能直接說出自己的目的,又要預防著衛濂事後報複。所以,就像我們一樣,賊也需要一個替罪羊。猴子會在麵臨威脅的時候說出衛濂,那麽這兩個人也會選擇一個潛意識裏對立的人,就是周學禮。”

-如果他不承認,我們就找個公眾號,曝光他!”南追翻了個白眼,白癡猴子又沉浸在自己的邏輯裏了。錢建剛也覺得荒唐,憨憨開口:“那你冇有證據,公眾號乾嘛信你。”“這還需要證據?隻要曝光出來,他就死定了。我假裝成一個受害者女孩,去曝光禽獸老師。到時候他被停職了,卷子隻能助教判,不一定能發現我們作弊。”“不行!”蘭漪強烈反對,“哥哥又冇做錯什麽,錯的是我們,你這麽做,他這輩子就毀了。”喬文淑也說:“而且助教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