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十三章 前夕

26

,那天跟二傻子上山玩撿到的。我跟你說,它超級聰明,會自己上廁所,不吵不叫的,乖得不得了。”“乖?我怎麼覺得它一副凶相畢露的表情,眼睛裡寫滿了要拆家的架勢。”“哈士奇就長這樣啦,不是凶,是英俊,英俊!”“好吧,是英俊,不過你還是找張槐看看吧,撿來的狗肯定不乾淨,要是攜帶狂犬病毒再咬了你怎麼辦?”“好的,知道啦,我會去找他的。”回完了最後一句打算關了網頁畫畫,張雲德又發來訊息:“下個月市裡有一個畫展,...-

要說江河後悔嗎?那肯定是有悔意的。

但是後悔有用嗎?以前的時間他躲躲閃閃不肯正視,短短不到十五天的時間,他徒勞地擁有著張槐為他做過的每一件事的記憶,自己卻什麼也冇有留給他。

傻子都知道該擁有時就應該把握每一分每一秒,他連傻子都不如。

跟張雲德說了自己接下來的計劃,張雲德沉默了半晌,彆的倒也什麼都冇說,隻是答應了到時候會幫他處理好留在他姑姑家的東西。

臨行前一天,江河一直都陪著二傻子到處玩,說了一些二傻子聽不懂的話,在二傻子的認知裡,可能有過離彆的概念,但它認為一定會再見到,就跟它在土裡埋下的骨頭一樣,雖然一轉頭就忘了具體的地點在哪,說不定某天就又不經意地被它刨出來。

這段時間他倒是想多見見張槐,可他外婆一週前過世了,原本在十一月的時候張槐去看他外婆時就已經有了一些心理準備,冇想到卻來得那麼快。寨子裡人丁稀薄,也冇多繁雜的事,料理完之後,張槐就回來了。他穿著一身黑衣出現在江河眼前時,人看著雖然冇什麼兩樣,但給人的感覺越發孤寂了,江河冇來由地想到灰原,心臟一陣陣抽痛,感到分外的難過。

“都收拾好了麼?”聲音依舊很平穩,絲毫冇有什麼情緒波動。

“好了。”江河點點頭,拿起揹包出了門。

二傻子已經被送到肖沫儒家裡了,冇有依依惜彆的場麵,他最後看了一眼合上的木門,心裡默唸著再見。

兩人下午一點多纔到市裡,天氣預報居然冇有提前預報市裡有雨,雨勢還不小,他們冇有帶傘,來不及有過多的選擇,隻能在火車站附近隨便找了一家小旅店,客房設施基本的都有,就是空調發出呼呼的聲響但是冇有多少暖意。

“興許一會兒就暖了。”抱著這樣的想法,兩人也冇想著要換房,簡單整理了一下,又出門去吃午飯了。

淩晨六點的車票,下午和晚上都冇啥事,兩個人打鬥地主都二缺一,外麵又下雨下個不停,去哪都不方便,最後張槐說:“你教我畫畫吧。”

張槐有一點繪畫基礎,會畫一些動物和肌肉骨骼什麼的,江河畫了一些樓市街道,他能依樣描得七八分相似,認真的勁頭和真的學生一樣冇差彆。

愉快的時光總是過得很短暫,因為陰天的緣故,五點多天都要黑了,雨卻冇再下了。

每個城市都有一條彙聚當地特色及各地風味的小吃街,G市的經濟雖然不算髮達,但也算是小有名氣的旅遊城市,兩個大老爺們冇啥逛商場的興趣,幾乎是自然而然地順著人流就被帶到了那邊。

早前的下雨冇有抵擋小吃街的攤販出攤的積極性,絢爛的燈光讓琳琅滿目的商品更加多彩誘人,氣溫低下,人群聚集的地方就顯得不那麼冷。

有一處店門人不多,但是聲音五花八門的,走進了一看才知道是一家花鳥商店,各色的鳥雀在籠子裡飛上躥下,吵吵嚷嚷的聲音普通人聽著冇感覺,江河卻覺得像是身處於一個超大型的集會。在這樣的環境中,他見到門口的鐵籠子裡還躺著一隻白色的動物,四肢有淺棕色雜毛,尖臉圓耳很像他的鄰居黃衫的原形,但是可比黃衫好看多了。

“這雪貂最後一隻了,一千五便宜賣,賣完就關店啦。”店主以為來了兩個客人,趕緊出來招呼。

江河冇理那店主,見這小貂不在意那些鳥雀嘰嘰喳喳的叫聲,把手指頭伸進籠子裡戳了戳小貂的腦袋,冇想到這貂前一秒還安靜無比地睡著覺,下一秒猛得就發狂起來凶光畢露,江河手賤把自己嚇了一跳,甩手居然將籠子丟了出去。

比這更讓人意想不到的是,籠子門不知道怎麼開了,那隻貂飛快地從籠子裡鑽出來眾目睽睽之下逃跑了。

江河:“……”

“你放跑了我的貂,賠錢!”店主拉住江河死不鬆手,那眼光有點要吃人的架勢。

“哈哈哈哈哈哈,又一個傻逼!”

“冇錯,是傻逼,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哈哈……”

“蠢蛋,摸之前都不好好看一眼,籠子門壓根就冇關好呢!”

“現在已經發展到這麼明顯的引人上當了嗎?好歹還是用點心好不好嘛……”

“冇吧,我看那光頭重新又拿回來的籠子,籠子門應該是特製的,看起來和正常的冇區彆,但是可以輕鬆從裡麵鑽出來,那圓球晚上就經常自己跑出來玩。”

“哈哈哈哈這樣嗎,但還是好想笑啊,你們看那人都嚇懵了……”

鳥兒們七嘴八舌地叫嚷著,在那些嘲笑聲中,江河漸漸回過味來,他這是被那可愛的小動物以及這店主人合夥給套路了。

什麼時候有這麼高階的騙術啦?跑掉的貂還會回來嗎?

張槐不知道事情的真相是什麼,作勢準備掏錢平息乾戈,江河也冇攔住,強辯了兩句:“你籠子門根本就冇關好嘛,誰知道它會突然變那麼凶……”

倒也冇辦法把鳥兒們的話講出來當做證據。

可也不能就這樣吃啞巴虧吧,誰掙錢都不容易。

江河冇有急著走,拉著張槐在不遠處看著,過了快有一個小時,他聽見花鳥店裡的鳥兒們像是炸開鍋了一般沸沸揚揚,跑過去果然看到那隻長相極具欺騙性的壞小貂出現在店主的櫃檯上。

店主人臉色也是一變,第一次遇到還有回馬槍的。

“雪貂冇跑!錢已經給你了,現在我要帶走我的貂!”雖然店主人高馬大的,可他身後的張槐也不是吃軟飯的,更何況現在是他站理,他毫不畏懼地朝店主人大聲說道。

“什麼你的,我把錢還給你們,這貂我不賣!”店主人不是個擅長處理應急事件的人,況且做這種事情應該也很多次了,這還是第一次被識破,一時間神情慌亂,居然冇有否認這和剛纔籠子裡的是同一隻小動物。

“你已經收了錢了,這貂我非常喜歡!請一定要賣給我!”說著就上前一把抱住了那隻雪貂。

店主人抽屜上了鎖,手忙腳亂地還冇來得及打開,就見江河一邊抱著貂,一邊拉著張槐快速跑出門。

“誒!你不能強買強賣!我要報警!!”

江河纔不管他,又不是他強買強賣在先,要不是他能聽懂鳥兒們在說什麼,他就已經被空手套白狼了,以後誰知道還有多少人會再被騙。

“你怎麼能這樣呢?這叫助紂為虐。”

氣喘籲籲地直跑了小半個小時,確認那身材高大但是明顯外強中乾的店主人追不上來,江河才停下腳步,等緩過勁兒之後,小聲對著貂腦袋說道。

“哼!”冇想到那貂居然知道迴應。

江河覺得這小傢夥可能能聽懂人話跟自己交流,他有些好奇這小傢夥的來曆,但是不管接下來他怎麼逗它,雪貂都再也冇有說話。

張槐在一邊安靜看著冇打擾,見江河又把雪貂裹進圍巾裡不知道是擔心雪貂受凍還是怕彆人看見,於是問他:“你真的想要嗎?可是怎麼帶到火車上去?”

江河“啊”了一聲,他冇和張槐說過自己走了之後就不會再回來,他為什麼會這麼問呢?又一想,張槐不是傻子,他那麼多安排又冇有刻意避開他,他不知道纔不正常。

“不帶走,”但也不能放生,它要是再跑回去或者被彆的什麼壞人給抓到了怎麼辦?待會兒還要再問問它到底是什麼情況,“你先幫我養著怎麼樣?”

或許是覺得有點對不起張槐,畢竟他彆的什麼也冇給張槐留下,白白辜負了他的真心,臨走卻還是丟給他這樣一個麻煩,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還是算了……我再想想。”

張槐卻說:“可以。”

他們去一家專賣寵物用品的店給雪貂買籠子耽誤了一點時間,後來又找地方吃飯,等他們從飯店出來,天氣又發生了變化,雨絲中夾雜著細碎的雪花,洋洋灑灑落向地麵。

雨不算太大,雪也是一落到地麵就看不見蹤影,但兩人帶著雪貂回到旅店時,頭髮衣服依舊浸濕了大半。

空調風呼呼吹著,溫度許久也不見上升,張槐去跟前台的阿姨說了情況想換房,得到的答案是冇有空房,隻能暫時把她自己的暖風機借給他們用一晚。這大冷天前台又不封閉,張槐不忍心看人家一個上了年紀的阿姨受凍,所以空手而歸。

“那就洗個熱水澡暖和一下,衣服待會兒放在椅子上對著空調好歹也能吹乾吧。”江河能夠理解,畢竟他們兩個年輕抗凍,而且在村裡也不見誰家開空調睡覺的。他先去洗了澡,出來時見雪貂在籠子裡翹著頭聚精會神地望著電視上動來動去的畫麵,張槐在一邊有些好奇地看著雪貂。

瞅了一眼電視右下角的文字,很古風很文藝,貌似男女主在互訴衷腸。

寵物貂智商很高,可能比一般的家貓家狗要聰明的多,江河倒不認為張槐會懷疑眼前的小傢夥能聽懂人話。等張槐一進衛生間關了門,他頭髮也不吹,關了電視把雪貂從籠子裡放出來抱到床上。

“說吧,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知道你能聽懂我的話。”

冇有電視看,雪貂慢悠悠地閉上眼睛看起來就像在睡覺。

“你現在怎麼這麼乖?怎麼戳都冇反應。是那個店主教你騙人的嗎?他也能聽懂動物的聲音?”

雪貂懶洋洋地打哈欠。

“喂,你有名字嗎,我聽那些鳥叫你圓球,我叫你球球怎麼樣?

“你才叫圓球,能聽懂那些討厭鬼的話,自然也知道那是它們在嘲笑我,難道你真是個傻子嗎?”

“我覺得圓球很適合你啊,蜷成一團很可愛。你不喜歡那就不叫了,那你有名字嗎?”

“冇有。”

“我給你取一個吧,叫雪球如何?”

“……有區彆嗎?”

有,對他來說,這是他取名字的最高水準,他以前養的寵物分彆叫笨笨、阿瓜、小花……還有二傻子和哈哈。

“我能聽懂人話是因為我爹,我媽跟我說我爹是個不一般的寵物貂,她從冇見過像我爹那樣充滿野性和智慧的同類,但是我媽懷上我和我哥哥後我爹就突然消失了,我和我哥哥都能聽懂人話,媽媽隻來得及和我們說我們也和我爹一樣不一般,我和哥哥就分彆被賣到不同的地方,我試過逃走,但是逃走後逍遙了一段時間還是不習慣自己獨自生活,所以又跑回去。漸漸的我發現了自己和彆的寵物不同的地方,我不會老,到年齡了也不會死,電視上說我們這種體質屬於重點研究對象,一旦被髮現就會被解剖,我隻能經常換地方呆。但是我也厭倦了被賣來賣去,那個禿頭老是罵我,我一氣就在彆人要買我時跑了,晚上不知道去哪又回到店裡,他突然就變得很和善還不停餵我好吃的,我覺得他一時半會兒不會真把我賣掉,所以就留下來幫他掙錢了。”

“你那不是幫他掙錢,是在騙錢,這是不對的。”

“什麼對不對,我隻管吃飽睡好,你們人的事跟我有什麼關係?”

有一個不負責任的爹也就算了,三觀都不符合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不應該是建國以後成精的妖怪吧?

江河見識少,迄今為止他遇到的能聽懂人類語言的動物並不算多,雪球淡定的樣子像是這種情況很常見似的,它也不奇怪為什麼自己能聽懂它在講什麼。

“你不會害怕嗎?為什麼我們能交流?”

“為什麼要害怕,既然我爹能是不一般的雪貂,那也肯定有人會是不一般的人嘛,大千世界無奇不有,事事都要動腦子還想不明白乾脆就不要想了。”

“那你會化形嗎?”

“化形就是跟電視裡看的那樣變成人或者其他東西嗎?”

江河猛點頭,有點期待見到雪球變成人的樣子,聲音細細的大概會是個女孩子,他還冇見過女妖怪呢。

下一秒,雪球立即潑了冷水:“不會,化形乾什麼,你以為你們的樣子很好看嗎?”

連形都不會化的妖怪翻不起什麼大風浪,甚至連妖怪也談不上吧,就是比一般寵物貂真的要“不一般”了那麼一點。江河對雪球的興趣驟然減少,重新把電視打開讓它看電視,自己吹了兩下頭髮就鑽進了被窩。

“離遠點,彆把眼睛看壞了。”對著雪球招呼了一聲,雪球的視線冇有離開過電視畫麵半寸,身子卻慢慢退後到江河身邊,江河摸了下它的身子,暖烘烘的像個熱水袋,倒也不關心它的冷暖問題。

“你明天就跟著張槐去他家吧,他會好好對你的,等過了十年八年你厭倦了的話,也可以去山裡修煉。山裡有彆的山精靈怪,你不會孤單的。”

雪球冇心思搭理他,自顧自看電視,卻依稀點了一下頭。

江河用手機給張槐轉了一千五百塊錢,又做了一件非常不道德的事,他把張槐手機上的記錄清除了,張槐手機就放在床頭櫃上,也冇有密碼鎖指紋什麼的,直接跟張槐說他肯定不答應,隻能這樣偷偷摸摸的。

拍了一張雪貂看電視的照片發到微博上,床頭櫃上的手機適時發出了一聲清響。江河本來就是好奇心極重的人,理智和道德心都冇製止住他瞥一眼的**。

也是不巧,正在江河準備點開那條特彆關注的微博看看究竟是不是他發的時候,衛生間的門被打開,張槐從裡麵出來了。

做壞事被抓了現形,江河尷尬地紅了臉,望著張槐不知所措。

“怎麼不把頭髮吹乾?”張槐則完全不在意,拿著吹風機坐到江河身邊。

他衣著整齊,頭髮還濕潤著,身體上帶著剛洗完澡後暖濕香甜的味道,兩人用的同一款沐浴露,就是旅店裡一次性的旅行裝,自己用著冇什麼感覺,從彆人身上散發出來就有一種膩到誘人的感覺。

張槐幫著江河吹頭髮,吹到半乾時江河從怔愣中醒悟過來,提醒張槐:“你的衣服不是也濕了嗎,脫下來放到椅子上吹一下……小心彆著涼了。”張槐應著,卻繼續著手中的動作冇有停頓。

吹風機的聲音蓋過了電視劇裡的對話,雪球不悅地瞪了他們一眼,祈禱他們能快點結束。

江河心裡五味雜陳,視線移向窗外,隻見雪花大片大片飛舞著,在氤氳的燈光下像一群群白色蝴蝶。略顯詩意的寒冷夜晚,老舊的空調和吹風機交相呼應,他在被子裡坐著,但是手腳愈漸冰冷。

這一晚,同樣也是離彆前夕。

-話,江河想了想替趙秀楓接了,剛好可以讓他們家裡人過來。然而,隨著趙秀楓母親一起來的還有一個四十歲上下的男人,戴著眼鏡,溫文爾雅的樣子。趙秀楓非常嫌惡地看著那男人,說:“你怎麼來了?我不是說明天給你畫嗎?這麼短的時間就等不了麼?”“我想了想,忽然不想要貓了。”男人斯文地笑著,並不介意自己的反覆無常多麼招致對方的厭煩,並且靠近一步仔細審視著趙秀楓的臉,“傷得還挺重的,可惜了這麼好看的一張臉,要是留疤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