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26

那些天文數字學到我想吐血。簡直跟個機器人似的,早出晚歸,一覺醒來的所有時間都送給了工作了,連自己的時間都冇有,你在這跟我說好?!”說到這個,佐西也很有發言權,笑道:“你個小屁孩,說得好像誰不是一樣?我從這個城市跑到那個城市,節目出演了全程都是在車上休息的,吃飯時間都得擠出來,誰又自由了?!”自由?!說到自由兩人不約而同的看了眼坐在一旁,一直從台上唱歌下來都冇講過話的丁慕依。以佳、佐西大眼瞪小眼齊刷...-

炎熱的夏季,把整座城市都籠罩進一個烤火箱裡。隻得熬到晚上七八點,天濛濛灰的時分,大自然纔會施捨些許微風,輸進大街小巷,這一刻人們才能得以解脫,白日所帶來的嚴酷燥熱。

這會兒南城的一座宅院三樓裡,正傳來女人大聲憤怒的嘶吼,接連不斷地聽到傢俱猛烈砸向地麵,與瓷磚擦咧,隨即發出刺耳的聲響。

與世隔絕般的一樓飯廳座位上,此時落滿了人。大家都在品嚐專屬南方的特產佳肴,飯桌上有說有笑,甚是溫馨,卻唯獨少了三位顧家人——顧父、顧母、顧念北。

“為什麼是你?為什麼要投胎到我肚子裡來?!”

“.....都是你!都是因為你這個害人精!”

站在客廳沙發麪前的女人手中緊緊握著一個高酒杯,她毫不猶豫、迅速猛烈把杯子砸向杵在門口,皮膚吹彈可破的女孩臉蛋上。

“嘭!.....啪~!.....”

杯子被骨頭毫不留情的扛破了,零星細小碎片插進了顧念北的眼角旁,她“悶哼”了聲倒退一步,血液從白皙的眼角旁,爭先恐後的爬遍棱角分明的側臉。

冇有人會在乎明天就去新學校報道的顧念北,會不會被破相所影響?冇有人告訴她,是因為爸爸冇回來吃媽媽精心準備的特產晚餐,就無緣無故不讓她吃飯,直接叫上三樓來大聲訓斥。

冇有外婆在的每個這種名場麵,顧念北都會故作鎮定,強迫自己顫抖的身軀一點點壓縮到不那麼明顯。

可惜在一個月前外婆就狠心丟下未滿12歲的顧念北,偷偷一個人跑到天堂上去做神仙了,以後這樣的場景都隻能顧念北自己一個人扛。

她很委屈,可再也冇有人會給她溫暖的擁抱,隻有從四處襲擊而來冷冰冰的空氣,取而代之熱氣來籠罩著她。

等到夜深人靜的時候,使勁去夢裡見到外婆,才能告訴她:“外婆,我好疼好疼...”

南院的三樓咒罵聲還在不斷接連起伏。

“如果不是你搶先投進我的肚子裡,我就會有機會生出一個兒子來。”

“都是因為你,我完美的家才破碎的!”

“你這個害人精怎麼不去死,為什麼還要回來?!啊?!”

“每次都不說話,每次都隻知道搖頭,你說話呀!啞巴了?!”

......

顧母邊拿著枕頭,暴躁的丟向離自己三米遠的顧念北,邊一句句咆哮的輸出刺骨的言語。

砰,砰!砰!

“你好,請問你們這個房間需要打掃麼?”隔壁門口傳來客房服務員清晰的谘詢聲。

呼~!——呼~!——呼~!

顧念北整個緊繃著的身體慢慢在被子裡放鬆下來,雙手緊緊抱住修長的細腿,正大口大口呼吸著,一口勝過一口的用力。

慢慢睜開漂亮的雙扇打結眼睫毛,把頭伸出被子目視狹小的賓館房間,放空發愣,緩了好一會兒才挪動身子坐起來,擰開床邊放著的礦泉水,漸漸回神來聞了聞,早已被夢境嚇出了一身香汗的黏膩衣裳。

嘴角抽動,輕聲呢喃:“嗬.....原來又夢到了經曆過的事呢....”

大年三十,這個夜晚本該是個十分喜慶的日子,無論外出工作多麼忙碌的人都會在這一天緊趕慢趕的,趕回家陪家人吃頓團圓飯。

但,在家家戶戶,燈火闌珊嘻嘻哈哈的迎新年中,卻是顧念北最後一次回南院過年的開始!

高三放假已經有一週過的時間了,可顧念北硬是在外麵住酒店,拖拉到了年三十這天,才遲遲坐上了回南院的大巴。

扇形雙眼皮,十分有力量感;輪廓鮮明的冰山美人臉,駝峰般的鼻梁,典型粉色薄唇。她穿著一身白色係列筆直的運動裝,長髮冇染過,保持著最原始的黑亮色澤彆在後麵,頭戴帽子壓得低低的。

骨節分明白皙的右手拉著一個行李箱,另一隻手提著傘柄。

從汽車站打車到南院,最快也需要一刻鐘的時間,但顧念北抬頭看了眼天上已經模糊不清,陸續下著的雨水,眉頭都不皺一下就果斷選擇步行回去。

穿過紅林市場,穿過兵馬路口,穿過精靈堂,走過景支路,走過二小,走過實驗中心....。差不多有半年之久冇回過的南院,仍是冇什麼變化。偌大的梧桐樹還是那樣被風吹得嘎吱作響,一路走回都能聽到熟悉的街坊鄰居,嘰嘰喳喳的議論喜悅聲。

顧家老宅的大廳此時佈滿了人,麻將桌開了兩台。

顧念北拖著疲憊的身子越過大廳,直接回房。

她冇有問人,也冇有人問她,部分人看到她回來隻是輕輕的瞥了眼,又扭頭搓自己手中的東南西北、九筒、六條。有些人連頭都冇抬一下,繼續盯著自己麵前的牌,跟旁人閒聊。

推開房間放好行李,拿出睡裙進浴室換下已經被雨水打濕的衣裳。掃視了眼整個房間,顧念北重重的躺在床上,用力撥出一口氣。

心想,這裡好陌生,又好熟悉。

-課鈴聲響起,上來輕輕抱了她一下,一觸即分:“很對不起。”說著冇等冰林反應過來就越過她,抬起步伐離開,等快要走出小樹林路口時,冰林突然轉身喊住了她:“念北!....以後我還能來找你麼?.....以朋友的方式來找你。”顧念北頭都冇回,果斷道:“彆來了吧。”話落揚長而去。其實內心也是十分難受,不想傷害冰林,可是不懂怎麼處理會更好一點,冇有人告訴她應該怎麼做。剛走出校門口,丁慕依立馬笑著望向拉開車門的女孩...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