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6 章

26

過去新的回覆。好的,謝謝餘老師起床洗了把臉恢複情緒,坐到電腦桌前登錄微信檢視檔案,發來的都是一些在大螢幕上出現過的钜作電影原素材。名師就是名師,非同凡響,連爆品素材都能搞到手給學生鍛鍊。好的作品測練過後也可以拿已出的爆品來回做對比,找出各自區彆在哪裡,就算再冇靈感藝術的學生多做了這種測試的題,最終都會不賴,就好比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顧念北一頭紮進學習的海洋不可自拔,直到窗外下起了紛紛細雨在使勁撥打窗...-

琉璃般的眼眸染上一層肉眼可見的波光,她率先開口道:“走走麼?”

顧念北迴神,看著手中已經融化掉的冰淇淋:“不了,有點累,想回去了。”

丁慕依點點頭:“好,等我一下,我送你回去。”

此時丁慕依對已不成型的冰淇淋冇了興趣,拐角拿去垃圾桶處理掉,折回身,兩人往地下車庫走去。

坐在車位上時,丁慕依遞過去一瓶水:“洗一下手吧。”

顧念北:“謝謝。”

一路無言,窗外吹進涼絲絲的晚風,肆無忌憚的打破了整個車內的沉默。等回到巷子口,丁慕依突然扭頭望向顧念北笑著問:“邀請我上去坐坐麼?”

顧念北頓了頓:“不了吧。”

丁慕依麵露些許委屈:“可是我今晚喝的酒有點多,人有三急來叨擾我了怎麼辦?”

顧念北:“.......”猶豫再三,半晌後還是態度軟和下來,吐出一句:“好吧....不過我那裡有點小,你彆介意。”

丁慕依輕輕笑開:“不會。”

騷包汽車被冷落停在了巷口,兩人一前一後下車步行回去,走到一半顧念北頓住腳步:“你先在這裡等我一下。”隨即拐進了另一條巷子,幾分鐘後氣喘籲籲的跑回來,手裡多了一瓶礦泉水跟一個漢堡。

丁慕依狐疑:“北北今晚在外麵用餐還冇吃飽麼?”

顧念北搖了搖頭:“這是給一個奶奶的。”

回到筒子樓樓底,顧念北往右邊的第二個窗戶口放下剛剛買的礦泉水跟漢堡,沉默不語返回丁慕依身邊,打開手機電筒兩人步行爬上六樓。

推門而入三步遠的地方是一張硬邦邦的木床,左邊是一個電腦桌跟一張凳子,上麵放著一台台式電腦跟幾支筆鉛筆與一堆淩亂的畫,床後麵是個一米寬的櫃子,下麵是一個行李箱,往裡走是能容納一個人容量的洗手間。

房間的陳設很像它的主人,從內到外的氣息都如出一轍。

顧念北迴到房間把揹包放一邊,輕輕躺進了床上,指著洗手間:“你自便。”

丁慕依冇急著去洗手間,而是走到電腦桌前拿起被鉛筆描幕過千百、萬次的畫來看,驚呼道:“北北,你畫分鏡圖?!你不是後期的麼,怎麼畫這個?”

聊到這上麵來,顧念北把今晚的陰霾氣息去了一半,起身走過來拿著畫過的分鏡圖解答:“我想從導演的視覺裡感化他們在拍這個鏡頭的時候,是懷著怎樣的一種想法,從分鏡圖裡我能看到更多導演想表達的東西,這樣就可以切合我的理解去融入片段整理。”

說著說著,顧念北擺開她之前畫好的一些分鏡圖來解說給丁慕依看,從特寫鏡頭講到中景鏡頭時,整個人都變得眉飛色舞起來,忽略了站在一旁的女子此刻壓根就冇聽進去自己講的什麼專業知識,而是全神貫注的把她的一顰一笑收進眼底。

丁慕依滿心滿眼的溫情溢位言表,不禁感慨:這纔是真正的北北呀,靈活靈現的的北北呀,多麼令人為之著迷的北北呀。

等講了好長一段分鏡圖後,旁邊的女子都冇有任何發言,顧念北終於捨得從分鏡圖裡挪開視線對上丁慕依,突然發現自己好像有點滔滔不絕過頭了,撓撓後腦勺尷尬笑:“慕依....我是不是有點饒舌了?”

丁慕依神情未變,對上了麵前女孩眼眸說道:“冇有,你繼續講,我聽你說。”

顧念北:“....不了....”突然想到對方是上來借洗手間的,迴歸正題道“不是要上解決人有三急麼?你去吧”說完,顧念北放下剛剛拿在手上喋喋不休的分鏡圖,回到床邊坐下,大口大口的喝著幾口水。

丁慕依見她冇有再繼續講解的興趣,前往解決回來時在樓下撒謊找出的人有三急,等她出來後看到顧念北已然恢複了平時的清冷:“那我回去了?”

顧念北站起身:“我送你下去吧。”

“不用那麼麻煩,已經很晚了,我自己下去就好。”

顧念北略過她的話,直接走到門口外麵。丁慕依瞧這人的動作,噬笑了一聲。兩人又沿著一個小時前走過的路回到巷口。

車門外站著的人呐呐開口:“回到家了給我發條資訊。”

丁慕依:“哈?”

顧念北低頭提了提腳邊的小石子,加大了音量:“到家了給我發條資訊。”

副駕駛的女子調皮輕輕笑出聲,回話:“遵命,保證完成北北的任務。”

淩晨時分一輛騷包保時捷918從破舊的小巷子開出去,丁慕依看著後車鏡裡還在原地站著的顧念北,內心一陣暖流正持續升溫。

這天附近學校上學的冰林終於約上了顧念北,兩人麵對麵坐在北影學校的四樓圖書內。冰林笑著把新買的兩件外套挪到正低頭看書的顧念北麵前,滿臉堆笑:“北北,天氣變涼了,我下手了兩件外套給你,看看喜歡麼?”

聞言,顧念北抬起頭來,一絲不滿一閃而過:“怎麼又破費這些。”

冰林笑意加深:“跟同學廣場上感覺挺好看的就順手買了。”

顧念北放下手中的書,拿過眼前的包裝袋翻開衣服看,眉頭微擰,有力的眼神更顯現:“怎麼又把牌子都撕了.....多少錢?我把錢轉給你。”

冰林急忙搖頭:“不用不用!花的是我自己兼職賺來的錢買的。”

顧念北把包裝袋裡的衣服裝進自己書包,繼續說道:“你自己的也不行,我現在也可以自己賺錢,下次彆再破費了,你有多餘的錢應該拿來買禮物送給宋姨的。”

說著就掏出手機給冰林轉賬。

—叮—

念北:微信轉賬1000.00

如此滾燙的一串數字,瞬間發到了冰林的微信置頂上,讓她呼吸一瞬停止。

-言不發坐在顧念北旁邊的丁慕依,人家都是講粵語,她一句也聽不懂,所以坐在旁邊乖乖做個花瓶。顧念北恢複情緒突然笑道:“大家把杯子放下來,一下子太高興忘了給你們介紹了....”隨即望著丁慕依介紹“這是我的女朋友。”猶如一擊暴雷,轟得在坐的人都冇了聲,空氣安靜了好幾秒,一直未言語的冰冰王開口笑道,朝著丁慕依舉杯,用普通話打招呼:“姐夫,敬你一杯。”聽了這話顧念北噬笑了一聲,調笑道:“你們看她像是做姐夫的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