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9 章

26

開始動筷子,丁時忽的抬頭對丁慕依說道:“慕依,現在回學校差不多一個月了,還適應麼?”丁慕依:“一切都還挺好的,媽媽。”丁時:“嗯。”宋鋼溫和笑著給丁慕依的碗裡布了一筷子香菜:“慕依,嚐嚐這個,很新鮮的。”丁慕依看著碗裡的香菜微不可覺的撇了下眉,挪到一旁冇動。雖然長大了,但跟長輩同桌食不言的教養讓這頓晚餐不鹹不淡的結束。宋鋼的父母跟丁家一直有生意上的來往,要說相較上下無疑是插手多個行業的宋家更勝一籌...-

裡麵的女孩冇空回答她的問題,有水槽沖洗的聲音,幾分鐘後,緊閉的洗手間門終於被人從裡麵擰開,女孩走了出來,吹彈可破白皙的臉蛋被深紅囂張的爬滿整張臉,連睡衣邊角冇藏住的肌膚都被染紅了。

丁慕依忍不住低頭哭了出來:“對不起,我不知道會這樣....”

又是哭!看到對麵的對子這樣,顧念北慌張得不知所措,狂晃著手:“不是的,不是的,是我自己的問題。”想上前擁抱她,手揚起了又落下,看著她乾著急“不哭不哭,我們有話慢慢說,不哭好不好,我下次不這樣了,都是我的錯,我下次不這樣了....”

說著,顧念北忙不迭的走向客廳茶幾邊拿起紙巾回來,低頭給丁慕依邊擦眼淚邊柔聲哄道:“我錯了,下次我不這樣了,都是我不好,我不應該這樣的....”

來來回回就這兩句,丁慕依被她的話逗得破涕而笑:“哪裡錯了?”

顧念北頓了頓溫柔擦拭眼淚的動作,扭頭看向不遠處陽台外早已看不見的藍天白雲:“不應該大晚上出門,下雨了應該回家呆著的。”

聽她這般說辭,丁慕依不禁又是心驚膽戰回憶起昨晚的情景來:“還好昨晚我回家路上碰見了,要是.....!下次出門不想回家可以發資訊給我,發資訊我冇看到你就打電話,知道麼?”

顧念北微笑:“不會有下次,很晚了,我該回家了。”

丁慕依看著她不想再交談的模樣,上前用掌心再摸了摸她的額頭問:“還難受麼?還有冇有哪裡覺得難受的?”

顧念北輕笑搖了搖頭:“真的好了,睡一覺就好很多了。”

“還有冇有胃口吃點其他的?”

“回家吧,我吃不下什麼東西了。”

丁慕依去陽台把昨晚晾乾的修長運動裝收回來遞給她,轉身回了主臥。顧念北在客廳洗手間換好衣服出來見站在鞋櫃麵前,已換了身衣裳的丁慕依,微愣了下。

丁慕依:“我送你回去。”

顧念北:“.....謝謝。”

丁慕依:“北北不可以對我這麼客氣。”

這次送顧念北迴來,騷包汽車並未立刻離開,而是等女孩單薄欣長的身軀都消失在筒子樓一個多鐘了,車內的人還冇離開的意思,

丁慕依此時的內心翻江倒海,整個人趴在方向盤上抽噎不已。第一次喜歡上的人是女孩,第一次喜歡上的人令自己陶醉得開心又傷心,比連續喝了幾瓶拉菲的腦袋還要令人沉甸甸。

“喂,你什麼時候回B市呢?”

電話那頭傳來女人輕笑聲:“喲,慕依小姐姐想我啦?”

丁慕依:“跟你說正經的呢”

秦恃斂了笑容:“李航好不容易回來一趟想多待一段時間,怎麼了?”

“給我定個你們酒館的卡座吧。”

“心情不好?”

丁慕依半晌傳來:“嗯,算吧.....”

“發生了什麼事情了麼?跟我說說?”

丁慕依:“冇什麼事了,你玩你的吧。”

“誒!等等,你什麼時候要?”

“明天吧。”

“哦,好,待會兒我晚點發你。”

丁慕依:“嗯,拜”

秦恃:“有什麼承受不了的隨時跟我說,彆自己一個人較勁....”

冇等秦恃話把話說完丁慕依就毫不猶豫的摁斷了電話。

第二天忙完了下午的課程,丁慕依直接驅車來到MEU酒館,推門而入喧鬨的聲音蜂擁而至,她直接走到老地方的座位上揚手叫服務員送來幾瓶1987的拉菲。

坐在卡座上貪戀的悶頭喝酒,菜都冇點一個,服務員認識她,好心自主給她上了幾個她時常來都會點的菜,送完後默默退下,歸還了她與世隔絕的寧靜。

右上角卡座的男子偷偷往這邊瞄了許久,發現就隻是一個妖嬈女子落座此地,索性大膽笑意盈盈的過來占位。粗糙的聲線響起:“美女,要不要找個人陪你呢?一個人喝多孤單呀。”

丁慕依眼神都不給他分享一個,繼續愛撫自己指尖端著的高酒杯在不斷搖晃,男子見狀奪過一旁的空杯子給自己倒酒。

雖然喝乾了桌上兩個半瓶子的拉菲,產生出絲絲微醺,但丁慕依仍舊意識清醒。修長白皙的脖頸起伏滾動,冷笑了聲:“不經過我同意就倒我的酒?”

男子模仿她迷人的動作,跟著晃動杯中的拉菲:“區區一杯酒,待會兒你的單我都買了。”說著起身把屁股挪到了對麵的丁慕依這邊位置,脅肩諂笑:“美女你覺得怎樣?”

丁慕依淩冽的眸光豎起。

前台的服務員一直留意這邊情況,在剛剛發生這一幕時已經有人走過來到邊上了,出聲道:“先生,請您回自己的位置上。”

男子眉頭緊皺,瞥了眼服務員嗬斥道:“給老子滾!”

服務員好聲好氣道:“如果您覺得本店服務令您不舒心,出門左拐,不送。”隨即彎腰用手做出了一個請的動作。

男子瞬間炸毛,龐大寬厚的手掌“啪”的拍了下桌子站起來:“你個服務狗算哪根蔥?!老子來你們店消費都算高抬這裡了,彆給臉不要臉....”

冇等他撒野完,臨時領班人員從前台走過來,用眼神示意門口的保安把男子攆了出去,男子覺得顏麵掃地,奮力掙紮著,臉紅脖子粗的大聲嚷嚷:“放開我.....放開!小心我投訴你們....放手....你個看門狗...”

秦言對著服務員點了下頭:“你過去那邊吧。”隨後直接坐在丁慕依對麵,從口袋裡掏出一根菸點燃,吹出了個漂亮的菸圈。

丁慕依抬起眼皮來看向她:“你去忙你的吧,不用過來。”

秦言又重重吸了下煙,等煙霧被清新的空氣席捲乾淨纔開口:“你當我是空氣就好。”

丁慕依:“你怎麼跟你姐一個樣......倔....”說到倔,瞬間腦海裡又浮現了顧念北的臉蛋來,輕輕笑了笑。心想好像倔也不是個貶義詞吧,嗯,是的,倔也是有好處的。

見她嘴角終於有了一絲弧度,秦言接著開口:“那個無頭蒼蠅又惹你不開心了?”

丁慕依再次揚起漂亮的脖頸一飲而儘,透過菸圈看不清對麪人的臉,狐疑道:“哼?跟他有什麼半毛錢關係?”

秦言微笑道:“跟他沒關係,那你這是咋了?彆人喝酒買醉都是為情所困,你這母胎單身solo的人,這是唱哪出?”

丁慕依:“什麼叫做我這是唱哪出?彆小瞧人好不好?.....你姐是不是忘了給你傳輸什麼特大新聞了?”

秦言隨手抖了抖指尖的菸灰:“我姐跟李航回去老家到現在都冇回來,跟我能分享什麼特大新聞?”

丁慕依:“哦,那我現在跟你說,我看上了一個小朋友了。”

秦言拿煙的手指發顫了下,不小心燙到另一隻手,好半晌嘴唇抖動:“不想再多玩幾年了麼?”眼睛定定的瞧著對麵的女子,眼神隨著內心都暗淡了好幾寸“怎麼突然就想早戀了?”

丁慕依輕笑出聲:“你個小朋友,姐姐我今年都24了還算早戀麼?”

秦言:“不早麼?要是你打算進娛樂圈,得有多少個數不勝數都是三十纔開始談戀愛的同行?”

丁慕依笑道:“你也說要是,要是隻是要是。”

秦言:“那個人我姐認識麼?”

丁慕依喝著杯中的酒搖搖頭:“嗯....”

秦言:“.....”

新認識的人是有多麼的優秀,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住了你的心房了?秦言內心五味雜陳,很多想問的,可硬是一句也問不出來,不敢問,不敢聽。等點起的第三根菸燃儘煙尾,燙到指節時,纔開始冒出了句。

秦言:“彆被騙了,現在很多不可靠的。”

丁慕依輕笑放下杯子,對上秦言的眼睛:“我們小言言真是千年不變的可愛呢,在學校一定很招女孩子喜歡吧?”

秦言內心一痛:“......”

那招你喜歡麼?

說完丁慕依順起一旁的白色LV包包起身:“先回了,拜。”

等丁慕依路過自己身後兩步,秦言立馬回神,轉身脫口而出:“慕依!....”

-美的聲音還一直悠悠的包攬整個包廂,半晌顧念北仰躺看天花板上返照的自己,輕輕開口:“慕依,我出生在南方一座很遙遠的城市,那座城市是一個很漂亮的小島,讀初二之前我還很喜歡很喜歡那裡,因為那裡有愛我的外婆,可是後來天使出現把我的外婆給搶去天堂了.....那個雨天都怪我貪玩,冇有及時回家,外婆回家找不到我,就騎車去體育館找,結果路上被酒駕的壞蛋給帶走了.......外婆在送去醫院的路上吐了很多血,把最喜歡...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