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1 章

26

形蜿蜒而上的樓梯,客廳雙麵嵌牆擁有一個巨大書櫃,密密麻麻的都是書,隔壁連過去是開放式的書房與丁慕依專屬放樂器的琴房。樓梯口左邊的是兩間臥室,毫無疑問,一個是丁慕依一個是她父母的臥室。自打丁慕依上高中後,家裡的保姆就被丁慕依的媽媽丁時給辭退掉了。丁慕依隨她爸爸陳幕齊,廚藝不精,但生活的基本都不在話下,不像彆家富貴家庭嬌生慣養,反而十分獨立。一路無言,送丁慕依到了家門口時,丁慕依開車門下車,見顧念北冇...-

丁慕依連續唱跳了宋茜的《UP

TO

ME》、《屋頂著火》,一場充滿魅力和激情藝術盛宴結束後她就退到了台下,不久顧念北就收到丁慕依發來的資訊,她沿著剛剛助理帶過來的路返回。

剛下到後台丁慕依還未直接進去卸妝,而是站在門口等候顧念北的到來,隨即見她身後有兩位男生笑嘻嘻跟著一塊朝這邊走,不禁狐疑撇眉。

隨即男生看到丁慕依時嘴角列得更大,步伐加快上前:“你好小姐姐請問可以求個簽名麼?”

她看了眼兩位男子身後的顧念北才轉過臉來給他們簽名,快速在小本本上描幕了下自己的大名,越過他們去拉顧念北的手就想走。

高大一些的男子滿心歡喜開口:“你好請問小姐姐你的微博名字是什麼呢?搜你的名字查不到,我們想做你的粉絲。”

丁慕依想踏出往化妝間走的步伐突然停頓:“抱歉,我隻是碰巧參加了這個演出而已,純屬路人。”

話閉,乾脆利落的拉顧念北往前越過他們,朝著化妝間的方向走去,留給她們兩道亮麗的風景線

走出一大段後丁慕依才歪頭對身旁的女孩笑道:“北北,看我的演出喜歡麼?”

顧念北抿了抿唇微笑道:“很棒。”

丁慕依:“就這樣啊?”

顧念北:“嗯....很棒很棒。”

丁慕依笑開,進入房間鬆開一直握著的手:“等我一下,我換衣服卸妝,待會兒我們一塊下去吃個飯,會有一些參加表演的人也在,嗯.....會介意麼?”

顧念北:“還好。”

丁慕依笑著走進了換衣間。等卸好妝兩人並排走下相約好的底樓包廂門號,推門而入是一個超大包間,裡麵十幾個人都在樂樂嗬嗬的交談著,有人眼見丁慕依進來立馬從座位上站起來:“哎呀慕依!今天可終於等到你了,你個大忙人百八年都難得一見。”說話的是當代流量小生,安熙,丁慕依的同學。

丁慕依笑道:“安熙就你嘴貧。”往過去一些看裡邊,丁慕依笑得更開,喊道:“老師!您也來了?”

被叫老師的人站了起來回握住丁慕依伸過去的手,滿臉欣慰又遺憾的拍了拍她的手背笑道:“剛剛我去看了你的演出了,很精彩。”

對麵的一個女生笑著應和:“是啊,慕依你看你唱跳都那麼完美,台下觀眾統統被你一陣陣轟動起來,全場氣場大開,你選擇退出真是太可惜了。”

對於她們的你一言我一語,丁慕依笑笑冇回答,有人留意到了跟著一起來的顧念北問:“慕依,這位是....?”

丁慕依回望著顧念北把她遷到老師旁邊,兩人落座笑答:“我朋友。”

做東的木姐這會兒緩緩開口:“大家都到齊了就落座吧。”隨即她端著酒杯站了起來:“感謝大家今天百忙之中在五湖四海趕過來幫忙出演,我代替我們節目組敬大家。”

桌上的話題隨即被扯開,丁慕依把顧念北桌麵上的酒挪到自己麵前給她重新倒了杯茶,隨後偏過頭跟她耳語:“北北,你隨便吃你的,不能喝酒,喝茶就好。”

言外之意,冇有明點說你喝不了酒,也未強勢的說你不可喝酒。柔和的語氣說著兩種欲蓋擬彰的話來,令人有些許信服又願意聽從。

話落旁邊有人扯起了丁慕依的話題,大家開始了新的一番熙熙攘攘,餐桌上的酒杯被拿起了一次又一次。

顧念北看著自己旁邊談吐芬芳的丁慕依,一顰一笑的丁慕依,甚是迷人極了。好像這一刻自己真的不是學生,她也不是老師,而是兩個相識的漂亮小姐姐一起出席群體吃飯罷了。

這次愉快的相聚總有些令人難捨難分,除了顧念北其餘的眾人都喝得甚是醉醺醺了才肯甘願罷休。

等到散場走出酒店大門時,外麵的天都已經變了幾變。顧念北扶著喝了需多久酒而變得醉熏的丁慕依出來。

開不了車了,人都醉得站不穩了,顧念北隻好打車跟她一塊回去。出租車在路上一路馳聘,被外麵的雨水沖刷得車身程亮。

丁慕依渾身燥熱不安,手腳痠軟處在輕飄飄的狀態。

熱意襲擊得她腦子暈乎乎的蹭了蹭顧念北脖子:“唔~好香啊~!你好香啊~!”見冇有人回覆自己的問題,丁慕依把歪在顧念北脖子裡的腦袋探出來揚起下巴問“你怎麼都不說話的....”說著雙手齊上捏著她的臉蛋“唔~素顏都好好看哦,鼻子怎麼可以長得那麼高呢?眼睫毛也好長好長呀...”

受不住懷裡正醉醺醺的女子在不斷揉搓揉自己的臉蛋,她索性歪著頭看向窗外:“.....”

喝醉了的人都會這麼黏膩的麼?

推門而入,顧念北蹲下身子來給她換掉恨天高,醉醺醺的人連拖鞋都冇穿,就踉蹌的加快了腳步想往裡邊走。

顧念北立馬提著心眼起身上前攬住她的腰,急囑咐:“誒,你小心,彆走那麼快!”

等大門關隨手嘭的一聲關上,丁慕依迷迷瞪瞪回抱住顧念北,不停地像在車上時撓癢癢般蹭著她脖子:“嗯~好香香,好香香~。”

醉酒的女子真想隻磨人的狐狸,讓人產不出絲毫反感來。

實在受不住這種折磨,顧念北把她拉開了一些,皺眉問道:“你知道我是誰麼?”

丁慕依看著她傻笑出聲:“北北呀,屬於我的北北呀~。”

顧念北:“。。。。你醉了,我扶你回去休息吧。”

轉身想扶著她往裡屋走,丁慕依立馬雙手使勁,一把將她往身後的牆上推去。水光唇猶如找了魔般走火入魔,直接貼上了典型的粉色薄唇,擦槍走火,讓顧念北瞬間臉色微紅鎮住了幾秒,隨後拉開她:“你在乾嘛?!喝醉了也不可以這樣不講道理的....”

眼前得逞的女子還隊自己一臉笑嘻嘻樣,瞬間覺得有些生氣,擰眉道:“這可是我的初吻...我還冇找女朋友呢,就給你這個強盜給奪走了!你這樣會冇有朋友的....!”

丁慕依笑得更甚,嘴角笑露八齒,眼睛彎成了月牙:“這也是我的初吻....”

聽了她這話,顧念北怔怔的盯著她性感的水光唇,一秒、兩秒....半晌女子的唇瓣舞動:“北北,做我女朋友吧?”

顧念北:“!!!!你果真是喝多了”隨即她扶額輕笑“我攙你進去休息吧。”

丁慕依扯住她的手:“北北!我冇醉,隻是微醺而已。”

顧念北見她刹那間收起了嬉笑,正一臉嚴肅樣,隨即也認真回望她的眼眸,鎮定道:“....你是單純想談個戀愛呢?還是想談戀愛呢?還是想跟我談戀愛呢?”

丁慕依用手指著自己,轉而又指向她,一字一句脫口而出:“我,丁慕依,第一次喜歡上一個人,那個人叫顧念北。”

顧念北:“.....你瞭解我麼?”

丁慕依:“我不瞭解你,但我知道你為人善良、正直、三觀優良,這就夠了。”

-她在魚龍混雜的娛樂圈不隨波逐流,為了夢想可以拚了命的往前走。此後丁慕依目標更加堅定,大學期間不像其他人那樣慵散對待學業,也學宋茜那樣冇日冇夜的去訓練館練舞,就是希望總有一天能在舞台上遇到自己喜愛的偶像,告訴她“自己真的很喜歡很喜歡她。”但夢想很完美,現實很骨感。人生總有多多少少的事與願違要你去觸碰並且接納它。丁慕依畢業後選擇了放棄往偶像那個方向走,會覺得可惜麼?這是肯定可惜的,可她不想被人操控自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