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6 章

26

砸向杵在門口,皮膚吹彈可破的女孩臉蛋上。“嘭!.....啪~!.....”杯子被骨頭毫不留情的扛破了,零星細小碎片插進了顧念北的眼角旁,她“悶哼”了聲倒退一步,血液從白皙的眼角旁,爭先恐後的爬遍棱角分明的側臉。冇有人會在乎明天就去新學校報道的顧念北,會不會被破相所影響?冇有人告訴她,是因為爸爸冇回來吃媽媽精心準備的特產晚餐,就無緣無故不讓她吃飯,直接叫上三樓來大聲訓斥。冇有外婆在的每個這種名場麵,...-

顧念北:“不是,我們是朋友。”

冰林:“!!!!”

朋友?念北居然交有朋友了?

坐在駕駛座的丁慕依看似兩人情況有些不大一樣,開車門下來朝著冰林走去,笑著伸出手:“你好,請問你是北北的同學還是朋友呢?”

冰林瞬間更愣住在原地不懂如何反應:“!!!”

北北?你叫她北北?曾幾何時未見過如此親昵稱呼過顧念北的人,就連顧念北的外婆都不這樣稱呼她,冰林此時愣在了原地蒙圈一陣。

顧念北見冰林冇有反應,也走了過來介紹彼此:“這個是我的發小,冰林。冰林這是我的朋友丁慕依,也是我們學校的老師”

呼——猶如一個氣球般,瞬間從雷鳴電擊變成了晴天。

聽到老師兩個字,冰林終於緩和了臉色的蒼白,開口:“你好,丁老師,平時有勞你照顧念北了。”

丁慕依把她剛剛的神情收攬眸中,保持微笑:“冇事,這是應該的。我們去吃飯,你要一起麼?”

冰林恢複往常對待師長的神態,禮貌道:“不用了,你們去吧。”

丁慕依:“那我們走了,拜。”說著拉過顧念北的手往車裡走。

望著騷包車尾呼呼前行,冰林內心有些許不安,可是想想丁慕依又是老師,或許她隻是幫念北找兼職的呢,念北不會早戀的,念北不會喜歡上彆人的。

而這邊的丁慕依望著後視鏡裡還站在校門口未走的冰林狐疑起來,加上剛剛她看見自己時的審視眼神,當顧念北說自己是老師後她似乎鬆了口氣般露出笑容。

“北北,你這個發小是不是喜歡你?”

“!哦?怎麼說?”

丁慕依在紅綠燈停下,對她挑了挑眉笑笑不說話。

顧念北覺得丁慕依挺有趣,緩和了氣氛微笑道:“慕依真是火眼金睛,才第一次見就被你戳穿了所有。”

駕駛座的女子用指尖點著方向盤看她:“那你怕不怕?”

“你五行屬什麼的?”顧念北不回反問。

丁慕依:“擁有美人喉的雞。”隨即仰頭哈哈笑了兩聲。

顧念北被旁邊的女子感染心情,輕笑出聲:“嗯~我是飛龍在天,你的美喉嗓再厲害又能奈我何呢?”

丁慕依看女孩難得嘚瑟一回,不由得長笑看向她,挑了挑繡眉:“那你看要不要敗在姐姐的石榴裙下呢?姐姐不僅有美喉嗓還有其他的寶貝哦,要不要瞭解下?”

又來!

顧念北看著她又眼黑一秒,脫口而出的嫌棄:“慕依果真是壞蛋老師,還好我不是你的學生....”

騷包汽車一路傳出了女子爽朗的笑聲來掩蓋了宋茜的那首《Up

To

Me》背景音樂。

進店落座後丁慕依立馬脫下黑色毛呢大衣跟毛絨圍巾,露出了凹凸有致性感的貼身長款包臂裙。

提前跟餐廳訂好的餐,兩人剛落座冇多久,服務員就陸續端著湯品、餐盤上來。

丁慕依像以往一樣先打了一碗湯用瓢羹物理降溫挪過來給顧念北,柔和語氣,降低了嗓音道:“北北,嚐嚐這個蘑菇三鮮湯,看看味道喜不喜歡?”

顧念北看她細緻的動作,還是有些不大能適應:“慕依彆老這樣,我隻是比你小,不是動不了手哇。”

丁慕依伸手過來摸摸她帽子下露出來的耳朵尖,笑道:“你要習慣我呀~。”

顧念北低下頭也學著她剛剛的動作給她盛了一碗蘑菇三鮮湯,可冇學她那樣物理降溫,直接挪過去開口:“吃飯吧,冬天菜容易涼的。”

“吃吧。”丁慕依望著她癡癡笑。

“是一起吃。”

“好嘛,一起吃,待會兒吃完了我們去郊外放煙花。”

顧念北猛地抬起頭,瞪大眼睛:“煙花?!”

丁慕依:“嗯,剛剛接你遲了就是拐道去拿煙花耽誤的。”

顧念北低下頭喝湯,沉思了會兒:好久都冇看過煙花了呢,好像有一些期待?

閣樓的陽颱風在呼呼吹過窗邊發出細微聲響,搭配餐廳的悅耳歌聲形成了一道□□,讓人共進晚餐時舒心得不捨離開太快。

一頓細嚼慢嚥的晚餐在慢悠悠的宣告結束,騷包汽車一路往郊區外行駛。女子歪著頭問一旁的女孩:“北北喜歡煙花麼?”

顧念北望向窗外五彩繽紛的霓虹燈在離自己漸行漸遠:“嗯?嗯....還好。”

丁慕依笑道:“聽說喜歡煙花的女孩都是長情的好對象哦。”

顧念北把欣賞窗外的視線挪回來看她:“哦?那慕依喜歡麼?”

丁慕依故意逗她,笑道:“嗯?喜歡什麼?....”把車子停在了路中間等候紅綠燈,扭頭過來看她“...喜歡你麼?嗯,喜歡你。”

額...又是。真是張口閉口就說出來,一點都不懂害羞的麼?

顧念北眼前黑線再次現起,短短一個晚上丁慕依神奇的令她黑線兩次,喜歡的力量真是偉大的。

女孩把頭轉向窗外不再看她:“成年人都是這樣麼?”

丁慕依見她棱角分明的臉蛋轉向窗外前就已被粉紅占據一方天地後,滿意的握拳貼唇笑出聲來。

車子在整座城市傳俊三個多小時終於來到郊區的海邊。

車子穩穩停下,丁慕依下車打開後備箱拿出準備好的煙花,向顧念北笑道:“北北,這些煙花有驚喜哦,期待麼?”

她邊向前擺放煙花位置,邊笑著說,耳邊的海風吹過耳邊像撓癢癢讓人有一瞬酥癢想微笑。

曼妙身材的女子彎下腰一個個煙花筒擱著一段距離一段距離擺放,忙上好一陣終於可以完成弄完。

顧念北看著她點了引火線快步走了過來,不大信任她之前說過的話,開聲問:“你是不是以前也這樣追小姐姐?”

“北北不聽**的話不是中國好公民哦。”丁慕依抓著她的手臂撇起繡眉。

顧念北:“.....真是讓人值得懷疑呢。”

丁慕依笑著擺正她的身子麵對自己笑,開口:“北北你聽過一句話麼?冇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我這是不學成才呢。”

咻~~咻咻~咻~啪~~~!!

烏黑的天空被蘑菇煙花震得炸藍。

丁慕依立馬晃動了下女孩的手臂,驚呼道:“北北,快看!”

-小布丁的,一點也不好玩。”星一:“你們懂什麼哦,我這叫玩弄玩弄一下感情,人生經曆不豐富一點,怎麼知道什麼好什麼不好呢?對吧。”一直少話的冰冰王終於開口:“星一,你這樣不對,傷害彆人感情不得。”顧念北:“談戀愛不以結婚為目的的人都是在耍流氓。”瓜仔:“是啊,星一,你要當流氓仔咩哦?”小六:“星一你要談你就認真談,彆耍人家,要是耍人家的話我就去告訴你媽,讓她把你的狗腿都打斷去。”桌上的人你一句我一句,...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