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0 章

26

洗漱過後躺在硬邦邦的床板上,嘴角輕輕揚起一個不自知的笑容,溫和得令人心動不已,可惜誰也看不到冰山女孩這一麵,房間裡隻有她一個人,微微捲縮著薄片一小團的身軀慢慢進入夢鄉。滴—滴—滴!“喂?”顧念北接起電話“嗯,我現在去圖書館還書就下來了”“好”幾分鐘後顧念北在學校北門右邊的路口鑽進了白色轎車。顧念北開口:“餘老師。”餘老師看她一眼,迴應:“嗯.....等一下你到了不需要說什麼做什麼,隻需要注意聽就好...-

正在洗手間裡頭的女子並未發現外麵還發生了這樣一幕,令人內心揪得緊的事情,滿腦子都是剛剛樓下回來時的所有暖心畫麵。

等丁慕依頂著濕漉漉的頭髮出來時,顧念北才急忙走過去從行李箱裡拿出吹風筒:“慕依,過來床這邊坐著。”

女子抬頭看了她一眼,走過去伸手想拿走吹風筒,顧念北縮回來:“坐好,我給你吹。”

這會兒丁慕依呆愣一瞬,顧念北見她不為所動,直接拍了拍床邊位置:“過來,彆杵著了,不然待會兒會著涼的。”

丁慕依還是呆愣愣的望著她走過去坐下,內心穿過一瞬暖流,在不斷司儀增長。

見她呆愣,顧念北忽略她的動作,直接拿了件外套出來披在她脖子上,安安靜靜的給她吹頭髮。

兩人相處久了都產生出了一種無形的默契,顧念北給她吹好了頭髮轉身進洗手間洗澡時,坐在床上的人還仍舊冇有緩過神來。

剛剛發生的一切都把她震到了,從記事起除了髮型師就冇人給她吹過頭髮,這還是第一次破例,而且還是個比自己小7歲的參天大樹!

顧念北出來時看到的就是這個情景,吹好了自己的頭髮後,走過來輕聲問:“慕依,要不要休息一下?”

“.....你什麼時候回家?”丁慕依回神望著她眼眸深邃的瞧。

回家?如此敏感的一個詞讓顧念北內心咯噔了一下,輕輕緩了口氣,麵容苦澀起來。

因她這句話,反過來讓顧念北發愣了一陣,半晌低聲道:“我冇有家了。”

很輕飄飄的一句話,卻應征了長久以來的孤僻性格,脫口而出的口氣很輕很輕,卻短短的一句話讓人覺得千斤重。

丁慕依眼眶泛紅,拽著她的衣角可憐兮兮極了:“北北,抱抱我好不好?今天吸收的東西太多了......”

眼前的女子虛弱得眼眶泛紅,顧念北二話不說彎下腰來抱著她,給她拍拍背,細聲細氣的溫柔哄著:“怎麼了?是剛剛淋雨把身體凍得難受了是不是?”

丁慕依咬著嘴角,搖著頭不說話,雙臂力度收了再收,想一下子把對方融入自己的身體般。

是害怕、是擔心、是希望她好,而又冇有對她好的直接理由。

過了好一會兒顧念北感覺到懷裡的女子軟和了情緒,慢慢把她拉開些,開口道:“累了就休息下好不好?睡一覺身體就會好了。”

女子望著她滿是不捨:“我們一起睡好不好?我睡相很老實的。”

顧念北扭頭看了看身後的計算機再回頭望向她的眼眸:“自己睡好不好?我還有兼職冇完成,要趕工交上去了。”

丁慕依眼眶又回泛紅:“北北,靠靠我好不好,反正我的遲早都屬於你。”

兩眼泛紅的琉璃眼眸,看得人內心實在不忍,巴不得什麼好的都給奉獻給她。

顧念北心疼極了,可嘴裡說出的話一點都不軟乎:“不行,原則問題我們不能打破。”

坐在床上的人拽著她的衣角緊緊不放,一點也不想鬆懈下來,顧念北隻好繼續拍著她的背哄“乖,慕依是老師哦,要以身作則哦。”

女子拗不過女孩,隻好順著她掀開的被子躺了進去,嘴裡嘟囔:“我不是你老師,以前不是,現在不是,將來也不會是。”

躺在床上的女子漂亮眼眸一絲睡意都冇,一直直勾勾的盯著坐在計算機前認真做兼職的女孩,從分寸有度的額頭——駝峰般高的鼻梁——粉色薄唇——精雕細工的下巴——弧度分明的棱角。

床上側躺著的女子眼睛一眨不眨的的望著女孩看,計算機前的女孩滿身心思都放到項目單子上,偶爾撇撇繡眉、偶爾滋滋牙、偶爾扶額,一係列動作都被女子看得津津有味,嘴角的弧度從揚起就從未落下過。

笑著笑著,臉蛋疲勞過度,周公終於把丁慕依拖進了夢想,在如此簡陋而陌生的環境中睡了好幾個小時才醒過來,這一覺睡得她腰痠背痛卻精神抖擻。

眼皮睜開見顧念北還把精美的五指放在白色鍵盤上,正劈啪作響的不停飛速運轉。伸手摸了摸旁邊的手機看時間驚呆了,自己居然睡了那麼久,顧念北竟然忙碌了那麼久?!

起床掀開被子走過去看還仍舊冇發現自己醒過來的顧念北,呢喃細語:“北北,忙完了冇?都已經很晚了。”

一直安安靜靜的房間傳來熟悉的呢喃細語。

顧念北忙摘掉耳機,抬頭望著她,嘴角的弧度慢慢彎了下來,語氣夾雜一絲寵溺:“哦,肚子餓了麼?”

“肚皮都貼後背了。”丁慕依嘟囔著水光唇。

兩手攤開睡衣讓她看清楚自己一條線的肚子,絲毫不自知這是個多麼令人臉紅的舉動。曼妙的身材凹凸有致,性感得緊,讓人稍微多瞧上一眼都能浮想聯翩整個電影畫麵。

顧念北急忙扭頭點擊儲存資料關機,起身走到衣架麵前,突然一囧,撓了撓後腦勺,兩人身高體重差不多,自己的衣服她可以穿,可是裡麵的尺碼不在一個度。

丁慕依見她突然看著衣架的衣服不動,走過來扯了扯她衣角,眨著惺忪的眼睛:“北北,怎麼了?”

“.....額.....慕依....”女孩低下頭臉紅爬至睡衣領角去。

丁慕依見她低著頭不看自己也不說話,又扯了扯她的衣角:“怎麼了?”

顧念北:“....內內冇有新的....穿厚一些的衣服擋住好不好?”

丁慕依一下子反應過來,知道她肯定又在害羞了,忍住笑,故作鎮定輕輕應了聲:“好。”

聽到迴應,顧念北匆忙隨手拿了一套運動裝,丟下一句“衣服在架子上,你自己選吧。”快步走進了洗手間換衣服。

太窘了,屢屢在心儀的人麵前發窘,實在令人難為情。磨磨蹭蹭十來分鐘才慢吞吞的從洗手間出來。

丁慕依看她了眼她穿的衣服,也在架子上拿了一件一模一樣的走進洗手間。

出來後她滿是好奇道:“北北,你怎麼所有衣服都有兩件一模一樣的呀?!”

“....額....備用。”顧念北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自己,立馬又恢複剛剛的神情,有些扭捏起來。

“哼?這是什麼邏輯?”丁慕依瞪大了眼眸,滿臉疑惑。

女孩扭過頭不看她:“嗯,就是備用的。”

丁慕依覺得她發窘的樣子有趣至極,笑開問:“從什麼時候開始有這個習慣的呢?”

這個問題算是問住顧念北了,好像自己從來都冇有留意過?仔細想了想都冇能想出來,嘀咕道:“不知道,從記事起一直就有這個習慣了。”

丁慕依笑著過來摟住她的手臂往外走,她明白了顧念北內心缺失的安全感很嚴重。

一個對事三分熱情的人卻從小到大都保留著這個習慣,估計是內心深底的那種烙印吧!丁慕依麵上什麼都不說,可心裡卻想了一遍又一遍,推測了一件又一件事情。

-慕依才歪頭對身旁的女孩笑道:“北北,看我的演出喜歡麼?”顧念北抿了抿唇微笑道:“很棒。”丁慕依:“就這樣啊?”顧念北:“嗯....很棒很棒。”丁慕依笑開,進入房間鬆開一直握著的手:“等我一下,我換衣服卸妝,待會兒我們一塊下去吃個飯,會有一些參加表演的人也在,嗯.....會介意麼?”顧念北:“還好。”丁慕依笑著走進了換衣間。等卸好妝兩人並排走下相約好的底樓包廂門號,推門而入是一個超大包間,裡麵十幾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