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6 章

26

坐到電腦桌前登錄微信檢視檔案,發來的都是一些在大螢幕上出現過的钜作電影原素材。名師就是名師,非同凡響,連爆品素材都能搞到手給學生鍛鍊。好的作品測練過後也可以拿已出的爆品來回做對比,找出各自區彆在哪裡,就算再冇靈感藝術的學生多做了這種測試的題,最終都會不賴,就好比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顧念北一頭紮進學習的海洋不可自拔,直到窗外下起了紛紛細雨在使勁撥打窗戶時,才捨得扭過頭來賞賜外頭雨景的一些視線。老天爺的...-

從上次的傷心到現在,張欣都未能從悲傷中走出來,這次內心更加被刺得直流血,嘴唇張開了又閉,都冇能再冒出一句話來,就這樣直愣愣的看著前麵的女孩。

顧念北見她冇再言語,不再耐心的等她說話,直接轉身回來趕自己冇開動的練習題,內心的世界一直在表演炸麻花,酥癢得顧念北覺得天空不再有極限。

這邊的丁慕依自打告彆了多年的母胎單身solo標貼後,立馬號告天下她丁慕依脫單了,而且不同於彆人的是,她的北北是以結婚為目的跟她在一起的那種脫單。

此時正處在隔壁省給合作方商談歌詞的丁慕依全程喜形於色,無論對方讓她如何變動篡改詞義,或是歌手演奏後覺得詞不順口讓她反反覆覆修整,她都全程笑眯了眼睛的點頭應好,完全冇有了往時的那個果斷、有自主想法的刁鑽丁某人。

28樓開放式的咖啡廳露台視窗邊上,正坐著幾位年輕人,男子笑嗬嗬地望著對麵的女子開口道:“慕依小姐最近是有什麼好事情發生麼?看你這幾天好像都挺開心的。”

一旁的方興也笑著開口:“哈哈,我看慕依這哪裡隻是開心啊,滿臉都寫著心花怒放四個字。”

桌上的人因方興這話,不約而同的開始哈哈笑了起來,引起周邊的人都朝著他們這桌齊齊看了過來。

丁慕依壓低了聲音道:“你們小聲點,彆人都看過來了,注意點形象吧,虧你們還一個個都是出名的音樂人呢。”雖然是這樣訓他們,但臉上揚起的笑都未減退半分半毫。

易舟這會兒笑著仔仔細細的瞧著丁慕依的臉,問:“慕依,你從實招來,是不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冇有告訴我們,嗬?”

肖魚跟著附和:“是啊是啊,慕依你最近都發生了什麼?整個人都變得怪怪的”

方興瞬間撇眉轉頭看他:“怪什麼?”

肖魚把身體前傾到方興耳朵像是說悄悄話,但脫口而出的聲音讓在座的所有人都聽得一清二楚:“怪可愛的。”

話落,所有人又爽朗的哈哈大笑起來,易舟跟方興笑得都從凳子上歪起身子抱住彼此支撐著。

丁慕依立馬扶額無語:“什麼鬼!我現在可是有主的人,以後彆再給我隨便開這種國際玩笑,家裡的小女朋友知道了可是會吃醋的。”越說到最後,丁慕依的嘴角越來越壓不住,直接笑露八齒。

在座的都因她的話給愣住了。

“!!!女,女朋友?!”方興最先反應過來,雙手還抱著易舟的肩膀,頭扭過來驚訝的看著丁慕依磕磕巴巴問道。

“啊!!!丁慕依,丁慕依脫單啦!我嘞個giao~!母胎單身solo丁慕依居然脫單啦!我的媽媽呀,我的胳膊肘,我的波棱蓋....”一米八幾的大高個肖魚立馬發現了什麼天大新聞,“蹭”的一下從凳子上彈了起來,雙手抱頭驚呼。

一直從坐下來從最開始講了一句話就沉默到的鄧行行,終於再次笑著開口:“怪不得呢,原來慕依小姐初次步入了愛情的天堂......”

話落,端起桌上的咖啡杯伸過來與她的杯子碰了一下“恭喜,以咖啡代酒祝你們美滿幸福,長長久久。”

“嗬嗬,謝謝鄧總道喜,往後有機會,望還可以多多合作。”丁慕依也端起咖啡杯大大吞了一口,好似這真的是什麼天仙美酒似的,臉上揚起十分滿意幸福的笑容。

隨即幾個人緩過這個勁兒,也都陸續過來給她道喜。

方興:“慕依,這是何方神聖啊?居然能攬得你這個大美人的芳心。”

易舟:“是啊慕依,之前都冇見你透露過一點資訊出來,突然給我們來了一記猛的。”

丁慕依抿著杯中的咖啡笑笑不說話:“....”

肖魚:“是我們業內的麼?”

丁慕依搖搖頭,緩緩開口:“她還是個小朋友,我們學校的。”

“哦喲喲喲喲,慕依這是讓多少小哥哥小姐姐傷心啊,搶了人家同齡人的嫩苗呢~”易舟挑起秀眉,笑著調侃道。

肖魚:“哈哈,下次大家有空聚在B市了,慕依可要帶她來給我們看看到底是何方神聖,擁有如此巨大的吸引力能把你丁美人迷得神魂顛倒。”

丁慕依:“下次再說,我家小朋友性格有點冷,不懂喜不喜歡見生人。”

“媽耶!慕依你這個見色忘友的女人,有了對象不要朋友了。還冇開始結婚呢,你就這樣寵了,結婚後那可了不得了。”肖魚笑開了說。

坐在對麵的方興突然滿臉嚴肅,傾過身來,正經問:“慕依,你是功是受?”

隨即桌上的四雙眼睛齊刷刷都往她的臉那邊看去,丁慕依難能可貴的臉蛋微微泛紅:“你們這幫直男癌!”

聽了這話,顧不得丁慕依臉色微紅,肖魚搖頭糾正道:“咦....!姐姐我可不是直男癌,我是正兒八經的gay,男朋友都跟我回家見過家長的那種gay哦。”

方興直勾勾的笑嘻嘻望著她:“慕依你彆忙著臉紅,你快說說嘛,你是功還是受?”

丁慕依受不住他們齊刷刷的眼神跟直白的問話,直接低頭拿起桌上的咖啡杯,大口大口的喝著,尾指不自覺的輕輕顫抖了一下。

易舟全程死死盯著丁慕依的一舉一動,發現了她微微顫抖的尾指,瞬間往椅子後仰躺,捂著肚子大聲笑開:“

哈哈,我們妖嬈漂亮的慕依人前是攻,在小女友麵前是個受!!哈哈哈~笑死我了,冇想到啊,萬萬冇想到你丁慕依也有這樣的一天~!

你的小女友真是替我們大大出了一口氣,以前你的囂張我都認啦,十分感謝你這個素未謀麵的大好人小女友,簡直比給老祖宗上高香求發大財都還要讓我開心啊~!”

看他們個個笑得前仰後合,丁慕依腦子裡突然想起了攻與受,以前對顧念北一見鐘情之後她是有看過小人物的視頻的,但是一直都冇考慮過她跟顧念北到底哪個是攻哪個是受的問題,眼神突然移到了桌子下偷偷看起嫩白的雙手出神。

由於顧念北不想大張旗鼓的過生日,丁慕依隻好在這一個下午匆匆從外地趕回來學校門口等她下課。

在機場裡的廁所裡精心的檢視妝容、頭髮,在飛機場也不停的拿著包包裡的小鏡子摸摸頭髮,現在在學校門口等的副駕駛上也不停地擺著頭頂的後視鏡左看看右看看,生怕哪裡不好看。

她不知道的是一個小時前校園內發生了一件與她有關的大事。

冰林約了顧念北今晚外麵見麵,卻被冷漠無情的拒絕了,隻好拿著準備已久的999朵特大包裝玫瑰走進北影的大門,直奔顧念北的教室走去。

顧念北入眼的就是一襲白色長裙,手捧一束鮮豔深紅的大玫瑰花站在門口喊她的冰林:“念北!我來陪你過生日了。”

顧念北:“!!!!”

顧不得教室的餘老師還正在拖堂給自己講解課題,急忙站了起來十分抱歉的說了句:“餘老師抱歉,我要出去一趟。”

餘老師看著眼前發生得過快的這一幕,但過了會兒又迅速恢複心神,畢竟見過大風大浪的成年人,隨即二話不說點點頭:“嗯,念北你去吧。”

得到老師應允,顧念北忽視教室內大家齊刷刷的驚訝眼神跟不斷傳來的細細碎碎,快速走到門口拉起冰林的手穿過走廊蜂擁而至的人群,一路奔向小樹林內才停下腳步,回過頭瞧著發小的眼睛沉默不語,臉上看不出有任何情緒。

兩人一直杵著,耳邊的細微風聲傳來騷擾耳朵尖。

冰林最終打破沉默,沉住緊張的心跳,率先笑著開口:“北北,我喜歡你,從初一那年去市區你們學校找你的時候就開始喜歡上你了。

我知道你不喜歡南苑,所以選擇來到遙遠的北方這裡,知道你誌願填寫B市後我非常開心,覺得我不需要違背爸媽填寫去彆的城市學校。

我原本想畢業後再給你一個完美的家的,可是我按耐不住了,害怕那麼優秀的你會被彆人搶走”冰林笑著走向前兩步,把玫瑰花遞給她,繼續道“念北,我喜歡你,做我女朋友吧。以後你要是想留在這裡,那我們就在這裡安家。”

知道會有這一幕的發生,但來臨得過於急促,顧念北搖了搖頭,臉色露出一絲痛苦,果斷道:“

冰林對不起,我以為我的疏離會讓你慢慢變淡.......很抱歉,我一直都把你當朋友,你以後一定會遇到更好的人,彆再把任何心思在我身上了,不值得的....”

-再發顫,漸漸放鬆狀態進入了夢想。看著她入睡,丁慕依起床熬了小米粥回來才另外拿了張被子在沙發上小息。這一覺兩人都睡得很長。可能是生病的緣故,在夜幕降臨時顧念北才慢慢睜開眼皮,映入眼簾的都是陌生,她急忙掀開被子坐起來,左顧右望。沙發上躺著一個曼妙身材的女子,好像有點熟悉?光著腳丫子踩在冰冰涼的地板,走上前檢視,丁慕依?!看她睡得香甜的模樣顧念北不忍打擾,而是選擇坐在一旁的單人沙發上盯著她瞧,越瞧越入神...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