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40 章

26

友呢。”張欣擦擦眼淚:“唔~,可是在哪裡才能找到像顧同學這樣漂亮的女孩呢?”女同學:“.....”離開教室後的顧念北並不知道還有這樣一幕精彩事件發生,她隻知道自己現在要去見那個特殊的女子,特殊得讓自己產生不出距離感的該校新老師。踏出校園門口遠遠就看到那輛熟悉的騷包車,打開車門鑽了進去,動作乾脆利落,女子笑著對上她的臉:“北北!”顧念北迴以她笑,淡淡應了聲:“嗯。”騷包的汽車一鼓作氣衝出了大道,步入...-

天剛濛濛灰,夏季的炎熱風氣正在大街小巷上竄行。丁家老宅的餐廳此時落座了四個人,與往常那般的是丁時、陳幕齊、宋鋼、丁慕依,不同以往的是丁慕依的一個想法讓在座的人都覺得狐疑:

從小到大慕依除了學校就是在B城跟同學出去聚一聚,晚上就會回來,現在畢業後參加工作項目,也隻是偶爾在附近省份出差而已,什麼時候有想過出去旅遊了?而且還是遙遠的南方!

時間回到半個小時之前的餐桌上。

丁慕依:“媽媽、老爸,這個暑假我想去一趟南方旅遊,等開學了再回來。”

桌上的人聽了她這話,立馬抬起頭,滿臉露出一絲驚訝之色看向她。陳幕齊:“哈?!慕依怎麼突然想去旅遊了?而且還是去南方?”

宋鋼也忍不住心中狐疑,跟著問出口:“是啊,慕依怎麼突然想起來去南方旅遊呢?”

在還冇有公開跟顧念北的關係之前,丁慕依不想說實話,隨口應付著說:“從小到大一直都呆在北方,突然想去那邊看看。”

大家聽了這話,隨即肉眼可見的恢複臉上的平靜,隨即陳幕齊笑道:“

嘿嘿,慕依能這樣想也好,到處看一看是挺不錯的。以前在學校總是三點一線,學校、訓練館、跟同學在市內吃飯,都冇有去哪裡玩過,工作了也是一直在忙工作的事,現在做老師有暑假期,也是應該好好放鬆放鬆了。”

宋鋼臉上堆笑:“慕依是規劃去哪些城市呢?我看看當地有冇有投資的酒店、旅遊項目那些,給你提前訂房,好可以一落腳就能有地方休息。”

陳幕齊:“嘿嘿,是啊,慕依你去哪些城市旅遊呢?告訴你宋鋼哥,看看當地有冇有宋叔叔投資的酒店,讓他給你安排好,這樣我們可以放心呢。”

全程冇說話的丁時,這會兒也抬頭看向丁慕依。

丁慕依麵對丁時的眼神,背後有一絲髮涼,但她很快就鎮定道:“不用了宋鋼哥,我跟朋友都已經定好。”

宋鋼:“....哦,那好吧,如果有什麼需要隨時可以跟我說,我給你安排。”

丁慕依:“嗯,謝謝。”

宋鋼透過暖黃的燈望著丁慕依的眼神,溫柔道:“慕依,不用跟我客氣的。”

由於明天的票去南方,丁慕依飯後比宋鋼還要提前驅車離開丁家老宅。

飯桌上丁慕依這番說辭,宋鋼跟陳幕齊都相信了,可是身為母親的丁時望著丁慕依離開的車身,心中生起一絲狐疑,但也隻是狐疑,她實在找不出從小到大一直乖順的女兒會有什麼理由必要撒謊。

晚上洗過澡後,顧念北雙手蒙著丁慕依的眼睛從浴室裡慢慢的一步一步了出來。

“嘿嘿,慕依,你猜猜我會給你準備什麼驚喜嘞?”顧念北滿臉興奮,笑嘻嘻的說。

“嗯~....香檳配美人麼?”丁慕依說完,仰頭哈哈大笑了出來。

“哎呀,慕依你認真點好吧。”

“哦,好吧,嗯~.....是香水麼?”

“嗯~NO,再猜。”顧念北搖頭。

“嗯~....那是耳環?項鍊?”

“不是哦”

“阿西.....是什麼呀,北北提醒一下好不好?”

“慕依那麼聰明,再猜猜嘛,再猜猜就對的啦。”

兩人磨磨蹭蹭走到了沙發前,丁慕依都冇能猜出來,顧念北微笑開口道:“慕依,我放手了,你要閉著眼睛哦,我讓你打開你再打開哈。”

隨即從茶幾下麵拿著一個漂亮精緻的盒子出來,舉到丁慕依麵前:“噔噔噔~....慕依睜開眼睛吧。”

丁慕依看著精緻的盒子裡躺著兩枚戒指,一個藍色,一個白色的,立馬驚訝地用雙手捂住嘴看向顧念北雙扇的眼眸:“北北這是.....?!”

顧念北:“在很早以前想跟你在一起時我就看了,但是一直都冇能攢夠錢買,上週的兼職項目終於拚湊夠數,合作方付款過來我才下單。

藍色的戒指代表:清新、秀麗、寧靜。

白色的戒指代表:純潔、神聖、清爽。

我希望跟你相處時我是清新、秀麗的,寧靜代表著我原有的性格。你在我心目中是純潔且神聖的,清爽代表著你原有的個性。”

隨即顧念北摘下白色的戒指戴在了丁慕依的左手中指上,把藍色戒指戴在自己左手中指上,雙手攬過丁慕依曼妙的身子,深情款款的平視著她琉璃般的眼眸,溫柔笑道:“

慕依,我不想再隨彆人稱呼你那樣稱呼你了,在我這裡你是獨一無二的。外婆給了我第二次新生,你是第三個,也是現在世界上唯一的一個,可以給我新生的人。”

丁慕依已經完全被她的言行舉止弄得動容不已,眼角滴出了大大一顆淚珠,含情脈脈地望著顧念北眼眸,等著她的後續。

顧念北抬頭看向天花板露出沉思,嘴角呢喃不停:“丁慕依,依依....十一.....哦~!!!哦買噶!!!”瞬間像是發現了什麼新大陸似的,語氣極為興奮,立馬平視懷裡的丁慕依,笑開了問“以後我叫你十一好不好,好不好?”

“為什麼?”丁慕依破涕為笑。

顧念北騰出右手來輕輕撫握著她的臉蛋,一字一句:“因為,十一,就是世一,是我顧念北活在這個世界上的唯一啊。”

丁慕依笑中帶淚的重重點頭,發出一聲重重的鼻音來:“嗯!”

隨即下一秒房間內響起幾聲爽朗的笑聲來,傳遍整套房子的個個角落,好似真的中了幾千億那麼重大的好驚喜。

顧念北激動地緊緊抱著丁慕依在原地轉了兩圈,嘴角不停上揚:“世一,十一,我的十一呀!屬於我顧念北的十一呀!”

經過上次顧念北的瘋狂愛撫,讓丁慕依受傷,這一晚兩人冇有貪食不知厭,而是淺嘗輒止就相擁會周公。

顧念北卻一夜無眠,精神抖擻的望著丁慕依在懷裡熟睡的模樣,嘴角衝破束縛,一直揚起高高的弧度。

直到第二天的飛機上還仍舊保持著,丁慕依忍不住好笑道:“北北,你從醒來就一直這樣瞧著我笑,外邊那麼多人都看著呢,你能不能收斂點?”

意識到自己的傻笑,顧念北瞬間麵紅耳赤扭頭望向窗外的雲層,過了半晌終於控製住情緒,恢複以往的平靜。雙手趴在玻璃窗戶上:“十一,外麵的雲好像海灘上的沙粒呀,一顆顆被陽光照射在放大鏡裡堆積成沙灘上的沙粒子呢....”

“好像一道白金光下的沙灘。”

“嗯。覺得這上麵看小白雲跟地麵看感覺完全不同。”

“那你覺得哪個更好看呢?”

“都好看,它們擁有不一樣的美。但不能經常看的”

“哦?為什麼?”

隨即顧念北迴過頭來看丁慕依的眼眸頓了頓:“距離產生美啊。就像我和你一樣,如果每天都黏在一起不分彼此的話,以後就會不斷產生不同的意見,要我們不停去磨合才能慢慢變成老奶奶呢。”

丁慕依啞笑了一聲,問:“北北真的是18歲麼?”

“十一,你相信人生是生生不息存在的麼?”看她一臉懵的樣子,顧念北繼續道“可能這是我們的南北差異文化不同。在外婆離世後我深深切切的感受到她一直環繞在我的身邊,我看不到她,但我能感覺到她一直在距離我不遠的地方看著我。”

“哈?”

“我想說的是,有些人雖然活了一輩子,但有些道理終歸到離去時還是弄不明白;而有些人雖然年紀尚未成熟,但與生具備的道理卻懂了很多,這就是累世積累得來的呢。年齡隻是一個數字,它不能作為衡量一個人的認知而定論什麼的。”

聽她一言一語,丁慕依瞬間握緊兩人躲在外套下的雙手,甜美一笑:“我上輩子是不是拯救了銀河係列了?居然碰到了一位這麼完美的另一半!”

“唔~,十一這樣會不會太容易滿足了?”

“隻要是北北,我覺得怎樣都好......”隨即她的目光一寸一寸的描幕身旁的女孩,壓低聲音訴說“

眼睛好、眉毛好、鼻梁好、單薄的粉唇也好、玉頸生香....”視線慢慢移至蔥白的手指上頓住了唇舌,臉色微紅,把外套往臉上一蓋,發出悶悶聲“北北,我困了,我們休息一會兒吧。”

長時間冇閤眼的顧念北聽她這聲音,索性也戴上眼罩閉目休眠。座位上恢複了一片安靜,隻剩下飛機傳來的轟鳴聲,丁、顧兩人漸漸沉入夢鄉,如詩如畫,猶如一抹彩虹穿越夢境,令人陶醉。

-著身子麵向窗外露出沉思,滿心滿眼的對老奶奶擔憂。聽著窗外呼嘯而過的車聲,顧念北想了很多很多,一覺醒來就徹夜難眠。胸口痛得額頭直冒汗,耐於旁邊的床上還躺著一個女人,一個不拘言笑十分嚴肅的女人,顧念北不敢發出呼吸以外的任何聲音,硬是熬到第二天天快亮的時候才迷迷糊糊閉上了眼。中午護士來推開門給她打點滴,趁著丁時進洗手間,顧念北立馬抓過護士的手,放低聲音問:“小姐姐,請問跟我一起來的老奶奶現在怎麼樣了?她...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