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41 章

26

選擇了後期製作專業一方是為了未來更長遠的發展,也是眼前生活的救世主。摸索新模塊一整個暑假到現在的顧念北已經可以開始慢慢的在個彆群裡,接簡單的模塊單子當練手,持續長久高強壓的壓力緊迫下,顧念北來到遙遠的B市都冇有放鬆神態出去玩過。週末這天她關掉電腦,簡單套了件白色T恤,配上柔軟舒適淡藍色顯身材的牛仔褲,外加一雙紅邊係列的小白鞋出門。她怎麼也冇有想到,時間的方針會讓自己在這裡遇見此生摯愛。雖然已經入秋...-

嘎吱一聲,銀海區的並排洋樓彆墅內第31棟的大門被人正輕輕推開,入目第一眼的是那顆腰粗體壯、枝丫繁密的梧桐樹,寬大的葉片為路人無私奉獻提供了避陽的港灣,撐起一片片清涼的傘。

古老的宅區,從裡到外都顯得有些歲月的沉澱。穿過大廳彆墅有一個小小的花園,多年未有人踩踏處理,裡麵長滿了草,如人頭高,旁邊有兩個經過風雨洗刷而變得褪色的鞦韆。

顧念北把行李放在一樓大廳,就拉著丁慕依的手一路到處瞧,回憶這個從三歲住到11歲多才離開的房子,裡麵充滿了自己與外婆的歡聲笑語痕跡。

旁邊發出一陣吸鼻子的聲音,兩人一路沿著二樓弧形的樓梯走上去,十分醒目的是二樓客廳牆壁透明玻璃櫃裡,正擺放著三個大大的獎盃與一些金銀牌。

入眼可見三個獎盃在邊上分彆刻著市區乒乓球、羽毛球、籃球冠軍。丁慕依內心一驚,鬆開被顧念北握著的手,加快腳步越過幾個台階上前看:“哇~!北北這些都是你的麼?”

回頭看著已經來到自己身邊的顧念北正笑著對自己點點頭,丁慕依狐疑道:“這麼有天賦,怎麼不選擇繼續前進,努力走到一線爭取去大舞台上為國爭光榮呢?”

顧念北微笑著搖頭:“已經得到我想達到的位置了。”話落,牽起還滿臉驚歎不已的女子細手,往左邊的書房走“十一跟我來,我帶你去看一下我珍藏的手辦,很有意思的哦。”

推門進去往左邊瞧也是一個特大的透明玻璃櫃子,裡麵擺滿了各式各樣的遊戲手辦,有鑰匙扣、白衣性感女子背上揹著琵琶琴、月下的藍白衫天使女王、滑板少年底下有摩托車等,最底下一排疊有六邊形魔方、菱形撲克牌、一盒一盒的拚圖、各種棋子。

顧念北瞬間孩童兒般的興奮介紹著自己曾經收藏的種種,好似一下又回到了當初那個天真燦爛靈活靈現的少年,永遠不知天高地厚,隻知道快樂玩耍的新大陸,維持著純真的心性,樂此不疲。

“十一,你看這個手辦模型裙子是不是很漂亮?”

“十一,你看這個滑板少年的尾巴是不是很滑稽頭?”

“哈哈,十一,左邊這個小饅頭的底部跟右邊這個都是不一樣的好看呢,神奇麼?”

“十一這個手拿扇子的漂亮姐姐樣躺在半狐仙裡真的好有感覺啊,當時買回來的時候外婆也震驚了一下呢!

她問我是不是遊戲裡麵的3D模型都很漂亮,我當時笑著說不是,然後看著外婆滿臉呆愣狀我才糾正她,遊戲手辦是2D製作成的。哈哈,是不是覺得外婆真是可愛到爆炸呢....”

說到這裡顧念北鼻子一酸,語氣沉了下來,把手上的玩物放好歸位,拉起丁慕依的手朝桌子上走,翻開櫃子:“我給你看看外婆的相片吧.....”

清清瘦瘦的臉龐,身子婉約柔美,透過老舊的照片仍舊令人可以穿透時光,看到裡邊抱著小女孩的女人氣質非凡,優雅內斂。

半晌丁慕依把看向照片本的視線挪到顧念北的臉上:“北北很像外婆。”

顧念北十分認可她這句話,抿著唇重重的點了點頭:“嗯,我一點也不像臭爸爸那邊的人,我除了姓跟他們一樣,全身上下都是外婆家的,從頭到腳,從裡到外,從哪到哪都是屬於外婆的。”

丁慕依聽了這話後,仰頭噬笑一聲又歸於嚴肅狀,開口糾正她:“不行,北北你現在得是我的人了,不能心裡冇有我,至少得給我留一方天地才行。”

“好,我現在是十一的愛人了呢,這是多麼三生有幸的事啊。”

二樓的迴音有一句冇一句的響起,時而傳來一陣陣歡笑聲,把整個沉浸了好幾年的喪氣給補充了些許暖氣。中午過後顧念北擦乾淨一樓的沙發讓丁慕依有落腳的地方,開始了整棟樓上上下下的洗洗擦擦拖拖,一直忙碌到晚上八點才終於歇手弄完。

在餓得發慌時,兩人草草換了身衣服出門。

丁慕依已經把過肩的栗色頭髮留到了及腰,長髮飄飄疏散開來,身穿碎花長裙,腳踩人字拖,不失一絲性感妖嬈,反而多了一種引人的誘惑。

顧念北身穿一件白色寬鬆背心、杏色闊腿超短褲、腳踩人字拖,頭紮丸子頭。整個人陽光嫵媚,完美不像平時身穿運動裝頭戴鴨舌帽,不拘言笑,給人一種清冷、生人勿進的感覺。

兩人十指相扣沿著長長的街道行走,丁慕依嘴角含笑扭頭看眼旁邊的女孩:“北北,發現越瞭解你,越喜歡你了怎麼辦?”

“那就一直喜歡我好了,但是最好剋製著不要比我更喜歡你會比較好呢。”

“哦?為什麼?”

“因為這樣你就可以永遠都能指示我,成為可以裹挾我服從你的把柄了。”

丁慕依心尖尖猶如偷吃了蜜的小孩兒,眼光波動。

走過十字路口,拐進了一個老城巷口有家不起眼的燒烤店,裝扮十分樸素得緊,可是門口外邊的位置此時坐滿了人。

顧念北嘴角掛笑,拉著丁慕依的手穿過人群往裡走,剛走到門口邊邊上,裡麵的老闆娘立馬揚起激動的喜悅聲往外走幾步:“

阿三?!哎呀真的是阿三呀,你終於肯過來我的店了,阿姨都想你好久了,你怎麼這幾年都冇有再來過阿姨這裡來呢?”邊說邊迎著顧念北往樓上走,握住她的手,說著說著眼眶微紅。

顧念北低低頭:“.....我後來回南院讀書了。”

宋阿姨拍拍她的手:“唉~,可惜姑姑走得早......”突然收斂情緒,認真道“阿三跟姑姑冇來過我這裡之後,我把你們經常坐的位置都給你們留著冇招待過客戶了。”

說著把兩人引到了二樓的露台最邊邊的座位。

從上而下可以看到海邊熙熙攘攘的人群在走動著,好不熱鬨,微風輕輕吹過一陣陣黏膩的風,帶著一絲愜意的舒適,令人生不起煩厭來。

冇多久,宋阿姨就陸陸續續滿臉笑容的親自端著燒烤上來,吩咐道:“阿三,今晚你跟你朋友就使勁吃,不用給錢,吃多少阿姨給你管多少,包飽。”

怕一旁的丁慕依會含蓄客氣,又換成普通話重複了一遍。

顧念北:“謝謝阿姨,你去忙吧。”

“誒。”宋阿姨應了聲就笑嘻嘻的下樓。

“北北,你這個阿姨是親生的麼?好像對你很好。”

顧念北望著宋阿姨下樓梯的身影,回道:“不是親生的,隻是以前她家很困難的時候,外婆裡裡外外幫了她們很多,她感恩外婆,所以在愛屋及烏。”

“外婆真是個好人。”頓了頓,丁慕依又加了句“外婆也把你教育得很好。”

“嗯,外婆是個很好很好的人。她從小就經常教育我做人要: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

在能力小或者窮困潦倒的時候要始終保持著初心,不能做害人害己的事情;等到能力變大了之後就要踴躍的幫助需要幫助的人們,這樣纔算祖國的花朵。”

丁慕依深邃的眼眸望著眼前的女孩,柔軟了嗓音:“怪不得你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去幫你住所下的那個老奶奶。”

“嗯.....我一看到她就想起外婆,她們是一樣年紀大的老人,可不同的是樓下的那個老奶奶是被兒女拋棄的老人。年輕的時候養大了兒女,現在兒女嫌棄她老了,乾不動活了,賺不了錢就把她推出來自己撿廢品養活自己。”

“老奶奶獨自出來生活多少年了?”

“她說有二十多年了.......有時候覺得社會真的很殘酷,可我們又得客觀麵對一切,接受所有的事與願違。”

“這個想法是對的,生存法則就是這樣,無論怎麼做都會有遺憾,但經曆過的每件事情都會有一個客觀的總結。”

“我也很想往後的人生裡會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寶寶,可是我也很害怕會教育不好。小朋友不像一件禮物,不想要了還可以退回。”

桌上熙熙攘攘,坐在她們旁邊桌的顧客往這邊瞧了又瞧,原本隔壁桌的人餐桌上的食物已經被席捲乾淨了,可貪戀兩人的美色又再多加了些酒跟燒烤,硬陪著顧念北她們那一桌吃到淩晨才依依不捨的離開。

經過上午坐了幾個小時的飛機、打掃房間、晚上步行出門吃飯,兩人回來洗澡後就躺在顧念北睡了八年之久的床上,沉沉的睡了過去。

久違的回到最初的全身心放鬆狀態,這天中午丁慕依比顧念北最先醒來,回過身來攬住她的後背,突然一驚,眉頭緊皺,爬起來看顧念北的睡裙都濕透了!

“北北!北北!”

-念北才慢慢睜開眼皮,映入眼簾的都是陌生,她急忙掀開被子坐起來,左顧右望。沙發上躺著一個曼妙身材的女子,好像有點熟悉?光著腳丫子踩在冰冰涼的地板,走上前檢視,丁慕依?!看她睡得香甜的模樣顧念北不忍打擾,而是選擇坐在一旁的單人沙發上盯著她瞧,越瞧越入神,直到沙發裡熟睡的人翻身時差點滑落在地,顧念北才眼疾手快伸出雙手去扶住。肢體觸碰,丁慕依立馬睜開眼睛,沙啞的聲音飄了出來:“北北你醒了?”顧念北有點囧:...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