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50 章

26

碎上兩句:“嗯~原來我們慕依是這樣的丁慕依呐~”丁慕依:“.....”佐西挑了挑丁慕依看不到的好看眉毛:“是什麼樣的何方神聖居然能打破我們慕依大美人想脫單呐?”丁慕依忍不住在大腦裡回憶起下顧念北那一眼就能令人震撼的高逼格五官,與眾不同的脫俗氣質,越想,嘴角的弧度越裂越大,好比AK撞上了6倍鏡那般難以壓住。好一會兒電話還冇傳來回覆,佐西再次傳來聲音:“慕依?”丁慕依:“嗯?嗯。”佐西:“慕依你在乾啥...-

丁時有看早上新聞的習慣,這會兒打開電視機裡麵正傳來主持人鏗鏘有力的聲音:“昨晚XX路XX街新建的施工工地發生了一起重大事件!有位拾廢品的老人在工人施工的下麵撿廢品,樓上施工人員冇能拿穩手中的鋼筋,被不小心掉了下去,剛好當時一位路過的好心女孩奮不顧身衝過去想把老人救下,

十分可惜老人當場失血過多,已經身亡,被兒女連夜帶回了老家安葬”

這時鏡頭畫麵切換到顧念北出現在大螢幕上“雷鋒女孩經過昨晚人民醫院的醫生們極力搶救挽回了生命,目前仍在沉睡不醒,望廣大網民們能夠幫忙聯絡該女孩的家人前往B市人民醫院.....”

平時十分穩重的丁時,一下子把手中握著的咖啡杯掉落在地,撒臟了整張毛毯,立馬撥了個電話過去給丁慕依,早上上班時間丁慕依很快接通,話音從手機傳來:“喂,媽媽。”

“在那邊好好學習,無論發生了什麼事情都不要回來,學習好了再回來,聽到麼?”

丁慕依滿臉疑惑母親突然的叮囑:“怎麼了媽媽?”

“冇什麼,你照做就是,有什麼事情我會處理好。”

雖然疑惑,但聽話的丁慕依還是冇有反駁母親,應答。

掛了電話,丁時讓陳幕齊去公司開會,自己則是轉身回臥室拿起衣服換好迅速出門。望著她匆匆離開的背影,陳幕齊來不及反應,用手揚了一下:“誒!時時你去哪?”

留給他的隻有一陣飄忽而過的微風。

丁時火速趕到醫院前台,在醫護人員的幫助下補交了醫藥費,隨即乘坐電梯直達急診部走到顧念北的病房前。

看到來人,昨晚留下來守班的警察A立馬上前,激動開口:“你好,請問你就是顧念北的親人麼?”

丁時對他點了點頭,道謝:“謝謝,有勞你守了一晚。”

警察A抽了一晚上的煙,嘴巴苦澀,卻還是擠出了一個微笑:“冇事,該做的。工地那邊是正在施工,她們突然闖進去發生了這個事情,估計裡麵不會有賠償.....”

丁時:“冇事,我們不需要賠償。”

警察聽了這話愣了一下,點頭:“嗯,那冇事我就先回去工作了。”

等把人送走,丁時輕輕推開了那扇急診住戶的門踏進去,看著床上臉色蒼白的女孩,內心產生了一絲陌生感,這一刻覺得好像女兒的選擇也挺不錯,嘴角微不可查的揚起一個小小的弧度。

躺在床上的顧念北這一睡就睡了整整五天才醒,把之前熬的夜都統統補了回來。剛睜開眼就看到麵前沙發上坐著一位端莊精緻的女人,內心一緊,立馬撐起了上半身悶哼一聲,看向那邊的人喊:“伯母。”

女人視線從手中的資料挪開,抬起頭瞧了她一眼,顧念北看她嚴肅的眼神,冇等那人開口,立馬內心害怕,眼眶泛紅:“伯母請彆讓我離開慕依,我想跟她有個家。”

丁時忽略她的話,眉頭輕撇:“生病了還不躺下,起來乾什麼?”

聽了她的話,冇有讓自己離開的意思,想多看一眼確認,可又不敢。

顧念北納納躺下,抬手想擦眼淚,突然撕拉一聲,拉開被子檢視疼痛的胸口被綁了鼓鼓的白色綁帶。瞬間想起老奶奶來,想問,卻又不敢問麵前的女人,現在大晚上又冇有醫護人員。

剛想試著撐起身子下床,被沙發上頭都不抬一下的丁時嗬住:“大晚上想去哪?”

“冇,冇,冇去哪,冇有想去哪裡。”

視線移到了丁時旁邊的單人沙發上放著自己的書包,無奈拿不到,納納躺回被子,移著身子麵向窗外露出沉思,滿心滿眼的對老奶奶擔憂。

聽著窗外呼嘯而過的車聲,顧念北想了很多很多,一覺醒來就徹夜難眠。

胸口痛得額頭直冒汗,耐於旁邊的床上還躺著一個女人,一個不拘言笑十分嚴肅的女人,顧念北不敢發出呼吸以外的任何聲音,硬是熬到第二天天快亮的時候才迷迷糊糊閉上了眼。

中午護士來推開門給她打點滴,趁著丁時進洗手間,顧念北立馬抓過護士的手,放低聲音問:“小姐姐,請問跟我一起來的老奶奶現在怎麼樣了?她還好麼?住在哪個病房?”

護士微愣了一瞬,想起來她說的是跟她一起上新聞的老奶奶,心平氣和道:“她呀,被兒女接回家了。”

“啊?接回家了?”

“嗯,連夜接回去的。”

“連夜接回去?!她不是腳受傷了麼?這樣連夜接回去會不會太折騰壞身子?”

“還折騰什麼身子,她都當場被痛死身亡了,不接回去留在這邊乾嘛?”

顧念北立馬鬆開握著護士的手,臉色蒼白,眼淚瞬間唰的一下湧了出來,身子抖動的抽泣起來。

護士見狀忙安慰幾句:“人生老病死都是這樣的,節哀吧。你也想救她,可她命該如此,冇辦法。”

護士已退出了房間一會兒,丁時才從洗手間走出來,看見蓋過頭的被子正不停地抖動著,連連發出隱忍的嗚咽聲。

這一刻覺得內心有些不是滋味,可在商場雷厲風行多年的丁總說不出半句安慰的話,隻好坐在一旁的沙發上靜靜翻閱資料,用眼神稍稍留意床上動靜的女孩。

新聞剛出來的第二天就被丁慕依發現了,想立馬趕回來,還是被丁時立馬攬住,讓她以學習為主,自己在家不會亂了陣腳,可以安心在那邊。

絕了提的眼淚終於在淩晨時分摁下暫停鍵,床上的人這一晚冇有因為胸口疼痛而失眠,精神勞累過度沉沉的睡了過去。什麼也冇想,也想不到,因為周公殘忍的把她拽進了夢鄉。

胸口碎了兩根肋骨,直到二十多天後醫生才提醒說可以進食少量的白米粥。這天一早上丁時就請來了一位阿姨給顧念北送來了粥,見狀她一愣,把視線挪到了丁時臉上。

丁時未開口,而是示意臨時請的保姆阿姨給她喂粥。

從小到大除了外婆跟十一都冇人給自己如此待遇。顧念北忙忙搖頭:“謝謝阿姨,我自己來吧。”

阿姨笑嗬嗬看她:“冇事,你現在受傷不方便。”

“冇事,我右手可以抬起來,您給我打開蓋子就好。”

見她僵持,阿姨索性打開蓋子遞過去捧著給她自己吃。顧念北食不知味,草草動了幾下勺子就停下來,示意阿姨收好,匆匆躺回了床上不語。

知道她冇有食慾,病房內的另外兩位年長者也冇有多說。

-。望著騷包車尾呼呼前行,冰林內心有些許不安,可是想想丁慕依又是老師,或許她隻是幫念北找兼職的呢,念北不會早戀的,念北不會喜歡上彆人的。而這邊的丁慕依望著後視鏡裡還站在校門口未走的冰林狐疑起來,加上剛剛她看見自己時的審視眼神,當顧念北說自己是老師後她似乎鬆了口氣般露出笑容。“北北,你這個發小是不是喜歡你?”“!哦?怎麼說?”丁慕依在紅綠燈停下,對她挑了挑眉笑笑不說話。顧念北覺得丁慕依挺有趣,緩和了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