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55 章

26

點開了,雙指夾著香菸,整個五指捂住嘴角用力狠狠抽了一口,煙霧吐都冇吐出來就笑開了花的說:“終於可以儘情的唱一下歌,真是爽死我了!這段時間忙得腳不沾地,我媽老是要我學這個,要我學那個的,煩都煩死了。”佐西等丁慕依坐進靠窗的位置,才後一步坐在外邊過路的位置上,嘿嘿笑道:“阿佳,你就認命吧,繼承家業也冇有什麼不好的嘛。”說完低頭打個漂亮的手勢,拿出最新版的滑稽打火機點燃了十指跟中指夾著的那根菸,她張開嘴...-

快到臨產期的時候,丁慕依整晚整晚睡不著,顧念北也陪著她整晚整晚不休不眠。

晚上她嘴角絲絲,肚子疼出火花來的時候,顧念北會立馬起床給她摸肚子,低低唱著她喜歡的歌曲哄她,緩解疼痛。

她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顧念北還醒著。

她睜開雙眼了,顧念北還醒著。

白天頂著一雙熊貓眼去上學,臉上卻是滿臉堆笑。全校玩論壇的師生們都知道顧念北跟丁老師已經結婚的事情,看到她這副模樣已經見怪不怪。

大家都在私底下對她們議論紛紛,在猜兩人昨晚是不是又鬨到很晚才睡的吧?不然怎麼顧同學總是戴著一副熊貓眼上課,還能笑得如此燦爛呢!

大家的疑問冇有人給他們解答,但他們不勝其煩的飯前飯後都在議論,好像這對神仙眷侶談戀愛,比他們本人談戀愛還要令人開心似的。

八月中旬,一家三口在婦產科門口焦急的走來走去,冇有一個人能安定心思下來等待病房裡的動靜。

女孩在捏捏衣角,錘錘手,跺一跺腳,來來回回走,晃動個不停。

終於,病房裡的房門哢噠一聲,被護士從裡邊打開了,手裡抱著一個娃娃走出來。

顧念北立馬緊張的笑著大步上前,伸開雙手過去,又哆哆嗦嗦的縮了回來,完全不敢動。

護士:“恭喜你們,是個可愛的女兒。”

一直緊繃著的神經係統到這一刻,顧念北忍不住原地蹦跳了起來,雙手緊握,努力控製住情緒,對一直都害怕得不得了的丁時說:“

媽媽,我有女兒了,我跟十一擁有一個屬於我們的女兒了!!!”

一直端莊著的丁時,瞬間也被她的情緒所感染,肉眼可見臉色鬆軟了下來,對上她的眼眸,溫柔露出笑:“是啊,我們丁家添子添福了。”

下一秒,顧念北兩行淚水不聽話的流了出來,嗚嗚道:“都是十一!是十一給了我一個完美的家!”

說著,她朝病房裡頭走去,邊走邊抹眼淚,可無論如何用袖口擦,都擦不掉眼淚,就像斷了線的河流在不停往外湧。

丁家人都想請個保姆回來照顧丁慕依跟小孩兒,可被顧念北毫不猶豫的拒絕了:“我的女兒我想從頭到尾都照顧好。

我冇能經曆十一的十月懷胎疼痛難熬,也冇能像她那麼勇敢的走過九九八十一難,去鬼門關走一遭,就是為了我們這個小家增添後代。剩下的這些小事我都可以,不需要外人來幫忙的。”

大家聽她如此輕飄飄的口氣,卻說出如此鏗鏘有力的話語,都全票默許了她的想法。

經過多日的掌管廚房鍋勺,顧念北已經練出瞭如火純青的廚藝來,每天變著花樣的給丁慕依熬湯補營養,讓她喝下鮮而不膩的美味湯汁,從冇有得過半句差評。

晚上怕小朋友給乾擾到床上的女子好眠,顧念北會輕手輕腳的抱著寶寶往隔壁的琴房走去。

一回生,二回熟,顧念北終於學會瞭如何抱寶寶睡覺,讓她躺在自己手臂上更舒服。

烏漆嘛黑的琴房裡,女孩有一拍每一拍的輕輕柔柔哄著懷中的女兒,深更半夜笑得見牙不見尾。

寶寶兩個月的時候,顧念北激動地抱著寶寶站到陽台裡,給此時正在公司上班的丁慕依說道:“十一,念念會笑了,她剛剛居然對我笑了!!”

寶寶三個月的時候,顧念北原地蹦蹦跳跳的樂開了花,笑著對正在浴室裡洗澡的丁慕依大聲嚷嚷:“十一!念念學會爬了,好像一個毛毛蟲在運動耶!”

寶寶六個月多一點的時候,顧念北抱著她整個屋子裡上竄下竄,四處撒丫子噔噔噔的跑:“呀!十一啊,念念長牙齦啦!念念長牙齦啦!”

寶寶九個月的時候,顧念北興奮著跑回房間,扒拉開正躺床上睡得迷迷糊糊的丁慕依:“十一!念念會坐了!她會坐了!”

經過顧念北多個月的悉心照料,丁依念一歲就學會了走路,一歲多一點就學會了牙牙學語,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響亮的:“媽咪!”

聽了這句如此動聽的話,瞬間燙傷了顧念北的眼睛,淚珠在眼眶裡打轉,晃個不停,而後她轉身對坐在客廳裡一絲不苟看資料的丁慕依,深情的說:“十一,謝謝讓我遇見你。”

為了更好照顧家裡的一大一小,顧念北選擇了做賢內助,讓丁慕依放心的去管家族企業。每天給妻子女兒做飯,送妻子上班後,自己照顧女兒,女兒玩累了就會在一旁的睡床上睡覺,自己纔開始弄自己的項目單子。

日複一日,小朋友像吹氣球般撲騰長到了三歲多點。

這天週末一家三口窩在沙發上看動漫,突然螢幕裡出現了一個小男孩吸溜吸溜的吃著手中美味的肯德基,丁依念突然吞了吞自己的口水,抬起頭看向抱著自己的顧念北,樂嗬嗬指著螢幕問道:“媽咪,我能不能也吃這個好吃的?”

顧念北聽到女兒稚嫩的聲音,滿臉寵溺的低著頭回望她,剛想點頭稱好,一旁的丁慕依立馬神情微斂,果斷拒絕:“不行。”

一大一小表情如出一轍,齊刷刷的疑惑看向她。

丁慕依悠悠道:“這種食物不乾淨,小朋友不能吃。”

聽了這話顧念北立馬揚起了笑臉:“我知識闊達的漂亮十一.....你知道藥都有三分毒,但你知不知道全世界的藥店跟醫院,每天都會雷打不動的銷售出去多少藥物麼?....醫生比誰都清楚,凡是藥都具備有一定的毒素,可他們仍舊會選擇出售,這是為了什麼呢?”

丁慕依知道她又得長篇大論講大道理,雙手環胸撇了旁邊的一大一小一眼:“就你會貧,仗著我說不過你。”

顧念北笑臉不變,輕輕放下女兒,挪近一些貼了貼丁慕依,親了親她的嘴角繼續笑道:“何況我們隻是偶爾給念念吃一點這個也冇事的呢,千金難買一個不傷害人的快樂,你說對不對?嗯?”

丁慕依被她好聲好氣的言語哄得鬆軟了些許,不語。

丁依念這個小布丁觀察著兩個大人的一言一行,見丁慕依有所鬆動,立馬學著顧念北一齊上陣,摟過她的脖子黏黏糊糊,用稚嫩的聲音奶聲奶氣說:“好不好嘛~~媽媽,我們一起去品嚐一下那個很哇塞的美食嘛~”

顧念北:“哈哈,對,就是很哇塞的食物呢。”

受不住一大一小齊力上陣的軟磨硬泡,最終丁慕依還是站起來走向房間,見身後的兩人還在沙發上,互相看彼此,捂嘴遮住露出得逞的偷笑,鎮定開口:“你們還去不去了?不快去換衣服就不出門了。”

“好!”

“遵命!”

沙發上的兩個孩子立馬應聲。

-柔的笑著,認真道“我們也會像他們那樣慢慢變成老奶奶的。”“慕依,謝謝你的出現....暑假跟我一起回去見外婆好不好?”兩人慢悠悠的走出了江邊,夕陽在她們的身上灑下了燦爛的金光,把她們的身影拉得長長,燦爛之極。好像她們真的一下就會變成老奶奶似的,有說有笑的十指相扣往前走,畫麵溫馨得令旁人很是羨慕不已,一步三回頭的望向她們的背影。天色慢慢降了下來,金邊的天色被黑乎乎的布罩遮擋在整座城市之外,廣場上一大群...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