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57 章

26

的姿態,從不懈多分給他們一個眼光。現在終於輪到自己這裡了,一見鐘情的人對自己不僅滿不在乎,反而還有一些排斥?真是天道輪迴,三十河東三十年河西呀!第二天丁母跟丁父從外地忙完回來,午後丁父打電話讓丁慕依下班後回家吃飯,學校離老宅遠,平時上班時丁慕依都是在學校附近的那套房子住。今天不是週末,好端端的回去吃飯?丁慕依也不疑有他,在電話裡冇問啥,晚上照常回去父母的房子共用晚餐。打開門看到鞋櫃上有雙熟悉的,深...-

午後兩人在臥室玩了好半天了,主臥的女子才珊珊醒來,透過窗簾看見外麵的烈日,又把頭縮了回來,迷迷瞪瞪賴了會兒床,慢慢爬起來洗漱吃飯。

入目的是客廳一大一小正人手一個六邊形魔方,在玩得不亦樂乎。

顧念北:“嘿嘿,念念你這個方式不對哦,對上、下斜單色號,應該是左上左——右右下——反過來,左上切中片下來嘛。”

丁依念:“唔~我記得上一回是這樣念著公式的,不對麼?”

顧念北:“哈哈,念念再試一試好不好啦。”

丁依念趴在沙發抱枕上嘟著小嘴,眼神認真的皺起眉毛看手中的魔方:“嗯.....這樣?.....唔~.....上上下......中切左.....媽咪指點一下好不好?...”

顧念北在一旁耐心的用自己手中的魔方示意一遍給她看。

不一會兒,客廳就傳來咯咯稚嫩的笑:“哇塞~!好棒好棒,媽咪我好棒棒哇~”獻寶似的立馬滑下沙發,□□著腳丫子跑到餐廳,高高舉起手中的魔方,晃了晃,給丁慕依瞧她的豐功偉績“噔噔噔~!媽媽,看我厲害不厲害!”

雖然是週末,但自從丁時全程把公司的所有事情都交給了丁慕依後,無論是週末不週末,她都不能像個正常打工人那樣休閒。

飯後她就立馬進書房開啟了線上會議,透著門縫聽到客廳的一大一小在交流,讓她內心瞬間覺得再忙都冇有什麼大不了。

中間出來了一趟,看到小的趴在大的胸口上,小手摸著顧念北的左胸膛,滿是驚奇的問:“媽咪!你這裡怎麼會有一個洞洞的呀?”

“嗯...是因為這裡生長了一顆參天大樹呢。”

丁依念抬頭望著她問:“哇塞~!好神奇呀.....那它為什麼會在你這裡生長呢?”

顧念北沉思了一會兒,摸了摸自己女兒小腦袋,笑著說:“因為這是我外婆種下來了一顆種子,經過時間的轉動,它慢慢變得越來越大,所以就撐破了胸口長出外麵來了。”

丁依念輕輕透過睡衣,撫摸著碎裂了兩根肋骨的胸口,稚聲稚氣的問:“媽咪,參天大樹是做什麼用的呀?”

看著滿臉好奇的女兒正稚嫩的發問,顧念北臉上的溫柔笑容不減,反加深了些許:“念念,要記住一句話——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記住這句話,長大了你就自然而然知道參天大樹是做什麼用的了。”

丁依念:“.......”

丁依念滿臉狐疑的盯著顧念北瞧。

顧念北用臉蹭了蹭自己女兒脖頸,發出一絲沙啞的嗓音:“念念以後長大知道參天大樹是什麼意思了,就回來告訴媽咪好不好?”

雖然丁依念不懂這麼一長串的文字是什麼意思,但還是重重點點頭應允:“好的!到時候我一定會告訴媽咪的。”

等丁慕依會議終於完畢,出來客廳再看這兩人,一大一小已經均勻的呼吸夢周公去了。

丁依念在顧念北的胸口上一浮一沉的上下啟動著,像是睡在了搖籃床上的小娃娃,嘟嘟小嘴,吧嗒吧嗒可愛得要緊。

上次回了一下老宅吃團圓飯,丁時提議讓孫女去上幼兒園了,不能總在家呆著,顧念北很不捨,可是想了想也應該送去幼兒園,讓自己女兒多跟小朋友交流,不能總是讓自己占據了她的所有。

晚上躺在床上的顧念北嘴裡嘀咕:“十一,你說我是不是太粘著念唸了?”

丁慕依無情嘲笑的笑出了聲來:“....母愛氾濫吧....”

“唉~,一晃念念都三歲多一點了。”

丁慕依轉過身來回抱住她:“是啊,我們的念念都三歲多一點了.....”透過黑乎乎的夜光,眼光波動,聲音柔和了些許笑道“

北北我們走過了四年多了呢,我們變得越來越像彼此了,頭髮都是黑長直,你身上也跟我一樣有一些肉感了,不再像以前摸得烙手.....哦!

好像又不是很像,我變成了你以前的性格,不那麼愛講話了....”隨即她窩進了顧念北的懷裡癡癡笑“你現在變成了我當時的性格,越來越活潑愛笑了....”

聽了懷中女子的話,顧念北笑著用下巴撓了撓她的頸窩,溫聲細語:“十一,念念出生以來我一直在照顧她,都冇能再給你送過飯,明天中午我做你最喜歡的牛肉炒辣椒絲,給你送過去好不好?”

兩人活成了老夫老妻的默契,睡前都會高談論闊說上一通,從俄羅斯的□□繼續首選主席之位,再到全世界的環境汙染——哪個女團的傑作突然爆紅——體育界的球星莎莎巴黎奪冠——迴歸生活上的彼此偶像怎麼如此完美.....

冇有人會覺得這些知識乏味,也冇有人會覺得冇話題聊,彼此都在不斷成長,卻也在不斷更加相愛。

一大早,送完丁依念去附近的幼兒園上學,顧念北迴到偌大的房間裡覺得心裡空落落的,

哪哪都不舒服。

停不下手,直接提前做起了午飯,想待會兒早點去見自己的愛人。

想到這裡,瞬間滿心歡喜的哼著那首丁慕依最喜歡她偶像的歌曲,完美的心情又再次回來。

十點半的鐘聲敲起,顧念北手中抱著還在冒暖氣的保溫桶,裡麵全是丁慕依喜歡的飯菜,一路走出小區打車前往丁氏大樓,臨近下班屬於高峰期。

快到十二點的時候看到丁慕依發來資訊,說已經開完會兒出來了,顧念北二話不說直接撥了電話過去,話筒裡一秒接通:“喂,北北~!”

“嘿嘿,慕依辛苦啦~”

丁慕依透過話筒露出一個暖心的笑聲來:“.....北北還有多久到?”

“嗯....還有兩個路口就到啦,等......”

冇等話說完,前麵立馬飛過一輛白色汽車,“咻”的火速飛過,承載顧念北的這個司機本能的一個急刹車。

“吱嘎”一聲,車輪跟地麵撕拉擦出一絲閃亮的火花,十分刺耳的聲音傳遍整個大街小巷。

前麵的出租車是看到闖紅燈的白色汽車飛速而過,該司機已經把出租車刹住了。可後麵跟著的大貨車冇能看到前麵發生的一切事情,速度未減,下一秒,“啪!!!”的十分響亮一聲,出租車的車身猶如投胎換骨般飛到了對麵的十字路口。

冇綁安全帶的顧念北瞬間被衝出了玻璃窗,“悶哼”一聲,迅速重重落坐到風景樹下,頭部紮滿了玻璃碎片,血迅速爭先恐後的逃命出來,劃過整張白皙瘦小的臉,下一刻就模糊不清。

電話還冇有掛掉,丁慕依聽到這一切,臉色“刷”的變得蒼白,立馬心驚大喊:“北北!北北冇事吧?!”

顧念北垂著頭,伸直兩腿,手緊緊抱著保溫桶,另一隻手緊緊握著電話,語氣輕微如鳥語:“....十一....”

丁慕依立馬紅遍了眼眶,大喊:“北北你冇事吧?!你彆嚇我,我這就來,還有兩個十字路口是吧?我現在就來,就來,等我....”

顧念北緩了好長一口氣,打斷她:“十一.....聽我說.....謝謝你給我一個家,謝謝你....”

丁慕依立馬哭著喊出聲,渾身顫抖不停,腿腳發軟的往VIP樓梯口挪去:“北北,彆說話,留著力氣,等我來...”

顧念北呼吸越來越困難,使勁長長緩著微弱的氣息,生怕下一秒喉嚨就發不出聲音來:“....十一,等不....等不及了.....腦袋噴出來了好多好多血......等我下輩子投胎去.....去一個好的爸媽家裡,.....早點過來認識你......

讓他們......給我們舉辦一個非常漂亮的婚禮.....好不好?....”

終於說出了最後一句話,呼氣再也不給顧念北撒野,嘎然而止了一切。

丁慕依在話筒裡抽噎不止,撕心裂肺的哭,手不住的顫抖想伸起來擦乾淨眼淚,好看清麵前的路去接顧念北,大聲嘶吼衝出喉嚨:“

不!不好!!北北這樣一點也不好!!!....”痛苦的迴應震響了整個樓層辦公室,她的頭部已經搖成了波浪卷。

可惜顧念北後來再也什麼也聽不見了,眼角溢位一滴大大的淚珠混在血液裡,流了出來。

十字路口的車流湧動,在發生人命關天麵前,人們終於停下了腳步來觀察,看著坐在地上被黑長直髮擋住臉頰的顧念北,嘴角翕動疑問:“

這女孩是誰呀?好可憐呀,滿頭玻璃流了那麼多血,估計死了。”

“這還能不死?都是從車窗裡飛出來的。”

“咦~頭髮下麵的臉都被血糊滿了....”

“好像這女孩還在跟人打電話耶?一直握著手機在耳邊都冇放下來過。”

人來人往八卦的人,警方迅速趕到現場拉開橫條,等待家屬的到來,可顧家的電話永遠都是撥不通的,因為冇有人會接——有關在遙遠北方讀書,顧念北的電話。

丁慕依立馬撥通了正在周邊喝茶的父母,讓他們去幼兒園接上丁依念過來,她手腳發軟得完全不能開車,隻能讓出去吃飯的秘書火速趕回來接自己去。

幾人差不多時間到案發現場,丁慕依遠遠看見那個坐在風景樹下,穿著白色運動裝上衣的愛人,衣服此時已經變成了渾身鮮豔的濕紅。

蘇秘書剛把車子停下,丁慕依驚恐的睜著大大的眼眸,一刻不停的從副駕駛連跪帶爬的跑了過去,嘴裡發不出一絲絲聲音來。

丁依念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趴在丁時肩膀上,雙手捂著眼睛好奇問:“外婆,那個人是誰呀?她怎麼穿著媽咪的運動裝跟小白鞋呢?”

等丁慕依上前抱住顧念北的身子嚎啕大哭,雙手抹開她臉上已經模糊不清的血液,丁依念終於看清對方是誰。下一瞬,“哇~!”的一聲震響天下,雙腿使勁的登著丁時的肚子,指著顧念北的屍體大聲哭喊:“

媽咪~!媽咪~~!!她是我的媽咪!!!外婆快點放我下來....嗚~!我的媽咪怎麼流了那麼多血?!”

丁時把丁依念從懷裡放了下來,小腳丫剛沾地麵就快速跑到顧念北腿邊,立刻搖著一旁跪在地上,抱著顧念北痛哭的丁慕依:“媽媽!媽媽快救媽咪!媽媽快救救我的媽咪啊~!你不要我的媽咪了麼?!......你還不趕快送她去醫院,嗚~~!!

媽咪平時那麼怕疼,受傷了一定會很害怕的,嗚~!!都留了好多血了.....頭髮上怎麼長了那麼多玻璃了?”

說著她用手去拔掉一顆下來,血液立馬湧出新的洞口,丁依念還在嘴裡嘶聲裂肺的哭喊:“是哪個壞蛋,是哪個壞蛋把玻璃插進我媽咪的頭髮裡麵去的呀?!”

邊哭邊想像剛剛那樣,去把頭上的玻璃碎片拔出來,可小手停留在顧念北頭頂上,又不敢再拔,害怕血液再次噴湧出來......

十字路口的街角,接連起伏的響起了一大一小的嘶聲裂肺哀嚎聲,可冇有人會可憐她們,道路疏通了,人們還會繼續照常把車輛行駛而過,忙碌自己的事情。

送去火化的那個下午丁慕依冇再哭泣,臉上冇有一絲表情,全程不言。

丁依念望著墓碑上黑白顏色對著自己笑的顧念北,立馬又“哇~!!”的哭了出來,響徹雲霄:“

媽咪!媽咪~!我再也冇有媽咪了~!我以後再也冇有媽咪了.....”她抽噎不止了好幾個小時都不願意離開墳墓半步,死死拽著墓碑不肯放手。

最後雨水熱烈的灑下大地,丁慕依終於再次肝腸寸斷的垂著胸口,仰望天空大聲哭出聲來:“北北!....你說過的,.....你一定要等我!等我來........嗚~~等我把念念撫養長大,我就來!”

這個世界冇有誰都仍舊會一直在轉,是殘酷,也是現實,是地球多年運轉的規律。

顧念北離開後,丁慕依再也冇有喝碰酒,從此愛上了混合味的冰淇淋,多年後路過街角看到台上有駐唱歌手,她走過去申請上台唱了一首戚薇的《雨天》,歌聲緩緩響起:

我記得你最討厭道彆

我也不敢主動說再見

那屋簷

你笑的多甜

雨都捨不得淋濕你雙眼

但好時光

好像隻能紀念

當我又再次在這個屋簷

腳步聲和雨聲都冇變

隻是你已不在我身邊

多討厭的雨天

總讓人想起那畫麵

你走後的時間那種幸福再也不見

回憶像重重一拳

擊打在我的內心中間

......

-這意味著確定顧念北是單身,要是有對象怎麼還破格發兩人合照上去朋友圈呢?況且還是為了兩人的合照第一次發朋友圈!!丁慕依整個腦袋都是土撥鼠在尖叫.jpg夜幕降臨,藍天白雲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烏漆嘛黑把所有白天都遮擋住。丁慕依跟顧念北兩人才慢慢的走出公園。丁慕依:“北北,晚餐你想吃什麼呢?”顧念北反問:“你想吃什麼?”“嗯...要不我們不吃香菜?”顧念北撲哧一笑,被對方的冷笑話給逗笑了:“好,聽慕依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