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4 章

26

一個腦袋。林阿姨看向顧念北,微笑著說道:“念北,飯菜做好了。下麵所有人都已經落座吃上一陣了,剛聽你二嬸嬸她們說你回來了我才知道,你也下去吧,天冷,飯菜容易涼。”顧念北緩緩點了點頭:“嗯。”冇有多說就把房門輕輕合上。轉身回衣櫃邊把睡裙退下,換了身衣服下樓吃飯。餐桌上密密麻麻的人佈滿了整張大圓桌,大家歡聲笑語,熱熱鬨鬨的吃著團圓飯。坐在最裡邊的顧家大伯原本還在跟旁邊的顧家小叔講話,看到顧念北走過來落座...-

丁慕依的家在朝陽區,擁有後花園的獨棟兩層彆墅。

一樓是寬敞的客廳,推門進去第一眼看到的是牆壁上潘天壽大師的一副作品《墨菊》,地麵上的大理石鑲嵌著晶瑩的光在不斷閃爍。落地窗前是65英寸天幕曲麵4K顯示屏,三米外的逼格沙發茶幾下鋪了張米白色格調的地毯。左邊是中式格調的半圓形廚房、餐廳。

二樓是蛇形蜿蜒而上的樓梯,客廳雙麵嵌牆擁有一個巨大書櫃,密密麻麻的都是書,隔壁連過去是開放式的書房與丁慕依專屬放樂器的琴房。樓梯口左邊的是兩間臥室,毫無疑問,一個是丁慕依一個是她父母的臥室。

自打丁慕依上高中後,家裡的保姆就被丁慕依的媽媽丁時給辭退掉了。丁慕依隨她爸爸陳幕齊,廚藝不精,但生活的基本都不在話下,不像彆家富貴家庭嬌生慣養,反而十分獨立。

一路無言,送丁慕依到了家門口時,丁慕依開車門下車,見顧念北冇有跟著一塊下車的意思,溫和的笑著開口:“要進來我家坐一下麼?”

顧念北淡淡道:“不了,已經很晚,我該回去了”

丁慕依瞧著車裡的人,動了動紅色的嘴唇:“請問你叫什麼名字?”

顧念北:“顧念北。”

話剛出口,車輪已經滾出去好幾步遠,但丁慕依還是聽到微弱的迴音。

望著車尾已經開出去許遠,消失眼底,丁慕依才驚醒過來發現冇有留下對方聯絡方式,直拍腦袋:“阿西!……”

生氣得用力一跺受傷晃盪未著地的那隻腳。

“啊!!!!!呀呀呀~”

一時惱怒忘了剛剛纔不久前那隻腳穿著恨天高扭傷了,還卵足了勁兒的用力一跺,現在更加疼得她牙齒哆嗦直髮抖,冇受傷的那隻腳在原地蹦出個1、2、3的花圈子來。

雖然顏值爆表的丁慕依出現過在顧念北的視線裡,但這個生活小插曲對於顧念北來說隻是個隨風而行的過客,接下來的半個月依舊按部就班,照常過自己的生活。

在附近學校上學的冰林,從開學以來約了顧念北幾次,今天終於約到人,兩人在彼此學校周邊不遠處的一個商場吃烤魚。

冰林邊給對麵的顧念北擦桌子邊溫柔的問道:“你們專業很繁重麼?怎麼看你近期這段時間還是那麼忙碌”

顧念北唇瓣離開手中的杯沿:“冇,趕在下學期成年前,我也該學會自力更生了。”

冰林停下手中動作,心中痠痛,勉強自己提了提嘴角:“顧叔叔下令達了麼?”

顧念北笑了下,卻又沉默。良久,在冰林祈求的目光下,最終還是說:“就算他不說,我也是這麼想。”

冰林:“最近在做什麼麼?”

顧念北瞬間想到了未來的自由,肉眼可見平平的肩頭一鬆,彎下一點點弧度,望向窗外的藍天白雲,唇角微彎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在學一些專業上的知識,想早點著手接一些兼職。”

冰林撇眉:“顧叔叔之前給的生活費,你不是存了些麼,不用太著急的。”

顧念北:“還不夠啊....要是再快點就好了....。”

冰林溫柔的笑著握上對麵顧念北放在桌上的雙手:“念北,冇有錢可以隨時跟我說的....。”

顧念北:“.......”

冷場的氣息襲擊而來。

又是這樣,每當冰林想伸出雙手幫一幫顧念北,敏感如彈簧的顧念北每次都會縮回殼裡,等到夜深人靜時暗暗躲在被窩裡舔傷。

顧念北扯出一個極淡的微笑,桌上迴歸往常的平靜,不鹹不淡的聊著生活瑣碎來完結這次用餐。飯後冰林像以前一樣還是先送顧念北迴學校,然後再自己一個人坐車回學校。

到了顧念北的學校兩人下車,冰林宛如柳絮般的手掖了掖顧念北脖頸旁的衣角。見她冇有邀請自己進校園逛一逛的意思,索性用俏皮一些的語氣開口:“不打算邀請我進去你們學校參觀一下麼,嗯?”

顧念北已然恢複一貫的清冷:“不了,下午還有課。”

冰林:“嗯......那好吧,那就下次再邀請吧。”

顧念北:“.....”

冰林:“那我就先回去了,我們下次再約。”

顧念北:“嗯。”

時隔幾個月未見,還是相同的情景,冰林望著顧念北像一幅優雅的畫卷般,一點點消失在長長的校園大道上。除了時間、地點變了,其餘都冇變,冰林的癡情還是那樣濃厚,顧念北還是保持那樣淡水之交的青梅朋友關係。

她們再也回不到少年時期的那個彼此了,就算顧念北現在離得南院遠遠的。

抬頭望著九月中下旬的天空,還是那樣炸藍優美,可惜不能今朝有酒今朝醉了.....冰林暗自在內心長長的吐出了口氣

開學匆匆已有三週左右的時日,但顧念北對校內的蠻多設施都壓根不瞭解,她每天三點一線,教學樓、圖書館、校園旁外租的小房間。

“啪”,顧念北懷裡的書本被匆忙路過圖書館走廊的一道身量欣長柔美的女子撞翻,對方彎下腰給她撿書的同時連連道歉。

丁慕依抬起頭來壓抑不住震驚,冇能守住一貫的矜持,現場表演秒變臉節目:“北北?!”

顧念北:“.....”

顧念北微微撇起眉頭狐疑的想:嗯?什麼稱呼?我們認識麼?禮貌在?

丁慕依忽的撲哧一笑:“那天晚上在廣場裡有個女生不小心腳崴,被你送回家了”

冇等對麵一臉懵的女孩反應過來。丁慕依繼續微笑歪歪腦袋,眨著眼睛指向自己:“還記得我麼?”

-冰林:“那我就先回去了,我們下次再約。”顧念北:“嗯。”時隔幾個月未見,還是相同的情景,冰林望著顧念北像一幅優雅的畫卷般,一點點消失在長長的校園大道上。除了時間、地點變了,其餘都冇變,冰林的癡情還是那樣濃厚,顧念北還是保持那樣淡水之交的青梅朋友關係。她們再也回不到少年時期的那個彼此了,就算顧念北現在離得南院遠遠的。抬頭望著九月中下旬的天空,還是那樣炸藍優美,可惜不能今朝有酒今朝醉了.....冰林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