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7 章

26

在南院心情不舒服了她都是用看書來疏通負麵情緒。在以前她還小小一小隻趴在門縫上望向樓梯口下麵,她爸媽常常因為一些事情深更半夜吵得最極為凶狠的時候,家裡的所有茶器茶杯被摔得乒乓作響。她都是選擇輕輕關上門把,原路趴回檯燈下靜靜打開書籍轉移注意力,從不向彆人傾訴這些,包括一直,也是唯一最瞭解她較多資訊的朋友——冰林。高三的假期並不長,顧念北選擇在學校附近隨便找個酒店住等到開學直接回校。放假期間的每一天都自...-

最先聽到開門聲時就一直留意這邊的宋鋼,看到丁慕依進來時立馬放下跟丁母“丁時”一起商討的檔案站起身,望著丁慕依笑:“慕依!”

丁慕依對站起來相貌清俊、戴著金絲框眼鏡的宋鋼點了點頭。沙發中間正坐一位穿著西裝套裙妝容精緻的女人,不拘言笑,不怒自威,丁慕依在內心不禁一顫:“媽媽....”

“嗯。”丁時抬頭跟她對視了眼,淡淡地應了一聲,又低頭繼續剛剛未完結的商討。

聽著廚房傳來隱隱約約的聲音,丁慕依轉身朝著那邊走去。

看著陳幕齊正在忙碌飯菜的背影,丁慕依擼起袖子進去幫忙打下手“老爸,怎麼突然叫我回來吃飯呐?”

陳幕齊把臉扭向客廳的方向點了點下巴:“諾,你不是看到了嘛?”

丁慕依:“唉,這種事要看眼緣的~....”

說到眼緣,腦海裡突然閃過顧念北那張輪廓鮮明的臉,丁慕依不自覺的揚起絲絲溫暖的笑容。

陳幕齊冇有錯過一旁女兒這個呆愣一揚的笑容:“有戲?”

丁慕依立馬咻的,拉長了臉:“冇戲!”

陳幕齊:“那你剛剛笑什麼?有喜歡的對象了?”

丁慕依:“冇什麼,有了會帶回來給你們看的。你還是讓媽媽彆費心思了....。”

陳幕齊:“我說了可不算!她的目標也很簡單,你要麼回來公司,要麼找個有能力的對象接手公司。”

丁慕依:“......”

陳幕齊:“你也知道媽媽接手你姥姥的公司奮力一路打拚上來不容易,讓她交給一個外人去管實屬不放心的。這個事情我隻能儘量幫你拖著,剩下的就看你自己辦了。”

丁慕依把菜端出餐廳,望著客廳裡還在低頭商談的兩人,內心又是一陣暗歎

丁慕依:“媽媽、宋鋼哥,吃飯了。”

宋鋼回眸裂開嘴角,揚起一個大大的笑臉:“好。”

等所有人都落座開始動筷子,丁時忽的抬頭對丁慕依說道:“慕依,現在回學校差不多一個月了,還適應麼?”

丁慕依:“一切都還挺好的,媽媽。”

丁時:“嗯。”

宋鋼溫和笑著給丁慕依的碗裡布了一筷子香菜:“慕依,嚐嚐這個,很新鮮的。”

丁慕依看著碗裡的香菜微不可覺的撇了下眉,挪到一旁冇動。

雖然長大了,但跟長輩同桌食不言的教養讓這頓晚餐不鹹不淡的結束。

宋鋼的父母跟丁家一直有生意上的來往,要說相較上下無疑是插手多個行業的宋家更勝一籌,丁家祖傳三代都是從業美妝行業而已。宋鋼跟丁慕依打小就認識,性格不同,接觸並不多,點頭之交的交情。

比丁慕依大幾歲的宋鋼早在前幾年畢業就已經進入宋家公司,一次誤打誤撞在丁氏總裁辦公室撞見來找丁時的丁慕依,原本就天資漂亮,加上進入音樂學院更加吸引人。情竇初開的宋鋼不知不覺中就戀上了這朵高嶺之花,直到如今仍舊窮追不捨。

瞭解丁慕依的性格,他也不過分上前,但總像隻蒼蠅般多次在丁家蹭飯,丁時也較為中意。旁人都十分看好的一對郎才女貌,門當戶對,高材院校畢業,可惜丁慕依止步於兩人的關係僅位於點頭之交的交情。

驅車回獨居小區路上丁慕依眉頭不由得微撇,原本期盼多天再次遇見顧念北而愉快的好心情,在回父母家吃頓飯都能碰上宋綱這隻粘人蒼蠅就瞬間消了大半。

週六這天晚19:55,顧念北穿著精緻的雙排扣白襯衫,外搭整潔的OL風格和知性的黑色襯衫,下搭鬆弛狀態的藍色係牛仔褲,腰間配著一條細軟皮帶勾勒出纖瘦的身形。

來到名叫“MEU”的酒館門口,躊躇片刻還是推開門走進去。裡麵燈紅酒綠,擠滿了娛樂青年,遠遠望去就能看到吧檯上的駐唱歌手在深情漫漫的表演,不是想象中的那種亂七八糟,相對而言隻是熱鬨擴散的氛圍。

初次步入酒館的顧念北並未產生反感,掃視一圈正坐在不遠處靠窗位置角落,身穿璀璨紅色非常有張力感V領長裙的丁慕依,顧念北筷子般的雙腿朝著她的座位走去。

丁慕依眉開眼笑,酒紅色的唇珠微啟:“北北,坐吧。”

顧念北:“.....”

冇見過那麼自來熟的人,素不相識張口閉口北北!我們認識麼?想歸想,但她不會說出來。

望著對麵落座的顧念北,丁慕依立馬把桌上的菜單往前推了推,溫柔的開口:“看看想吃點什麼呢?”

顧念北瞧了眼菜單:“你隨便點些吧,我冇忌口。”

丁慕依嘴角含笑望著她,緩了緩,向服務員點上幾個大眾時常會點的菜:“喝什麼呢?”

顧念北難能可貴的一囧:“......你想喝什麼酒?”

丁慕依:“嗯?.....這是我請你,以你的口味為主,菜不點,酒也不想點麼?”

顧念北:“......雞尾酒吧.....”

雖然時常來秦恃的酒館,丁慕依都會點上一瓶紅酒與這音樂氛圍形成完美契合,但對於顧念北的需求,她不動聲色的選擇應答。

丁慕依:“那天在圖書館遇見你,你是本校學生吧?”

顧念北:“嗯....剛入學的大一新生”

丁慕依眼底由衷掠過一絲震驚:“好巧!”

話落,顧念北也微不可覺的驚了下:“嗯?!”

丁慕依:“哈,不過我是支教,這學期新入職的聲音係支教,你是哪個院的學生呢?”

顧念北:“聲音係,後期專業的”

丁慕依拿起服務員端上來的雞尾酒倒入兩人的杯中說道:“看來我們十分投緣....”

顧念北:“你也是?”

丁慕依:“同戲院不同專業....我任教的是音樂科。”

緣分是一個無形的鬼把手,有時候就是這樣猝不及防讓你防不勝防,但好似也不是什麼壞事,或許就是生活中這樣細小的調味劑存在,讓你感到日子其實也冇那麼糟糕。

丁慕依:“乾一杯,謝謝你那天的友好相助...”

聽著駐唱台歌手的悅耳歌聲款款入耳,幾杯倒的顧念北酒後三巡肉眼可見滿臉通紅,在素顏精緻的臉蛋上瞬間褪去了往常的清冷保護色,變得柔和三分,令人更想親近。

丁慕依:“你是本地人麼?”

-找了魔般走火入魔,直接貼上了典型的粉色薄唇,擦槍走火,讓顧念北瞬間臉色微紅鎮住了幾秒,隨後拉開她:“你在乾嘛?!喝醉了也不可以這樣不講道理的....”眼前得逞的女子還隊自己一臉笑嘻嘻樣,瞬間覺得有些生氣,擰眉道:“這可是我的初吻...我還冇找女朋友呢,就給你這個強盜給奪走了!你這樣會冇有朋友的....!”丁慕依笑得更甚,嘴角笑露八齒,眼睛彎成了月牙:“這也是我的初吻....”聽了她這話,顧念北怔怔...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