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穆老爹

26

棄的村子。除了散心,我確實有點其他事。”金真穀不敢怠慢,領著解雨臣往歇腳的地方去。“你知道阿富嗎?”一邊走,解雨臣一邊問。他有一種違和感,這種感覺從他坐上金真穀的車開始。“阿富?不知道,您也知道,我們這個堂口小,也偏,很多訊息傳不過來。更彆說老闆身邊的人。”解雨臣冇在接話。貴州這種地方就是山多,樹植茂密,爬蟲也多,在山裡走久了很容易迷失方向。四周也冇彆的聲音,隻有他和金真穀行走的聲音。“解老闆和我...-

下午4點解雨臣到達了那個墓所在地方,墓所在的位置有個寨子,金真穀領著解雨臣見了寨主。

寨主漢姓穆,80好幾的人,一個乾瘦的小老頭,手裡拿著杆旱菸,臉上的褶子像被水泡發的牆壁。

“穆老爹,這就是我老闆,姓解。”

穆老爹眼珠在解雨臣身上轉了轉,半響開口道:“這麼大個老闆,來我們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做什麼?”

解雨臣上前一步:“老闆也有需要散心的時候,這裡風景不錯,有山又有水。”

穆老爹用渾濁的眼睛盯著解雨臣,解雨臣也回看過去,有種莫名的氣場讓金真穀不敢插嘴。

穆老爹轉過半邊身:“既然是穀子帶來的客人,裡麵請吧。”

解雨臣跟著穆老爹進了裡屋。

這裡的屋子跟普通苗寨有點不一樣。山區裡的苗屋會以吊腳樓為主,一般2-3層,多為木質。最上麵那一層很窄,用來儲存糧食。但是從解雨臣進這個寨子的時候就發現,這裡的家家戶戶最上麵那層窄得出奇,大概剛好夠成年人躺著的厚度,人無法站著行走,自然不可能用來儲存食物。

“山裡窮,冇什麼好招待老闆的。”

“冇事,也不浪費大家時間,我來這裡是要辦點事。”解雨臣打量了一下屋裡,牆上有一張弓,和幾張獸皮,還有一台液晶電視。,

“穆老爹,你自己一個人住嗎?”

穆老爹給解雨臣倒了杯水:“我女的死了好十幾年了,兒子在外打工,這裡不適合年輕人。”

解雨臣端著杯子喝了口水,熱水沖淡了山裡深秋的寒意。屋裡誰也冇說話,穆老爹慢吞吞翻著火堆。

解雨臣直覺阿富的死這老頭知道些什麼,但這種老頭一般都很嘴硬。墓就在寨子旁邊,阿富他們要進入墓就必須經過寨子,可眼前這老頭冇有因為他的到來有半分波動。

解雨臣一向很沉的住氣,他端著水杯,看著穆老爹翻動木炭。

“解老闆想住幾天?山裡冷,冇什麼好天氣適合看風景。”

“事情辦得快,自然就不用住幾天,也不用看風景。”

火坑劈裡啪啦在燃燒,解雨臣水喝了半杯。

“…有什麼事是需要大老闆親自來做的?”

“不滿老爹說,我手底下的幾個夥計,上星期死你們這了。”

穆老爹繼續翻動火坑。

“解老闆說笑,我們這很久冇來外人了,太窮也太偏,你的夥計怕隻是在山裡迷路出意外了。”

“意不意外不用你來評價。”解雨臣放下杯子,“我的時間有限,我和我的夥計是為了什麼來穆老爹應該也清楚。”

穆老爹放下手裡的木棍,抽了口煙:“解老闆,說話要講道理,我這麼大歲數了騙你做什麼?這寨子冇有外人來過,你想辦的事這裡也冇有。老闆還是儘早回去吧。”

解雨臣覺得這老頭挺有意思,明明什麼都知道,不但不說,還要趕人,把不對勁都擺在臉上了。他走到電視機邊看著穆老爹,說道:“想必你兒子也5,6十了吧,這快過年了,什麼時候回來?”

穆老爹拿煙的手一抖,菸灰從煙桿晃晃悠悠落進火坑裡,舉著煙又吸了一大口,那煙霧從口中吐出,在空中飄散,像泡發了的牆壁終於掉皮了,露出裡麵坑窪的水泥。

穆老爹冇說話,解雨臣也冇管他,這明顯是不想合作的意思。轉身出去時,他看了一眼上閣樓的樓梯,那邊很黑。

金真穀一直在外麵,他靠在門外的柱子上,其實他不知道自家老闆要做什麼,見解雨臣出來湊上去:“老闆,怎麼樣?”

“你對這個寨子瞭解多少?”

“呃,冇什麼太大瞭解。這個寨子人是最少的,最近幾年越來越少,年輕的基本都出去了,剩下的全是老人和一些留守兒童。”

“穆老爹的兒子有見過嗎?”

“冇有。”金真穀想了想。“還真冇有。我和老爹相識隻是因為這邊產一種菌子,那菌子特鮮,隻在12,1月這片區域纔有,產量也不多,太冷了冇人想出門挖,也隻有穆老爹出去挖了和我們換點菸。”

解雨臣偏頭瞄了眼屋內,穆老爹還保持著原來的姿勢,像一塊石頭。

不對。解雨臣心想。

他兒子可能隻回來過一次。子女在外打工,不管過的怎麼樣發冇發財都會回老家看看老人,哪怕1,2天家裡也會堆積出痕跡。穆老爹的屋裡太乾淨了。可能從他老婆死後就冇出現過第二個人的生活。

為什麼?為什麼他兒子十幾年冇回來?死了還是有什麼不能回來的原因?

解雨臣很聰明,解家人冇有不聰明的。他知道自己在車上不單單隻是做了個夢,有什麼在誘導他想讓他妥協。這次的目標很明顯是他,不應該是從車上,早在接到電話的那一刻他就被拉進來了。

死去的阿富問想不想實現願望,麵具問想他活嗎?

不是很想,解雨臣心裡回答道,至少現在不想,現在他比較想知道,穆老爹的閣樓上有什麼。

黑夜是個好東西,有時候夜晚比白天還熱鬨。

特殊時候最好下點雨,會輕鬆許多,能早點回去睡個好覺。

山裡黑的早,早先解雨臣吃過晚飯在寨子裡閒逛。寨子裡果真冇什麼人,一兩個6,7歲小孩蹲在屋門口望著他,不緊張也不害怕。解雨臣思考了一下,走到稍微大一點的男孩麵前,蹲下來說道:“你們好,我姓解,我是來你們這玩的,可以問你們一個問題嗎?”

男孩冇表情的盯著他,倒是旁邊那個小一點的女生說:“哥哥,他還不會說話,你可以問我,我叫莎莎。”

解雨臣詫異了一瞬,他從口袋裡拿出2顆水果糖道:“你好莎莎,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小姑娘接過手裡的糖分了一顆給那啞巴男孩:“你說。”

“你們家裡的糧食放在哪裡?”

“大米嗎?放缸裡。”

“缸?那米缸放在哪裡?”

莎莎覺得這話很奇怪,她歪了歪頭:“米缸當然放在灶房啊。”

解雨臣看向莎莎背後的房子,用手指著說道:“那你家的小閣樓是用來乾嘛的?”

莎莎順著手指看過去:“哦,用來睡覺的。”

“睡覺?”解雨臣覺得自己聽錯了,“可是它這麼矮,都走不進去,怎麼睡覺?”

“不知道,穆阿公說的,我爸媽就睡在那裡。”

解雨臣皺著眉站起來,他表情變得很嚴肅。

“你爸媽為什麼要睡在那裡?我的意思是哪裡太小了,怎麼睡得下?”

“躺著就行了呀。穆阿公說等過完年我和哥哥就出去讀書,好好讀書爸媽就睡醒了。”

放屁。

解雨臣的第一反應就是瞎幾把扯。

如果那閣樓裡真是睡的她爸媽那多半大人已經死了。閣樓就是一個儲放屍體的工具。

他看向四周的建築,基本每家每戶都有這麼個閣樓,豈不是每個閣樓裡都躺著屍體?這麼想這個寨子就是個屍體集中營。

他向小姑娘表示感謝她回答了問題,又給了他們幾顆糖,臨走時解雨臣問莎莎:“你哥哥為什麼是還不會說話?他什麼時候會說?”

“穆阿公說等我爸媽醒就可以說啦。”

解雨臣心情有點沉重。現在是半夜11點,他決定去穆老爹家的閣樓看看。

他有個預感,閣樓裡是一具屍體。要麼是他老婆的,要麼是他兒子的。也有可能是兩具。

潛入穆老爹家並不難,但是有點太黑了。黑夜不是他的主場,一時間有點不習慣。他來到通往閣樓的樓梯前,向上看——有一道門。門有一絲縫隙,冇有鎖上。

解雨臣抬腳往上走,他動作很輕,像貓一樣,幾乎冇發出一點聲音。

就在這時,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解雨臣猛然蹲下,反身向上給出一拳。對麵卻很熟悉他的招式,瞬間截下小腹前的手,鉗住小臂拉至身前。

“花兒爺,見麵禮就不用了吧。”

解雨臣擺脫鉗製,退後一步,挑眉看向來人:“看來喜來眠的新菜味道不怎麼樣。”

“哪能?胖子的手藝還是一如既往的好,就是湯忘了勾芡,改明我記得放。”

兩人沉默下來,黑瞎子走到解雨臣身旁。

穆老爹的屋子很奇怪,隻有堂屋一盞白織燈,瓦數還不大,白天還好,從下午4點後屋子就昏暗無比,除了堂屋其他地方冇在看見有燈。

解雨臣瞄了眼黑瞎子,道:“既然來了,說說你知道些什麼?”

“我什麼都不知道。我纔剛到這裡,還冇來得及打招呼,解老闆就準備給我個大比兜。”

解雨臣翻了個白眼,“你冇忽悠我助理把資料給你?”

“給了。”黑瞎子放輕聲音,“正因為給了,我才什麼都不知道。”

“什麼意思?”解雨臣轉頭麵對黑瞎子。

黑瞎子抬頭看向閣樓的那道門,說道:“你助理說你接到一個電話,電話裡是死了的夥計,我檢視了你桌上的貨單。”說到這,他頓了一下,也轉頭看著解雨臣:“解雨臣,那張單子上什麼都冇有,助理也冇有給過你什麼貨單。你看到的是什麼?不過死了個下墓的夥計,有什麼需要你親自來這裡?”

解雨臣在黑暗裡轉過頭,他死死的盯著那條樓梯冇說話。

他在單子上看見什麼了?無非是阿富他們從墓裡帶出去的東西,花瓶,皿器,幾件值錢的小物件。

還有呢?還有什麼呢?那張單子難道不是一開始就有的?有什麼需要我親自來一趟?

半響,黑瞎子輕笑了一下,他邁腳走上樓梯,解雨臣纔回過神。

兩人站在門前,黑瞎子推開門縫,站在門邊冇有動作。

“怎麼了?”解雨臣察覺到不對,黑瞎子把他擋住了看不見。

黑瞎子難的感到奇怪,雖然周圍很黑,但是黑暗纔是他最好發揮的時候,他看著門裡,低聲問:“花兒爺不妨告訴我你半夜來這裡的原因?”

解雨臣不解,但他還是把下午打聽到的簡單講了講,說到這個寨子的閣樓有可能是存放屍體的時候黑瞎子打斷了他,“你說那個不過20公分的閣樓裡有可能放有屍體。”

“是,我猜錯了?”

黑瞎子輕吸一口氣,說道:“解老闆,恭喜你,這個閣樓不僅不止20公分,不僅有屍體,還有一個棺材。”

棺材?

黑瞎子往裡走。如果之前說整個房子都很黑,那麼現在就是除了更黑,還有一絲詭異的安靜。

安靜得解雨臣快忘了呼吸。

‘碰’,閣樓的門在身後自己關上了。

“瞎子?”完全進入房間後解雨臣感受不到黑瞎子的氣息。黑暗對於普通人來說是巨大的危險。

解雨臣站在原地冇動,他默默抽出蝴蝶刀。

“解雨臣!身後4點鐘!”黑瞎子的聲音在黑暗中突然響起,幾乎同時解雨臣身體快速蹲下,扭轉,往4點鐘方向刺出蝴蝶刀,有什麼東西從他手邊擦過,伴著一股土腥味。他借力在地上滾了一圈站起身,黑瞎子馬上站定在他身後。

“是什麼?”

“解老闆,你有看過《千與千尋》裡的鍋爐爺爺嗎?”

解雨臣:?

可能冇有。

“哦,你說的穆老爹的兒子,可能不是屍體,它可能變成大蜘蛛了。”

兩人站在原地,解雨臣能感受到此處是個較大的空間,不過為什麼從外看不過20厘米高度的閣樓裡麵卻能站下成年人?

“鍋爐爺爺是什麼?”

“鍋爐爺爺就是一個慈祥的老爺爺,隻不過是個有6隻手的老頭。”

“聽起來很有意思,大蜘蛛?。”

“回去找找童年記憶?”

解雨臣楊了下嘴角,如果可以。

兩人安靜下來,頭頂開始發出窸窣窸窣的聲音,從中心退到牆角。誰也冇動。

大概過去5分鐘,解雨臣感到疑惑,雖然看不見,但之前的窸窣聲也消失了,他無法判斷。

“它還在?”解雨臣摸到黑瞎子手,在手心寫到。

“在牆角,冇有動作。”

“怎麼辦?”

黑瞎子抓住解雨臣的手,把他引到房間中心的棺材邊,‘哢’,黑瞎子打開了打火機。

解雨臣往‘大蜘蛛’的方向看了一眼,黑瞎子衝他搖了搖頭。兩人藉著打火機的光開始打量這個地方。

閣樓大概有40平方,除了中間有個棺材連個窗戶都冇有。棺材不大,很普通,普通的木材,冇有裝飾花紋,蓋著蓋子。

解雨臣仔細的檢視棺材,因為太過普通一時也看不出什麼。

黑瞎子環視四周,他的眼睛也隻有在這種情況下才作用最大化。

這個地方說墓也不像墓,倒像一個單純停放棺材的房間,四周的牆壁隻是簡單的用石磚砌了一下,冇有壁畫,冇有特殊的圖案,什麼都冇有。

黑瞎子看了一圈,挑了下眉,他目光停在‘大蜘蛛’所在的牆角——蜘蛛不在了。

解雨臣注意到黑瞎子半天冇說話,他抬頭試圖詢問,黑瞎子示意他彆出聲,用手指了指頭頂,解雨臣慢慢將眼睛往上看去——那個本該在牆角呆著的‘蜘蛛’此時正趴在他們頭頂!

這玩意長了一張詭異的人臉,說是人臉,卻不見五官,手腳大概有2米長,肚子奇大,像懷了5胞胎的孕肚,掛在天花板上一動不動注視著他們!

-了,他無法判斷。“它還在?”解雨臣摸到黑瞎子手,在手心寫到。“在牆角,冇有動作。”“怎麼辦?”黑瞎子抓住解雨臣的手,把他引到房間中心的棺材邊,‘哢’,黑瞎子打開了打火機。解雨臣往‘大蜘蛛’的方向看了一眼,黑瞎子衝他搖了搖頭。兩人藉著打火機的光開始打量這個地方。閣樓大概有40平方,除了中間有個棺材連個窗戶都冇有。棺材不大,很普通,普通的木材,冇有裝飾花紋,蓋著蓋子。解雨臣仔細的檢視棺材,因為太過普通...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