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告狀

26

羅納多一回到公寓就發現葉璃正坐在沙發上,等著自己。“你怎麽在這?”他不是給他放假了嘛?難道吵架了?葛羅納多摸不著頭腦的上下打量。“老爺給新帝下了藥,歡場,我想著來問問你”葉璃伸手接下葛羅納多手中的公文包放在架子上。葛羅納多在腦子裏轉了圈所謂的老爺和新帝?皺緊了眉頭,嚴肅道“還有多久”“紅痣已經到鎖骨了”葉璃試探性地問道“您這邊···有藥嗎?”葛羅納多搖搖頭,冇想到在那麽快速的打壓下,葛羅門鎮居然還...-

告狀

整個商務街最早開門的是一家自營的黃金店,見此葛羅勇也不挑什麽了,直接買了個比拳頭還大的金坨坨和一堆小金快徑直朝著葛羅老宅處飛去。

此時的葛羅老宅還處在清晨的靜謐之中,突如其來的飛艇與正在休閒工作的人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葛羅勇將飛行器收起,快步朝門鎮的住房處走去。

“乾什麽的”一名侍衛在門庭處攔住葛羅勇,他打理著葛羅勇,看起來是個有錢人。

“葛羅勇求見”葛羅勇快步上前,提出自己的身份資訊。

侍衛掃描完葛羅勇全身,確定其身份後又開始問有的冇的問題。

葛羅勇自是瞭然的點點頭,他不願意糾纏,直接塞了快小金塊給那守衛,隻見那守衛掂量一下,擺擺頭,纔將葛羅勇放看進去。

葛羅勇快步趕往中庭,最終在門庭再次被欄下“葛羅大人正在用餐,有預約嗎”

“煩請通報一下,葛羅勇求見,商討昨日散兵剿滅事宜”葛羅勇快速回道,順手又塞了一塊金片,見那侍衛又掂了掂手中的重量,忙又放了一塊。

那人看葛羅勇態度不錯,加上散兵一聽就很大,也不再敢阻撓,給身旁人一個眼神便溜身進去。

但葛羅勇這次並冇有立馬被放進去。

葛羅門鎮用過餐後才召葛羅勇進屋,做晚的報告他今早起來隨意翻閱了幾眼,是他兒子的作風,但是要真按上如此大的罪名怕是當他老頭子是個傻的。

葛羅門鎮自然知道自己的侄子是怎樣的人,更瞭解前線基地是怎樣的作風,他不滿自己的兒子用他的名號乾了蠢事,特別是還被人抓住辮子!但他同樣也不滿葛羅勇隨意安下的大罪名。

卡爾的處處受製明顯就是葛羅勇不買他葛羅門鎮的帳,要不是看在葛羅勇笑嘻嘻的抱出大金疙瘩,說實話葛羅門鎮都不想搭理他。

“怎麽這麽早?多久冇來見我這個老頭子了前線如何啊”葛羅勇一時拿不準葛羅門鎮是否看過他發的報告一時麵露難色。

葛羅門鎮看葛羅勇一臉遲疑,摩挲著手裏的金塊擺擺手語重心長道“行了,報告我看了,問題不大,你做哥哥的多帶帶你弟弟,這樣家族才能長久”

“可是姑父,我們折了太多人,卡爾性情太過於乖張,自行其事。現實的戰爭跟書裏的不一樣,再這麽下去,怕是冇人願意上戰場了”葛羅勇有些著急的解釋道

“所以讓你多教教嘛”看葛羅門鎮一點削弱卡爾兵權的意思都冇有,葛羅勇著急的跺跺腳

“那他也要聽我這個表哥的呀,我說的意見從來不聽,而且不斷跟我作對,我身邊的左膀右臂都給殺了一個,本就有他跟散兵聯合的聲音,現在手下的人我都快按不住了”

聽此葛羅門鎮在內心冷哼一聲,按不住

不過……葛羅門鎮摩挲著手中的金塊眼神微眯。

暗殺,還是那麽高調的暗殺方式,怎麽看都不是卡爾的作風,那種衝動之下當街開槍或者唯唯諾諾殺人纔是卡爾的風格,這麽高調的作風反道像…

葛羅勇見門鎮突然從懶散狀態驚醒,急得他還以為葛羅門鎮還有其他事情未處理,於是忙抬出殺手鐧道“卡爾他一去就走漏風聲,生意難做了不少”

葛羅門鎮卻隻是盯著手中的金坨坨,不知在想些什麽,他突然一聲咂嘴,嚇的葛羅勇忙繼續道“本來想買點更好的給姑父,這不最近不太平生意難做不少,軍費開支更是比原來大了不少,不然侄子怎麽會就孝敬這麽些東西”

葛羅門鎮黑著臉撇了眼葛羅勇,擺擺手沉聲道“行了,到我辦公室來,你詳細跟我說說基地的情況,敢有一個假或誇大,你就不用乾了。”

葛羅門鎮起身,揹著手一臉嚴肅的低著頭,緩緩朝著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這次的會談,直接談到了中午飯點,最終葛羅門鎮決定不撤回卡爾的兵權,但是他卻提供了葛羅勇高卡爾一級用兵的權限。

兩人看飯點快到便不緊不慢的朝飯廳走去,落座等候,其間順便扯扯家常。

後不知怎麽瞎扯的,兩人的家談又被葛羅勇扯回卡爾身上,他畢竟說了人家一上午的壞話,目標是達到了,但現在怎麽想怎麽都有點心虛。

於是葛羅勇開始說葛羅大人愛子心切,不惜餘力培養孩子,小小年紀……

拍著胸脯保證,等他自己帶一下後,肯定是戰場一把好手等等。

試問誰不喜歡被誇呢?葛羅勇一陣操作下來,誇的葛羅門鎮是心花怒放,拉著他就要再演一出父慈子孝。

葛羅門鎮雖然從不在意自己的幾個兒子,但是對於讚美他向來來者不拒。

“哎,我在卡爾侍衛的身上放了監控器,就在他一米的地方飄著呢,主要最近太忙冇什麽時間看,看到的也都是片段式”

“您還放了監控器啊”葛羅勇聲音有些虛。

“那不是怕他萬一有什麽意外嘛,看這樣就打開了”葛羅門鎮暗暗冷笑一聲,一邊敲打葛羅勇不要太過分的給卡爾安罪,一邊開玩笑著將螢幕調出。

開始兩人並不在意,隻是放著螢幕在一旁敘話,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卡爾和小玉兩人越來越熱鬨,終於還是將葛羅門鎮所有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

見到葛羅門鎮的臉越來越黑,葛羅勇也不在說話,安安靜靜的觀察著葛羅門鎮的表情。

“她是誰,不是讓你如實彙報嗎”終於葛羅門鎮指著螢幕中,那正在分午餐的小玉問道

“哦,就一平民,所以我們就冇注意”

“怎麽認識的”葛羅門鎮冷聲發問

“害,基地就這麽大,轉轉幾乎就能碰見所有人了”葛羅勇搓著手,他可不敢說是因為一起案件而認識的,這件事他可是冇有上報的!

隨著菜品全部上桌,葛羅門鎮冷哼一聲直接關上螢幕,一聲不響的默默吃飯。葛羅勇此時哪敢說啥,隻是埋著頭幸災樂禍的將菜塞進嘴裏。

葛羅門鎮陰沉的臉,吃的十分快。一吃完,他直接說回了臥房,對葛羅勇毫不留情的下了逐客令。

看著葛羅門鎮一臉嚴肅的樣子,葛羅勇站起身擦擦嘴,強壓下自己的興奮,他想他這次果然親自來對了,簡直太有先見之明瞭!

***

葛羅門鎮回到臥房,一邊搓著小黃金一邊來回踱步,他有些懷疑葛羅納多是不是回來了跟卡爾聯手了

該死的!

葛羅門鎮煩躁的深吸一口氣,卡爾是個缺愛的笨兒子,隻要給點愛就會屁顛屁顛的往回趕,嘖——所以說不定葛羅納多也可以用這種方法控製卡爾。

葛羅門鎮再次打開螢幕,認真端詳著螢幕的內容,卡爾正跟那個姑娘爬樹上掏鳥蛋呢,渾身輕鬆自在,一點冇在老宅時端著的裝大人的樣子,葛羅門鎮咬著金塊,眉頭越皺越深。

他明白,其實卡爾並不是很崇拜自己,他隻是實在冇有情感寄托。

親情的渴求和葉璃的緣故,導致卡爾對他人十足的不安全感,隻要其他親人對他投向橄欖枝,他雖可能變扭的不接受,但他一定會想起自己曾經對他的各種無視!

但按常理他也不應該這麽信任一個小姑娘,難道是葛羅納多的派來的線人

一股濃濃的危機感籠罩在他心頭。

媽的!又費一個!

葛羅門鎮重重將金塊摔在桌上,一點利益都冇給老子帶,來還想逃出我的掌控!葛羅門鎮的眼睛逐漸陰毒起來

他想著,卡爾反正身上有他下的毒,玩吧玩吧。

但是卡爾必須得給他回本!不然這麽多年的培養全白費了!不能讓葛羅納多的歷史重演!

不行,不行……

葛羅門鎮眼神一凜,嘴角揚起一個危險的微笑,一個陰損的計劃在他心裏漸漸成型。

-葉璃道。“不行!這樣父親依舊看不到我們!要做就做大的”卡爾一下子站直了,隻定個□□有什麽用,葉澈眼光還是狹隘了些。葉璃見卡爾如此決絕,深吸一口氣。卡爾已經說到此,以他此時的身份已經無法再說下去。於是葉璃轉言提議先去北溪森林看看,作為最終的絕滅地點,無論怎麽看都需要認真考察一番!“對!去,不過北溪森林離著太遠,不太方便使用飛艇和汽車,小型飛行器的話····來回時間太長,我先去跟父親說一聲”卡爾點點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