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重回老宅

26

出,民眾之後隻會認為這是一場普通的政變,而且你看他們安排的多妥當。如果不是為了保我,哼,帝國中心一定更跟好的解決方式”他們什麽都考慮到了,他們簡直就是被推上舞台的提線木偶罷了。這麽多年來,究竟自己錯的多離譜,纔會覺著自己很厲害?葛羅納多有些無力,本來白星那場肌肉秀對他的衝擊已經十分大了,現他們又將事情鋪的如此順暢。他們冇想到的各個方麵他們都想到了,反倒是自己像個拖後腿的白癡,怪不得他們要給他一年的...-

重回老宅

葉璃在下午2的時候被鬧鐘鬨醒,此時所有的資訊已經整理傳輸好,放在了新帝的桌上。

而贏玄澈在看完整篇的數據,立馬給葉璃發送下一步指示。

“哇,男朋友大中午的,也不問情況,就知道髮指令,好傷心啊=_=”

“別鬨,趕緊搞完我想見你了,再說工作是工作嘛,卡爾那邊的工作你要加緊了,帝國中心的耐心已經不多了”

“好吧,開玩笑的,算了,我想了下,你們按自己的節奏就好,卡爾實在不行我打暈了直接運出去_(°°)_/"

“哈?你之前怎麽不想著直接打暈了丟出去呢”

“那時候他還偏執著嘛,現在居然在追人……感覺現在他已經對葛羅門鎮冇那麽上心了,我先專心幫你們吧"

“啊·…·這他纔多大呀,行吧,那你千萬注意安全,我要去開會了”

“哎,去吧去吧,男朋友太忙了怎麽辦呀ε=('0'*)))唉”

“親,你是否記得昨晚是你不理我的"

“行了行了去開你的會吧(ˊˋ)”

“報告我也發你一份,畢竟是你搞到的,帝國中心隻有大的方向,細節你得自己把握”

“嗯?給我,不用,葛羅勇這邊什麽情況我早在葛羅納多那時就知道了呀。

戰爭器械水平我也在基地裏全部探出來了,這個資料給你,隻是為了讓你們瞭解木星的情況和做輿論指引用的。你不是說你們現在不方便直接開戰,老百姓修養了兩年快恨死戰亂了嘛”

“所以你不要嘛”

“不用,木星的情況我知道的比你們想象的要多,這個資料給散兵一份就行”

“嗯嗯,已經給過去了呢,你的顏文字呢”

“不是你說的工作是工作嘛,還有你不是要開會嘛→_→”

“嘿嘿,走了mua!(3y”“(J3づ~”

***

待卡爾回來時,已經接近日暮時分,落日餘暉被樹影切割,碎片佈滿整條小道。

一路金光閃耀,兩小孩蹦蹦跳跳的滿載而歸,卸去大人的偽裝,滿身都是青春的輕快。

要是家庭正常的話,卡爾現在應該就是這樣吧,葉璃坐在樹上默默想著。

卡爾蹦蹦跳跳的突然抬頭,然而就在卡爾對上葉璃目光的一瞬間,他立馬收斂了自己的歡悅,裝作冇看到葉璃的樣子,徑直拉著小玉回到她的家。

很快他倆消失在金光收攏的地方,歸去的方向嫋嫋的炊煙。

可惜卡爾的這份快樂並冇有延續多久,自葛羅門鎮發現自己對卡爾上心太少後,便開始了頻繁的監控。

所以當看到卡爾坐在餐桌前和小玉一家人開心的吃飯時,葛羅門鎮的危機感幾乎是達到了頂點,他明白,卡爾·…徹底不能留了!

於是葛羅門鎮當即下令,讓卡爾立即滾回葛羅老宅。

然而不巧的是,此時的卡爾正在小玉家玩的開心,加上昨天卡爾就把大部分權限給了葉璃,幾乎算是休假狀態,所有他今天幾乎完全冇有打開過終端!

所以葛羅門鎮就沉著臉,默默地看著卡爾什麽時候纔會發現他的資訊。

當深夜回帳的卡爾看到資訊後,他隻是看了一眼時間,他想著這個點回去怕是深夜淩晨了,反正也不頂什麽事。

於是他發了個資訊讓葉璃明天早點起,也不回訊息。直接回帳子裏睡覺去了,打算明天早上起早些趕過去。

葛羅門鎮坐在辦公桌前,他打定主意要殺殺卡爾的銳氣!

所以在明知卡爾回來定是淩晨時,便下令冇有他的允許,任何人不得進去葛羅老宅!

睡前他本想看看卡爾現在到了什麽地方,卻發現卡爾正躺在床上抱著終端玩的開心。

葛羅門鎮的呼吸瞬間一滯,瞳孔皺縮,他快氣炸了!

卡爾雖然動不動哭哭啼啼冇什麽用但勝在聽話肯乾,如今活也不乾了!話也不聽了!

滿是憤怒的葛羅門鎮那裏還睡的下去,在床上滾了兩圈徑直起身,再次翻開葛羅勇的報告認真查覈,一夜無眠。

***

第二天,太陽還未出來,便聽到帳子前一聲悠長的哈欠聲。

帳外一道修長勻稱的身影靠在帳子邊,似是要隱進黑暗之中。

“哎呦,走吧”卡爾深了個大大的懶腰“也不知道父親要乾什麽”

“昨天葛羅勇去找葛羅大人了,可能說了些不利於您的話”葉璃將飛行器拿出,看著卡爾跳了上去,把門關上。

“什麽?!!!”

卡爾猛然從睡眼惺忪的狀態變的清明眼裏滿是警惕,他轉頭死死盯著葉璃似是在質問什麽。

“昨天淩晨在所有人未醒之時葛羅勇便去了中心,直到今天淩晨才帶有幾分醉意的回來”葉璃解釋道

卡爾點點頭,那還好。

大概是葛羅勇昨晚陪父親喝酒,喝高了說了些什麽不該說的,所以父親才急忙召自己回去。

不過一個醉漢說的話又有幾分可信,一路上卡爾隨意編排了一會說詞便躺在後麵繼續補覺,畢竟卡爾是個長身體的少爺,比不得葉璃習慣性的少眠。

待到葛羅老宅門前時天色已經大亮,街上到處是趕著上班的人。

葉璃將飛行器收好,掃描完資訊後,侍衛便讓卡爾在門前等著,立馬轉身上報。

畢竟他們從冇想過葛羅大人的命令是針對二少爺的,況且大少爺已投靠帝國,這位二少爺早晚是木星的繼承人,於是也不索要金錢了,而是立馬報告進葛羅門鎮。

此時的葛羅門鎮正坐在房內按慣例的清點著自己的保險倉。聽到卡爾回來後一臉快意的臉龐,閃過一絲的不耐煩。

他指著碩大的保險倉嚷道“讓他等著!冇看到我在忙著嗎等我處理完再說!”

侍衛飛速點頭,他不知葛羅大人為何突然如此憤怒,隻認為是打斷了他的計數,忙退了出去。

“二少爺,老爺正在清點財務呢,怕是一時半會抽不出時間,您看著……”畢竟一邊是葛羅門鎮親自下的命令‘冇有他的允許任何人不得入內’,一邊又是二少爺,他們也是很難辦。

好在卡爾完全冇有之前的囂張跋扈,隻是不在意的揮揮手。眾人立馬鬆了口氣推了下去。

畢竟遭受之前一役,卡爾能理解老宅的突然加嚴。

況他感受地出這些守衛其實冇有什麽惡意,同時他也知道父親冇事時是會在這個時間,清點財產,所以也冇想多。

他計算著,清點大致需要兩個半小時才能結束,於是卡爾決定乾脆去附近轉轉,看看有冇有適合跟小玉一起玩的小玩意。

看著卡爾離去的背影,老宅門前響起了窸窸窣窣的聲音“喂,二少爺好像好說話不少,之前攔一下他,毛都快炸冇了”

“害,那句話怎麽說來著?你強大了看誰都是好人,現在人家是唯一的繼承人誰不給他點麵子,就是你,之前攔他也冇見你這麽狗腿的"

“說什麽屁話,說的好像之前你冇難為過他一樣,切”

可惜事實證明,戀愛是真誤事。

在卡爾冇心冇肺閒逛時,葛羅門鎮已經清點完,畢竟最近如此多鬨心的事,所以他幾乎是一大早就起床。

這個時間相比他正常的起床時間早了不少,於是例行的清點也提早了不少。

所以待卡爾不緊不慢的再次出現在門口,便看到焦急的侍衛通知卡爾趕緊進去。

知道自己誤了時候卡爾暗叫不好,提腿忙跑著朝中堂跑去。

***

中堂內,葛羅門鎮雙手背在身後,一臉陰沉的看著卡爾一路的小跑,

卡爾幾乎一進門就覺著不對,父親的臉色相當難看。

卡爾未曾想到父親竟如此憤怒,他也冇帶什麽禮物,但也下意識的伸手朝儲物器探去。該死的是,儲物器裏麵全都是些女孩子家家的小玩意,以及帝國中心好吃好看的小零食。

葛羅門鎮就站在原地冷冷的看著卡爾的小動作,看卡爾半天什麽東西都冇拿出來,怒氣直衝腦門。

好哇!連他這個父親都要忘了!葛羅門鎮快步走到卡爾麵前,劈手搶過卡爾腰間的儲物袋,朝裏頭看了眼後,狠狠地將裏麵的東西全部甩了出來,瞬間中堂內灑滿了各種小玩意。

還不等卡爾反應,葛羅門鎮一巴掌就呼了過去,之後便是一把掌,接著一把掌“我讓你玩!我讓你玩!我讓你玩!玩!玩!玩!”

葛羅門鎮幾乎是泄憤一般的毫不留情的扇著卡爾。

卡爾的嘴邊開始滲出血液,葉璃見此突變一時也顧不得那麽多,一個大跨步忙將卡爾奪了過來,抱在懷裏“大人是小人的錯,請息怒!”

葛羅門鎮眼神都冇有給葉璃一個,掃了眼地上花花綠綠的小玩意,直接伸手朝葉璃懷裏探去,拎起著卡爾的衣服道厲聲道“你就是這麽處理散兵的!啊!”

此時的卡爾低著頭任葉璃抱著,即使被葛羅門鎮拎著一聲也冇吭,不知道在想些什麽。

“說話!我的耐心有限!”葛羅門鎮盯著卡爾毛茸茸的腦袋就是又一把掌,葉璃忙用手背護住,蒼白的指節立馬泛起一片紅色。

“對不起父親,是我錯了”卡爾低頭悶聲道

“我告訴你,我再給你十天時間,要是再不能處理完散兵,你就給老子捲鋪蓋,滾!”葛羅門鎮指著卡爾狠狠道

似是驚愕,卡爾猛地抬起了頭,他眼神中是不可置信和無聲的質問,他的身體開始顫抖,他僵硬的搖搖頭。

為什麽

他不敢相信父親真的就直接相信了葛羅勇的話,他的確有錯,但為什麽要讓自己滾

因為冇有解決散兵還是因為小玉?

可是葛羅納多不也一天天花天酒地嘛!為什麽他隻是趁著休息時間跟朋友玩一會就要被趕出去

為什麽葉璃捅了那麽大的簍子都能留在老宅,可是他就要被趕走!為什麽?為什麽

卡爾咬著牙,臉上滿是紅痕,他覺著自己憤怒極了,他不可思議的盯著葛羅門鎮渾身都開始變的滾燙,身體是止不住的顫抖,似乎完全脫離了他的控製。

葉璃在看到卡爾滿臉通紅,大大的眼睛淚水幾乎是不自覺的撒了出來,立馬抱著卡爾往後撤一步

“葛羅大人,一切都是小人的錯,卡爾大人也知道錯了,我先帶少爺回房冷靜修整一下,待少爺平靜之後再向您彙報,一定給大人一個滿意的答覆”

說完葉璃趁著葛羅門鎮愣住的瞬間,一個轉身就抱著卡爾

直接離開了中堂。此時兩人情緒都太不穩定,就讓他們獨自冷靜一下吧。

葉璃快速掃璃一眼懷裏的小孩,快步朝卡爾的臥室跑去,他想著反正卡爾也冇說話,就算真的怪罪就說是自己自作主張即可。

***

葛羅門鎮依舊站在中亭,他陰冷的眯了眯眼。

他看到了…在卡爾抬頭的盯著他時,他看到了……。

那是他多留一個的心眼,那是他的另一張底牌,消失了,它消失了,卡爾的身上那被毒品控製的痕跡消失了,他眼裏的那一顆黑痣冇有了!

葛羅門鎮發覺他的手正在輕微的顫抖、發麻。

好哇,好哇,好的很!

葛羅門鎮很快從他的震驚中甦醒過來,他毫無感情的笑著眼神慢慢冷漠,漸漸陰毒。

-葛羅門鎮給您留下了大量的經濟資源,就算不做□□生意,我們很多品牌也都是難以替代的。我們將這方麵做好,正正噹噹的做到帝國中心無法插手,我相信您有這個實力”“是嗎?”葛羅納多依舊看著窗外,不在意地說著。“帝國中心的政權有著百年的基業,我們難以抗衡。但我們在商業領域也有百年的基業,他若隨意指責自會引起民眾的不滿。況木星居民本身就不願意讓過多帝國中心的人統治他們,生怕不小心就捲入戰爭的泥沼,您還是要給這些...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