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反擊

26

木拉給了台階,趕緊順杆爬。廚房水聲嘩嘩。哎——此次的確是自己不對,葉楚搖搖頭。好在木拉的提醒,否則估計又給阿璃做了不好的引導了,醒醒!得趕緊適應父親的角色!加油!!!自己一定可以的!!!葉楚邊洗著碗邊給自己打著氣。“你爸媽的性格還真是涇渭分明”“互補挺好的”葉璃道“我媽性格較為火爆,父親性格沉穩全麵些也好”贏玄澈不以為然地聳聳肩道“其實你母親也挺全麵的,場麵功夫做的不錯”葉璃聽著玄澈在背後評議自己...-

反擊

葉璃換上葉澈的裝備,才裝作慌張地樣子,帶著卡爾的其他手下跑到卡爾身邊。

“怎麽樣了,裏麵?”卡爾有氣無力地問道

“那隊長說裏麵已經空了,什麽都冇抓到”一屬下如實彙報道

“這是他們的錄音喇叭,裏麵都是一些人聲、槍械聲和啟動的汽笛聲”另一人將蒐集到的錄音喇叭拿了一隻出來。

影院前的隊伍大有散去的樣子,卡爾此時也是疲憊至極。他的滿腔熱血早已熄滅,見冇有追下去的可能,朝身邊的人揮了揮手錶示算了。

“回去吧”小玉有氣無力道

“回去吧”卡爾應道

——

兩人坐著大部隊的飛艇默默的回到了北溪森林,即使再累卡爾還是將小玉先送回了家。

之後他便被手下們送去醫院做全身檢查,畢竟是從3樓跳下來,怎麽也得好好地檢查一番。

檢查過程中卡爾漸漸地睡了過去,等醒來的時候天色已經有些泛紅。葉璃正安靜地坐在床邊,抱著電腦處理著什麽。

“嗯···給我點水”卡爾輕輕挪動這痠疼地肌肉道

聽到聲音,葉璃忙放下電腦,打了杯水遞到卡爾嘴邊,他一手順著氣一邊不緊不慢道“葛羅大人的眼線已經將這件事上報了,對此葛羅大人十分高興,已命葛羅勇全力幫您剿滅散兵,並給了您指揮葛羅勇軍隊的權利”

“父親已經知道了?”卡爾看了眼時間自己不過睡了兩三個小時。

他知道父親眼線眾多,但他從冇想過竟有如此之多,卡爾望著自己有些破損的身體,自嘲的輕笑一聲。

倒也算因禍得福,隻是不知小玉有冇有被嚇到,他到現在都還記得從樓上一躍而下,小玉驚恐的眼神和尖銳的叫聲······

卡爾掏出自己的終端,點開了那安安靜靜的頭像“嚇到了嗎?”

隻是剛發出去,葉璃便將終端從卡爾手中抽出,反扣在桌上“先休息,小玉那邊我找了幾位護士和心理醫生過去看看情況,她冇受什麽傷,放心”

“可是···”卡爾撐起身還想說什麽,卻又被葉璃輕輕按回床上

“先休息,我讓人燉了點湯藥待會喝了,今天之後你的壓力會很大的葛羅勇肯定不會那麽簡單就將兵權交接,那些士兵更不是什麽好惹的人”

希望他可以抗住吧……葉璃眼神複雜地看了眼卡爾,無聲的嘆了口氣。

葛羅門鎮被帝國中心盯上,卡爾一心一意為著自己的父親,奈何卻被葛羅門鎮當工具使,要不是時間緊急葉璃真不想讓卡爾這般疲憊。

之後他還得親手將卡爾打入地獄……

葉璃看著卡爾小口喝湯的樣子,突然覺著自己或許真的過於殘忍了些。

但事已至此,已容不得任何疑慮。

葉璃摸了摸卡爾的毛茸茸的頭,輕聲道“先休息吧,別想太多”

“那我能打打遊戲嗎?”或是打遊戲這事被麵前的人所熟知,或是這手掌實在有些熟悉,又或是疲憊不堪的身體帶來的放鬆,卡爾自己也不知怎麽地問出了這句話,明明他並不需要詢問下屬的意見。

聽言隻見葉璃從存儲器中掏出一隻遊戲機,那是他剛剛在影院周圍晃悠時突然看到的。

見玻璃窗裏的遊戲機跟小玉床邊放著的遊戲機是同一款,於是他便買了下來

“我看小玉姑娘也玩這個,是個很古早的遊戲了,冇那麽多功能就當放鬆吧,高新科技的遊戲就別玩了,太耗神”

卡爾微微皺眉,看著手中明顯帶著時代顏色的遊戲機有些嫌棄。

但畢竟是小玉玩的,他也冇多說什麽,隨意篡寫了個名稱便登了上去。

葉璃看卡爾遊神似地打著遊戲,重新坐回小沙發整理自己的資料。

另一邊葛羅納多已經開始用自己在木星新聞媒體方麵的經驗及人脈,對本次事件開始做大規模的輿論鋪墊。

葉璃則在基地附近的城區,私下謠傳卡爾跟散兵有關聯。

而葛羅勇那邊,葛羅門鎮以此次事件,以及卡爾調查出他們走私的檔案為切入口,通知他將軍權轉移。所以他將自己的部分兵權交出後,雖不滿但總是不敢過多表示什麽。

葛羅勇知道葛羅門鎮是對走私之事向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隻是如今卡爾單槍匹馬將影院內所有人救出,實在是在他的臉狠狠打了一巴掌。

葛羅勇暗罵自己做事太張揚,也開始反思自己對周邊戰力的不重視,導致廢物橫行,竟鬨出如此大的事。

他一邊連著鐵錘,一邊細細思索。好在卡爾目前並不能很好地掌兵。

基地內的士兵與外界有很大的不同,有著極其強烈的社群關係,維持他們整體戰力的是他們的民族主義而非所謂的紀律教條。

由此看來他還有很大的迴旋餘地,想到此葛羅勇認真捋了捋近期的事,自從卡爾來後大事小事就不少,隻是他並冇有在意,如今必須重視起來了!

葛羅勇早已冇了練武的心,隨手一丟,坐在沙發上有些懊惱地揉了揉太陽穴“叫憂保過來”

隨著一聲聲的傳令,不一會憂保便被叫道葛羅勇麵前,他看著這個被他派去監視卡爾的人,不知能否給他帶來點有用的訊息。

“大人,您找我”優保恭敬地朝側躺在沙發上葛羅勇鞠了一躬,揹著手,身姿挺拔地站著。

葛羅勇放下手中的終端緩緩坐起“葛羅卡爾那邊怎麽樣了?”

“二少爺一直在派人探查基地地形以及高層人員關係,他個人則不斷幫助基地內的民眾,博得好感,至少目前民眾對他的印象相比於我們高出很多”優保依照事實認真報告著,二少爺一來就為民眾發聲對於他們的確很是麻煩。

“冇人去阻止嗎?”葛羅勇的眼神輕飄飄地落在優保身上,危險地問道

優保不自然的嚥了咽口水答道“探查的人員我們有派人遮掩,但他們畢竟有全權限的指令,我們的人也不好完全阻止隻能儘可能遮掩,西部地下的倉庫他就還冇····”

“所以我還得誇你們了?”葛羅勇眼神微眯,毫無情緒地打斷優保的話“在自己的地盤上被人縱橫穿插,真棒”

葛羅勇的嗓音太過於冰涼,優保害怕的低下頭,額頭上滲出絲絲汗水。

客廳內似乎瞬間沉入了冰窟,除了葛羅勇布料摩挲的唰唰聲,似乎連呼吸聲都不能聽到。

葛羅勇麵無表情地看著麵前沉默的下屬,此時再問下去已是無用,他不是不知道卡爾在他眼皮子地下的小動作,不過輕敵讓他毫無動作,他換了個坐姿悠悠道

“聽說,外界有人再傳卡爾跟散兵有交易”

“是!屬下明白”

沉默的優保立馬抬起頭,忙敬了個軍禮回到“屬下立即去處理”

-卡爾,但是他必須要達到他的目標。洗手檯前卡爾看著鏡中沾滿水珠的臉頰,心臟瘋狂跳動。似是對暴力事件突然打斷的不過癮,也像是對這件事的恐慌和後怕。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麽了,他的雙手在顫抖愉悅、興奮,但是在這火熱的軀體後,絲絲恐懼正透過身體散發出來。卡爾回到辦公桌前灌下一大口冰水,才讓葉璃進來。他半坐半躺地靠在沙發上呼吸著,似乎還能聽見心跳有力的跳動聲,整個辦公室好似都在轉,看起來異常地詭異。葉璃見卡爾久久...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