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襯衫的短髮女人,挺精乾的樣子。那人摸了摸她的臉,很滿意:“確實不浮粉。”南真笑道:“既然姐姐滿意,需要囤幾罐嗎?今天會員內部價,還送禮品。”不遠處她的助手司夏同樣半跪在地,溫柔地跟自己的服務對象說著話,時不時偷偷朝這邊瞟一眼。為服務對象端小食的間隙,司夏擠到南真身邊,壓低了聲音問:“姐姐,我們為什麼會在這裡?”南真道:“為了一千八的報酬,還有提成,蚊子再小也是肉。”以南真和司夏的顏值和專業水準,原...-

618某品牌VIP品鑒會,華麗的大廳中,一群衣著光鮮亮麗的婦人坐在柔軟的單人沙發上。每一個婦人身邊都有一位身材高挑,麵容姣好的男模或是女模隨身服務。

南真穿著暗紅色旗袍,半跪在地,笑吟吟地向自己的服務對象介紹:“姐姐,您的膚質最適合這款眼霜了,輕輕一揉就乳化,滋潤不油膩。姐姐您看我的眼妝,用過眼霜後再上妝一點也不浮粉哦。”

對方是個身著男式襯衫的短髮女人,挺精乾的樣子。那人摸了摸她的臉,很滿意:“確實不浮粉。”

南真笑道:“既然姐姐滿意,需要囤幾罐嗎?今天會員內部價,還送禮品。”

不遠處她的助手司夏同樣半跪在地,溫柔地跟自己的服務對象說著話,時不時偷偷朝這邊瞟一眼。

為服務對象端小食的間隙,司夏擠到南真身邊,壓低了聲音問:“姐姐,我們為什麼會在這裡?”

南真道:“為了一千八的報酬,還有提成,蚊子再小也是肉。”

以南真和司夏的顏值和專業水準,原本化妝品聚會的活動用不著他們出馬,但正值模特服務季高峰,他們手裡的模特都出門工作了,南真不想放過任何一點賺錢的機會,就自己帶著司夏接下了這份工作。

司夏叮囑:“彆再讓她摸你,噁心。咱們這次隻是賣化妝品,又不是賣珠寶,賺一點茶水錢而已,狗婆娘以為花點錢了不起了,還敢上手?”

南真忍不住想笑:“她買了四罐眼霜,我還想哄她買一整套新品。摸就摸吧,多幾百塊提成不是更好?”

南真是單親媽媽,創業自然不容易。但就算是同南真親密無間的司夏,有時候也見不得她這副為了賺錢不要臉的德行。

“咱們暫時餓不死,不用這麼拚。”司夏道。

南真端起小甜點往大廳走:“要拚,錢很重要。”

要是有錢,以前她和哥哥就不用賣房子還債,不會流落街頭,哥哥也不會去亂七八糟的地方打工。要是有錢,她不用生完孩子到處打工,她可以回到學校繼續學業。

錢真的很重要,賺很多錢買套學區房,再請個保姆,讓她的兒子林儲也不用上寄宿學校。剩下的放在自己的賬戶裡,看著那麼多數字,家裡人要用錢的時候隨時可以取出來用,多踏實啊。

工作結束,南真收拾好東西正要離開,忽然看到司夏正和女模特穆顏站在轉角處說話。

穆顏是另一個穆特團隊的,和司夏是點頭之交。

南真走到牆後,點了支菸。

隻聽司夏道:“事先說好,你不能後悔。”

穆顏道:“不後悔,人生不過三萬天,我愛他,我想博一搏。”

“被愛情操控的傻子,”說到這司夏自嘲地笑了聲:“我也一樣。不過我有些累了,說不定哪天我一跺腳,不管不顧遠走高飛。”

南真緩緩吐出一口菸圈,若有所思。

回去的時候,坐在公交車上,南真手指動得飛快,一麵同手機裡剛加的“小魚37號,女,偽男,文化程度低,經濟狀況中下”談天說地,一麵頭也不抬地問:“穆顏找你什麼事?”

司夏也低著頭,一邊同手機裡麵的“五月新加,小魚81號,女,全職太太,文化程度本科,經濟狀況中等”聊天,一邊跟南真說:“她男朋友家的家人不同意他們在一起,看他男朋友看得很緊,我家正好和他男朋友家有生意往來,她想請我幫忙,讓她和她男朋友見一麵。”

南真立刻道:“彆多管閒事,咱們是野模,人家看不上咱們。”

她、司夏、穆顏,他們都是野模,隻能撿大模特公司不要的工作,平時隻要不違法能賺錢的事他們都做。像他們這樣的人,就算是普通人家也不敢輕易娶進門,更何況穆顏的男朋友家是開連鎖超市的,非常富裕。

再說,當年南真青春年少,貌美如花,考上了名校,都被前男友家嫌棄是孤兒。冇能嫁過去倒也罷了,還被人家略施小計賠上了家裡的房子,連帶自己哥哥送了命,自己也從學校退學成了單親媽媽。她最清楚“高門大戶”這幾個字的殺傷力。都是辛苦掙錢的野模,她不想穆顏以後過得很慘。

司夏平靜地說:“真姐,我想幫她。”

南真笑笑:“隨你,下個月的工作安排出來了嗎?”

聞言,司夏一臉歉意:“最近太忙,今晚我加班做。”

“我三天前就問過你,你也太不上心了。”南真數落了一聲。

她平時很少嘮叨。

“你今天是不是累了?”司夏問了一句,從南真手機拿過手機,替南真給她的“魚”繼續發資訊:

“姐姐,我看過了太多不靠譜的男人,男人都是垃圾。你彆笑話我,不知道為什麼看到你我好有安全感,姐姐你平時能不能多陪我聊聊天。”

“我想我一定是顛了,我為什麼會對女人產生這樣的想法,對不起,我讓你為難了。”

“你不要討厭我。”

……

幫南真聊完天,他接著釣自己的那條魚:

“抱歉姐姐,你老公對你這樣,我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你。”

“你是一個很好的人,很善良,應該被人好好捧在手心嗬護的。”

“我每次為彆人服務,彆人都對我很凶,隻有你對我和顏悅色,謝謝你。”

“不,我隻是在那打零工,你買化妝品也算不了我的業績,我不用你買什麼。”

……

一番操作後,司夏將手機還給了南真。如果不出意外,三個月左右這兩條“魚”就會上鉤,到時候怎麼吃“魚”聽南真安排,推銷東西、勸人入股投資、介紹模特項目,幫人談生意、心理谘詢……

門道多著呢。

南真接過手機,忍不住勾了勾唇:“油膩,我們應該更新話術了。”

“招數好用就行。”司夏將手機還給南真,扭頭看著窗外的車水馬龍。

南真摟住他的腰,將下巴靠在他肩膀上,輕聲道:“辛苦了,冇有你我一個人真不行,今晚彆加班了,明天再把東西給我。”

司夏笑了聲,還是不想說話。

過了許久,旁邊冇了動靜,扭頭一看,南真靠在他肩膀上睡著了。

她臉上糊滿了厚厚的粉底液,長長的睫毛上也裹著厚厚的睫毛膏,讓人幾乎看不出她原本的模樣,但還是能隱隱約約看見濃妝下的清麗模樣。

-手機拿過手機,替南真給她的“魚”繼續發資訊:“姐姐,我看過了太多不靠譜的男人,男人都是垃圾。你彆笑話我,不知道為什麼看到你我好有安全感,姐姐你平時能不能多陪我聊聊天。”“我想我一定是顛了,我為什麼會對女人產生這樣的想法,對不起,我讓你為難了。”“你不要討厭我。”……幫南真聊完天,他接著釣自己的那條魚:“抱歉姐姐,你老公對你這樣,我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你。”“你是一個很好的人,很善良,應該被人好好捧在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