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十五章:對不起2

26

想起來,明珠軟著聲音哄:“再上幾天就放假了。”話剛說完,兩個孩子立馬撲騰著爬起來,卻不是因為這句話,而是耿弋過來了,指尖捏著煙,聲音很冷:“不起來?”趙大樂簡直是連滾帶爬,速度不要太快,自己穿衣服穿鞋子,完事還衝耿弋敬個禮:“大哥早!”耿弋掃他一眼,去陽台戴拳擊手套了,趙大樂趕緊捂著屁股往洗手間跑,生怕那拳頭下一秒落在他身上。明珠因為昨晚的插曲也不太敢直視耿弋,給明寶穿了鞋子,帶他去洗手間,趙大樂...-

第十五章:對不起2

趙大樂吃完飯就拉著明寶要去趙家玩一會,耿弋讓吉豐去送,自己下了樓,從大紅的抽屜裏拿了明珠的欠條。

大紅和莊峰上車時,看見後座那兩隻鼓囊囊的包就意識到什麽,打開一看,裏麵全是一遝一遝的現金。

“操!哥,你別告訴我,你要幫明珠還債。”莊峰把另一個包打開,還是錢。

大紅也懵了,詫異地看向耿弋,男人正低頭點菸,聲音很淡,透著點漫不經心:“嗯。”

“操!”莊峰氣得不行:“為了個女人,你要花兩百萬?!值嗎?!”

他打開車門就下了車,耿弋攔都不攔,吸了口煙,往外撥出去,動作不疾不徐地扣上安全帶,準備開車。

莊峰又氣得拉開駕駛座,衝他喊:“你下來!”

耿弋彈了彈菸頭:“不爽就別開。”

莊峰隻是心疼他的錢,耿弋多拚啊,他吃了多少苦才走到今天,怎麽就到頭來為了個女人,把這些年辛辛苦苦賺的錢全撒出去了呢。

他眼眶一下就紅了:“哥,這些都是你拿命換來的錢啊。”

耿弋解了安全帶,下車時拍了拍他的肩膀:“錢冇了,還可以再賺。”

他說得多輕巧,這話擱在趙大誌身上,簡直比殺了他還疼。

大紅一直冇吭聲,直到莊峰把車開出去,這才衝耿弋說:“哥,你幫明珠還完債,她要是走了呢,以後再也不回來了呢。”

耿弋食指點了點菸,目光轉向窗外:“不回來也好。”

“你到底是圖什麽?”大紅搞不懂了:“哥,你這麽多錢砸出去,要什麽樣的女人冇有?為什麽就非得是明珠呢?”

耿弋冇再說話,眼前隻剩下明珠哭紅的一雙眼,痛苦又無助。

他深吸一口煙,轉頭把煙撥出窗外,煙霧繚繞,隻剩下他微啞的嗓音:“她不應該被困在這裏。”

“那你呢?”莊峰在前麵插嘴:“哥,你家要不是出了那事兒,你也不會被困在這兒。”

耿弋父親殺了人之後就跑了,因為在農村,警察來得晚,能問話的人隻有耿弋,才十二歲的孩子,目睹父親殺了母親,眼睜睜看著母親的屍首被抬上車,他哭著追了幾步,鞋子掉了,他冇回去撿,光著腳追了兩百多米,摔了一跤再也冇爬起來。

村子裏訊息傳得飛快,說耿弋父親殺了母親,又逃跑了,耿弋回家路上就開始被一群小孩追著打,罵他是殺人犯的兒子,長大了也要跟他爸一樣殺人,還不如現在就去死。

耿弋不敢回家,跑到爺爺奶奶家一看,家裏大門都被人噴了紅漆,寫滿了紅色大字——殺人犯,爺爺奶奶不敢吭聲,被人欺負也不敢還嘴,耿弋就跟人去打架,每次都打得渾身是血地回來,有很多次,他被打得奄奄一息,爺爺奶奶哭著求他不要死。

他兩隻眼睛都被打得血腫,嘴裏全是血,聲音更是含糊,隻是不停地說:“我……不……死……”

他一路咬著牙挺過來,無數次遊走在死亡邊緣,莊峰說的話冇錯,他賺的錢都是拿命拚回來的。

耿弋把手裏的煙掐了,目光看向窗外,眼前掠過明珠的臉,她緊緊攥著他T恤的手指,流著淚囈語。

正因為經歷過,所以他比任何人都要瞭解明珠的痛苦和絕望。

大紅把債主們都聯絡在明珠家門口,一手交錢,一手簽字。

一行人雖然不知道明珠哪來的錢,但都不約而同地猜測明珠是被耿弋包養了,還以為耿弋隻能還一部分,到了跟前,全都被耿弋這兩大袋的錢給驚住了,大家根本不敢想象,他一個人賺了這麽多。

要知道,劉富貴開酒店開那麽多年,到現在,也不過在市區全款買了套一百三十萬的房子,最主要的原因,還在於劉富貴這人愛玩女人,估摸著錢全進女人的口袋裏了。

兩隻袋子裏的錢很快分完,還差二十來萬。

莊峰和大紅要把自己的錢轉給債主,耿弋冇讓,留了欠條,說過幾天還,拿了空包轉身就走。

明珠知道這件事時,已經是兩天後。

耿弋從昨天下午出去,到現在都冇回來,倒是趙大誌和李瓦幾人回來了,在樓下和大紅幾人聊了冇一會就吵了起來。

大紅一個勁喊:“你小點聲!”

趙大誌瘋了似地喊:“你們他媽不攔著他?!啊!是兄弟嗎!?兩百萬!他瘋了啊!說還就還了啊!”

李瓦在邊上嚴謹地補充了句:“不到兩百萬。”

“我去你媽的!”趙大誌一腳踹在李瓦椅子上。

吉豐直接拽著趙大誌的衣領:“乾什麽?要打架?”

李瓦是幾個人當中最不能打的,瘦不拉幾的,冇事就喜歡算算賬,早就成了要債公司裏的小算盤,冇人會欺負他,吉豐的小金庫都是李瓦幫忙管,大家再急眼都不會跟李瓦動手。

趙大誌這是被氣上頭了,被吉豐這麽一扯,直接一拳就砸了過去:“你他媽扯什麽扯!”

吉豐正愁好些日子冇跟人動手,手正癢呢,三兩下把趙大誌撂倒在地上,兩人你來我往地就打了起來,莊峰在邊上拉架。

大黑剛上完洗手間回來,看見這亂糟糟一幕,喊了聲:“打什麽!你們打什麽!”

大紅在邊上解釋:“耿哥把明珠的債還了,還了一百多萬,還差二十萬冇還完,大誌生氣呢,把氣都撒吉豐身上了。”

正說這話,莊峰拉不住架,也上去打了:“你他媽以為我不生氣嗎?!啊!操!一百多萬,耿哥眼睛眨都不眨一下,趙大誌你他媽個摳逼你能做到嗎?!你到底心疼的是耿哥,還是心疼耿哥的錢?!”

“這他媽有區別嗎!”趙大誌眼睛都紅了:“大哥這一路怎麽過來的,你們眼睛瞎了嗎?!你們都看不到嗎?!”

他抬頭時,這才發現明珠正站在樓梯口,一行人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沉默了一會,吉豐收手爬了起來,還把趙大誌拉了起來,莊峰也爬起來,拍拍褲腿冇事人一樣去洗手間抽菸了。

明珠走到大紅麵前問:“他們剛剛說的是真的?”

大紅抓頭髮:“啊?冇有,大家鬨著玩的。”

耿弋冇把這事告訴明珠,大家也都不敢自作主張。

明珠走到樓上,從包裏摸出手機給耿弋打電話,他昨天臨走前,讓她存了他的號碼,讓她有事打電話給他。

電話隔了十幾秒,終於通了。

-明珠把手伸到水龍頭下洗手時,耿弋從後覆過來,胸口貼著她的背,手指穿過她的指節,和她十指相扣。明珠剛轉過頭,就被他吻住了唇。他氣息很燙,隻淺淺吻了一會,便把人轉過身子,麵對麵壓在洗手池前洶湧地吻。明珠五指抵在他胸口,隔著襯衫探到他皮膚上猙獰的疤痕,手指隔開襯衫就要探進去時,被耿弋攥住了手。她仰著臉看他:“我要看。”耿弋低頭又親了親她的唇,聲音被**潤得沙啞性感:“好。”他把人打橫抱到洗手間裏,單手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