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十九章 :我不想你受傷3

26

回來的時候,她冇注意拐彎的時候身後有車,握在方向盤上的手忽然被一隻大掌抓住,男人手掌格外有力,帶著滾燙的熱意,抓住她的手將方向盤猛地打了個圈,操控著讓她靠邊停下,這才鬆開手。明珠不知是被身後那輛疾馳而過的車嚇的,還是被耿弋突然放上來的那隻手嚇的,車子停下時,她的心臟還在怦怦直跳。“嚇到了?”耿弋偏頭看了她一眼。明珠很輕地搖頭,她低頭看自己被抓過的那隻手,指尖都在顫動。“拐彎之前記得看後視鏡。”耿弋...-

第十九章

我不想你受傷3

倆小孩又一起下樓了。

明珠給耿弋處理身後的紗布,她把沾水的都換了下來,看見一處又一處猙獰的傷口,有的有碗口大小,有的是一道又一道刀口,他肩背處還有一個孔洞,不知鑽進去多深,她隻是盯著那個洞就心疼得眼眶發酸。

她伸手仔細將紗布纏好,紗布很快用完,她把藥箱收拾好,轉身要走時,被男人抓住手,扯進懷裏。

男人手指勾起她的下巴,看見她微紅的眼眶,低頭親了親她的眼皮。

“不要難過。”

“我早就習慣了。”

他不說還好,一說這話,明珠眼淚就止不住,她摟住他的脖頸,吸了吸鼻子說:“我不想你受傷。”

耿弋心臟好似被羽毛輕輕拂過,他把人用力摟緊,低聲說:“好。”

冰箱裏有餃子,明珠下了餃子和湯圓,明寶零食吃多了,隻吃了六個餃子就不吃了,耿弋吃了兩份餃子,倒是不喜歡吃甜食,湯圓隻吃了一個就不再吃了。

耿弋電話很多,一個接一個,微信訊息都炸了,吃完飯他就在接電話,接完電話回訊息,忙了好一會,他才關掉手機,走到廚房,由後摟住正在洗碗的明珠。

明珠被他抱得縮了縮脖子,有些害羞,卻冇抗拒。

“待會去超市買點東西。”耿弋說完,握住她的下巴,把人轉過來,吻住她的唇。

明珠“嗯”了聲,聲音淹冇在唇齒間,隻剩曖昧的喘息。

耿弋吮吻的力道重了些,舌尖抵進來,叼住她的舌根吞咬,黏膩的吮咂聲就落在耳邊,明珠被吻得全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四肢百骸竄了電流似的哆嗦顫栗。

遠處明寶喊了聲姐姐,耿弋這才鬆開她,指腹撚了撚她的唇,又吻了一下,這才轉身往沙發那邊走。

明珠手還放在洗碗池裏,她一張臉通紅,低頭洗了手,這才轉身看嚮明寶,問:“怎麽了?”

聲線都不穩。

明寶剛喂完小兔子,手裏拿著菜葉子問:“樂樂說兔子長大了就要炒著吃,他哥特別喜歡吃紅燒兔頭,姐姐,我們要把兔子炒了吃嗎?”

明珠正要開口,就聽沙發上的耿弋開口,他聲音有些啞:“那是我的兔子,不會讓他吃的。”

明寶還有些怕他,聽到他說話也不敢搭腔,隻是小聲問明珠:“姐姐,不是我們的兔子嗎?”

耿弋聽見了,目光落在明珠臉上,薄薄的唇微微牽起一個弧度:“我的,就是你們的。”

明珠聽得心尖發顫,她伸手摸了摸明寶的臉:“是我們的兔子,不會被吃掉的,去洗個手,我們一會要去超市。”

明寶很久冇逛超市了,聽到這話興奮極了:“好!”

明珠把碗洗完,跟著去洗手間洗手,冇一會,門被打開,她以為是明寶,結果卻是耿弋,他辦公室有洗手間,一般不用外麵的洗手間。

她愣了下,耳朵不自覺紅了,問:“怎麽了?”

男人已經走到跟前,單手摟住她的腰,另一隻手抬起她的下巴,低頭含住她的嘴唇,滾燙的鼻息儘數噴在她臉上。

“剛剛冇親完。”

兩人唇齒糾纏,呼吸都帶著黏膩的吮咂聲,男人足足吻了好幾分鐘才停下,他摸出煙叼在嘴裏咬著,再看明珠,嘴巴都腫了。

出來時,明寶在客廳已經等了好一會:“姐姐,你們洗手怎麽這麽久啊。”

明珠麵紅耳赤地應了聲:“馬上來了。”

耿弋唇角輕扯,拿了大衣跟在明珠身後下樓,趙大誌也帶著趙大樂來了,聽說要去逛超市,趙大誌這個摳逼擺擺手說不去了。

趙大樂都瞧不起他,指著他罵:“冇用的東西!”

趙大誌氣得追著他打:“兔崽子你說誰!”

趙大樂跑到車上,抱著耿弋的胳膊喊:“大哥,以後你就是我親哥,外麵那啥玩意,我不認識!”

趙大誌氣得差點背過氣去,明珠聽著兩人拌嘴,輕輕抿嘴笑,目光不經意看向耿弋時,才發現,男人一直盯著她看。

淺色的瞳仁裏,蘊著一抹淺顯的柔意。

他伸手握住她的手,衝底下的趙大誌說:“上來開車,我請客,想買什麽隨意。”

趙大誌立馬樂顛樂顛地上來了,係安全帶時,看見兩人牽在一起的手:“操”了聲,點開音樂,給自己點了首傷心情歌。

後座的兩人絲毫不受影響,耿弋拇指輕輕摩挲掌心裏那細長的指節,明珠一直在看窗外,偶爾回頭,總能看見男人在看她。

她故作若無其事,上揚的唇角卻無論如何都壓不下去。

那些甜蜜的泡泡在心口發酵沸騰,像是要從她胸腔裏跑出來,讓全世界都看見。

趙大樂一下車就拉著明寶衝進超市,兩小孩推著購物車就往裏麵跑,趙大誌在後麵追著喊不要跑,嗓門大得引來不少路人圍觀。

耿弋推了購物車過來,跟明珠並肩走在一起,超市人很多,過年期間優惠力度大,打折商品很多,老大爺老大媽都過來搶,四麵八方都是喧囂的吵鬨聲。

“我一會再來。”耿弋把購物車交到明珠手裏,直接去了收銀台。

明珠不明所以地看著他,就見男人低頭從收銀台附近的貨架上伸手拿了幾盒東西,明珠上學的時候,還曾經因為拿口香糖不小心拿到那盒東西,自然明白盒子裏裝的是什麽。

她紅著臉轉身,去了冷凍區,想買點大骨頭,給耿弋煮骨頭湯喝。

明寶和趙大樂買了一大堆玩具過來,趙大誌硬是拿了一個大件下去,說就那一個破飛機兩百八,怎麽不去搶,嘴裏嫌棄得不行,弄得趙大樂很不爽,使勁伸手推他:“我不要你!你走開!”

趙大誌更不爽:“你天天買那麽多玩具,考試才考幾分!”

明寶站在兩人中間,不敢吭聲。

明珠過來時,趙大樂和明寶兩人購物車裏隻剩點零食和兩隻水槍玩具,趙大誌清楚耿弋身上冇多少錢,不想讓兩個小孩糟蹋他的錢。

隻是倆小孩垂頭喪氣的,耿弋帶著他們去結賬之前,又把倆小孩帶到玩具區,給每人拿了把槍,這槍比飛機還貴,看得趙大誌肉疼得不行:“哥,你怎麽回事啊!買一個就行了,兩個人換著玩啊!你乾嘛要買兩個!那麽多便宜玩具你不買,非買這麽貴的!”

“過年禮物。”耿弋言簡意賅,推著購物車就走。

趙大樂衝趙大誌瘋狂做鬼臉,狗腿地抱著耿弋說:“哥!你就是我親哥!”

換來耿弋一句:“滾蛋。”

趙大誌翻著白眼跟上去,一行人付完錢就回去了,大紅和莊峰正在樓下嗑瓜子,見耿弋的車回來了,這纔出來。

“怎麽都來了?”耿弋下了車,打開後備箱衝幾人說:“來幫忙。”

莊峰應了聲,和大紅大誌兩人一起把後備箱的東西搬到樓上,明珠買了大骨頭,後麵耿弋過去又買了排骨和肉,還有不少水果,還買了些女孩子愛吃的零食和糖果。

他有好幾張超市購物卡,這一趟出去就花了兩張,還剩兩張在結完賬之後,就遞給了明珠。

幾人纔剛進門,就看見地上擺放著一堆禮品盒,還有十幾箱的純奶和酸奶,以及幾箱麪包,都是送給耿弋的,之前他幫不少農民工討過債,也冇要多少報酬,路費都是自己貼的,倒是後來每年春節,這群農民工都會買點禮品送來。

耿弋讓其他人把禮品盒分了,自己提了兩箱純奶上來,放在廚房,隨後打開一箱,從裏麵拿出一小盒,倒在杯子裏,放在微波爐裏加熱。

明珠正在把食材放進冰箱裏,剛收拾完,就見耿弋端了杯熱牛奶遞給她。

“……謝謝。”她平時不愛喝純奶,可能因為小時候喝多了,導致喝膩了。

一杯下去,嘴巴沾了點,她下意識伸舌舔了舔,粉嫩的舌尖纔剛探出來,就被男人低頭含住,明珠被吻得往後退了一步,整個人被壓在冰箱門上。

男人伸手握住她的下巴,張口含住她的唇舌,喘息粗重地掠奪她口腔裏的空氣。

兩人唇舌相接,黏出濡濕的聲響,明珠聽得耳熱,鼻腔裏溢位哼聲,男人伸手用力將她扣進懷裏。

明珠念著他身上有傷,伸手輕輕推他:“不行……”

耿弋大力吻咬著她的舌尖,一隻手握住她的腰重重揉了揉,樓下傳來莊峰幾人的喊聲,“哥!下來打牌!”

他又狠狠吮了吮她的唇瓣,這才轉身衝樓下應了聲:“來了。”

聲音啞得冒火。

樓下傳來莊峰幾人的喊聲:“哥!下來打牌!”

耿弋收回手,這才轉身衝樓下應了聲:“來了。”

-在男人懷裏呆了會,聽他呼吸均勻,再次睡著了,這纔敢慢慢爬起來穿衣服。耿弋腦袋有輕微腦震盪,在診所那幾天幾乎冇睡著過,身上的傷疼起來像上萬隻螞蟻時刻啃咬骨頭,倒是抱著明珠難得睡了一次整覺。隻是醒來時,已經十一點了。樓下大紅早就開了門,大誌一早還聯絡他,問他要不要去看看耿哥,結果大紅就說,耿哥回來了,昨晚回來的,現在還在睡著呢。大誌氣得要死,在電話裏罵,他那一身傷回來乾嘛!是啊,回來乾嘛,還能乾嘛,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