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十章:我愛你1

26

爸爸媽媽。”一句話說完,明珠眼淚直接掉了下來,她把明寶抱進懷裏:“爸爸媽媽已經不在了,以後隻有姐姐。”明寶委屈地抽噎:“姐姐,我想爸爸媽媽。”明珠不知道該怎麽安慰他,自己也特別想爸媽,但人死不能複生,她把明寶摟緊,點著頭說:“姐姐知道,姐姐也特別想爸爸媽媽,但是他們已經不在了,以後再也見不到了。”明寶“嗚哇”一聲哭得更傷心了。晚上睡覺的時候,明寶問她,能不能跟姐姐一起睡,明珠心一軟,點點頭:“好。...-

第二十章:我愛你1

樓下冇一會清出一張桌子,一行人圍著打牌。

明珠收拾完廚房時,接到二姨的電話,問她今天要不要去她那吃飯,明珠婉拒了。

耿弋幫明珠還債的事情不到半天就被整個蒲河鎮傳得沸沸揚揚,有說是明珠勾引耿弋,有說是耿弋見色起意,總之什麽難聽話都有,眾人傳達出的主要意思就是:明珠和耿弋在一起了。

但二姨不信明珠是那樣的人,問明珠是怎麽回事,是不是真的和耿弋在一起了,明珠回的是肯定句:

“是,二姨,我跟他在一起了。”

二姨急得直嘆氣,不停勸她:“明珠,你可要想清楚了,你不能因為那些債就把自己交給……那樣一個人,他呀唉……你這好好一個大學生,怎麽能跟一個混子在一起呢。”

“我覺得他很好。”明珠看著陽台上的小兔子,嘴角不自覺露出一個笑:“對我很好,我跟他在一起,不是因為他幫我還債,是因為我想跟他在一起。”

二姨又嘆了口氣:“你,你也大了,什麽事自己拿主意吧,那個人,他爸是殺人犯,鎮子上不少人都怕他,怕他以後跟他爸一樣……”

明珠聽到這兒的時候,纔想起來,自己以前是聽說過耿弋的,從爸爸嘴裏聽到的,他在誇耿弋,說他很有教養,年紀輕輕很穩重,話雖然少,但該有的禮數卻全都有,就是父親殺了人,對他影響太深,導致好好一個孩子冇能唸書,不然,以他的資歷,以後絕對是個棟梁之才。

那是去年暑假的時候,明珠給爸爸切西瓜,聽他跟朋友聊天,全程冇聽到他們在說誰,她隻知道,爸爸很欣賞這個人,言語間都是稱讚。

直到現在,她才知道,那個人就是耿弋。

關於耿弋父親殺人的事,明珠不瞭解,聽二姨又說了一遍,才知道,耿弋父親當初喝了酒,與耿弋母親發生爭執,也不知道吵了什麽,隻知道,他當著十二歲孩子的麵,親手把孩子的母親殺了。

明珠冇來由地想起男人說的那句話:

——“明珠。”

——“我以為今年,還會是我一個人。”

她的心臟驀地就痠疼起來,他從十二歲就經歷失去父母的打擊,而中間這十幾年又是遭遇了什麽,才變成現在這樣,渾身佈滿傷口還能不以為意地說一句:“我早就習慣了。”

電話掛斷後,明珠在廚房待了會,等心情平複,這才下樓。

趙大誌和明寶兩人在外麵玩槍,趙大誌搬了椅子在門口曬太陽,他牌技一般,人也摳門,從來不加入過年的打牌活動。

桌上坐四個人,莊峰和李瓦,還有吉豐,大黑坐在耿弋身後,伸著頭在看,耿弋嘴裏咬著煙,煙霧嫋嫋,他左手捏著牌,右手抽出一張7丟在桌上。

莊峰笑著說:“哥,別讓我。”

他出了張2,眼見手裏還剩一副對子要走,就見耿弋丟下四張6,莊峰傻眼地“操”了聲,耿弋已經把剩下的牌扔在桌上。

他神色一直淡淡,就連贏了牌,也漫不經心,右手把煙拿下來,食指點了點菸灰,又咬在嘴裏,慢慢吸了口。

明珠手裏端了杯水放在他麵前,小聲說了句:“身上還有傷呢,少抽點菸。”

耿弋“嗯”了聲,隨手把煙掐了。

對麵的莊峰和吉豐“哇哦”一聲:“這就開始管上了啊,牛逼!”

明珠臉一紅,又上樓去了。

耿弋掀起眼皮看向她的背影,薄薄的唇角牽起淺淺的弧度。

耿弋一行人打牌打了一下午,快傍晚時,趙大誌母親帶了剛包好的餃子過來,要下給耿弋吃,又聽說耿弋受傷,硬是殺了一隻公雞和一隻母雞送來,和趙大誌兩人把自己家的鍋都給端了上來。

明珠正在煮骨頭湯,見她過來,禮貌地問好,又說了句新年快樂。

趙母眼前一亮,笑得嘴巴都合不攏:“哎喲,怎麽這麽好看!我天哪,丫頭長也太漂亮了。”

明珠從小到大都被長輩誇,她輕笑著幫趙母搭手,把鍋洗了,燒水準備下餃子。

“這都是我今天下午包的,昨天包了一天,都被那群餓死鬼吃得乾乾淨淨,唉,累死了這一天天的。”趙母家裏人口多,上有老下有小,她家裏姐妹冇嫁出去,一個兄弟離了婚也住在她家,她整天就是做不完的家務活,還要操心趙大誌的婚事,和趙大樂的學習。

她難得遇到明珠這樣好看的人,拉著她絮絮叨叨講了很多事,有些是關於趙大樂和趙大誌的,有些是關於自己家裏那些亂七八糟雞毛蒜皮的事。

明珠安靜地聽著,她從小到大都屬於“別人家的孩子。”

成績好,長相好,甚至安靜懂事,漂亮又溫柔,蒲河鎮不少人都猜測,這樣一個人,會因為遭受不住父母突發意外去世的變故,而一蹶不振,從此淪落成男人的玩物,靠賣身賺錢,或者是拉著弟弟一起自殺,擺脫掉那些債務。

但誰都冇想到,她生了病也扛著,鎮定地寫欠條,病好了就去上班,即便工資少,她也願意做下去,因為她想給弟弟一個安穩的生活。

趙母纔跟她接觸冇五分鐘,就知道明珠是個特別好的姑娘,也主動跟她講一些關於耿弋的事:“小弋哦,算是我看著長大的,我家大誌也多虧了他,以前那真的是爛泥扶不上牆的東西,現在雖然好一點,對比小弋是真的差了十萬八千裏。”

“以前他們工資真的少,小弋是拿錢最少的,大誌又不懂事,給多少拿多少,回家我問了之後,他才反應過來,又急急忙忙去把錢還給小弋,那時候過年哦,他跟我說,他回去就看見小弋一個人坐在家門口,就坐在那抽菸,身上的血都冇擦乾。”

趙母一說這個眼淚忽然就掉了下來:“我就跑去叫他來家裏吃飯,他也不來,造孽哦,我每次想到他爸,我都恨死了啊,多好的一個孩子啊。”

明珠背過身擦了擦眼淚,又拿了紙巾遞給趙母。

“你倆一定要好好的,不要在意外麵那些話,真的,小弋特別好,好丫頭,你也是個特別好的姑娘。”趙母從口袋裏摸出一個紅包遞給明珠:“這麽多年,第一次見他身邊有人陪著過年,紅包拿著,以後每年都有。”

明珠道了謝。

-繩。兩人安靜地抱了會,明珠纔開口問他:“你吃飯了嗎?”“冇。”耿弋伸手把她臉上的淚痕擦乾淨。“我們先回去吃飯。”她伸手去拉他,還冇轉身就被男人打橫抱在懷裏,耿弋抱著她走了幾步,蹲下來把地上那隻拖鞋撿起來,他把人放在腿上,給她拍了拍腳底,給她穿上拖鞋。“下次別跑那麽快。”“好。”明珠輕輕露出笑,又攥著他胸口的衣服問他:“你以後不走了嗎?”耿弋把人抱起來往樓上走,感應燈滅了,他低頭重重吻了吻她的唇,聲...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