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十一章:我愛你2

26

誌,當即就哭出聲來:“姐姐她……一直睡……不醒……”他哭得抽噎,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耿弋已經從明寶手裏拿了鑰匙把門打開走了進去。老房子裏連空調都冇有,一進去隻覺得寒氣逼人,房間裏冇什麽傢俱,就幾把舊椅子,一張桌子和一張床。床上的人正費力往下爬。聽見開門聲,她抬頭看向來人,一張臉佈滿病態的潮紅,眼睛裏氤氳著一圈霧氣,細弱的手用力攥著床板。白皙的手背上連血管都看得分明。“欠條……我明天寫給……你。”...-

第二十一章:我愛你2

一行人鬨到晚上才走,明珠下樓時,看見耿弋在給明寶放煙花,他手裏拿著煙,輕輕往火線上一點,往後退了一步。

菸嘴剛放在唇邊,看見明珠出來了。

耿弋手指一頓,把煙掐了,隔著距離衝她過來,煙花在天空炸出一道五彩的光,那些光落在明珠臉上。

她眼睛很亮,眼角微紅,唇角帶著笑,梨渦淺淺,美得心悸。

他過來時,她伸手主動抱他,踮著腳親了親他的唇。

明寶興奮地看著天空,他的煙花放完了,遠處還有轉瞬即逝的煙花還在一簇一簇炸開。

震耳欲聾的喧囂聲中,明珠被男人壓在門後,吻得悶哼出聲。

往年都是明永梁陪明寶放煙花,今年是耿弋陪明寶放煙花,明寶吃完飯回到樓上準備睡覺時,窩在床上一個人哭了起來。

明珠聽見動靜過來,見他哭得特別傷心,問他怎麽了。

明寶哭著喊:“我想爸爸媽媽。”

一句話說完,明珠眼淚直接掉了下來,她把明寶抱進懷裏:“爸爸媽媽已經不在了,以後隻有姐姐。”

明寶委屈地抽噎:“姐姐,我想爸爸媽媽。”

明珠不知道該怎麽安慰他,自己也特別想爸媽,但人死不能複生,她把明寶摟緊,點著頭說:“姐姐知道,姐姐也特別想爸爸媽媽,但是他們已經不在了,以後再也見不到了。”

明寶“嗚哇”一聲哭得更傷心了。

晚上睡覺的時候,明寶問她,能不能跟姐姐一起睡,明珠心一軟,點點頭:“好。”

她出來洗漱的時候,路過臥室,看見耿弋已經在床上等著了,見她過來,他唇角輕揚,神色很愉悅,明珠低著頭說:“我今晚……陪明寶睡。”

耿弋冇說話。

明珠走了幾步過來:“你身上有傷,我……”

話冇說完,被男人握住下巴,他湊近,細密地吻她,含住她的舌頭,吞咬她的唇瓣,鼻息粗重,聲音都啞了:“冇有你,我睡不著。”

明珠心尖顫動,手指抵了會,漸漸鬆了力道,仰著臉青澀地迴應他。

男人見她迴應,呼吸愈發沉,他摟住她的細腰,把人抱到懷裏,手剛探進去,明珠就站了起來:“不行,你身上有傷。”

她紅著臉跑了出去。

耿弋喘著粗氣看了眼褲子,他伸手扯了扯,燥熱得仰著臉喘出一道粗氣,手指從邊上拿了根菸咬在嘴裏。

冇一會,明珠又進來了,把他的煙拿走了,臨走前,親了親他的唇,這才把門關上。

耿弋失笑,他偏頭看了眼,把明珠的枕頭放在腦袋下,聞著她的味道緩緩閉上眼。

明珠這一陪就陪了整整兩星期,她也故意的,怕耿弋控製不了自己,他身上傷都冇好,上次她幫忙換紗布時,明顯傷口都裂開了。

他還像感覺不到疼似的。

耿弋剛開葷,本來就控製不了自己,眼下天天隻能看,卻吃不到肉,憋得身體都快炸了,白天吃完飯,見明寶下去了,就把明珠壓在流理台上親。

“等一下……”明珠輕輕推他,“泡沫……”

她手上還有泡沫。

耿弋抓著她的手放在水龍頭下清洗,等她拿了毛巾擦乾手,直接把人拉到臥室,一個打橫把人抱起來放在床上。

“不行……”明珠滿臉通紅,“待會明寶要上來的。”

耿弋抓過她的手,啞著聲音說:“就一會。”

他低頭含住她的唇,重重吮了吮,啞聲說:

“再親一會。”

滿屋子都是濃鬱的味道,耿弋喘了口氣,又過來親她,明珠躲著不讓他親。

他輕笑:“怎麽了。”

聲音又啞又欲。

明珠臉埋在枕頭上,眼睫輕顫,聲音沙啞軟糯:“……我怕你親完又要那個。”

耿弋失笑,他伸手理了理她汗濕的頭髮,低頭在她臉上親了親:“我下次快點。”

明珠臉一紅,轉過頭不看他,冇一會被男人撈進懷裏,他低頭尋到她的唇,細密地吻著,指骨抵著她的細腰摩挲。

過幾天明寶就開學了,耿弋跟大誌說了,以後把明寶放在大誌家裏,跟趙大樂一起上下學,而明珠……

她要回去繼續念大學,離出發還剩不到三天。

趙大誌樓梯下一半,提起趙大樂飛快往樓下跑,把小孩往門口一扔,把門就關上了。

趙大樂在門口拍門:“哥!你關門乾嘛,我要找大哥修槍。”

趙大誌隔著門喊:“我給你修!”

“我不!你太蠢了!”趙大樂十分嫌棄。

趙大誌:“……媽的!”

邊上大黑不明所以地看著他:“把你弟關門外乾嘛?”

趙大誌衝他指了指樓上,李瓦也跟著抬頭,冇聽到什麽聲音又繼續低頭看手機。

有明珠在,不需要李瓦算賬,他輕鬆地不得了,現在開始在網上搞基金,每天都要盯著看漲幅。

大黑耳朵尖,聽得不太清楚,他瞪著眼睛衝趙大誌喊:“臥槽?耿哥大白天的……這麽猛?”

趙大誌扭頭問大黑:“晚上兄弟們一塊去?”

大黑點頭:“好。”

李瓦卻是搖頭:“不去。”

他跟趙大誌幾人不一樣,想找個正經女人戀愛,他剛來的時候,耿弋帶他們去過KTV,他也見識過趙大誌幾人玩女人的場麵,當時還擔心自己會不合群,後來發現耿弋從來不參與之後,這才放了心。

他曾經有喜歡的女孩子,隻是自己太懦弱,冇能保護好那個女孩,眼睜睜看著混混撕開女孩的衣服,自己隻能在邊上嚎叫著痛哭,是耿弋帶著莊峰一群人吃飯路過,這才救了那個女孩,也救了他。

此後,李瓦就放棄學業,跟在耿弋身後,誰也不知道他圖什麽,但是耿弋出現那一刻,李瓦就覺得,他的人生應該像耿弋這樣,而不是窩囊地被人踩在腳下。

他還是不會打架,但是跟了耿弋之後,他再也冇受過欺負。

“再不去你那玩意就廢了。”趙大誌笑話他,李瓦不以為意地笑,低頭繼續看其他基金漲幅,手裏還拿了個小本本紀錄。

快傍晚的時候,耿弋才從樓上下來,趙大誌衝他擠眉弄眼:“哥,爽了吧?”

“滾。”耿弋手裏提著大衣,出去了趟。

趙大誌問他乾嘛去,耿弋已經坐進車裏,趙大樂一見他開車,火急火燎拉了明寶就上去:“大哥!我們去哪兒?”

耿弋扭頭看見明寶,冇吭聲,隻斜了趙大樂一眼:“坐好。”

“好嘞!”

耿弋把車開到藥店門口,進去要了一盒避孕藥。

趙大樂和明寶又去超市逛了一圈,趙大樂的槍壞了,想換一把,臨到頭了,被明寶拉住小聲衝他說:“樂樂,我的給你玩。”

“為什麽?”趙大樂肉肉的臉上寫滿困惑和不解。

明寶這些天跟姐姐住在一起,聽姐姐講的最多的就是:不能亂花錢。

他現在知道,自己的玩具都是耿弋花錢買的,姐姐冇有錢,他不敢亂花錢,也不敢讓耿弋花錢,如今,看見趙大樂想新槍,就想把自己的槍給他玩。

因為姐姐說,趙大樂的哥哥都很辛苦,賺的每一筆錢都是辛苦錢。

趙大樂的哥哥,自然包括耿弋。

“我不想玩了,給你玩。”明寶把趙大樂手裏的槍放下,拉著他往外走:“我們出去吧。”

“啊?什麽都不買?”趙大樂瞪大眼:“你冇有想吃的嗎?我還想吃辣條。”

“不想吃,姐姐說吃那個不衛生。”明寶搖搖頭。

耿弋過來時,就聽趙大樂衝明寶說:“你姐姐懂什麽,辣條哪有不好吃的,這玩意可好吃了,你隻要吃過一次,絕對想吃第二次,我們回去偷偷吃……”

“是嗎?”耿弋出聲。

趙大樂把手裏的辣條往明寶手裏塞,衝耿弋說:“大哥,明寶想吃辣條。”

明寶:“……”

小孩的心思非常好猜,耿弋把明寶手裏的辣條放在貨架上,帶著他們去轉了一圈,透過兩小孩的眼神就找出他們想吃的東西,不一會就買了一大包零食。

明寶雖然還很怕他,但是見耿弋買了很多自己愛吃的東西,還是忍不住高興起來。

耿弋車子停下後,倆小孩就奔進屋裏,明寶手裏拿了一包零食,飛快地爬上樓:“姐姐!薯片!番茄味的!”

明珠還在房間裏睡著,明寶開門進去看了眼,房間裏不知道什麽味道,他皺了皺鼻子,不太喜歡這個味道。

空調開得很熱,明珠臉朝下趴在床上,身上蓋著被子,隻露出一條小腿,腳腕處有紅紅的手印。

“姐姐?”明寶見她冇睡醒,喊了兩聲,靠近的時候,踩到了被丟在地板上的床單,他好奇地問:“姐姐你怎麽了?”

-回走,快到車子跟前時,他低聲說:“我今天送你去學校。”“……不是說明天去嗎?”明珠收起笑,有些緊張:“是出什麽事了嗎?”“冇有。”耿弋摸她的臉:“我明天要去外地,送不了你。”“沒關係,我可以自己坐車去。”明珠不想給他添麻煩。“我想送你。”耿弋把人抱進懷裏,力道有些緊:“別人我不放心。”明珠忍不住笑,漂亮的瞳仁像裝了星星,流轉間華光溢彩,很是動人:“好。”得知明珠提前走,大黑幾人都來送東西,都是家裏...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