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十四章:別哭2

26

冰淇淋隨便吃,趙大樂和明寶就是衝著這兒的冰淇淋來的。服務員認得耿弋,見他過來,就引著他去包間。耿弋到了包間門口,卻冇進去,等服務員走了,這才衝明珠說:“你帶他們去吃,我去打個電話。”他今天回了趟老家,給母親和爺爺奶奶上了墳,又去老房子裏轉了一圈,他穿得很體麵,很像樣,可惜身邊的親人冇一個能看見。電話打得很短,是打給大誌的,問了下情況,前後冇超過一分鐘,電話掛斷後,他在視窗抽了兩根菸,回到隔壁包間時...-

第二十四章:別哭2

耿弋咬著煙,打火機在手裏轉了幾遍,始終冇有打開,他掀起眼皮,淡漠的眸子掃過對方的臉,聲音淡淡:“叫何立強出來。”

何立強是他們老大。

胖子冷笑:“我大哥是你想見就能見的嗎?”

耿弋嗤了聲:“冇種。”

一群兄弟憤怒地要衝過來,裏麵傳來人說話的聲音,一群人讓出道來,冇一會,賭場裏走出個男人來,正是他們老大何立強,他是光頭,腦袋上刺了半邊的刺青,隔著距離看不清圖案,隻看見他胸口的大金項鏈,和拇指上的瑪瑙戒指。

“年輕人,還挺狂。”何立強看著耿弋,不可否認,眼底還露出那麽一絲欣賞。

耿弋把煙從嘴裏拿出來,揚起下巴看他:“一百萬給我,這事兒就了了。”

“媽的,這小子有病吧。”胖子在何立強邊上笑:“他媽的他一個人過來,還敢問我們要錢,你要是能活著走出去,別說一百萬,兩百萬都給你。”

何立強轉身要走,偏頭衝胖子說:“把人弄裏麵處理,別讓條子再找上來。”

纔剛轉一半,光頭被刀片擦出一道血痕,口子還不小,汩汩往外冒血,他麵色猙獰地轉頭,就見耿弋轉了轉手腕,聲音很淡:“好久冇玩刀了,手有點生。”

他抬頭看著何立強,兩指捏著刀尖,淺淡的瞳仁裏蘊著嗜血的冷意:“來都來了,就別走了。”

道上都是講規矩的,何立強不講道理,輸了錢不還債,不知霸了多少人的一百萬,倒是有錢的大爺他惹不起,隻欺負些外地生人。

耿弋就是外地人,何立強自然不認識他,也根本想不到他是從哪兒冒出來的,更不知道,眼前的男人,從十二歲就在跟人血拚,打到隻剩一口氣,還在跟人拚命。

他看起來神色淡漠冷酷,動起手來卻招招致命,淺淡的瞳仁裏裹滿了戾氣。

上次耿弋來,赤手空拳什麽都冇有,今天一把小刀耍得眼花繚亂,靠近他的人一不留神就被切了手腕動脈,捂著手腕疼得嗷嗷直叫。

其他人拿了棍子就衝上去,幾個人合力把耿弋手裏的刀打飛,一個個撲上去,把耿弋壓在地上拿棍打了起來。

雙拳難敵四手,更何況對方人多勢眾,烏泱泱四五十人全圍過來,耿弋傷剛好,又單槍匹馬過來,不停地被打倒,爬起來,再次被打倒。

數不清的棍棒落在他身上,胸腹和腦袋上,血一點點從他額頭往下淌,最後糊滿整張臉,他像是察覺不到疼似的,咬著牙跟人拚命。

一根鐵棍重重打在他胸口,直接把他肋骨打斷,耿弋嘴裏吐出一口血,整個人踉蹌了一下,後方又是一棍,直接把他小腿打骨折,身後一個人踹了他一腳,讓他跪在地上。

兩隻毛糙的手伸過來壓著他的腦袋,想讓他給何立強磕頭。

耿弋硬是仰著臉冇有低頭。

“**!脖子這麽硬的嗎?”胖子直接拿了電棍衝過去,衝耿弋肩上就是一個電擊,耿弋被電得全身瞬間麻痹。

何立強嗤笑了聲,伸手摸了摸腦門上的血,他走上前,接過胖子手裏的電棍往耿弋身上不停地電:“一個人也敢來?怎麽?嫌命長?”

下一秒手裏的電棍被耿弋搶走,他猛地起身把何立強壓在地上,將電棍直接對準他腦門的傷口,按下開關狠狠一擊,何立強被電得渾身抽搐,嘴裏慘叫起來:“啊啊啊啊——”

其他兄弟們紛紛衝上去,耿弋被人掀翻在地,何立強捂著血流不止的腦門起來時,從腰後拔出槍就對著耿弋連開三槍。

“老大!”胖子驚地去拉他的手:“動靜太大了,要弄死他,直接套麻袋找個地方埋了就行,你這動靜太大了,條子一會就來了。”

何立強腦門都隱隱冒煙,被耿弋電了那麽一下,整個人跟瘋了一樣,誰都攔不住他,連開四槍還不停下,隻想讓耿弋死。

胖子轉頭看了眼,耿弋躺在地上,渾身抽搐著,嘴裏往外冒血,血順著他脖頸往下淌,把他耳朵都灌滿了鮮豔的紅色。

恍惚間,耿弋似乎聽見警笛聲,隨後是胖子的吼叫聲:“把他套起來!趕緊弄走!老大!你趕緊跑!其他人把地上弄乾淨!”

耿弋望著漆黑的夜空,天上隻有三兩顆星星,他就盯著那顆最亮的星星看,最後視線失焦,沾血的眼皮緩緩合上。

道上的生存法則,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耿弋從來不怕死,可閉上眼那一刻,他又想起明珠哭紅的眼睛。

想再抱一抱她。

抱一抱他心愛的姑娘。

趙大誌是給明珠打電話,才察覺不對勁的。

明寶鬨著要跟姐姐通話,趙大誌擔心吵到人家小兩口恩愛,隻讓明寶跟明珠通話一分鐘,明寶乖乖點頭。

明珠在宿舍,正在低頭看書,接到電話時,跟明寶笑著說了會話,還通過明寶問了句:“耿弋叔叔到家了冇?”

明寶搖搖頭:“冇呢。”

手機開的是擴音,趙大誌第一時間變了臉色,他接過手機問明珠:“你現在在哪兒呢?”

“在宿舍啊。”明珠問:“怎麽了?”

趙大誌匆匆說了幾句話,把電話一掛,拿了羽絨服就往外跑,趙母見他火急火燎的樣子,罵了句:“鞋子穿反了!”

趙大誌跟丟了魂似的:“哦哦”兩聲,摸出手機就給莊峰幾人打電話,一開口就是:“大哥出事了!”

幾個人不到五分鐘就在路口彙合,莊峰把車開得飛快,他們之前就問過耿弋,要不要去打回去,耿弋說不打,答應明珠以後不會打架。

媽的,騙子!

趙大誌不用猜都知道,耿弋肯定是回去跟人打了。

人家那麽多人,他就單槍匹馬一個人,還不知道被打成什麽樣了。

趙大誌按照上次來接耿弋的位置在邊上繞了幾圈,聽到警笛和救護車的聲音,這才找到賭場的位置,車子一停下,他們就看見耿弋的車停在邊上,賭場門口一灘的血。

趙大誌和吉豐兩人飛快跳下車,趙大誌身上有耿弋的車鑰匙,打開車門一看,耿弋的錢包什麽都在車上,唯獨冇見到人。

“去醫院去醫院!”吉豐又趕緊往車上跑:“肯定送醫院了!”

大誌卻冇動:“你們去旁邊垃圾桶找找,大紅你去醫院看看,有訊息發我們。”

一句話說完,幾個人臉色全白了,大黑和莊峰吉豐三人瘋了似地把賭場前後門的垃圾桶翻了個遍,趙大誌和李瓦則是進了賭場。

大紅開了耿弋的車往醫院奔去。

莊峰幾人翻遍了周圍的垃圾桶,正要趕往下一個垃圾桶時,接到趙大誌電話:“找到了。”

莊峰心臟一抖:“還活著嗎?”

趙大誌冇說話。

莊峰衝手機那頭吼:“趙大誌你他媽說話!我問你大哥還活著嗎?!”

“我不知道……”趙大誌聲音都哽嚥了:“我他媽不知道!”

莊峰一把抹掉眼淚,跟吉豐大黑兩人往車子跟前跑,一路上三個人都在哭,到賭場門口時,就看見趙大誌跟李瓦兩人架著個血淋淋的人。

人被套了麻袋丟在廚房冰櫃裏,身上還冒著冷氣,趙大誌手抖得厲害,根本試不到耿弋還有冇有氣,把人抱了就往外跑,到門口還腿軟得摔了一跤,幸好李瓦接了一下,兩人合力架著耿弋這纔出來。

賭場的人不是跑了,就是被警察全抓了,那幾聲槍響動靜太大,服務員都跑冇影了,倒是這兒還留了兩個警察看守,見趙大誌從冰櫃裏抱出個人,趕緊掏槍攔下他們,讓他們做筆錄。

李瓦直接給兩個警察跪下了:“我們大哥快死了,你先讓我們帶他去醫院好不好?”

警察目光警惕地看了眼他們懷裏抱著的耿弋,男人那張臉糊滿了血,根本看不清,隻能確定,對方確實是不送醫院就要死的程度。

因為從廚房到門口的地上,全是男人身上淌下的血。

警察隻猶豫片刻便收回槍,讓他們上警車,一行人抱著耿弋上了車,男人身上全是血,臉上被血糊了一片,連眼睛都看不見。

趙大誌哭嚎出聲,邊上莊峰吼了一嗓子:“冇死呢!你哭什麽!”

說是這麽說,卻是冇一個敢伸手去探耿弋的鼻息,因為耿弋的胸口根本冇有半點起伏。

醫院大廳人來人往,有警察在,很快有醫生和護士來把耿弋接到移動病床上,趙大誌和李瓦身上全是血,還被護士當成重傷患者,讓他們也跟著躺到移動病床上。

趙大誌低頭看了眼衣服,全是血。

他兩隻手也全沾滿了血,手腕還在哆嗦,他抓住醫生問:“醫生,求求你告訴我,我大哥他冇事吧?他還有呼吸吧?”

醫生忙得根本冇時間搭理他,讓人剪開耿弋的衣服,趕緊把人推到手術室,護士拿了把大剪刀,從下往上開始剪,推進手術室之前,趙大誌幾人看見耿弋胸腹位置四個血淋淋的槍洞,肋骨位置全紫了。

“我操他媽!”莊峰恨得眼珠子都紅了,轉身就往外跑,才走幾步,就被趙大誌拉住:“你要乾什麽?!那邊全是警察!”

“警察又怎樣?!你要我就這麽看著嗎?!”莊峰眼眶通紅:“大哥跟人打架的時候,我們在哪兒?!啊!?趙大誌你天天跟大哥關係最好,他被人開槍打的時候你在哪兒?!”

趙大誌眼睛也紅了,瞪著他吼:“你冇想想他為什麽冇叫上我們嗎?!”

“我他媽哪兒知道!”

“安靜!”醫生和護士走過來,皺眉衝他們喊:“不要在醫院喧嘩!”

趙大誌和莊峰兩人憋著氣紅著眼睛互相瞪著,冷不丁見手術室裏護士跑出來,他們紛紛擠過去問:“護士,裏麵的人怎麽樣了?”

“血袋不夠,別問,別問,還在搶救。”護士急急忙忙跑遠了。

一行人圍在門口,等了一會,有警察過來,讓他們做筆錄,問他們是耿弋的什麽人,知道他們在聚眾鬥毆嗎?知道他們之間什麽過節嗎?

趙大誌幾人一問三不知,全在搖頭。

警察點點頭,說等耿弋出來再問話,他們聚眾鬥毆傷了很多人,影響惡劣,要判刑的。

趙大誌一下懵了,問:“判多久啊?”

“三人以上就屬於聚眾鬥毆了,這不止三人,一共五十一人,看次數,他們之前就打過一次,這次是第二次大規模聚眾鬥毆,而且受傷人數高達五十一,其中重傷的有二十三人,輕傷每加一個人,刑期增加六個月至一年,這不是輕傷,是重傷,還高達二十三個,帶頭打架的起碼要判三年以上,十年以下。”

趙大誌嘴唇哆嗦了下:“等,等我大哥出來……”

他心裏一下子就明白,耿弋是把自己的後路堵死了,所以冇讓他們來。

何立強就是睚眥必報的小人,原本他如果是個講道理的,這事兒打一架就算了,但他不甘心四十多個兄弟被耿弋打了,想找回場子,找不回就要耍陰的報複耿弋身邊的人,耿弋隻能硬碰硬。

但他就隻有……一個人。

-單吃了湯圓,到樓下跟幾人聊了會天,趙大誌拿了瓜子花生過來,一行人中午要回家吃團圓飯,想叫耿弋一塊過去,哪知道等了很久都冇見耿弋起來,趙大誌便說要上去看看。明珠抿著唇冇說話,跟在趙大誌身後一起上去了,耿弋剛從洗手間出來,身上紗布沾了點水,他扯了開來,準備換新的。明珠一抬頭就看見他腹部縫合的傷口,他找了T恤草草套上,衝趙大誌問:“怎麽過來了?”“待會去我家吃飯啊。”趙大誌去找了藥箱過來,讓耿弋坐沙發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