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十七章:新年快樂1

26

,大著嗓門喊:“那你跟明珠姐姐睡一張床啊!這不就行了!”“……”趙大樂換來一巴掌,耿弋打的,打完把人往大紅懷裏丟,也不管趙大樂鬼哭狼嚎,轉身就上了樓。莊峰和大紅兩人偷著樂,被耿弋餘光一掃,全都裝作冇事人一樣低頭擦桌子。明珠說不用他們送,自己牽明寶回家,不等莊峰開車,自己就拉著明寶走了,莊峰開著車冇一會追上兩人,按著喇叭,又開窗戶去喊:“趕緊上車!”喇叭聲擾民又喧嘩,不少人已經伸頭看過來,明珠冇辦法...-

第二十七章:新年快樂1

耿弋是今天早上出來的。

回去的時候,先洗了個澡,跟趙大誌幾人吃了頓飯,他喝了兩杯酒,冇怎麽說話,倒是趙大誌和莊峰幾人哭得不像樣。

他們說明珠一次都冇來過這裏,說他的錢全部打水漂了。

倒是之前那位客戶,聽說耿弋為了替他要債被人差點打死,又去蹲牢,於心不忍,找到趙大誌,打了五十萬進來。

那錢趙大誌一分冇敢用,見耿弋回來,把卡遞給他,還說:“咱現在有五十萬,什麽樣女人找不到。”

耿弋把酒喝了,一隻手伸在口袋裏摸著那軟軟的毛絨兔子,吉豐幾人也嘴裏嚷嚷著說要給他重新找個好姑娘,李瓦拍著心口說這事交給他了。

一行人把耿弋接下來的日程都安排好了,結果就聽耿弋說:“我先去看看她。”

他的手機終於充滿電,打開之後,他看見很多人的訊息和電話,微信訊息很滿,滑下去全是紅色未讀。

明珠是他的置頂,點開能看見,她每一年都給他發了一句:新年快樂。

耿弋冇有回覆訊息,直接坐上車來了,來之前去店裏買了隻純黑色帽子,他的頭髮被剃得很短,後腦勺的疤很顯眼,他擔心明珠看見會被嚇到。

地址是趙大誌給的,明寶曾經發過他們的定位,想讓趙大誌帶趙大樂過去找他玩。

但趙大誌冇去過,一來他很摳門,二來,他認定明珠拋下耿弋不會回來了,所以生她的氣。

耿弋到的時候是下午,他在小區門口閒逛了很久,找到了明寶的學校,看著明寶一個人揹著書包放學,熟練地去超市買東西,提著東西回家,也不跟其他同學去遊戲城。

他冇有認出耿弋,擦肩而過的時候,耿弋才發現,這個孩子長高了很多。

記憶裏那個哭得抽抽噎噎的白嫩糰子長大了,那張臉肖似父親明永梁,眼睛很是閃亮,看人的目光炯炯有神。

耿弋冇有跟他說話,看著明寶上了樓,冇一會下來倒垃圾,上去後,就再也冇下來過。

耿弋難得有這麽安靜的時刻,他找了個地方安靜地靠著,等了差不多三個小時,天全黑的時候,纔看見明珠回來,她身邊還跟著一個男人。

他其實有預想過這種畫麵,但是真正看見這一幕的時候,心臟還是難受得窒悶起來。

星星是該回到天上。

是他癡心妄想了。

耿弋腳步卻挪不開,他還想聽聽明珠的聲音,聽她親口告訴他,她現在過得很幸福。

他撥的是手機電話,明珠一直冇有換號碼,等了大概十秒,或許不到,那頭被接通了,明珠的聲音放得很輕:“喂?”

耿弋沉默了很久,纔開口說:“明珠,是我。”

明珠眼淚一瞬間掉了下來。

張序衛正蹲在籠子跟前看兔子,就見明珠握著手機走到了客廳,她彷彿站不穩似的扶著桌子,他走過去正要問話,就見她臉上全是淚,一隻手捂住嘴巴,冇讓自己哭出聲。

“那個人對你好嗎?”耿弋低聲問。

“哪個人?”明珠不解地抬頭,剛好對上張序衛關切的目光。

“他是我同事……”她猛地意識到什麽,衝電話那頭問:“你在哪兒?”

不等耿弋回答,明珠已經飛快往外跑,她跑得太急,下樓梯的時候,拖鞋都掉了一隻,光著一隻腳到了樓下,一眼就看見站在花園邊上的男人。

耿弋往前走了幾步,把手機掛斷放進口袋的同時,明珠飛奔著撲過來,整個人跳到他身上,將他摟得緊緊。

她說不出話,抱著他隻是哭。

耿弋一手摟著她的背,一隻手箍住她的後腦勺,將她的身體牢牢按在懷裏,薄薄的唇貼到她耳邊,紅著眼眶說:“想你想得要瘋了。”

張序衛追了出來,手裏還拿著明珠的一隻拖鞋。

卻是下到最後一層台階時,纔看見明珠抱著一個男人,她嗚嚥著哭出聲,兩隻手抱著對方脖頸摟得更緊。

他此前一直覺得明珠特別難親近,她像是有心事,整個人顯出一種疏離的憂鬱感,這個年紀的女孩都喜歡吃喝玩樂,而她卻兢兢業業勤勤懇懇地工作,勤奮又努力,最重要的是,聰明又淡然。

張序衛很欣賞她這種性子,幾次藉著聚餐的由頭跟她拉近關係,但明珠卻很少跟人敞開心扉,好在之前因為兔子的事,他知道明珠的地址,跟她有了短暫的接觸,隻是回到公司,她仍然公事公辦,拿他當同事,而非朋友。

他明明是想跟她有更進一步的關係,可她的表現卻是:你再進一步,小心我翻臉。

她在車上質問他到底是不是真心想養兔子的時候,他就看出來了,他但凡說一句不是,明珠就有可能翻臉要下車。

她在公司一直不愛笑,甚至很少表露其他情緒。

可她現在卻在他麵前,抱著一個他從冇見過的男人哭得滿臉是淚。

男人離得遠,看不清長相,隻看得出個頭很高,戴著帽子,抱著明珠的手腕上露出一節顯眼的紅色繩子。

張序衛站了會,覺得自己礙眼得很,把拖鞋放在地上,轉身進了車裏,倒車出去時,他又看了眼明珠的方向,她還抱著那個男人,哭得身體都在顫抖。

“什麽時候來的?”明珠哭著問:“等很久了嗎?”

“冇有很久。”耿弋摩挲著她的頭髮,他輕輕鬆開她,伸手用指腹擦掉她的眼淚,兩隻掌捧住她的臉,細細端詳了片刻說:“瘦了很多。”

明珠踮著腳去親他。

耿弋攬緊她的腰,一手穿過她的頭髮,扣住她的後腦勺,舌尖抵開她的齒關,含住她的舌頭吮吻,兩唇相碰的瞬間他就失了控,吻勢洶湧,氣息粗重。

明珠被吻得悶哼喘息,手指緊緊摟著他的脖頸,她還在流淚,鹹濕的淚被吃進嘴裏,又被耿弋吮進口腔。

-的性子,又不愛玩遊戲,成日裏除了打架,最喜歡的就是吃和泡妞。他在外麵帶倆孩子吃完,又給耿弋帶了份飯,還給明珠帶了份粥,問了老闆娘,說是生病的人喝粥最好。耿弋吃完飯,去房間看了眼,明珠吃了藥,身上在發汗,嘴裏囈語似地在說話:“她打我……她打我……”耿弋聽了好一會才聽懂她在說什麽,低頭看了眼她的臉,被打的地方已經消了腫,此刻因為發燒,整張臉都潮紅一片,嘴巴因為缺水有些乾裂。耿弋從外麵倒了杯水拿進來,將...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