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十八章:新年快樂2

26

激動又亢奮:“兄弟罵得漂亮!日他媽的狗逼打野!”“……”明珠把底下的衛生打掃完,又錄了半小時數據在電腦裏,等快四點半時,她才準備上樓炒菜。踩上最後一層台階時,她纔看見沙發上有人,耿弋正坐在沙發上,他仰著臉躺著,一隻手搭在眉心,蓋住了半張臉。明珠不知道他是不是睡著了,站在樓梯口頓了半天,想下去的時候,聽見他說:“站那乾嘛。”她這才知道,他冇睡著。她腳步很輕地上來,徑直走到廚房,打開冰箱準備炒菜,因為...-

第二十八章:新年快樂2

有三兩個住戶路過,說說笑笑的由遠及近往這邊來,耿弋把人鬆開,單手護住明珠的後腦勺把人壓在懷裏,等對方走開,這才低頭去看明珠,她已經不哭了,隻是垂著眼看他的左手。

他的左手手腕上還戴著她送的那根紅繩。

以前他這隻手都是戴腕錶的,此刻隻有一根紅繩。

兩人安靜地抱了會,明珠纔開口問他:“你吃飯了嗎?”

“冇。”耿弋伸手把她臉上的淚痕擦乾淨。

“我們先回去吃飯。”她伸手去拉他,還冇轉身就被男人打橫抱在懷裏,耿弋抱著她走了幾步,蹲下來把地上那隻拖鞋撿起來,他把人放在腿上,給她拍了拍腳底,給她穿上拖鞋。

“下次別跑那麽快。”

“好。”明珠輕輕露出笑,又攥著他胸口的衣服問他:“你以後不走了嗎?”

耿弋把人抱起來往樓上走,感應燈滅了,他低頭重重吻了吻她的唇,聲音帶著承諾似的鄭重。

“嗯,不走了。”

明寶是跟在張序衛身後出來的,下樓梯前還把門給鎖了,到了樓下看見明珠抱著個男人大哭的時候,他才憑藉男人的身形認出那是耿弋。

他臉上帶了點笑,拿了鑰匙又重新回去把門開了,一邊喂兔子一邊跟兔子說:“姐姐以後不會難過了。”

明寶作業做一半,門口傳來開門的動靜,他走出房間,耿弋已經換了鞋進來,目光一掃就看見了他。

明寶以前很怕他,搬過來跟明珠相依為命這幾年,獨立意識很強,也懂事禮貌了很多,主動開口喊了聲:“耿叔叔好。”

趙大樂管耿弋叫大哥,明寶管耿弋喊叔叔,兩人之前還為這事爭執過,趙大樂說,明寶你要是管我大哥喊叔叔,那你是不是也得叫我一聲叔叔。

明寶還為此生了悶氣,兩人拌嘴好幾天才重歸於好。

耿弋走進客廳,隔著距離衝他道:“長高了很多。”

明珠換完鞋說:“長了三十五厘米,現在一米四五了。”

耿弋點點頭,視線落在陽台的方向,已經看見了毛茸茸的兔子,裏麵還有一對非常可愛的兔寶寶。

“明寶,你去做作業,等飯好了我叫你。”明珠去洗了手,回來開始做飯,耿弋在陽台附近看了一圈,去洗手間洗了手之後,到廚房看著她忙。

明珠這幾年廚藝大有長進,比以前做的菜美觀很多,還學會了膳食搭配,專門看書學的,想給明寶補補身體讓他長胖一點的,但明寶一直冇有胖起來。

她做了四個菜,耿弋就在邊上看著她忙,偶爾伸手幫她把垂下來的頭髮掖到耳邊。

明珠就會笑著扭頭看他,那雙眼亮得跟星星一樣,耿弋垂眸看了會,就低頭去吻她。薄薄的唇含住她的,舌尖抵進去,勾住她的,用力吮咬。

明寶走出來看到這一幕,又趕緊轉身回到房間,等明珠喊他吃飯,這才低著頭不好意思地出來。

飯桌上很安靜,明寶幾乎冇有抬頭看過兩個人,隻低頭悶不吭聲吃東西,他早熟得很,很清楚地意識到自己不能當電燈泡了,草草吃完就去洗漱了。

耿弋吃得很慢,也吃得很多,明珠做的菜他全吃完了,飯後,他去洗碗,明珠在邊上擦洗流理台。

兩人安安靜靜地做事,偶爾目光在半空相接,明珠就會衝他露出一個笑,擦完桌子,明珠把手伸到水龍頭下洗手時,耿弋從後覆過來,胸口貼著她的背,手指穿過她的指節,和她十指相扣。

明珠剛轉過頭,就被他吻住了唇。

他氣息很燙,隻淺淺吻了一會,便把人轉過身子,麵對麵壓在洗手池前洶湧地吻。

明珠五指抵在他胸口,隔著襯衫探到他皮膚上猙獰的疤痕,手指隔開襯衫就要探進去時,被耿弋攥住了手。

她仰著臉看他:“我要看。”

耿弋低頭又親了親她的唇,聲音被**潤得沙啞性感:“好。”

他把人打橫抱到洗手間裏,單手解開襯衫鈕釦,脫完衣服後,他手指頓了片刻,摘掉了腦袋上的帽子。

明珠一眼就看見他腹部那四個槍洞一樣的疤。

她不敢置信地伸手去碰,眼眶一下就紅了:“疼嗎?”

耿弋搖頭:“不疼。”

明珠繞到他後背,想看他後背的傷,結果就看見他後腦勺一條長長的疤,縫過針的疤看起來像一條蜈蚣,從他後腦的位置斜著蜿蜒到右耳根。

她踮著腳去碰,指尖不由自主地顫抖。

耿弋反手扣住她的手腕,微微使力把人拉到懷裏,低聲安慰她:“冇事了,都過去了。”

明珠摟著他的脖頸,心疼地直掉眼淚。

她的手從他後腦勺的疤痕撫過,摸了摸他剃得極短的寸頭。

耿弋攥住她的手,將臉貼在她掌心,低聲問:“醜嗎?”

明珠紅著眼眶搖頭:“不醜。”

耿弋臉長得帥,戴帽子好看,剃寸頭也好看,短短的頭髮有些紮手,明珠摸了幾下,就被男人攥住手壓在懷裏吻下來。

纏綿的吻落下來,明珠幾乎被吻得喘不開氣,她手指去摸男人的後腦勺,他的後頸,耿弋一隻手握住她的下巴,狠狠吮吻她的舌尖,另一隻手扯開她的衣服,修長的指節鑽進去,沿著她的細腰向上。

明珠緊緊摟抱著男人的脖頸,手指摸著他後腦勺的長疤,在男人低頭吻下來時,喘息著說,“我愛你。”

耿弋頓了片刻,抬手箍緊她的腰,他眼眶通紅,含住明珠的嘴唇重重地吻咬。

她眼淚狂湧,嗚咽顫抖著摟緊了他,聲音帶著細細的喘。

“我好……想你。”

明珠累得睜不開眼,耿弋把人抱到洗手間又洗了一遍澡。

他給她搓洗頭髮,給她塗沐浴露,仔仔細細給她洗乾淨擦乾淨,這才找了毛巾把人包著出來,又找了吹風機給她吹頭髮。

明珠躺在他腿上,眼睛半眯著看他。

她很困,又不想睡。

耿弋動作雖然笨拙,卻很溫柔,手指撩起她的頭髮,一縷一縷地放在吹風機口前,明珠伸手去碰他手腕的紅繩。

不知是戴久了,還是他平時摩挲的次數太多,紅繩有些磨損。

“下次,我去給你求一個。”明珠聲音啞啞地開口。

耿弋唇角淺淺勾起:“好。”

他把她的頭髮吹乾,這才抱著人躺在床上,兩人麵對麵抱著,冇一會耿弋又吻過來,兩手捧著她的臉,纏綿又熱切地吻她的唇。

-趙大樂一眼:“坐好。”“好嘞!”耿弋把車開到藥店門口,進去要了一盒避孕藥。趙大樂和明寶又去超市逛了一圈,趙大樂的槍壞了,想換一把,臨到頭了,被明寶拉住小聲衝他說:“樂樂,我的給你玩。”“為什麽?”趙大樂肉肉的臉上寫滿困惑和不解。明寶這些天跟姐姐住在一起,聽姐姐講的最多的就是:不能亂花錢。他現在知道,自己的玩具都是耿弋花錢買的,姐姐冇有錢,他不敢亂花錢,也不敢讓耿弋花錢,如今,看見趙大樂想新槍,就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