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十九章:新年快樂3

26

……家裏……要債……我……快……撐不住了……”耿弋伸手拍她的背,低聲說:“以後有我在,不會讓人再欺負你。”明珠燒得迷糊,哪能聽到他說話,囈語了好一會,迷迷糊糊又靠在他懷裏睡著了。耿弋低頭看了眼,她哭得鼻子都是紅的,他找了紙巾替她擦掉眼淚,把人往床上放時,卻被她緊緊摟住脖頸,滾燙的臉貼著他的下巴,貓咪一樣輕輕地蹭,聲音帶著鼻音,可憐又無助地喊:“不要走……”他垂眸看她,良久,妥協似地說:“好,我不走...-

第二十九章:新年快樂3

夜,還很長。

明珠一覺睡到十點才醒,她昨天半夜請了假,也冇看時間,醒來時拿過手機看了眼,才發現昨晚發訊息的時候已經是淩晨三點。

她走路都成問題,兩條腿軟得跟什麽似的,剛下床就跪下了。

這個姿勢讓她想起昨晚的一些細節,她仰著臉能看見男人性感的喉結正劇烈滾動,他眸底沾滿**,佈滿疤痕的胸腹結實硬朗,喘出來的聲音沙啞又色情。

明珠捂住泛紅的臉,冇記錯的話,好像是……她自己提出那個要求的。

明珠洗漱的功夫,腦海裏鋪天蓋地都是昨晚的畫麵,她洗了把臉,拿毛巾擦乾淨,扶著牆慢慢走出來。

耿弋一早就出門了,拿了她的鑰匙,去買了早餐回來,還把明寶送去了學校,見他進去這才轉身往回走。

明寶還挺不好意思的,剛搬來的時候也就姐姐送過他半個學期,後來,他看姐姐太辛苦,就說以後自己去上下學,明珠也覺得他需要獨立,便應允了。

哪知道,現在都十歲了,一個算不上特別親近的男人來送他,臨走前,還遞給他幾百塊,讓他買自己想要的東西。

明寶想拒絕,耿弋卻是轉身就走了,他說話從來都不是問句,也根本不給旁人拒絕的時間。

耿弋回去後,見明珠還睡著,便又給眼鏡男打了個電話。

眼鏡男比他提前半年出來,兩人互相交換了手機號,眼鏡男說,隻要耿弋有需要,隨時都可以找他。

耿弋在這兒冇有人脈,他冇有文憑,很難像明珠那樣按正常流程進入一家公司,好在眼鏡男混得不錯,掛斷電話後,冇一會給了他一個聯絡方式,讓他有時間去麵試。

“大哥,你不如來我這,那邊可能給你職位不高,你來我這兒,我這個職位直接給你,薪資待遇都很好,每年還有兩次出國旅遊的機會。”眼鏡男在外地,很想讓耿弋過去。

耿弋淡淡拒絕了:“不用,我女人在這,我以後就在這了。”

眼鏡男笑:“行行行,哥,有需要再找我。”

兩人簡單聊了幾句,電話掛了。

耿弋看了眼時間,不過八點多,他在茶幾上留了張條子,出門買了身西裝換上,帽子冇摘,打了車去公司麵試。

他不知道,他去麵試的這家公司,剛好是明珠所在的公司。

眼鏡男是動畫設計部門的總監。

他所認識的也都是總監級別的,但是介紹耿弋過去,耿弋隻能給人家當設計師,但耿弋從他手裏學到的東西完全可以勝任總監這個職位。

耿弋卻無所謂,他冇有文憑,甚至有各種前科,能有一家公司願意錄用他,就已經是值得慶幸的事。

從三年前明珠哭著在電話裏問他,這是不是最後一次通話那一刻,耿弋就做好了未來的打算:

他以後再也不要讓明珠擔心。

他要找個穩定的工作,給明珠穩定的生活,讓她和明寶兩個人生活得更好。

總監年紀中等,四十來歲,頭髮掉得差不多了,地中海髮型,因為之前欠眼鏡男人情,所以答應讓耿弋留下,麵試流程還是要走的,問了幾個常規問題,又考了他動畫專業相關的知識,見耿弋真的懂,這才點點頭:“行,去人事部報道入職吧。”

耿弋從人事部報道完,敲定第二天去上班,這纔回去。

纔到小區,就見趙大誌和莊峰在門口,他們把他的車開來了,還重新貼了膜,看著很新。

耿弋早上起來纔看見他們昨晚發的訊息,個個都很關心明珠有冇有拋棄他,有的義憤填膺在群裏喊:“明珠她要是敢拋棄你!我就帶兄弟們去劫了她弟弟!”

耿弋隻回了句:“她睡著了。”

群裏瞬間炸了:

“操操操!”

“踏馬的!耿哥我們擔心你被人拋棄,兄弟幾個哭得死去活來,你在那邊溫香軟玉好不快活!你對得起我們兄弟幾個嗎?!”

“哥你悠著點,雖然憋久了,但不能一次性全部釋放,你懂嗎?”

“趙大誌你閉嘴吧,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一次三秒。”

“**你說誰三秒?!”

“你們安靜點,別吵到處男,是吧,李瓦。”

李瓦:“???”

資訊一條一條往上刷,最新一條是大黑髮的,後麵帶著一個猥瑣邪惡的笑容表情。

“哥,別的我不想知道,我就想問,昨晚爽嗎?”

耿弋牙尖發癢,手指在手機上敲了字:“滾。”

能不爽嗎?

爽得他險些停不下來。

耿弋人還冇到跟前,趙大誌就已經發出雞叫聲:“臥槽!哥你今天去相親了嗎?穿這麽帥!”

藏藍色的西裝,穿在他身上,筆挺熨帖,襯得雙腿修長,肩背挺直,即便戴著頂黑色帽子,也並冇有折損他的帥氣。

莊峰都忍不住衝他豎起大拇指:“哥,我要長你這張臉,我一定一天換一個妞。”

耿弋淡淡送來一個字:“滾。”

趙大誌冇忘了正事,他把車鑰匙丟到耿弋懷裏,莊峰則是送了個箱子到耿弋手上。

“什麽?”耿弋手指抵開看了眼。

莊峰不說話,隻是笑。

箱子裏五顏六色各種口味的套子,都是他們幾人買來送他的,滿滿一箱。

耿弋唇角輕扯,很淺的一個笑,他把箱子抱在懷裏,衝趙大誌和莊峰問:“一會出去吃飯?”

“不了,把車送給你,我們就走了。”趙大誌說著掰手指數了數:“等我過個兩三年攢點錢,在這買了房,到時候我來跟你做鄰居。”

耿弋挑著眉:“行。”

他走到趙大誌和莊峰麵前,伸手跟兩人碰了碰拳頭:“走了。”

趙大誌看著耿弋上樓的背影嘖了聲:“果然,戀愛的男人就是不一樣,耿哥都會笑了。”

莊峰一臉看傻逼的表情看著他:“耿哥什麽時候不會笑,那是不想衝你這個傻逼笑。”

“你媽的你說誰傻逼?”趙大誌擼袖子。

“誰問誰傻逼!”

“……”趙大誌懵逼了:“你等會,我捋一捋。”

莊峰:“……”

耿弋抱著箱子開門進來時,明珠剛好穿上衣服從臥室出來。

她見他穿得特別正式,有些怔愣,出口的聲音還很啞:“你怎麽穿……這麽正式?”

耿弋挑眉看她:“不好看嗎?”

“好看。”明珠露出笑:“很帥。”

耿弋個頭高,十足的衣架子,筆挺的西服到他身上,將他的身形拉得挺拔筆直,領口扣到脖頸,襯得他五官尤為突出。

他偏頭看過來,下巴輕抬,下顎線筆直利落,眉毛微挑,單眼皮上附著的那塊小小疤痕也彷彿有了生命般,向她看來。

她無數次夢見過耿弋,夢見他出現在學校門口,宿舍樓下,甚至是坐在車裏,隔著車窗跟她對視,他話很少,常常就隻是喊她的名字。

再到後來,他出現在她的床上,薄唇含著她的耳骨喘息噬咬,沙啞的嗓音衝她說:“明珠,新年快樂。”

-打。一群人混戰半個多小時,直接打到他們老大出來,耿弋這才停了手,摸出一根菸咬在嘴裏,額頭的血順著眉毛往下滑,落進眼裏,襯得淺色的瞳仁裏浸出一片血色。他找了牆倚著,單手攏火,給自己點上煙,這才衝他們老大的方向說:“一百萬。”對方老大根本不把他放眼裏,本來耿弋就一個人過來,結果打了他十多個兄弟,他一揮手,賭場裏其他兄弟全都湧出來,浩浩蕩蕩三四十個。耿弋不緊不慢地把煙抽完,淡漠的眸掃了一圈:“一起來吧。...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