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三章 :求救的信號1

26

……”趁耿弋黑臉之前,大誌又立馬抬手交代:“後來我又告訴她了,我說那不是我,她說她不在乎我長什麽樣,然後……”耿弋挑眉:“不在乎長相,在乎什麽?”大誌羞澀一笑:“可能是看中了我內斂的才華。”耿弋把毛巾甩他臉上,送了他簡短的一個字:“滾。”趙大誌的弟弟叫趙大樂,今年六歲,上蒲河小學一年級,成績一直吊車尾,但腦子卻很聰明,調皮搗蛋的事兒一樣冇少乾,就是不用心在學習上,為此趙大誌早早就給弟弟立了目標:拿...-

第三章

求救的信號1

外麵天已經黑了。

耿弋下樓時,大誌幾人忙得腳不沾地,地上桌上到處都是散亂的檔案資料,大誌幾人一邊整理一邊爆粗。

“怎麽回事?”耿弋問。

大誌崩潰地跪在地上:“大黑那個神經病把窗戶開了,一陣風颳過來,我們所有檔案都飛了……哥,你看看,要不要招個女助理什麽的,你說我們幾個大老粗,根本就做不來這麽細緻的活兒啊……”

耿弋掃了他一眼,聲音淡淡的:“哪個女的願意來?”

大誌瞬間清醒:“……也對。”

大黑抓了一把頭髮:“我哪想到外麵那麽大風……剛剛有點犯困,我想著開窗戶透透氣,誰知道……”

“想透氣不會出去?”大誌懟他:“你弄亂的你自己整理,我不弄了,頭疼。”

大黑忙看向耿弋求助:“哥……”

耿弋看了眼腕錶:“走吧,先吃飯,吃完了再來弄。”

天兒涼,大傢夥都想吃點熱乎的,一窩蜂去了街上最火的燒烤店,耿弋站在門口跟店老闆閒聊,抬頭時,不經意瞧見對麵飯店透明玻璃裏晃過一張新麵孔。

他正要收回視線,卻忽然發現什麽似的,又盯著那張臉多看了兩眼,這才認出,這個新來的服務員不是別人。

正是他昨天剛見過的明珠。

晚上酒店生意不錯,明珠穿梭在酒桌間,手裏不是托盤就是酒瓶,她病剛好,麵色還有些蒼白,遠遠看著還有幾分柔弱的病態。

耿弋忽然就想起,車子停在服務區那次,在洗手間門口遇到的那雙眼睛。

紅得像兔子。

裏頭的悲傷和痛苦濃鬱得幾乎要溢位來。

“耿哥!誌哥想吃兔頭!”裏頭傳來大黑的喊聲。

耿弋轉身往裏走,風把他的聲音送來,幾分散漫幾分嫌棄。

“吃屁。”

今年的聖誕節來得比往日都要冷上幾分。

耿弋一直窩在房間裏,除了下樓看看,連門都冇出。

空調室內,他隻穿著一件黑色T恤,剛在跑步機上運動完,背上都一片濕汗。他拿了毛巾洗完澡剛出來,門就被敲響。

“進。”

“哥,幫我去接一下樂樂唄?”大誌殷勤地端著一杯熱茶站在門口,笑得十分諂媚:“我今晚有約會,嘿嘿。”

耿弋眼皮輕輕掀起:“服務區那兩個?”

“靠,別提了,那倆看上你了。”大誌把茶放在桌上,抬手整了整自己的髮型,自豪道:“網上認識的。”

他衝耿弋笑得諂媚極了:“哥,我用了你的照片。”

耿弋:“……”

趁耿弋黑臉之前,大誌又立馬抬手交代:“後來我又告訴她了,我說那不是我,她說她不在乎我長什麽樣,然後……”

耿弋挑眉:“不在乎長相,在乎什麽?”

大誌羞澀一笑:“可能是看中了我內斂的才華。”

耿弋把毛巾甩他臉上,送了他簡短的一個字:“滾。”

趙大誌的弟弟叫趙大樂,今年六歲,上蒲河小學一年級,成績一直吊車尾,但腦子卻很聰明,調皮搗蛋的事兒一樣冇少乾,就是不用心在學習上,為此趙大誌早早就給弟弟立了目標:拿了高中畢業證就來耿弋這上班。

耿弋聽後隻“嗬嗬”倆字,搞得趙大樂每次見到耿弋,就彷彿見到了十年後自己的老闆,根本不需要趙大誌教導什麽,自動傳承了他哥的狗腿諂媚,看見耿弋就親熱地喊大哥,那架勢比看見親哥還親熱。

-“嗯”了聲。把明寶和趙大誌送到學校後,明珠開車去了趟街上。她托舍友把自己的電腦寄了過來,還有一些衣服鞋子,班導說讓她休學一年,讓她明年再來繼續念,她冇同意,卻也冇拒絕,隻是說考慮。家裏現在這種狀況,她哪兒也去不了,明寶還小,她也不放心交給任何人,都說患難見真情,往年來往的親戚,一見她家出了事,能躲就躲。明珠隻想讓他們照顧一下明寶,就被對方推說家裏冇閒人,大家都出去工作的,冇人能照顧。隻剩下二姨對他...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