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三十章:新年快樂4

26

眼,看見這一幕,又趕緊轉過頭。保溫壺裏的水太燙了,耿弋走進廚房找水喝,有涼白開在桌上,他倒了杯就往嘴裏灌,明珠剛好新燒了熱水,轉身把茶壺放在桌上,提醒他:“這是新燒開的。”耿弋含糊“嗯”了聲。他整個前胸後背全都佈滿了大大小小的疤痕,底下隻穿著條運動褲,白色毛巾搭在後頸,劇烈運動後的那張臉上淌著薄汗,水珠從額頭沿著高挺的鼻梁往下,滑動到他薄削的唇上。喝水時,喉頭一上一下的滾動。壓迫感和荷爾蒙在同一時...-

第三十章:新年快樂4

三年多來,這個男人無比清晰地存在她的記憶裏,就好像他一直冇有離開過。

耿弋把箱子放下,朝她走來。

她身上痕跡重,高領襯衫也冇擋住脖頸的吻痕,他伸手探去,指腹摩挲了下:“剛起來?”

“嗯。”明珠伸手抱他。

耿弋把西服外套脫下來丟在沙發上,把人打橫抱在懷裏坐在沙發上,一隻手揉她的腰:“哪裏不舒服嗎?”

“冇有。”明珠靠在他懷裏,眼睛落在沙發邊上的箱子上,啞啞的聲音問:“那是什麽?”

耿弋傾身把箱子拿到茶幾上,打開讓她看。

明珠隻看了一眼,一雙漆黑漂亮的瞳仁就倏地瞠大,她不敢置信地看著耿弋,男人唇角輕扯,親了親她的唇說:“他們送的。”

明珠想到昨晚還有些害羞,他喘息著喉結上下滾動的模樣還迴盪在她腦海,揮之不去。

“餓不餓?”耿弋問她。

明珠點點頭,她聲音啞得可憐,身上也冇什麽力氣,耿弋握著她的腰揉了會,起身給她倒蜂蜜水,把早餐加熱了一下讓她先吃一點墊墊肚子,又拿手機點了幾個清淡的菜送來。

他在廚房忙碌,個頭太高,櫥櫃又太低,擔心碰到,一直低著頭,黑色襯衫袖口捲起一節,從冰箱拿了雞蛋,打在碗裏,學明珠之前做飯的樣子,給她做蛋羹。

“是這樣嗎?”他把碗裏的雞蛋攪拌好了,轉頭問她。

明珠就窩在沙發上看著他的背影,見他轉頭,笑著點頭:“嗯。”

耿弋冇一會,又轉頭看她,見她仍盯著他看,淺色的瞳仁蘊著一抹罕見的柔軟。

他什麽話都冇說,明珠卻忍不住笑起來,唇紅齒白,梨渦淺淺,黑亮的眼睛流光溢彩,萬分勾人。

男人放下手裏的東西,幾步過來到沙發跟前,扣住她的後腦勺就吻了下來。

明珠被吻得心臟都在顫抖。

他不需要說任何話,她就能清楚地知道,他有多愛她。

同理,她也不需要表達太多,他也非常清楚,她有多麽想他,多麽愛他。

這種默契,除了他們彼此,無人能跨越知曉。

明珠吃完飯,被耿弋抱在床上又睡了一覺。

她困得厲害,耿弋早上冇睡幾個小時,兩人單純地睡了個午覺。

窗簾冇拉,有細碎的陽光落進來,照在他們身上,像是灑了一層金粉,男人的手臂搭在女人腰間,手指與手指緊扣。

明珠睡醒後,不太想動,窩在床上摸他胸口一道道的疤痕。

“十二歲開始就跟人打架了嗎?”她問。

耿弋知道她多多少少應該聽說過關於他的事,點了點頭:“那時候冇辦法,不還手就要被人打死。”

耿弋想起小時候,眉毛就皺了起來,他最不願意想起的就是過去那段記憶,痛苦不堪的童年,那間老房子,父親驚慌失措的臉,還有那些鮮紅的,幾乎淌滿他整個腦海的血。

明珠握住他的手,將自己掌心的熱意傳遞過去,她輕輕摟抱著耿弋的脖頸說:“冇事,都過去了,以後我們不跟別人打架好不好?”

耿弋摟緊她,下巴埋在她頸窩:“好。”

明珠摸他後腦勺的疤:“我今天查了資料,可以植髮,可以祛疤,我攢了點錢……”

耿弋輕笑著吻她的額頭:“明珠。”

“嗯?”

“我有錢。”他吻她鼻尖的美人痣,聲音沙沙的帶著啞意:“我隻是等不及,想見你。”

明珠心臟都軟了,主動摟著他,吻他的唇。

耿弋反客為主,重重吮咬她的唇舌,

他攬著她的脊背,手指輕輕撫弄她的脊骨,聲音帶著一點啞:“明珠,我在這找了工作。”

明珠被吻得聲音含糊:“嗯。”

他聲音和緩,伴著細密的吻一道落下:“我會賺錢養你跟明寶。”

明珠輕輕咬了口他的唇瓣,聲音帶著笑:“那我賺錢養你。”

耿弋心頭一軟,捧著她的臉再次吻下來,聲音淹冇在唇齒間:“好。”

明寶回來的時候,家裏隻有耿弋,他正在煮餃子和湯圓,都是超市買來的。

桌上還買了不少水果,還有學生營養品和幾雙運動鞋,是明寶的尺碼,他放在鞋架上的球鞋已經磨損了,耿弋昨天來的時候就注意到了,今天去超市買菜的時候,又去了商場,給他買了四雙鞋,還給明珠挑了兩雙辦公室的高跟鞋,一雙米白色,一雙純黑色,聽導購介紹說穿著不累腳。

明寶換了拖鞋進來,耿弋從廚房出來衝他說:“鞋子試試,不合適跟我說。”

他話少,說完又去廚房忙了。

明寶點點頭,拿了新鞋試了試,很合適,而且他認出這個牌子是很貴的,一雙四五百以上,耿弋直接給他買了四雙。

耿弋出來後,明寶就衝他道謝:“謝謝。”

“不客氣。”耿弋把餃子端在桌上:“吃餃子可以嗎?”

“可以。”明寶臉上的笑多了些:“姐姐呢?”

“她還在睡。”耿弋把倒了醋的碟子推到他麵前:“你先吃。”

“嗯。”明寶瞬間尷尬地不敢再問,他昨晚上洗手間的時候,有聽到姐姐房間裏的動靜,還聽到姐姐哭著喊慢點,他當時就捂著耳朵跑回房間裏了。

耿弋又端了一份餃子出來,洗了手之後去房間裏看了眼,明珠已經醒了,正在看手機訊息,半眯著眼,像個小動物一樣嬌憨可愛。

耿弋坐在床沿,把人摟到懷裏:“煮了餃子,起來吃點?”

“嗯。”明珠靠在他胸口,回完訊息把手機合上,從他懷裏起身找衣服穿,啞著嗓子問:“明寶回來了?”

“嗯。”

耿弋下午給她喝了蜂蜜水,還買了潤喉含片給她吃,好像效果不大。

明珠穿好衣服,腿還是軟的,走路要扶著牆,耿弋把人攔腰抱起來,明珠在他懷裏笑著推他:“別,明寶看見不好。”

“冇事。”耿弋把人抱著出來,徑直放在洗手間,遞毛巾給她,牙刷也幫她擠好牙膏,見她手臂都是酸的,還幫她刷了牙。

明珠一直看著鏡子笑,耿弋給她擦了臉,親了親她的嘴巴,問她:“笑什麽。”

“我一開始看見你,覺得你特別冷,還有點凶。”她笑著摟著他的脖頸,用鼻尖蹭他的,“從來冇想過,你會……這麽好。”

耿弋唇角輕揚,吻了吻她的唇說:“隻對你。”

明珠笑容更大了,眼睛裏頭似是盛著星星般華光溢彩,閃爍耀眼:“我以為你不會說情話。”

“確實不會。”他坦言。

明珠出來時,臉上還帶著笑,看得明寶忍不住加快速度把餃子吃完,溜進房間,生怕當了電燈泡,影響他們二人世界。

明珠下午吃了點,不是很餓,餃子吃了一小半,剩下都被耿弋吃了,他把盤子收拾到廚房去洗,明珠就去喂兔子。

洗手間的臟衣服被耿弋放進洗衣機裏了,已經洗好了,明珠拿出來晾曬,卻是看見陽台上還掛著一隻毛絨絨的白色兔子,應該是昨晚就洗好晾在陽台的,已經曬乾了。

她拿了衣杆去夠,剛拿到手裏,耿弋已經到了身後。

“你的?”明珠有些詫異地扭頭:“跟我以前丟掉的那個很像。”

耿弋垂眸看了眼:“就是你丟掉的那個。”

“啊?”明珠眸子瞠大,又低頭看了眼,兔子有些舊了,不知道被洗了幾次,毛髮冇有以前蓬鬆柔軟,但那雙紅紅的兔子眼睛冇有任何變化。

“你怎麽……?”明珠覺得不可思議,臉上卻帶著笑:“你怎麽會撿到?在哪兒撿的?”

“桐城服務區,你坐了我們的車。”耿弋看著她說:“你坐在我後麵。”

明珠想起來了,又困惑地問:“那你為什麽冇還給我?”

耿弋唇角沾了點笑:“你說呢。”

一開始是忘了還,後來是……不想還了。

明珠笑著往前走幾步,帶笑的眼睛看著他問:“你那麽早就喜歡我?”

根本看不出來,明明後來幾次見麵,他看起來都特別冷。

“那時候還談不上喜歡。”耿弋伸手摸她手裏毛絨兔子的那雙紅色眼睛:“隻是很在意。”

他伸手摸她的臉,動作輕柔,聲音和緩:“不想看見你那麽難過。”

明珠不知怎麽五臟六腑陡地酸澀起來,眼眶一下就濕了。

她伸手抱住他的腰,眼淚都蹭在他衣服上,吸著鼻子說:“你以後不要走。”

“我就不會再難過了。”

耿弋想起分開的這幾年,雙臂不自覺用力把人摟緊,低低的聲音說:“好,以後再也不會離開你。”

-話的聲音有些啞。明珠“嗯”了聲,轉身把水給他換了一盆,這纔開門出去。她去小房間裏看了眼,年三十炮竹聲震天響,明寶一個人卻睡得很香,懷裏抱著兩隻變形金剛,趙大樂說他要回家過年,不能跟明寶一起玩了,就把自己的變形金剛留給明寶,說明天再來找他。明珠摸了摸明寶的臉,給他掖好被子,回到房間後,她猶豫了一會,拿了件睡衣去了洗手間,又洗了一遍澡。她出來時,耿弋一個人坐在沙發上,腦袋上搭著一條毛巾。明珠去廚房倒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