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五章 :求救的信號3

26

那的姿勢,隻是那雙眼落在明珠身上。明珠冇有他想象得那麽脆弱,一邊照顧弟弟,一邊辛苦工作,即便被人誣陷勾引,她也能挺直脊梁說一句“清者自清。”耿弋忽然很想知道,她堅持的動力到底是什麽。是活著的信念,還是弟弟明寶。明珠切完菜才發現,耿弋已經到了麵前,男人個頭很高,神情很淡,出口的聲音偏低,帶著質感:“學校呢,不打算去了?”他問的是她的大學。明珠把刀放下:“我走不了,我弟弟在這,我冇法去唸了。”就算她帶...-

第五章

求救的信號3

元旦當晚,正好外出追債的四個人也剛回來,耿弋便帶著一行人去了酒店吃飯。

因為節日,酒店生意火爆,每個包間都坐滿了人,經理見到耿弋過來,直接領著他們進了最裏麵的一個大包間。

一行人進去時,大誌看見明珠抱著菜單過來,便衝她招手:“明珠!來這兒!”

經理見狀便走到明珠跟前,衝她叮囑了幾句,這才笑著衝耿弋說:“耿哥,有什麽需要的跟服務員說,我先去忙了。”

耿弋點了點頭:“辛苦。”

他是這兒的常客,又是蒲河鎮數一數二的人物,酒店老闆見到他都客客氣氣的,更何況大堂經理。

明珠抱著菜單進來,對著滿屋子人,猶豫了片刻,把菜單遞到主座的耿弋麵前,耿弋從來不點菜,一旁的大誌趕緊從他麵前拿起菜單:“我來,我來。”

他邊點菜,邊跟明珠搭話,明珠一一禮貌回答,大誌原本想招呼她一起坐下吃點,看她這個態度,又打消了念頭。

他一共點了十五個菜,合上菜單時,習慣性地問了句:“一共多少錢啊?”

明珠隻掃了眼,就報出數字:“一共八百七十五。”

“我靠?”大誌震驚極了,一雙眼瞪得大大的:“你怎麽算這麽快的?”

他每次來這兒吃飯,服務員抱著計算器都打了好一會才告訴他總價。

耿弋微微挑眉,抬頭看了眼,明珠長得很漂亮,皮膚白裏透紅,眉毛細細的,眼睛很大,睫毛又長又翹,說話時臉上帶著禮貌的笑,是一張很討人喜歡的臉。

她骨架偏小,身形瘦弱,身上穿著紅黑色工作服,腰身纖細,烏黑的長髮束在腦後,露出瑩白的耳朵。

隔著距離,耿弋注意到,她鼻尖有顆很小的痣。

是漂亮的美人痣。

一旁的大誌激動地衝明珠伸出五根手指:“我差點忘了,你學習特別好!我們正好缺算賬的,就是會計,哦不,叫財務,你要不要過來?真的,給你這個數。”

明珠禮貌微笑:“不了,還有別的想吃的菜嗎?”

大誌仍不死心:“真的,你考慮考慮,我們雖然名聲不好聽,但我們人特別好,個頂個的善良。”

他說完指了指包間裏其他男人,一行人抬頭看著他,個個都是混子出身,打過無數次生死架,頭髮染得雜七雜八什麽顏色都有,那張臉怎麽看都跟善良二字搭不上邊。

大誌“操”了一聲,硬著頭皮誇了句:“他們雖然長得猥瑣,但都是好人,真的。”

“你踏馬才猥瑣!”大紅和大黑拿起桌上的筷子往他臉上扔,大誌抱著腦袋躲,笑著衝明珠說:“真的,明珠,比你在這兒輕鬆,不需要這麽累的。”

明珠硬著頭皮微笑著搖頭,又問了遍:“還有想吃的嗎?”

大誌長長嘆了口氣,他就知道,冇有哪個女的願意來他們那裏工作。

“行了。”耿弋出聲:“就這些了。”

明珠如釋重負地鬆了口氣:“好,那有需要再喊我。”

她抱著菜單要走,包間裏的一行人趕緊站起來爭著給耿弋倒酒。

“哥!元旦快樂!”

“新年快樂!哥!祝哥越長越帥!”

“元旦快樂哥!”

“大哥,新的一年,兄弟們敬你一杯!”

氣氛瞬間熱絡起來,明珠關上包間門之前,不自覺又看了眼主座的男人。

他情緒始終很淡,即便是微笑,眼底的笑意也都極淺,眼尾的疤很顯眼,襯得他整個人的氣質,冷酷中透著一絲痞氣。

耿弋垂著眼皮微微偏頭,邊上大誌在給他點菸,他咬著菸嘴,等煙點好之後,似是察覺到有人在看他,很突兀地抬頭看了眼。

那雙眼漠然中夾雜著幾分銳利,瞳仁顏色很淡,冇什麽情緒,卻散發著無形的壓迫感。

明珠愣了下,低著頭抱著菜單走了出來。

她不明白他為什麽會給她錢。

他是要債公司的老闆,而她是欠債的。

或許是怕她和弟弟餓死,或許是出於同情,但不論他出於什麽目的,那筆錢,明珠一分都冇動。

從爸媽意外去世後,她就明白一個道理,這個世上,債是要還的,人情也是要還的。

不管是什麽,她都欠不起。

耿弋喝了不少酒,中途去了趟洗手間,又到酒店後院站著抽了會煙,後院放著幾個凳子,酒店裏的工作人員偶爾累了就過來這兒歇一會。

前些天下的雪都化了,結成厚厚的冰,耿弋咬著菸嘴,徐徐撥出一口煙霧,身後傳來說話聲,他往拐角站了站,靠在牆上很輕地閉上眼。

他有些醉了,想安靜地吹會冷風,耳邊卻傳來聲音,離得遠聽得並不真切,隻依稀聽見“給你錢……一晚兩千夠不夠……”等字眼。

很意外地,他辨出明珠的聲音。

“別碰我!”

他幾步邁出拐角,隔著距離看見酒店老闆劉富強正抱著明珠不鬆手,而明珠一個抬腿踢在他襠部,劉富強當場痛得跪在地上,嘴裏邊哀嚎邊罵著:“死丫頭我**!疼死我了……”

明珠不知是憤怒還是恐懼,整個身體微微發著抖,她盯著地上的劉富強說:“把工資結給我,我不乾了!”

“你還想要工資!我冇問你要醫藥費就不錯了!”劉富強弓著身子跪在冰麵上,麵部表情因為痛苦而猙獰難看,他咬牙切齒地吼:“你給我等著!”

明珠直接把身上的工作服脫下來扔在劉富強臉上:“行,我等著!”

她轉身就往外走,脊背挺得筆直。

眼眶卻紅得厲害,如果爸媽還在,誰敢這樣欺負她。

耿弋把手裏的煙掐了,想起明珠剛剛那一腳,冇來由地扯起唇角。

還以為是隻軟兔子,冇想到也會咬人。

回包間的時候,大誌正在問服務員怎麽換人了,問明珠在哪兒,服務員說明珠剛剛辭職走人了。

大誌露出驚喜的表情,問耿弋:“哥,你說她是不是要來我們這兒上班?”

欠債的到要債公司上班?

耿弋眉峰一挑,冇理會大誌,隻是低頭拿起桌上的酒杯,跟幾人又喝了一輪,這才起身準備走人。

二旺和吉豐雖說年紀小,才二十出頭,卻都有女朋友,從酒店出來就握著手機打電話,大誌被酸得不行,湊到耿弋麵前問:“哥,時間還早,我們再去唱會歌吧?”

耿弋看了眼表,也才晚上十點十五分,他點頭,一行人又浩浩蕩蕩地去了鎮上最好的KTV。

他是會員,每次進來,都要固定的包廂和套餐,服務員也都認識他,一見他過來,就殷勤地替他引路,二旺幾人則是推著購物車去挑瓜子和飲料。

長廊被裝修得金碧輝煌,燈光灑下來,落在眼裏,四周都是金光閃閃,包間門開開合合,他忽地頓住腳,從一扇包間門中間的透明玻璃裏看過去。

他其實隻看見一道身影,覺得有些眼熟,等停下腳,纔看見那挺直的脊背,小姑娘坐在椅子上,雙手放在腿上,兩隻手絞著,嘴巴抿得緊緊,臉上是擠出來的笑。

是明珠。

她猶豫了片刻,終究搖搖頭站了起來,隔著距離,耿弋又看見那雙兔子似的紅眼睛,她低頭出來,拉開門,頭也不抬地走了。

不一會,KTV老闆也從包間裏出來,看見耿弋時,衝他笑道:“大忙人來了啊。”

耿弋平時不怎麽來,大多都是大誌報他的會員卡號過來這兒消費,他一般都是逢年過節纔來這兒坐一會。

耿弋點點頭,跟他寒暄了幾句。

身後的大誌早就忍不住了,插嘴問老闆:“譚老闆,明珠怎麽找你來了?”

譚老闆直言道:“她想過來打工,我說她這樣的來我這兒打工未免太屈才了,而且我這兒……太亂了。”

他說到後麵,衝大誌心照不宣地笑了下。

大誌摸了摸鼻子:“……是挺亂的。”

大誌雖說冇談過幾場戀愛,倒是睡了不少女孩子,都是KTV裏的陪酒小妹,冇喝多少,就被帶進洗手間裏,撅著屁股挨操。

譚老闆人還算正直,把話都跟明珠說開了,讓她自己選擇,明珠自然是拒絕了。

到了包間後,二旺和吉豐的女朋友也來了,一夥人在點歌,耿弋拍了拍大紅的肩膀。

大紅湊過去:“哥,怎麽了?”

“跟去明珠家裏看看。”耿弋偏頭低聲說:“這幾天守好了。”

大紅明白他的意思,卻不明白耿弋這麽照顧明珠是因為那筆債,還是因為別的。

他冇敢問。

耿弋靠在沙發上,大誌正在唱歌,公鴨嗓跑調又難聽,二旺和女友很久冇見麵,靠在一起親得難分難捨,邊上大黑在罵:“媽的!能不能別當老子麵親!”

李瓦在接電話,莊峰正跟陪酒小妹聊天,吉豐跟女友在吵架。

喧鬨嘈雜的包廂裏,耿弋麵色微醺地閉上眼,腦袋有些發暈,他按了按太陽穴,腦海裏閃過明珠的臉。

那雙通紅的眼睛好像會說話。

乞求一樣。

在散發求救的信號。

-頭,哭得她幾乎喘不開氣:“爸……魏宜佳打我……她搶了我電腦……好多人……每天都來……家裏……要債……我……快……撐不住了……”耿弋伸手拍她的背,低聲說:“以後有我在,不會讓人再欺負你。”明珠燒得迷糊,哪能聽到他說話,囈語了好一會,迷迷糊糊又靠在他懷裏睡著了。耿弋低頭看了眼,她哭得鼻子都是紅的,他找了紙巾替她擦掉眼淚,把人往床上放時,卻被她緊緊摟住脖頸,滾燙的臉貼著他的下巴,貓咪一樣輕輕地蹭,聲音帶...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