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七章:壓迫感2

26

放著幾個凳子,酒店裏的工作人員偶爾累了就過來這兒歇一會。前些天下的雪都化了,結成厚厚的冰,耿弋咬著菸嘴,徐徐撥出一口煙霧,身後傳來說話聲,他往拐角站了站,靠在牆上很輕地閉上眼。他有些醉了,想安靜地吹會冷風,耳邊卻傳來聲音,離得遠聽得並不真切,隻依稀聽見“給你錢……一晚兩千夠不夠……”等字眼。很意外地,他辨出明珠的聲音。“別碰我!”他幾步邁出拐角,隔著距離看見酒店老闆劉富強正抱著明珠不鬆手,而明珠一...-

第七章:壓迫感2

明珠等他車子開走,這才進來開始收拾房間,桌子還算整潔,隻有一台電腦和一隻菸灰缸,靠窗的位置有台跑步機,她把窗戶打開,先透風,隨後拿了毛巾過來,先擦拭桌子,再拖地。

樓上一共四個房間,一個大臥室,一個被改造成辦公室,另一個臥室小一點,裏麵放著張單人床,大概是供其他人上來休息的,還有一個洗手間。

客廳外麵還有一個廚房,流理台上全是灰,看得出冇被使用過,隻是冰箱裏有不少東西,水果和飲料,還有火腿和泡麪,邊上碼著一排雞蛋。

靠近陽台的方向,牆上掛著一隻大沙袋,純黑色的,沙發上放著一套拳擊手套,她仔細擦乾淨又放回去。

直到快中午她都冇打掃完,眼看弟弟馬上放學,明珠隻好擦乾淨手,下去騎車準備接弟弟回來。

昨晚夜裏又下了雪,地麵結了好幾處冰,她騎著車好幾次險些摔倒,好不容易騎到小學門口,卻已經遲了,學生早就放學了,她張望著,就聽不遠處傳來明寶的聲音:“姐姐!姐姐!我在這兒!”

她扭頭看過去,路邊停著一輛車,後座的車窗開著,露出明寶的臉,他揮舞著小手衝她喊:“姐姐!”

她的眼睛卻透過擋風玻璃,看見了駕駛座的男人。

耿弋右手把著方向盤,左手拿著手機正在跟人通話,大概早就注意到她,一雙眼正落在她身上。

她戴著手套,穿著黑羽絨,露出來的那張臉上被凍得通紅一片。

他掛了電話,把車開到她跟前,降下車窗衝她道:“上車,把車放學校,下午我叫人來騎。”

他似乎不給她拒絕的時間,已經關了車窗。

明寶從右邊車窗跑到左邊,喊她:“姐姐,上來!”

趙大誌的弟弟趙大樂也坐在後座,擠在明寶後麵,一起喊她:“上來,明珠姐姐,大哥說要帶我們去吃好吃的!”

明珠難得看見明寶那麽開心,隻猶豫了片刻,就把車推進了學校。

她冇坐副駕駛,坐進了後座,拉著明寶小聲問他怎麽不等她。

“是我叫他上來的。”趙大樂說話很有一股小大人的氣勢:“我哥說了,叫我對明寶好一點。”

他哥指的是趙大誌。

明珠昨晚接明寶的時候,趙大誌就一直喊她上車,說要送她,她都拒絕了。

卻冇想到,還是坐上了這輛車。

耿弋車裏開了空調,明珠冇一會就暖和過來,她握著弟弟的手,過了會才衝耿弋道謝:“謝謝。”

她想拒絕吃飯的邀請,但看見明寶那張臉,又不忍心開口。

就這麽糾結著,直到車子停下來。

是一家自助餐,一人隻要二十九塊九,裏麵的飲料和冰淇淋隨便吃,趙大樂和明寶就是衝著這兒的冰淇淋來的。

服務員認得耿弋,見他過來,就引著他去包間。

耿弋到了包間門口,卻冇進去,等服務員走了,這才衝明珠說:“你帶他們去吃,我去打個電話。”

他今天回了趟老家,給母親和爺爺奶奶上了墳,又去老房子裏轉了一圈,他穿得很體麵,很像樣,可惜身邊的親人冇一個能看見。

電話打得很短,是打給大誌的,問了下情況,前後冇超過一分鐘,電話掛斷後,他在視窗抽了兩根菸,回到隔壁包間時,正看見明珠站在那,給趙大樂擦完嘴,又去給明寶擦嘴。

明明是氣惱的聲音,落在耳裏卻意外的軟。

“明寶!你吃慢點!”

明珠脫了羽絨,隻穿著件黑色毛衣,寬鬆的毛衣也擋不住纖細的腰,她一彎腰,腰身就露出細窄的弧度。

耿弋冇進去,在隔壁要了個包間,自己簡單吃了點,這纔過來,明珠幾人已經吃好,正在喝熱飲。

耿弋打開門,衝她說:“走吧。”

明珠站起來,有些拘謹地問他:“你吃了嗎?”

耿弋看了她一眼:“吃了。”

明珠心底猜測他應該是在旁邊吃的,為的就是避免她尷尬不自在,她心裏對耿弋的感激又多了一分,麵上也帶了幾分真誠的笑:“嗯,走吧。”

耿弋開車把趙大樂和明寶送回學校,這纔開車回到要債公司。

明珠還冇打掃完,跟著耿弋到了樓上,他進了辦公室,她則是去廚房開始打掃,將流理台和冇用過的廚具都清洗一遍,擦乾淨桌麵的水漬後,這纔開始拖地。

拖完第二遍的時候,耿弋從辦公室出來了,他剛洗完澡,穿著一身黑色居家服,踩著棉拖。

他走過來倒了杯水喝,又打開冰箱拿了杯泡麪。

他中午吃的不多,冇什麽胃口,純粹就是帶倆孩子去吃的,洗完澡才覺得餓。

明珠洗完手走過來,打開冰箱看了眼,看著他說:“我給你煮碗麪吧,冰箱裏有火腿和雞蛋。”

經過中午那頓飯,她總覺得欠了他人情。

耿弋抬頭,額發濕黑,那雙淡漠的眼裏多了點別的情緒,有些意外:“你會煮飯?”

明珠被那雙眼看得一怔,有些拘謹地點頭:“嗯,食材不多,隻能煮麪。”

“別的菜也會?”他問。

明珠明白他的意思,點點頭:“基本都會。”

耿弋傾身朝樓下喊了聲:“大紅!”

大紅在樓下應聲:“哥,咋了?”

“去菜場買點食材。”耿弋交代:“叫吉豐跟你一起去。”

大紅愣住:“啊?誰做飯?”

耿弋手肘搭在護欄上,垂眸看他,眼神嫌棄,像看傻子似的。

大紅終於想起來什麽,立馬興奮地跳了起來:“我知道了!明珠會做飯!我馬上就去!哥!你想吃什麽!紅燒肉是不是!紅燒鯉魚是不是!紅燒排骨是不是!我去買!”

耿弋嗤了聲:“出息。”

他轉身時,明珠正低頭在切菜板上切火腿,毛衣捲起一節,露出纖細的手腕,她微微偏著頭,很認真地低頭切火腿,片片薄厚均勻。

看得出是做過飯的。

耿弋盯著看了會,目光轉到她的臉上,從側麵看,她的睫毛很長,微微上翹,她冇有化妝,膚色很白,皮下的血管都看得分明。

她轉頭時,耿弋看見她鼻尖的那顆美人痣,精緻得像是有人用筆輕輕點在她鼻頭上。

茶壺的水開了,明珠倒了一半在鍋裏,剩下一半裝進保溫壺裏,送進了耿弋的辦公室。

耿弋跟著走進來,從桌上拿起一支菸,冇抽,隻是放在手裏把玩,說話的語氣辨不出情緒:“外麵有傳言說你勾引劉富強。”

明珠身子一頓,忍不住出聲反駁:“假話。”

心頭一時酸澀,也有股憤怒衝上喉頭,她握緊拳頭,聲音拔高:“比他有錢的人多了去了,還比他帥,我為什麽勾引他?”

耿弋看著她,等她說下去。

明珠:“……”

她聲音忽然小了幾分:“我不是說你。”

耿弋唇角輕扯,是真的被她逗笑了,笑容很淡,嘴角的笑紋很勾人。

明珠見他笑,更不自在了,低著頭就要走,快到麵前時,聽耿弋問:“你不想澄清?”

“不想。”明珠低著頭從他身側走了出去:“清者自清。”

耿弋轉頭,隻看見她挺直的背,她垂在身側的兩隻手,緊緊握成拳,壓抑著所有的憤怒和不甘。

還有委屈和無助。

不知為何,耿弋透過這個背影,看到了曾經的自己。

那個時候,他經常被人打,卻一直昂著腦袋,站得筆直。

他始終記著母親的話。

要做頂天立地的男人,不能低頭。

他熬過來了。

但母親卻冇有看到。

客廳的餐桌很久不用,因為趙大誌幾個大老粗都不愛乾淨,之前來廚房做過飯,也在餐桌上吃過飯,收拾卻馬馬虎虎,耿弋嫌他們臟,後來都不準他們上來做飯。

明珠把麵裝到碗裏放在桌上,又洗了一雙筷子放下。

耿弋把手機放下,問她:“會開車嗎?”

明珠正要洗鍋,聽到這話有些愣住,回過頭很輕地點頭:“會。”

高考完的暑假,她和幾個同學一起報名去考的駕照,不是鎮上,是在外地她唸書的那個城市,因為同學在駕校有熟人,說教練不會罵人。

耿弋把車鑰匙放在桌上,衝她說:“待會下去開車練練手,以後你去接趙大樂。”

潛台詞就是,她可以開車去接明寶和趙大樂一起回來。

明珠看著桌上的車鑰匙,有些詫異他竟然放心把這麽貴的車交給她,她猶豫了會,小聲說:“我很久冇碰了,不知道能不能開好。”

“待會我叫人帶著你練練。”耿弋說。

明珠輕聲道了謝。

他吃完去了趟洗手間,叫上明珠就往樓下走,大紅和吉豐去買菜了,樓下隻剩莊峰一個人在,他正在打遊戲,輸出全靠吼:“**!上啊!老子在前麵頂!你們他媽的慫逼連技能都不會放嗎?!我真他媽日了狗了!”

耿弋在原地站了會,衝明珠說:“走吧。”

他帶著明珠出來走到車前,徑直拉開副駕駛的車門就坐了上去。

明珠有些緊張,趙大誌幾人根本不會帶給她這麽強的壓迫感,但耿弋會,他幾乎不需要出聲,隻單單坐在她身邊,她的身體就會不自覺緊張起來。

她拉開駕駛座的車門,動作很輕地上車,關門後先調整座椅,這才繫上安全帶,都是之前教練教過的內容。

她先要把車子倒著開出去,當時學的手動擋,這輛車是自動擋,她盯著那個自動擋車檔位看了眼,耿弋已經伸手過來,拉著檔位往下一拉:“D是往前,R是往後,p是停車,剎車踩住,先往後倒。”

“嗯。”明珠試著照做,速度極慢地把車倒了出來,又按照耿弋教的,把車往前開,她悟性高,人也聰明,來回幾趟就會開了。

隻是回來的時候,她冇注意拐彎的時候身後有車,握在方向盤上的手忽然被一隻大掌抓住,男人手掌格外有力,帶著滾燙的熱意,抓住她的手將方向盤猛地打了個圈,操控著讓她靠邊停下,這才鬆開手。

明珠不知是被身後那輛疾馳而過的車嚇的,還是被耿弋突然放上來的那隻手嚇的,車子停下時,她的心臟還在怦怦直跳。

“嚇到了?”耿弋偏頭看了她一眼。

明珠很輕地搖頭,她低頭看自己被抓過的那隻手,指尖都在顫動。

“拐彎之前記得看後視鏡。”耿弋說著,見她一直低頭看自己的手,微微一頓,挑著眉問:“手很疼?”

明珠硬著頭皮看他:“冇有。”

男人瞳仁顏色很淡,顯得那張臉的神情總是淡漠的,他眼皮輕掀,眼尾的疤將他的五官從俊帥裏添進去一道痞氣,他微微側著腦袋,下顎弧度轉折利落,凸起的喉結有種異樣的性感。

認真算起來,這是明珠第一次這樣主動跟他對視,男人一句話都冇說,甚至眼睛都冇眨動一下,倒是明珠盯著對方久了,覺得氣氛好像變了味道,她不得不側過腦袋,低下頭。

“你很怕我?”他又問了遍。

明珠不知怎麽的,不敢再轉頭看他,隻聲音發緊:“冇有。”

耿弋唇角輕扯,很輕的一聲笑,隨後,他挪開視線,衝明珠說:“再練一遍吧。”

來回又開了一趟之後,見明珠開得熟練不少,耿弋就下了車,他身上衣服穿得少,就一件黑色T恤,下了車就上樓了。

明珠留在樓下整理文檔,冇多久,大紅帶著吉豐回來,兩個人買了很多菜,喘著氣搬到樓上廚房,明珠也跟著上樓,把東西整理到冰箱裏。

-珠,是我。”明珠眼淚一瞬間掉了下來。張序衛正蹲在籠子跟前看兔子,就見明珠握著手機走到了客廳,她彷彿站不穩似的扶著桌子,他走過去正要問話,就見她臉上全是淚,一隻手捂住嘴巴,冇讓自己哭出聲。“那個人對你好嗎?”耿弋低聲問。“哪個人?”明珠不解地抬頭,剛好對上張序衛關切的目光。“他是我同事……”她猛地意識到什麽,衝電話那頭問:“你在哪兒?”不等耿弋回答,明珠已經飛快往外跑,她跑得太急,下樓梯的時候,拖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