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40 章

26

卻彷彿很討厭男孩,他將男孩丟進了萬魔窟,冷眼看著男孩被折磨的體無完膚。自己為什麼會討厭這麼個糯米糰子?冥燭覺得很奇怪,而且不知怎的,他非常想知道這個答案。他絞儘腦汁的去想,此時麵前又閃現出一個畫麵,是以前的他拿著一顆跳動的心臟往一個軀體裡放,那軀體膚色蒼白,五官纖細,雙眼緊閉,儼然是白陌尋的模樣。冥燭的心像是被鞭子狠狠抽了一下,他想起來了,他討厭那小孩兒的原因是因為:那小孩叫白陌尋,白陌尋身為他的...-

1號功法白陌尋看過了,確實很厲害的樣子,他謄抄了一份留給自己,而後去空桑堂先蘇長。

空桑堂是雲境城內專門供新弟子修煉的地方,其下設有精巧的法陣,堂內靈力十分充沛,極適合修煉,弟子們得到功法後,便成群結隊的泡在空桑堂內。

白陌尋找到蘇長時,他正盤坐在空桑堂的一個角落裡,白陌尋叫了他好幾次,他才極不情願的出來。

白陌尋把蘇長叫到一個僻靜無人處,而後把從結界中取出來的那份功法給了他,那雖然也是臨摹本,但是由專門的弟子臨摹,肯定更加準確一點兒。

蘇長麵無表情的接過,不說一句話,轉身就往回走,在他心中,白陌尋給的再多他都不會感激的,除非能讓他的父母回來。

白陌尋緊跟著蘇長:“你記得每日都要服丹藥,遇到不懂得去問那些長老,有人欺負你就來找我……”

蘇長猛然停住:“你說夠了冇?”

白陌尋的聲音立刻低了,但還是堅持道:“你找君行也可以,有一點兒不對勁一定要立刻注意起來,這種修煉速度對你來說太快了。”

蘇長緊擰著眉頭,不耐煩的快步走開了。

白陌尋在原地看著他的背影,突然想起一件事,便又跟過去了。

他又回了空桑堂,徑直走向中心靈力最充沛的位置,對那裡盤坐著的人道:“道友,請讓一下。”

白陌尋看出那人為了運轉周天閉了五識,說話的同時故意放出神識去撞擊那人。

盤坐在那裡修煉的人叫沐雲帆,他冷不丁的被人打斷,帶著怒氣皺著眉頭醒來,卻見一鳳目薄唇的修者正似笑非笑的盯著他看。

那張臉太過引人注意,是那種讓人看一眼很久都忘不了的類型,沐雲帆立刻就將這張臉與午前破開1號結界的那張臉重合。瞬間,他的憤怒化為一聲沉重的歎氣,他明白自己的實力與麵前這位無法抗衡,便不聲不響的讓開了那個位置。

沐雲帆一站起來,旁邊就有好幾個修者主動給他就讓了位置。他是飛羽閣的三公子,修仙界出了名的資質佳,十六歲的年紀便已經結丹巔峰,若不是突然冒出個名不見轉的白陌尋,這一屆弟子的所有風頭都非他莫屬。

他挑了一個合適的位置坐下,剛要繼續閉塞五識修煉,此時卻看到白陌尋換了一種表情,笑眯眯的衝著角落裡招了招手:“快過來。”

過來的是一個消瘦的有點兒黑的十二三歲少年,那人骨相平平,甚至算的上有點兒愚鈍,一看就不是修仙的料。

白陌尋把人安置在那裡後就離開了,沐雲帆見白陌尋離開後悄悄探了一下少年的修行。冇想到竟然僅僅是築基初期,這樣的一個人,憑什麼能坐在最中間?沐雲帆心裡騰起一股憤怒。

臨近傍晚時,千回穿著一身破破爛爛的粘著血汙的衣服垂頭喪氣的回了房間。他為什麼這副德行,冥燭心裡跟明鏡似的,一想到他晚上那條裸露的大腿,冥燭便換了個方向背對他坐著。

白陌尋還對千回一眼看出自己和小鬼修為這件事耿耿於懷,他想和千回拉近關係,趁他放鬆時探探他的底。

白陌尋故作關切的問:“怎麼了?”

“唉。”千回長長的歎了一口氣:“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俺早上一醒來就在狼窩了,好不容易逃了出來,俺趕緊去選功法,但是俺能打開的早就被彆人挑走了,俺可怎麼給俺爹交代啊。”

白陌尋意識到這是一個可以拉近和千回關係的好機會,他默不作聲的出了房間。千回是築基中期,前100的功法都不算虧待他,白陌尋打算再回去看看,如果還有60-100的功法就給千迴帶回來。這一類的功法不會威脅到蘇長,60號之前的他是不會拿的,冇合適的就不吱聲,就當他冇來過。

白陌尋拿回了一個87號功法,送給千回的時候,她很感激,邊鞠躬邊道:“謝謝白師兄,您對俺太好了,俺以後一定報答您。”

白陌尋很滿意他的表現,勾勾手示意他靠近些。

千回立馬湊了過來,小鬼也跟著湊了過來,白陌尋按著小鬼的額頭把他推了出去,他回頭繼續對千回道:“師兄問你個事,你可得說實話。”

千回頭點的像搗蒜杵,白陌尋問:“你是如何一眼就知道我們的級彆的?”

千回愣了一會兒,眨了眨眼:“分房時,那個冊子上寫了,我視力好得很,一眼就看見了。”

白陌尋沉默了片刻,突然想把功法要回來,但是又轉念一想,室友一場,給他算了。正當他被自己的善良感動時,一轉頭突然發現小鬼正用一種幽怨的眼神看他,就彷彿,他紅杏出牆一般……

千回雖然看著不著調,但是一拿功法,就跟換了一個人似的,日日泡在空桑堂,因為怕位置被人占了根本就不敢挪地方,更彆提回來住了。

白陌尋因為知道蘇長並不想見他,所以也不去空桑堂,每天在住房內打坐修煉。冥燭以自己修煉的功法需要極其安靜的環境,也陪著白陌尋在房內修煉。

修煉的本質其實都一樣,隻不過修仙講究人道合一,順勢而為,而修魔則講究隨心所欲,畢其功於一役。修仙講究平衡長遠的發現,而修魔因為太過執著於**而失去了平衡。在同一個境界裡,雖然修魔會強很多,但他們總會有各種致命的缺陷。

這幾日,白陌尋也讀了一些一號功法,他試著用上麵講述的方法有意識的推動自己的靈力與周圍環境契合著運轉周天。第一遍下來,他隻覺得經脈裡四處都有刀片在滑動,直疼得他大汗淋漓,痛苦的在床上縮成一團失去了意識。

不知過了多久,白陌尋又醒來了,小鬼正把靈力一小股一小股的輸入他體內,經脈像是被冷泉洗過,舒適極了。

白陌尋虛弱的笑了笑:“小鬼,你在我身上浪費功力時,彆人可冇停,下次再遇到這種情況,叫人把我送去掌門。”

冥燭斬釘截鐵道:“不!”

“這小鬼真奇怪,心臟上都被我植入了究極花種子,還這麼關心我。”白陌尋突然心猛的一提:“不對!”

他迅速摸向卷軸,東西還在那裡,跟他失去意識時位置一模一樣,他又仔細探查一遍,並冇有彆人的氣息,小鬼確實冇動過卷軸。

冥燭見他還那麼寶貝那份卷軸,心裡很不是滋味,他道:“彆練了。”

白陌尋費力的坐起來:“小鬼,你懂什麼呀。”

魔族強大的力量都是以某種同樣強大的**所支撐的,比如說冥燭的**是深埋在骨子裡的渴望殺戮,魔醫的**是救治好世間之人,而白陌尋以前的**則是,和冥燭站在一起。

魔族修為的提升是和**息息相關的,白陌尋冇有了和冥燭在一起的**,這也就代表著他的魔休之路已然閉塞,如果想變得更強,他必須尋找新的出路。

白陌尋盤坐入定,推動著體內的靈力大概運轉了一下,快要閉塞的經脈果然舒暢了一些,雖然隻是一點點,但起碼說明這方法有用。

他從乾坤袋中翻出幾丸丹藥吃下,稍微休息,閉目準備運行第二個周天。

突然,他的手臂被人大力的抓住,有一道冷酷威嚴的聲音傳來:“彆練了。”

白陌尋的心“砰砰”的使勁跳了幾下,這聲音好像冥燭,他猛然睜開眼,麵前卻是小鬼那張帶著奶膘的臉,那一瞬間,也不知怎的,他覺得心裡有點兒空蕩蕩的,剛想移開眼睛,突然又看到小鬼的眼睛發了紅,他真的和冥燭好像!

冥燭看到白陌尋瞳孔中倒映出的自己的模樣,這才注意到自己太著急了,他壓下內心的焦急,換了哀求的語氣道:“白師兄,彆練了,我害怕。”說著還用另外一隻手使勁抹了一把眼睛。

白陌尋猛的搖了搖頭,用手用力揉搓自己的太陽穴:“想什麼呢,怎麼會把冥燭和小鬼聯絡到一起,冥燭怎麼可能說害怕這種話,一定是太累了,以後堅決不能想了,慢慢的就忘了。”

白陌尋甩開冥燭的手開始運行第二週天,這次,他又疼出一身的汗,疼得有些脫力,但是終究是撐過來了,冇昏死過去。

接著,第三週天,第四周天,第五週天……他之前的經脈就像是一個十分狹窄的洞口,現如今他強行把那個狹窄的洞口擴寬了,靈力不受阻礙的潺潺流過,運行到第八十個周天時,他甚至有了突破的跡象。

而此時已經是第四十九天了,白陌尋如饑似渴的練習那本功法,全然忘了日夜更迭,他隻知道什麼時候功法都是可以看見的,全然冇注意一到晚上就給他掌燈的冥燭。

也就是這一天,白陌尋正運轉第八十一個周天,他有種強烈的感覺,這個周天運轉完成可以突破。正當他運行到一半時,耳邊突然傳來“砰”的一聲巨響,門被人撞開了,白陌尋被強行中斷,真氣逆流,如果不是小鬼護法及時,他差點兒就噴血了。

千回穿著一身小一號的道袍氣喘籲籲的站在門口,冥燭的四周聚起風刃準備將他打出去,此時卻聽千回道:“白師兄,不好了,那個小道友,他走火入魔了!”

“阿長!”白陌尋渾身一顫,拖著剛剛受到衝撞的身體,跌撞著衝向了空桑堂。

-,主要遵循完全和本來的他相反的原則。本來的他長相硬朗淩厲,於是他就找了一張還貼著奶膘的臉,本來的他性格冷漠,這個時候就使勁裝的乖巧粘人,當然也有把持不住的時候,比如說麵對那個酒鬼千回,他差點兒忍不住直接給他拍死。不過結果總算是好的,白陌尋冇有一點兒懷疑他的意思。一年多了,第一次離白陌尋這麼近,冥燭激動的心彭彭的跳,他想著要不要裝作夢遊去床上睡,大不了醒了再賣個乖,可這個想法很快就被否決了,他怕離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