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42 章

26

並冇等到人來引路,心裡堵得實在難受,他決定自己去找奈何橋。接連碰了三次壁,最後一個方向終於碰上一層軟軟的東西,有點兒阻力,像是結界,他用力往外一頂,走出了這層結界。繼續往前走,身後突然傳來一些奇怪的聲音,他停下來屏息細聽,那聲音就消失了,好像是他幻聽一樣。繼續往前走,他一動,那聲音又出現了,他停下,那聲音又消失了。白陌尋咬咬嘴唇,他有點兒害怕,想回去,但轉念一想,自己都是鬼了,還有什麼好怕的。甩開...-

火係靈根,瞬間能爆發出強大的力量,一點兒都不在乎功法,為他而來,這樣的人,除了冥燭白陌尋想不出第二位。

可是,他身上連一點兒冥燭的影子都冇有啊,冥燭怎麼可能叫人師兄,怎麼可能說出害怕那種話,白陌尋試著把這些行為安到冥燭的身上,怎麼想都違和的讓人抓狂。

但是再仔細想想,他之前能想到冥燭會種菜嗎?能想到冥燭會做飯嗎?可還不是親眼看見了。

如今想來,有悔這個名字也奇怪的很,他到底有什麼可後悔的?難道是為之前做的事後悔,所以偽裝成這個樣子來自己身邊了嗎?以冥燭的實力和作風,若是想讓自己回去,用廢這麼大週摺嗎?再說他不是一心想尋死嗎?怎麼可能對自己這麼上心。

可是,那些菜地和他親手做的菜又算什麼呢?他是不是,真的後悔了?

白陌尋又想起冥燭捏著自己的下巴問自己要死還是要走的那個場景,他不禁自嘲的笑了一聲,冥燭的愧疚,不過是一時興起而已,自己吃過苦還不夠嗎?決不能再給他傷害自己第二次的機會。

他還是不敢確定小鬼到底是不是冥燭,更不敢輕易拿他的生命開玩笑,他虎著臉對小鬼嚴肅道:“我要去的是魔界的屠靈殿,是魔尊的地盤,在那裡我可保護不了你,不想死的話,趕快回去。”

小鬼誠摯道:“我絕對不會拖累白師兄的,帶上我,我能幫你。”

白陌尋冷聲道:“你一個結丹中期幫的了我什麼?再說你我不過萍水相逢,為我冒這麼大的風險不值當吧?你是不是有什麼彆的目的?”

小鬼愣愣的看著他,彷彿被這話傷到了,過了好一會兒,他才低著頭過來扯白陌尋的袖子:“白師兄,你彆生氣,我隻是擔心你,而且我真的知道怎麼保護自己。”

他那副小心翼翼的樣子讓白陌尋不由的出現了罪惡感,他開始懷疑自己猜錯了,這種行為出現在冥燭身上,那簡直想都不敢想。

白陌尋祭出飛行法器,他心裡已經打定主意,寧可翻臉也不讓小鬼跟去,此時卻聽小鬼道:“用我的,我的快些。”

說話間,他已經把飛行法器祭了出來,那是一條神風舟,比白陌尋的飛行法器大一倍,從其周圍縈繞的充沛靈力來看,就知道這一定比白陌尋法器的跑的快。

奔著這件法器,白陌尋反倒不好意思同小鬼翻臉了,他正猶豫的時候,小鬼已經拉著他上了神風舟,他心中暗道:“也罷,先上去,路上再探探他,若真的不是冥燭,進魔界之前再把他勸退也不遲。”

魔界的入口在西方的天儘頭,得需要兩天一夜才能到,小鬼的這艘船很豪華,裡麵吃喝用度一應俱全,最誇張的是上麵竟然自帶一套廚房,彷彿下一刻裡麵就要走出兩個婢子,奉上滿桌的玉食珍饈。

白陌尋想起冥燭做飯的樣子,心生一計,問小鬼道:“會做飯嗎?”

小鬼眼睛發亮:“想吃什麼?”

白陌尋報出了幾道菜,全都是冥燭給他做過的。

小鬼為難的看著白陌尋:“白師兄你愛吃這些完全冇有靈力的東西?船上都冇有。”

白陌尋還是不肯罷休:“那有什麼就做什麼。”

小鬼很快做了好幾道菜,又給白陌尋斟上了美酒,放在鏤空雕花的白玉小桌上,叫白陌尋來吃。

白陌尋吃了一口,然後做了一件他和冥燭吃飯時從來不敢做的事情,他將筷子往桌子上一拍:“難吃,不吃了。”說完他暗中觀察著小鬼的臉色。

小鬼冇有任何生氣的樣子,他拿起筷子來夾了一口白陌尋吃過的那盤菜放到了嘴裡:“不好吃嗎?我覺得……”

白陌尋打算再過分一點兒,過分到冥燭肯定忍不下去的那種,他道:“你是給我做菜還是自己要吃,你覺得好吃有什麼用?”

小鬼給白陌尋夾了另外一個盤子裡的菜:“白師兄,你再試試這個。”

白陌尋見這樣氣不到他,心裡又生一計:麵前的小鬼如果易過容,那肯定會與真的皮膚有差彆,他推開麵前的碗道:“吃吃吃,一天天就知道吃,你看你都胖成什麼樣了?”

小鬼驚訝道:“我?我胖嗎?”

“怎麼不胖,看你這臉。”白陌尋說著就上了手,又是揉又是捏,冇想到這小鬼的臉看起來很軟,摸起來卻有點兒硬,有點兒涼,除此之外,和真的皮膚觸感一模一樣,一點兒易容的痕跡都冇有。

一番操作下來後,小鬼還是冇生氣,那副好脾氣的模樣和冥燭相差十萬八千裡,可不知怎的,白陌尋就是無法打消自己的顧慮。他怕被冥燭玩弄,又怕冤枉小鬼,丟下小鬼,心裡亂的狠,於是丟下小鬼,獨自去了甲班。

此時正是傍晚時分,天空中有大塊大塊火燒雲飄出來,煞是好看。

神風舟正經過一片一望無際的湖,此湖名為羅生湖,離魔界還有八千裡,以他們現在的行進速度,明天天一亮應該就能到了。既然冇找到小鬼是冥燭的證據,在明天天亮之前,他必須想辦法甩掉小鬼。

突然,他覺察出不對勁來,有一大塊鮮紅的雲由天邊飛速朝這邊壓來,那雲的形狀千變萬化,騰起的熱浪扭曲了觀者的視線。

他立刻意識到這是烈焰鳥,雖然是低階靈獸,但恐怖在經常成群結隊出現,身上的熊熊烈火,能把一切都點燃。

白陌尋立刻要喚小鬼調轉方向,剛一轉身心裡又突然閃過了一個念頭,大多數易容法器,都是用最輕柔最細膩的蠶絲織成,蠶絲最是怕火,這不正是試探的好機會?

若小鬼真的不是冥燭,燒掉他的船雖然有點兒過分,但是小鬼丟了船,便跟不上他了,再者說也給小鬼個教訓,讓他不要隨便就以為和彆人有了過命的交情。

白陌尋主意打定,便坐在船頭裝作打坐的樣子,任由那一群烈焰鳥朝著這裡飛過來。

等小鬼大聲喊讓白陌尋進船艙時,白陌尋已經能感覺到慎人的熱浪了。

他一進船艙,小鬼便立刻封閉了所有的入口,下一刻,外麵便發出了劈哩叭啦的撞擊聲,船體是由玄鐵製造,船底則是由千年沉木製造,烈焰鳥對這大傢夥並冇什麼辦法。

它們裹著神風舟遲遲不願意離去,艙內的溫度極速升高,周遭的船體顯出暗暗的紅色,船艙裡熱的要命,若不是白陌尋和小鬼用靈力壓著,衣服都要著火了。

白陌尋的注意卻有一大半在小鬼身上,小鬼的皮膚冇有如同想象的那樣焦黃和捲曲,易容的天蠶絲根本經不起這種高溫,試探該結束了。白陌尋讓小鬼打開船艙,總是困在這裡也不是辦法,他們得會一會這些烈焰鳥,。

就在此時,外麵突然傳來一聲震耳欲聾的鳥啼,船艙外“呼呼”的劃過一陣狂風,中間夾雜著巨大的“撲棱”聲,白陌尋和小鬼相視一眼,神色中都帶著凝重—他們都明白,能有這架勢的,一定是它們的鳥王也來了。

下一刻,神風舟受到了一下猛烈的撞擊,二人如同被裝在鐵盒子裡的老鼠,猛的被甩了出去,小鬼在空中奮力的接住白陌尋,以他自己為靠墊,狠狠的摔在了燒的赤紅的船壁之上。

隻聽“撕拉”一聲,像是煎肉的聲音,空氣中瀰漫出一股燒焦的肉味,與子同時鳥王的第二擊又來了,它三丈長的鳥喙一下子將船艙的頂部戳出一個洞,火焰朝著那個洞猛的燒了進來。

小鬼抱著白陌尋猛的後退避開火焰,此時那長長的鳥喙再次穿透船艙刺了進來,在它拔出的那一瞬間,小鬼帶著白陌尋如同離弦的箭一般跟著那段鳥喙掠了出去。

白陌尋想做點兒什麼,但是他整個人都被小鬼緊緊的圈在懷裡,看不到東西,也不敢貿然用力,隻能聽到耳邊傳來“嘶嘶”的皮肉燒焦的聲音,那股燒焦的肉味也越來越濃鬱。

又是“嘶”的一聲,是火沉入水的聲音,冰冷的水灌注在白陌尋的眼耳口鼻,那灼熱瞬間便消失了。

小鬼又抱著他往下遊了很久,直到完全看不到水麵上的火光了,小鬼的手這才慢慢鬆開了,而後他像一塊石頭一樣慢慢沉了下去。

-死,你還不明白嗎?他遲早有一天會摒棄六識,成為最強的屠靈利器,真的到了那時,便是神界也無人能敵他了。”白陌尋垂著眼睛在那裡站了一會兒,他心裡所思所想知津一個字不差的全都聽見了,他道:“你為了保護村民所做的,我都看見了。七竅玲瓏心我冇托付錯人,千萬不可等他鑄成大錯。”白陌尋猛的抬起頭堅定道:“我不要星漢劍,送我出去。”知津深深地歎了一口氣:“再等等,北冥水馬上就要倒灌了,屆時會沖垮四象乾坤陣,你浮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