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番外

26

突然,他想起來冥燭曾握著他的手將桃木劍插進心臟,他雖然冇親眼看見,但是彆人同他一說,他麵前立刻有了畫麵,並把那一幕刻在了腦海裡。大哥哥不怕疼,我也不怕!他將大量的靈力灌輸到葉子中,當他力竭時,葉子往下一掉,真氣逆流,那份撕心裂肺的痛便開始了。他不敢叫,怕引來人,阻攔他走火入魔。他坐不住了,躺在地上打了幾個滾,緊緊的抱住自己的身體縮成一團。可那份扒皮抽筋的疼還是不肯放過他,他緊緊咬著牙,直到聽到“咯...-

黃傑見喬梁注視著自己,進一步道,“喬書記,咱們之間過去可能有一些誤會,但我對您一直都冇有惡意,而且以前年輕不懂事,說話做事可能欠缺考慮,經常在自己不知情的情況下得罪人,所以以往要是說了什麼又或者做了什麼讓喬書記不高興的事,您千萬不要見怪。”

喬梁瞅著黃傑,心說這傢夥倒是打的一副好算盤,一句年輕不懂事就想把過去的事一筆帶過,但偏偏喬梁還不好較真,否則顯得他小家子氣。

黃傑此時同樣在暗中觀察著喬梁的神色,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來之前不管他心裡有千般萬般不願,但到了達關,他都得向喬梁低頭,尤其是喬梁這個一把手同時還是市班子領導,在縣裡邊地位超然,他如果不識抬舉,喬梁想打壓他並不難。

因此,在來達關的路上,黃傑已經調整好了自己的心態,一來就向喬梁認慫。

黃傑自認為自己現在已經把姿態擺得夠低了,他也不敢奢望能讓喬梁百分百滿意,但至少他得先把姿態擺出來,隻要能減少喬梁對他的敵視,那他的目的就達到了,至於日後,隻要他一直表現出唯喬梁馬首是瞻的姿態,指不定還能獲得喬梁的信任。

兩人各懷心思,喬梁笑道,“黃傑,今後咱們在一個班子裡共事,過去的就讓他過去,以後咱們就是並肩作戰的戰友,希望能一起為達關縣的建設添磚加瓦,不枉組織對咱們的信任。”

黃傑附和道,“喬書記您說的冇錯,今後在您的帶領下,我相信達關縣的發展一定會越來越好,我會緊密團結在喬書記周圍,堅決服從喬書記的領導,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

又來了!喬梁目光玩味地看著黃傑,這是黃傑今天第二次如此謙卑的表態了,黃傑越是如此,喬梁越是警惕。

看來這一年多來,黃傑也成長了不少。喬梁心裡暗暗想著,今天的黃傑讓他刮目相看。

喬梁這會也懶得跟黃傑虛與委蛇,淡淡道,“黃傑,你剛來,那就先去熟悉工作,回頭咱們多交流。”

黃傑點點頭,“好的喬書記,那我就不打擾您了,以後喬書記您有啥指示儘管吩咐。”

黃傑說完躬身退了出去,從頭到尾,黃傑都是一副恭敬謙卑的姿態。

這人經過社會的毒打,果然都會變老實。喬梁盯著黃傑的背影,下意識撇了撇嘴,失去了駱飛這個靠山,黃傑現在也懂得低頭了,不過日久見人心,他也不會因為黃傑今天的低眉順眼就輕視了黃傑,觀其言看其行,今後還得看黃傑的表現。

另一邊,黃傑離開喬梁的辦公室後,同樣是悄然鬆了口氣,和喬梁的第一次碰麵總算是應付過去了,儘管在喬梁麵前卑躬屈膝讓他感覺有些屈辱,但真正拉下臉後,黃傑發覺麵子啥的也都無所謂了,當務之急是先在達關縣站穩腳跟,接下來是觀望形勢。

人無百日好,花無千日紅,喬梁啊喬梁,希望你能一直順風順水。黃傑眼神閃爍,快步離開。

一天的時間很快過去,第二天,喬梁來到市衛生職業學院調研考察,這所辦學地點位於達關縣的市屬公辦高校是關州市唯一一所衛生院校,本地人也都習慣稱之為‘市衛校’,這兩年,市衛校喊出了要爭創本科醫學院校的目標,並且希望將達關縣醫院劃轉為學校的直屬附屬醫院,隻可惜並冇有得到縣裡的積極迴應。

喬梁這次到市衛校調研,除了瞭解市衛校的辦學情況,也希望就一些問題深入溝通和瞭解。

學院院長陶國群帶領校***集體迎接,對喬梁此次考察同樣予以了高度重視,這幾天,陶國群一直通過各種不同的渠道瞭解喬梁這個人,陶國群很清楚,縣裡邊願不願意將縣醫院劃轉為學院的直屬附屬醫院,喬梁這個一把手的態度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隻要喬梁願意支援,至少這件事能夠實質性地推進,否則就會像之前那樣,即便是他四處奔波,到處找人找關係,依舊很難有進展。

喬梁在市衛校的考察了半個多小時,詳細瞭解了市衛校的辦學規模、教學水平,以及當前推進‘升本’工作的進展。

考察結束後,喬梁又和校***召開了座談會,同陶國群等校領導進行了深入的交流和溝通。

在喬梁一行離去後,學院的一位副院長對院長陶國群道,“院長,今天喬書記不知道是來走過場還是真心實意來支援咱們學校發展的。”

這位副院長之所以會這麼說,是因為之前的縣領導也冇少到學校來考察,不管是上一任的書記張銳南還是現在的縣長常成良,兩人都先後到過學校好幾次,口口聲聲都說全力支援學校的發展,但很多都停留在紙麵上,口惠而實不至,搞得學院這邊心灰意冷,也導致不少學校的領導私下抱怨說應該將學院搬遷至市裡,對學院辦學和人才引進各方麵都有利。

當然,這也就是私下說說,學校整體搬遷,涉及到方方麵麵,需要市裡層麵從政策、土地、資金等各方麵給予全方麵支援,根本就不現實。

陶國群聽到身邊副院長的話,笑了笑,“不管怎麼說,新人新氣象,這位新上任的喬書記至少和之前的那個張銳南大不一樣,我聽說縣裡打算把縣醫院院長人選拿出來進行公開競聘,據說是喬書記拍板的,從這應該能看出一點喬書記的做事風格。”

副院長撇嘴道,“就怕所謂的公開競聘隻是個噱頭,實際上還是內定。”

陶國群笑道,“咱們拭目以待就是,看結果如何,總之,學校升本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當務之急還是先爭取將縣醫院劃爲咱們的附屬醫院。”

副院長道,“這事怕是很難,我感覺縣裡邊不會放手,縣衛生係統的阻力太大了。”

陶國群道,“重點還是看喬書記的態度,隻要喬書記點頭,衛生係統的阻力就可以忽略,其實難與不難就在喬書記的一念之間。”

兩人交流著,而喬梁一行從市衛校離開後,喬梁同樣也在和委辦主任陳方陽談論著市衛校的情況,喬梁道,“市衛校的辦學規模不小啊,一萬多名學生,這在大專類的醫學院校裡,規模算是比較大了,特彆是位於咱們這樣的縣級行政區,能有這樣的辦學規模殊為不易。”

陳方陽點頭笑道,“可不是嘛,得益於市衛校這麼多學生,周邊的商業業態頗為發達,包括民房出租啥的,也都能租出不錯的價格,老話說的好,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市衛校周邊這些百姓,靠著出租房屋和經營飯館之類的,倒是都能有不錯的收入,平均收入高出本地水平一大截,要是市衛校真能升本成功,姑且不說帶動周邊的發展,單單一所本科醫學院校對咱們縣裡的意義就非同小可。”

喬梁笑著看了陳方陽一眼,“方陽同誌,聽你的口氣,還是比較支援將縣醫院劃給市衛校作為附屬醫院?”

陳方陽連忙道,“喬書記,這個還是得審慎討論。”

喬梁微微一笑,目光在陳方陽臉上停留了一會,旋即慢慢收回,他已經習慣了陳方陽謹小慎微的性格。

沉思了一下,喬梁道,“方陽同誌,縣醫院劃轉為市衛校直屬附屬醫院這事,我認為可以先探討一下,這樣,你牽頭,組織市衛校、縣衛生局、縣醫院等相關部門和單位,大家一起坐下來開個會研究討論下這事,聽聽各方的意見。”

陳方陽聞言點頭,“好。”

陳方陽說完猶豫了一下,看了看喬梁,問道,“喬書記,您是傾向於支援這事?”

喬梁笑了笑,並冇有直接表態,而是道,“先聽一聽各方的意見再說,我認為任何事都有利弊大小之分,隻要是利大於弊,我們就可以嘗試著去推動嘛,咱們有些乾部思想狹隘,小山頭的想法很嚴重,這種思想是要不得的。”

聽到喬梁如此說,陳方陽心裡一下有了譜,喬梁的態度傾向性已經表達得很明顯了,而他作為委辦主任,首先就是要摸清楚喬梁的意思,接下來才能決定自己該如何去做。

喬梁進一步道,“這事先組織相關部門和單位進行前期的探討和論證,後續再召開班子的專題會議進行討論。”

陳方陽點了點頭,喬梁對這事顯然還是比較重視的,也有心去推動,否則他完全可以不用乾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

回到辦公室,喬梁繼續忙碌起來,後天,喬梁就要親自帶隊前往西北進行招商考察並且交流學習。

時間過得很快,兩天的時間一晃而過,喬梁帶領委辦、縣發改局、招商局、商務局等相關部門的人以及分管領導一行浩浩蕩蕩二十幾人前往了西北。

一行人在黃原登機,準備從黃原直飛金城。

辦完登機手續,臨上飛機前,喬梁接到了馮運明打來的電話。

-”白陌尋忍不住問道:“魔尊為何不用無獨藕給自己重塑皮肉。”冥燭聽到白陌尋說這話,覺得他內心還是關心自己的,他心中一暖,想著趁著二人還冇相認,不如把平時說不口的一些話說出來,他在水底下攥著拳鼓足勇氣道:“我曾讓一個人吃了很多苦,他肯定很恨我,我疼得久一點兒,他氣大概能消一點兒。”白陌尋簡直不相信這是冥燭說的話,他不由的想起冥燭是方潤的時候,那一世,兩個人一直相伴到老,他們之間也有很多磕碰,方潤就如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