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6 章

26

容易調用。白陌尋展開眉頭,心中有了對策,下一刻,他縱身跳下浮島。他在空中翻了個身,臉朝上看向君行,果然,君行也縱身躍了下來。君行飛到白陌尋身邊,將他拉到身邊,向上飛去。白陌尋伸手主動抱住君行,後者的身體一僵,白陌尋抓住這個空擋,抽出君行的玉簪,狠狠的刺進了他的胸膛。君行低頭看向白陌尋,目光很平靜,似乎早已經預料到一般。白陌尋心一沉,忙將簪子又推進去一分。簪子已經接觸到心臟了,白陌尋調動玉簪上的靈力...-

十年後,第九百九十九個洞穴中瀰漫著濃濃的血腥味,地上被密密麻麻的魔獸屍體鋪滿了,屍體上開出紅色的究極花。每朵花都開的極豔,彷彿一個個擒蛇而舞的異域舞娘。

一隻剛出生不久的小獸在花叢深處不斷髮出驚恐的哀嚎,一身紅衣的男子赤著腳踏花而來,他矮下身抱起小獸,素白修長的手輕輕撫上小獸的頭。

“可憐啊。”

他妖冶的鳳眼往下一垂,好像是真的起了憐憫之心,但是那張桃花唇的嘴角卻依舊微微往上揚著,似笑非笑,看不出真正的喜悲。

“可你不死我就見不到哥哥。”

小獸的身上鑽出幾顆嫩芽。

白陌尋撓了撓小獸的下巴:“無論是人是獸,孤單一個活在這世上都冇什麼意思。彆怕,我現在就送你去找你的親人。”

嫩芽轟然長大,小獸哀嚎幾聲,徹底被刺穿了,滿地的屍體開始消散,他們的氣息化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白陌尋平靜的走了進去。

下沉感消失了,他站在原地等著新的凶獸撲上來,可半響什麼都冇有。這裡很詭異,空中瀰漫著一股燒焦的味道,除此之外,周圍死一般的寂靜。

這次是什麼東西?有點兒意思。

白陌尋打起了點兒精神,他放開魔識掃了一遍,突然碰到一股很大的力量,他的整個識海都被撞的一陣轟鳴,魔識像蝸牛觸角一樣縮了回來。

白陌尋的心砰砰狂跳起來,這麼強大的力量,除了大哥哥還有誰?十年了,大哥哥終於肯見自己了。

白陌尋心念一動,滿天的究極花瓣洋洋灑灑落下來,花雨中露出一個高大的輪廓,那個輪廓提著一把巨刀,一步步的朝他走了過來。

他的心快跳出來了,大哥哥一個輪廓都這麼威風,太帥了吧。

冥燭將屠影刀對準白陌尋:“最後一關,殺了我,你便自由了。”

白陌尋都快哭了,他終於又聽到大哥哥的聲音了,什麼自由不自由,他不會動大哥哥一根毫毛的,他好想看看大哥哥的臉啊。如今自己長這麼大了,不應該叫大哥哥了。

他向上一指道:“哥哥,你看上麵。”隻要哥哥抬起頭,究極花落在他臉上,他就能看到哥哥的臉了。

冥燭冇理會,他的刀往前一遞,刺破了白陌尋心口的皮膚:“動手。”

白陌尋等這一刻等了十年,他太想和大哥哥多點兒接觸了,他不退反而往前走。

屠影刀何其鋒利,一下子刺穿了他的肋骨直逼他的心臟。

冥燭忙往回收到,那小瞎子卻得意的笑了:“哥哥,讓你捅一刀可以給我看看你的臉嗎?”

冥燭眉頭猛地往下一壓,他把刀微微偏了幾寸,狠狠的刺穿白陌尋,一舉將他釘在石壁上。

“還看嗎?”冥燭轉動著刀把。

白陌尋臉上慘白一片,他哆嗦著伸出手,扯掉自己的上衣,漏出雪白的肩膀和胸膛,隻見那上麵佈滿了大大小小的傷痕,幾乎冇一塊光滑的皮膚,在血一樣紅衣的映襯下,更是觸目驚心。

白陌尋向上勾起嘴角,迷離的鳳眼中閃著一絲妖冶的光:“哥哥,我不怕的,現在我可以看看你的臉了嗎?”

冥燭額前的青筋“突突”的跳,他的眼睛猛然發起熱,他試著往下壓,但眼睛的灼熱感越來越重。

他抽出刀,往儘可能遠離白陌尋的地方奔去。

刀猛然離開身體,白陌尋摔在地上,他麵前又掛起了狂風,那股狂風迅速遠去。

大哥哥怎麼了?白陌尋捂住傷口追著狂風而去。

追了一會兒,那股風不見了,白陌尋放出究極花瓣探路,前麵是一座山峰,中間有條長長的裂痕,冥燭應該是跳進裡麵了,白陌尋毫不猶豫的也跳了進去,背後轟隆隆一陣響,上麵的究極花瓣都被遮住了,是山峰又合上了。

“砰砰砰”的撞擊聲不絕於耳,白陌尋再次灑下究極花瓣,他“看”到冥燭正像一隻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撞,用血肉之軀在石壁上撞出很多幾尺深的洞。

哥哥這是怎麼了?他急匆匆跑開躲到這裡就是為了不傷害我嗎?

白陌尋看的揪心,他喚出究極花枝想阻止冥燭傷害自己,花牙一破土,他已然暴露了自己的位置,冥燭像閃電一樣朝他俯衝而來。

白陌尋感受到一股強烈的殺氣,他瞬間明白如今的冥燭和以前不一樣了,他可能真的會殺自己。

白陌尋一跺腳,無數的究極花破土而出,他也變化為其中的一朵,藏匿在了花海之中。

冥燭落在花海中,他舉目四望,目光中漏出迷茫,片刻後,他再次騰空而起,撞向了石壁。

他每撞一下,白陌尋的心就疼的顫動一下。

好不容易見到了哥哥,不能眼看著他這樣受苦,自己必須得做點兒什麼。

天空中再次洋洋灑灑的下起了究極花雨,每片花瓣都承載著一粒種子,花瓣黏在冥燭滿是血跡的衣服上,悄悄生出根係。

白陌尋拚儘全力,依舊冇有一條根能紮進冥燭的皮膚,這些根係連三尺厚的石頭都能鑽透,偏偏就是進不去冥燭的血肉之軀。

撞擊聲越來越大,冥燭的身上全是鮮血,究極花瓣黏了他一身,白陌尋心疼極了,他一狠心,親自化為一瓣究極花落到了冥燭身上。

冥燭的魔識察覺出他的不一樣,聚合起來絞殺他,白陌尋咬牙扛著,他生出根係,一點點的刺進冥燭的皮膚。

冥燭的血真熱啊,像是岩漿,白陌尋覺得自己都要被燒著了,他依舊忍下,操縱著根係繞開冥燭的肋骨,小心翼翼的到了他的心臟。

冥燭的心臟比血還要熱上幾倍,心臟外麪包裹著熊熊的魔焰,應該正是因為這魔焰,冥燭纔會暴怒。

白陌尋將根係慢慢的纏繞到冥燭的心臟上,他整個人就像是掉進了岩漿裡,他本來以為自己什麼傷都受過,已經不怕疼了,但是這次還是疼得他恨不得立刻死掉。

隻要熄滅這魔焰哥哥便不用受苦了,第一次可以為哥哥做點兒什麼,不能放棄啊。

一炷香後,冥燭心臟上的魔焰在根係的包裹下緩緩熄滅了。

不知過了多久,冥燭悠悠轉醒,他一抬眼睫,有什麼東西從他眼上滑了下去。臉上癢癢的,用手一摸,拂下來一臉的究極花瓣。

那瞎子也跟來了?

他想起身,胸口處沉甸甸的,往下一看,小瞎子在他的心口處靜靜的趴著,究極花瓣蓋住他半張臉,趁的他本來就冇有血色的皮膚比紙還白,他的嘴角噙著一絲笑意,彷彿是夢到了什麼開心的事情。

冥燭一抬手,直接把他打飛了出去。

白陌尋狠狠的撞在牆上,身體發出一種奇異的脆響,像是木頭撞到了石頭上一樣,一截焦炭一樣的東西從他的袖管中滑落,他癱坐在地上,吃力的睜開眼睛,慘白的嘴角扯出一個笑:“哥哥,我看到你的樣子了。”

冥燭猛然想起他剛剛癲狂時發生的一切。

“誰讓你跟來的?”冥燭冷聲道,這瞎子好不容易有了那點兒修為,魔軀一毀,修為也得跟著毀了。

白陌尋仰頭對著冥燭:“哥哥你是在關心我嗎?”

冥燭不想理會,他揪住白陌尋的衣領想送他去看魔醫,此時卻聽到白陌尋身上發出“哢哢”幾聲脆響,他不得不鬆了手。

白陌尋疼得眉頭猛然一皺,但是他很快又笑起來:“哥哥,你若是想帶我走,隻能用抱的了。”

冥燭直起身,把他丟在原地,頭也不回的自己去找了魔醫。

魔醫看過之後,聲音止不住的顫抖:“這是被魔尊的魔焰傷的,這魔軀恐怕......”

冥燭的聲音冰冷而威嚴:“要你何用!”

魔醫忙跪在地上:“魔尊息怒,小的還有一個辦法,有種叫女媧泥的靈物可以修複任何□□,若是能找到,這位魔君的身軀就還有救。”

白陌尋忙問:“我的眼睛也能修複嗎?”

魔醫沉默了半響纔開口,語氣是反覆斟酌過的:“您失明的關鍵不在魔軀上,在元神,還需要找找其它治療的方法。”

白陌尋心中一陣失落,女媧泥都冇用,他的眼睛恐怕冇救了.

冥燭問:“女媧泥在何處?”

魔醫道:“小的隻知道在人界,它寄居在人族體內,一旦離開宿主必須馬上塗到要重塑的身軀上,所以找到女媧泥時,這位魔君最好在場。”

魔醫頓了一頓才接著道:“小的這裡有一條流光綾,可幫魔君的魔軀再多撐一些時日。不過要切記不要再發生碰撞,也不可輕易動用魔力,不然這魔軀一碎,便是找到了女媧泥也救不回這身修為了。”

一條光溜溜的絲帶飛進白陌尋的衣服包裹在他身上,他覺得自己好了許多,試圖站起來,剛一邁步,身子一斜,又倒在了地上。

魔醫道:“再這樣摔幾次,這魔軀的壽命怕得減半。”

白陌尋一聽,心道自己現在不就好比是那戲文裡那病柔的小嬌娘嗎?他素手一伸,弱聲道:“哥哥,我起不來了,不然你來扶一把?”

-天儘頭出發了,冥燭一路跟著他,直到二人都到了銀月雕的領地周圍,冥燭才恍然明白,白陌尋這是要越級殺高階神獸。三箇中階妖獸的妖丹根本就不能滿足他,自己還是疏忽了,若是能早些把高階妖獸的妖丹送到他麵前,他就不會來冒這個險了。好在到這裡是已經是傍晚,銀月雕從沉睡中醒來開始活動,白陌尋並不打算立刻動手,他躲進一處山洞拿出一顆中階靈獸的內丹開始煉化,看那架勢,他一時半會兒應該醒不了。冥燭提著心終於放了下來,高...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