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一點溫度都冇有。樹上的小貓想下來的時候,便會被他手中的樹枝嚇到重新爬回樹上。幾個來回之後,小貓乾脆放棄掙紮開始玩身邊的樹葉,他才索然無味的丟掉手中的樹枝。“阿瀮,你在看什麼?”古靈精怪的女孩從後麵突然出現,他看向她,正好對上那雙含笑的眼睛,是眾人口中辛家的金疙瘩。心中一陣不悅,他討厭她的眼睛,永遠清澈無憂無慮的樣子,襯的自己如此不堪。內心惡意蔓延,眼神卻水潤撲閃顯得格外無辜。他抬頭示意她看樹上,一...-

夏天的傍晚,夕陽下石橋邊的柳樹在絲絲涼風下輕輕搖晃,樹邊小茶館外略擁擠的擺了好幾張四方桌,坐滿了完成了一天勞作來這裡休閒的人。店夥計進進出出給客人上好茶和瓜子花生之後,也站在角落,兩眼放光的看著說書人揮舞著衣袖,慷慨激昂。

“書接上回,話說咱們武隆帝靠著足智多謀的軍事才能,和知人善任的廣闊胸襟將咱們南桑的版圖向北一直擴展到了渭水河,打的北夷人是閉關不敢出。”

“武隆帝常年在外征戰,叱吒沙場,子嗣單薄,隻留一子,也就是現在的陛下景興帝。陛下繼承了先皇過人的才智,又繼承了她母親的綽約風姿,也是神仙下凡一般的人物。”

“陛下雖然身份高貴,卻生性溫和,平易近人。年輕的時候經常便裝出行,與民同樂,留下了無數佳話。不信你們回去問問你們年長一點的長輩,可能還有人有幸見過他咧。”

說書人端起茶碗,嘬了一口:“好在武隆帝打下的江山夠穩固,景興帝雖然貪玩一點,但也是少年英才,政治清明,再加上先皇留下來的精英大臣儘心輔佐這樣的日子過了兩年,也冇出什麼岔子。”

“然而意外還是來了,景興二十五年的時候,邊關出了大事情。金鱗城換防的時候被偷襲,辛毅老將軍的女兒辛柔柔和女婿李仲連率五萬辛家軍與十萬北夷大軍在金鱗城展開了血戰,最終以夫妻兩人在亂軍之中取下敵人首領的首級結束了這場戰爭。”

“然而這對珠聯璧合的佳人也在這場戰爭中受傷過重,最終戰死沙場,五萬辛家軍也幾乎無人生還,真是可惜,可惜……”

台下的人騷動起來,有的歎息,有的憤恨不已,罵北夷不知羞恥,乾偷雞摸狗的事宜。

“訊息傳入武安城的時候,辛老將軍悲憤至極,拎上先皇禦賜的紅纓長槍破風便進宮麵聖要求上戰場,然而進宮卻聽說此時陛下在宮外玩樂。辛老將軍何許人也,那可是與先皇一起上過戰場,生死與共的兄弟,性格剛烈,當即騎上烈馬趕到宮外尋找陛下。”

眾人屏住呼吸,預感接下來的事情應該會很激烈。

“後麵發生了什麼就不得而知了,隻知道自此之後年輕的陛下開始勤勉政務,從此一心撲在政務上,也再也冇出過那深宮高牆。”

老頭兒突然壓低聲音,賣起了關子“不過事情肯定不簡單……有人說辛老將軍拿著先皇的遺物逼著陛下在皇家宗祠跪了兩天兩夜。不過無論發生了什麼,總歸是百姓有福,這才使陛下勵精圖治,國泰民安。”

台下的人陷入沉思,反應過來的時候發現說書老頭兒正在收拾東西準備走人了。紛紛起身問道“彆走呀,後來呢?”想知道的太多,一時竟然不知道從何問起。

“後來,後來的事情你們都知道呀。辛老將軍去邊關帶回來了才幾個月的小丫頭孫女,老天開眼,辛家終是留下了血脈。許是對辛家夫婦和辛家君的愧疚,陛下待她如公主一般,從小與皇子們一起養大,寵的無法無天,辛久久是也。”

晚霞佈滿了半邊天,白鷺歸巢落在柳樹梢上,披著霞光,眺望遠方。

太陽落山之後,皇宮裡逐漸陰冷下來,宛如一個巨大的冰冷的鐵籠。玉晴殿內,有哀怨的女聲在嘶吼著,淒厲的聲音傳出殿外,一眾丫鬟太監瑟瑟發抖的跪在殿外不敢出聲。管事的嬤嬤安排人去請陛下後,在殿外焦急的來回踱步。

昏暗的殿內,晴妃眼睛泛著猩紅,披散著頭髮,猙獰的表情顯的有些駭人。她手持桃木棍,如中邪一般瘋狂抽打著地上跪著的趙瀮。

“還我瀮兒……還我……你還我……”

趙瀮雙手緊握,忍受著背上的疼痛,蒼白的臉上早已大汗淋漓。這樣的遭遇隔段時間就會有一次,他早已麻木,咬緊牙關不出聲。

“來了,來了,陛下來了。”

景興帝進來的時候,掃到跪在地上的趙瀮,眼中的不忍一閃而過。冷漠的走到晴妃身邊,拿走她手中的粗木棍,一邊扶著她往外走,一邊輕聲安撫“冇事了,冇事啊……彆害怕……”

眼睜睜看著眾人散去,趙瀮頹坐到地上,倔強的表情瓦解,露出了脆弱的一麵。又是這樣……好像自己不存在一般。

“皇伯伯偏心,助紂為虐。”祈年殿內清脆又驕橫的女孩聲音傳出來的時候,門口新來的小太監忍不住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哪裡來的小祖宗,若是惹了陛下生氣,自己怕是又要遭受連累了。他忍不住偷偷瞄了一眼旁邊的同伴,臉色波瀾不驚。

“嗬嗬……好了,久久彆生氣,吃塊桂花糕。”小太監內心震驚無比,暗自揣測得記清楚小祖宗的容貌,以後可不能得罪她。

“皇伯伯彆想糊弄我。我去看了阿瀮,他的背上全是血痕,就算是為了教導,這也太過分了。”辛久久想到那滿身的傷口就心疼不已,更讓她難過的是阿瀮臉上一臉麻木無所謂的樣子。

“他頂撞太傅,目無尊長,本就該受罰。玉不琢,不成器,等你長大了就會明白的。”

“哼,皇伯伯顛倒黑白,我討厭你。”

接著便聽見人闖出來的腳步聲,小太監大著膽子抬頭掃了一眼,隻見一道鵝黃的身影映入眼前,大大的眼睛裡憤恨不已,略帶嬰兒肥的臉龐顯得分外可愛。

房間內,聽著腳步聲漸遠,景興帝臉色漸漸變得冰冷起來。似乎想到格外為難的事情,眉頭緊鎖,眼底憂傷和恨意交織。

辛久久氣惱的回到學堂收拾東西,見太子哥哥竟然還在座位上默書。皺著眉坐到他對麵,趴到桌子上不作聲。趙洵見怪不怪的輕笑“都跟你說了冇有用吧。”

她一臉憤憤不平“哪有這樣做父母的,真懷疑阿瀮是不是他們親生的。”

趙洵臉色微變“慎言。”意識到說錯話的辛久久反應過來,瞧了一下四周無人,繼續鬱悶不已。

“本來就是嘛,之前將阿瀮關偏殿,一關就是兩天一夜。”

“阿瀮身上的淤青,傷痕不斷。”

“皇伯伯就是偏心,這次都傷成這樣了,還偏袒晴妃娘娘,一句嚴厲的話都不願意說。”

她轉過頭,隻見趙洵臉色複雜,不知道在想什麼。

“太子哥哥,我該怎麼辦?”

趙洵回過神笑道“有個故事叫圍魏救趙,你可以回去問問虎伯。”

玉晴殿偏殿內,嬤嬤送走陛下派來送藥品的內侍之後,回到昏暗的殿內。趙瀮趴在床上盯著上好的金瘡藥瓶發呆。嬤嬤看著他消瘦的臉龐,有些心疼。略帶稚氣的臉已經能看出俊逸的輪廓,但成熟陰鬱的眼神是他這個年紀不該有的。

“殿下該與辛家小姐交好一些,這樣日子也能好過許多。”趙瀮露出一個嘲諷的笑容,自己堂堂皇子反而要去討好一個小丫頭了。

嬤嬤見他冇有說話,歎了口氣,開始給他後背上藥。背上新傷舊疤交織佈滿有些駭人,又忍不住開始嘮叨。

“辛家老將軍是跟著先皇打江山的功臣,十年前辛家夫婦領著五萬辛家軍將士以血肉之軀抵住了北夷十萬大軍的偷襲。現在辛家就剩下老將軍和這麼一個孤女。”

“將門孤女,她在陛下麵前的一句話,比誰都有分量。”藥撒到背上,趙瀮似乎冇有痛感一樣,閉上眼睛陷入了深思。

五歲時的夏天,烈日炎炎,蟬鳴聒噪的讓人心煩。禦花園的角落裡,一隻小黑貓趴在枝繁葉茂的樹杈上對著下麵的人哈氣。

樹底下趙瀮手拿一根樹枝笑的燦爛,仔細看就能發現他的眼中一點溫度都冇有。樹上的小貓想下來的時候,便會被他手中的樹枝嚇到重新爬回樹上。幾個來回之後,小貓乾脆放棄掙紮開始玩身邊的樹葉,他才索然無味的丟掉手中的樹枝。

“阿瀮,你在看什麼?”

古靈精怪的女孩從後麵突然出現,他看向她,正好對上那雙含笑的眼睛,是眾人口中辛家的金疙瘩。

心中一陣不悅,他討厭她的眼睛,永遠清澈無憂無慮的樣子,襯的自己如此不堪。內心惡意蔓延,眼神卻水潤撲閃顯得格外無辜。他抬頭示意她看樹上,一隻小貓正趴在樹杈上。

“它好像害怕不敢下來了,可是我胳膊受傷了,冇辦法上去救它。”

女孩果然上當,毫不猶豫道“這有什麼,我去把它抱下來。”

“太危險了,彆……”他虛假阻攔的話還冇說完,女孩子已經挽起衣袖開始攀爬。

“放心吧,我爬樹可厲害了。”

辛久久所言不假,三兩下便爬到了小貓附近,小心翼翼的捧起小貓低頭看他“抓到了。”然而一隻手抱著小貓,單手下樹讓她有些搖搖晃晃,再加上最近剛下過雨,終於一腳踩滑,從樹上跌落了下來。

趙瀮趕緊上前去接住她,二人一起跌落在地,他似乎聽到了骨頭碎裂的聲音。手臂疼痛蔓延,他暗自勾起嘴角……

二人被內侍帶到禦花園的偏殿裡,不一會兒便聽見急匆匆的腳步聲。明黃的身影在門口出現,他的眼睛瞬間亮了起來。

可惜焦灼不是為他,擔憂也不是為他,父皇直接衝到辛久久麵前蹲下,仔細確認她是否有受傷。趙瀮有些愣住,呆呆站在一旁,不應該是這樣的。好不容易纔見上一麵的父皇,心疼和擔憂都不是為了自己。

“久久,可有哪裡摔倒了?”

辛久久臉上還掛著淚珠,抽噎著看向他“我冇事,可是阿瀮,阿瀮為了救我,手臂被壓壞了。”

-狂躁傷人,阿瀮作為她的孩子總是首當其衝。這也是皇伯伯總是包庇她,不做懲罰的主要原因。這樣的一個瘋子,還會知道在乎彆人嗎?她在大門口托著腮看著人來人往半日之後,一拍大腿敲定了人選。晴妃娘孃的親弟弟,據說二人年幼時候感情十分深厚。不過是個不成才的,吃喝嫖賭樣樣俱全。這種人揍他一頓算是為民除害,不算是牽連無辜吧。辛久久一邊心中默默安慰自己,一邊往府中走去。唔……找什麼理由向虎伯騙一個府兵幫自己呢?傍晚時...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