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校園噩夢

26

校是安全的,同學是友好的,老師是和藹的,所以學校不會存在任何暴力的行為。】【學生需要按時上課下課,冇有曠課、請假、缺勤的說法。】【老師喜歡有禮貌的學生,所以切記不要拒絕老師的一切要求。】【上課時的同學是不可信的,下課時同學說的話你可以嘗試相信。】【不要在晚上的教室逗留,十點半之前必須回到寢室,如果遲到你可以找到宿管尋求幫助。】【學校隻有一棟建築物,如果看見多出的樓房,請無視他們。】【宿舍裡一個有且...-

【滴……】

【副本載入中……】

【載入成功】

夜色是一抹化不開的黑潭,濃稠黏膩,在天幕滾動。

不見雲層,唯有血月當空。

學校慘白的瓷磚被照得通紅,滲出股股瘮人的涼意。爬山虎的枯枝繞在牆頭,零零散散佈滿整個學校。

“咕咕咕咕……”烏鴉尖銳嘶啞的鳴叫撕破夜晚的寧靜,在虛空中劃出一道赤色抓痕。

生鏽發黃的欄杆被風吹得’嘎吱‘亂叫,同烏鴉的叫聲彼此交相呼應。

空蕩蕩的教室,擠滿了人。

一個個麵無表情光滑的臉,像是在笑,臉頰上堆起肌肉。卻冇有五官,仿若憑空消失。

無臉人們的笑容越扯越大,咯咯咯咯咯的笑聲似乎遊蕩在同樣漆黑不見五指的走廊,唯有儘頭處亮著安全通道標的綠光。

【叮——檢測到選手上線,本場選拔賽人數x1】

【噩夢副本上線】

【此為檢測版生存遊戲,在夢境坍塌前,請參與者努力存活……】

【通關後將有機會隨機獲得‘信徒’勳章,光明還是黑暗?】

毫無機製地童聲響起,帶著孩提詭異地嬌笑聲,在校園的喇叭穿出。

透著絲絲冷意。

何窮閉著眼,靠在窗邊最末尾的位置上,麵朝桌板,同樣陰惻惻地彎了嘴角。

幅度愈來愈勝。

事情的發展似乎逐步變得有趣起來。

他眯縫起眼睛,眸中映著月色紅光,像是某個不祥之兆。

‘信徒’勳章……

隻要能得到那枚勳章就能再次見到那位大人吧?他想。

雖然獲得勳章的概率不詳,但若是能因此成為他的信徒。

想想就好開心。

那麼首先他遊戲必定得通關。

嘻嘻。

何窮眼中劃過一絲興奮,透著窗外血月般的赤紅是瘋狂的癲攣,他呼吸逐漸不均。這是對‘那個人’最崇高的迷戀和近乎癲狂的執念與憧憬。

緩緩地抬起頭,何窮斂起笑意開始不動聲色地打量著周圍的一切。

倏爾他眯起眼睛,掩飾住勢在必得地狡詐光芒。

既然這是個遊戲,那麼也就冇什麼是不可能達到的。

那麼那枚勳章,必是他的囊中之物。

被鬼畫符厚厚蓋住的黑板、凹凸不平地桌麵、搖搖欲墜卻堅持不懈旋轉發出刺耳聲響的風扇……還有一張張冇有五官卻齊齊轉頭看向他的‘同學’們。

無臉人們不知道什麼時候收住笑容的,就像是凝固地蠟牢牢地鑄在他們臉上,嘴角掛著相同弧度的微笑。

生存遊戲麼?

轉了轉眼珠,何窮不急不緩地再次笑起來,看來這裡除了他之外全是可能要他性命的NPC。

在他掛起同樣的微笑之後,無臉人們彷彿得到了什麼指令再齊齊擰回了頭,不再看他。

似乎是為了印證這個猜想,何窮忍不住地在作死邊緣線來回橫條,他一會兒笑一會兒不笑。NPC同學們則是不停地轉頭回頭,配合著那冇有五官扁平光滑且笑著的臉皮,像被玩壞的精神汙染GIF.

【滴——檢測到選手進度碎片x1,請保持微笑】

【誰會拒絕一個愛笑的小孩呢?隻有壞孩子纔不喜歡微笑……夜間模式啟動,倒計時一小時】

【請玩家積極生存】

童聲嬉笑著響起,帶著股違和的空靈感以波瀾綻開式蔓延。

何窮不為所動,他衝著虛空中望去,看向窗外那輪紅月。

時間回溯到半個小時之前……

.

校園廣播站播放著耳熟能詳的老歌,輕飄飄地晃盪在校園每個角落。

和往常一般,何窮照舊在歌聲響起的第一秒掐點離開教室,順帶著晃悠一圈兒最後再來到天台。

太陽的光暈重著光斑徐徐灑落,靠在天台的邊緣上,何窮抬起手象征性地遮了遮金晃晃的陽光,他半眯著眼睛透過指縫呈放空狀默視著天空。

“阿窮,”一道溫和男聲傳來,打破了何窮享有的這獨一份寧靜。他緩緩轉動眼珠看向來人,來人腳步絲毫不做停頓,“怎麼又一個人跑上來了?”

何窮放下手,鬆鬆散散地斜靠在圍欄上漫不經心的迴應著:“開心唄。”

“嗯?”

“我一個人跑上來開心唄。”

馮夏晚笑起來,也不尷尬,對於何窮的話似乎早已司空見慣:“也是,你開心就好。不然坐一整天都在畫畫那滋味可不好受,出來透透氣也是好的。”

“知道你今天生日,給你帶的,嚐嚐唄。”

說著馮夏晚遞出提在手上早已準備好的袋子,末了他再次補充道,“我親手做的。”

風從頭上吹過,柔軟的髮絲在風中淩亂。何窮閉上眼,冇說話。

今天,是生日也是成年日。

他想,也到時候了。

何窮睜開眼睛,目光落在馮夏晚帶來的那個紙袋子上,片刻後仍道:“謝謝。”

按照馮夏晚的性子,他要是不收,對方怕是也不會走。

這種狀況不是何窮願意發生的,對方走的越快越好,他也難得在這裡耗下去。順帶著還他一片安靜。

“麥香堅果魷魚口味全麥麪包?”接過袋子,何窮突然笑了一下,“這是什麼奇葩口味。”

“嗯……第一次做,”馮夏晚不否認,“昨天刷到了視頻教程看著不錯,我想或許你會喜歡。”

試試就逝世。

“等等再吃,還不餓。”何窮彆過身,重新將目光移到湛藍色的天幕上,“我會吃的,你先走吧。”

說罷便擺擺手不再對這個打攪他清淨的好友有所迴應。

然後呢……

他記不太清了,隻記得似乎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從樓上一躍而起,見到了夢寐已久的人,再然後……

思緒回籠。

教室外的走廊上傳來有節奏地‘咚咚’聲,像是有什麼正從儘頭往這裡走來。

正聽著教室外傳來的響動,何窮也發現了不知多久頭上的老式風扇已經停止轉動,就連臟汙的黑板在月光的照射下也變得光滑乾淨。

就好像……

這裡的東西都在懼怕這個即將到來的未知,一切都安靜得有些過頭。

真有意思,看來這裡的NPC都有著自己的規則束縛,或者說是等級秩序。

但,顯然他貌似隸屬於最底層。

瞬息的功夫,門在‘吱呀’一聲擦著頭皮的癢意中打開了。

和這些冇有五官的學生不同,來的這位‘老師’則更像是‘人’。隻是同人相比她周身瀰漫地死氣更加濃鬱,隱隱有一層黑霧在她的周圍彌散。

“看來冇有人請假,”女老師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鏡在教室環顧了一圈,語氣頗為遺憾,“今天冇有人受到懲罰,那麼……晚自習結束。”

一語罷,女老師便再次轉身快步離開。

似乎有一瞬間的錯覺,何窮覺得女老師在離開之前視線在他的身上多停留了兩秒。

那一瞬間的惡意就像是化有實質般,令他後背發涼。

何窮挑眉,看來這位老師對於他在教室這件事頗為驚訝。

如果不按時上課後果肯定不是‘懲罰’兩字那麼簡單,既如此他需要找到屬於這個班級和學校的規則。

他可不想就這麼快被人找上麻煩,尤其是這種未知的風險。

【滴——檢測到選手進度x1,學校規章指南】

【請選手找尋到寫上生存密碼的學校規章指南,那能使你更加沉浸地體驗此次副本】

【任務點:教室】

在童聲響起的同一時間,教室裡安靜地氛圍層層皸裂,乾淨地黑板、停止轉動的風扇以及關掉的白熾燈都恢複了工作。

同學們也變得躁動起來,他們的臉皮下彷彿有什麼活物在遊走一般,如同沸水般湧動。

下一秒,何窮就見到無臉人的五官憑空出現。

每一個學生似乎都是一個個鮮活的人,而不是奪命NPC。

好像……就和他往常在學校裡時的場景無二,何窮想,如果真是這樣他可就大錯特錯。

學校規章指南……他在心裡默默唸了一下,旋即他的視線下移,才發現這裡的所有人除了他都冇有影子。

心下一沉,抬起頭他便對上了一張笑眯眯的臉。

“一起回寢室嗎?”站在桌前的圓臉女生詢問道,“今天冇有作業可以早點走。”

何窮波瀾不驚,同樣報以微笑:“稍等,我有東西丟了要找找。”

圓臉女生表示理解,點點頭說:“那我先去上廁所,門口等你。”

“好。”

看見女生離開的背影,何窮若有所思,看來兩個人是一個寢室的,也不用他再去找人問引起不必要的猜忌。

隻是……嘖,竟然是在女生寢室啊。

這也同樣證實了他身上的女款校服的來由,自己在副本中的設定是一個高中女生。

一邊思考著,何窮一邊在教室中搜尋著寫著規則的紙。想來也不會出現在什麼特彆醒目的位置,於是他特意將目光多打量在了教室的各處角落中。

好在不知道什麼原因教室裡剩下的人尤其少,離去的人也各個腳步匆忙。

就像是有什麼看不見的東西在進行驅趕。

終於,在教室走了一圈之後何窮在黑板後的縫隙中發現了紙條,紙條上赫然陳列出十四條校園規章指南。

【親愛的同學們歡迎閱讀本校規章指南,願你擁有一個美好的校園生活!請熟讀並記住它,它會幫助你良好的適應學校直到畢業!】

【學校裡麵的孩子都是好孩子,好孩子隻會開心微笑。如果你看見有誰冇笑,那你一定是你看錯了。】

【學校裡麵冇有學生,更不會有學生上課。】

【學校走廊很危險,不要試圖靠近。】

【學校是安全的,同學是友好的,老師是和藹的,所以學校不會存在任何暴力的行為。】

【學生需要按時上課下課,冇有曠課、請假、缺勤的說法。】

【老師喜歡有禮貌的學生,所以切記不要拒絕老師的一切要求。】

【上課時的同學是不可信的,下課時同學說的話你可以嘗試相信。】

【不要在晚上的教室逗留,十點半之前必須回到寢室,如果遲到你可以找到宿管尋求幫助。】

【學校隻有一棟建築物,如果看見多出的樓房,請無視他們。】

【宿舍裡一個有且隻有四個房間,不存在衛生間。】

【學校是安靜的場所,不會存在大喊大叫的情況,如若出現請立即離開。】

【寢室是四人寢,如果多出一個人請立即驅趕,並立刻上床。】

【寢室是絕對安全的地方。】

【以上規則或許是對的,或許是錯的。】

等何窮看完校園規章指南來不及過多思考,教室不知不覺中隻剩下了他一個人。

更令他頭皮突突的是,牆上的指鐘正停在十點二十五的關卡上。

他,要冇時間了。

-時候收住笑容的,就像是凝固地蠟牢牢地鑄在他們臉上,嘴角掛著相同弧度的微笑。生存遊戲麼?轉了轉眼珠,何窮不急不緩地再次笑起來,看來這裡除了他之外全是可能要他性命的NPC。在他掛起同樣的微笑之後,無臉人們彷彿得到了什麼指令再齊齊擰回了頭,不再看他。似乎是為了印證這個猜想,何窮忍不住地在作死邊緣線來回橫條,他一會兒笑一會兒不笑。NPC同學們則是不停地轉頭回頭,配合著那冇有五官扁平光滑且笑著的臉皮,像被玩...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