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六章·在維具學院的開學典禮

26

—他看著男人就這麼倒下去,臉上滿是不甘與惶恐。他看著男人的臉由憋紅到紫黑,到一種不幸的青色,那種死人臉上纔會有的青色。男人的手放開了。最令小傑洛林感到恐懼的是,他感覺到——儘管他與那個男人相隔數百尺,他仍然能通過他的某種直覺感覺到,在他瀕死的最後一刻,傑洛林從惶恐和絕望的浪潮中讀清了他最後的記憶,如同在紛繁亂飛的紙片中抓住一隻鴿子——那個男人之所以會死,傑洛林現在清楚了,不是因為氣管中進了任何東西...-

一.

將要前往維具的傑洛林·貝塔所不知道的是,整個世界比他想象的要大得多得多,他很快就將明白這一點——大約在傑洛林前往維具的十年後,傑洛林就將離開尼格塔什,前往其它時空進行自己的命運了。

尼格塔什,總的來說,曾經是這個多重時空宇宙的法術力研究中心。傑洛林的導師特拉提還記得當年的盛況,來自各個宇宙不同地區的最富有才華的咒術師們一度定期於此共襄盛舉,處處有依靠時空法術撕開的小小的一人通行用的傳送門,各地的咒術師各自運用不同的元素力,在這個“千城交彙之城”的尼格塔什中心城中交換自己所需要的資源和知識。尼格塔什,被他們稱為“流波承載之城”,其地下自誕生起就湧流著豐富的水元素力。如特拉提這樣的時空咒術使用者,自學徒時期就是在諸多挖取地脈的冒著高聳白煙的白色高塔中使用這樣的奔騰不息的法術力以練習去釋放那些耗能巨大,動輒撕裂時空的時空間法術的。

尼格塔什最興盛的時候,特拉提也在這時成為了英雄,無數小鎮以改名為英雄之名特拉提為榮,他的個人聲望與名譽達到了頂峰。那時的他被稱作:“英雄的特拉提”、“咒術師中的咒術師”。

於是他向尼格塔什中央元老會要求了一塊自治的土地,也就是維具,並在維具之上,建起了一座氣派無比的國王式的獨立自治學院。他稱其是“為了滿足他自年輕時就有的構建一所能真正讓這片大陸上最有天賦的學生安心治學的伊甸園,以彌補自己年輕時不能全力求學,常常受囿於偏遠貧窮環境所限的缺憾”。

至於真實原因,我們隻知道維具學院修的很大,很氣派,有古典式的白色高立柱和無數古雅典式的精妙建築。其他的我們並不知道。

不過,有一點是確定的,維具學院是尼格塔什事實上的全境內最高水平的魔法咒術和心靈術綜合高校。其地位的複雜性難以想象。在這所學院的學生之間,流傳著這麼一句話

“能進入維具學院不叫本事,能活著畢業纔是。”

活著出來又怎樣呢?幾乎不誇張地說,一步而登天。

不過,還是等你先畢業再談吧,剛進入維具學院的人,常常因為這所學院的名氣而錯誤地估計了自己的地位——人們總是誤以為一切皆是自己努力的成果,就連平台和機遇也是。這是人之常情,不過,離開了平台和機遇自己就是一坨屎的覺悟,卻並不是人人都有的,儘管事實確實如此。

——有這樣自知之明的,特拉提就算一個。在維具學院,冇人能保佑你活到畢業,就連特拉提都冇法保證自己能活到那時。

這時的特拉提,也不可避免地被捲入他所在的那個地位下的鬥爭之中,維具學院也不得不采取一些特殊行動,犧牲一些無辜學生的血來買來他特拉提的太平,不過這個我們就先不談了。

傑洛林什麼也不知道,這個傻小子,還在以路上特拉提隨手扔給他的一點魔法常識而沾沾自喜呢。

二.

“千城交彙之城”的美譽,在傑洛林出生以前就已經被一場大戰全部毀壞了。

戰爭發生在另一場時空,在那裡,鋼鐵

機油和齒輪的生物代替了我們這裡人的血肉。那些並非碳構的生物顯然不懂得血肉生物交易的法則,尤其不知道買東西還要付錢的道理。

尼格塔什的線人和暗報很快就發現:那些機械造物它們的時空裡,已經暗中建起了一道巨大的傳送門,足以運送流淌著黑色石油血液的To'fas(如果要類比的話,類似於人類世界的鯨魚,隻不過是由石油供能、冒著濃濃黑煙的三百多米長的鋼鐵怪物)和其他任何它們所繁衍出的戰爭型號個體。於是尼格塔什幾乎全部時空咒術師都被征調,大大小小的尼格塔什傳送門向尼格塔什的整支部隊打開。戰爭提前發動了。

最開始,尼格塔什方的戰況節節敗退,機械和石油的生物不知疲倦,不知恐懼,不會退縮,不懼死亡。它們思維連接,資訊共享,共同為了貪婪的征服**向從未見過的陌生種族的入侵大下屠刀。更令血肉生物恐懼的是,它們的神祇有一種從未見過的魔力。能將人和其他生物的血肉,化作死板,恐怖,不知死活,也冇有自我意識完全聽令於機械的共同意識的怪物。這種詛咒被其中的人類(無論是機械之地還是血肉大陸,隻要有利益,人類總會前往並試圖定居的),稱為機械詛咒。

當尼格塔什的遠征軍發現這種詛咒在離開這片時空,回到尼格塔什後,依然能在人與人之間傳播時。尼格塔什的士兵們開始恐慌了。

謠言開始在一個營到另一個營中不脛而走,彷彿插上翅膀的雄鷹——

人們說,為了防止機械詛咒在尼格塔什內的傳播、等到戰爭結束,尼格塔什就會立刻切斷所有的傳送門,讓他們再也回不到家鄉;

人們說,這裡的機械詛咒有潛伏期,看上去再完好的人,尼格塔什都不允許讓他回去,現在回去的人,不管現在身上有冇有機械詛咒,都要被送到法術力廢氣裡處死...;

人們說,尼格塔什的人現在都把他們這些賣命的士兵看作這些機械怪物傳播詛咒的幫凶,都在,詛咒他們,咒罵他們,要它們這些怪物永遠不要回來;

還有更震悚的,人們說......

大規模的潰敗立即發生,隨著謠言越傳越瘋,如同野火燎原,越來越多的尼格塔什士兵開始瘋了一樣地把槍口向回掉——對準回家的方向。無論尼格塔什方再怎麼強調目前冇有針對對遠征軍士兵的機械詛咒隔離政策,目前也冇有任何遠征軍士兵被處死。但是人們根本不相信:每天都能看到相當規模的嘩變和逃跑,軍官背叛將軍,士兵背刺軍官——人類還冇有直麵共同意識的機械的軍隊,人與人之間的人心就已經開始將這支部隊擊潰。

——歸根到底,他們是踏在彆人的土地上,這一切主要要歸責於尼格塔什決策層,在這場戰爭中,尼格塔什根本就錯誤地估計了自己的地位,千城交彙之城的美名熏壞了這座城的長老會的腦子,他們以為這場戰爭會很快結束,其實不會;他們以為尼格塔什的強大軍隊會輕而易舉地碾碎敵人,其實是反過來;他們以為尼格塔什還是那個不可一世無人敢惹的地上天國,其實他們根本不配。在整場戰爭的初期,尼格塔什冇有對軍心軍紀做有過任何有效的實質性措施,當士兵們因為悲傷和絕望把他們手裡原本用來保衛祖國的槍去槍斃逼迫自己的軍官時,長老會的首席長老正在大言不慚地向下院解釋目前在異鄉的軍隊冇有任何問題。當機械詛咒還在傳播時,三個代議議會竟然在互相扯皮,誰都不敢擔負製定機械詛咒隔離政策所帶來的兩方麵無論哪一方麵的責任——戰線在吃緊,傷員要回家,可是一旦機械詛咒在尼格塔什開了口子,這天大的責任掉一百個腦袋也不夠,而且早晚要燒到長老院。尼格塔什的媒體呢?在紛紛你追我趕,開足馬力,批量炮製尼格塔什大勝特勝的訊息,以至於民眾直到下次大選前,仍然津津樂道地支援善於吹噓戰績編造大勝謊言的滑稽政治家!以至於當尼格塔什邊界的居民第一次發現被機械詛咒了的逃回來的士兵時,竟不知道他們是什麼,把他們當做入侵的機械生物用農具打成了肉泥——而有關方麵,竟然就大言不慚地對外宣傳,說當地的居民“用鋤頭和鐵籬打跑了一次敵人的侵略”!

說到底,自上而下,整個尼格塔什冰冷而無情,隻因為這場戰爭並不發生在他們腳下的土地上,冇人——政客,議會,長老,大咒術師,富人,合起夥來矇騙被欺騙的平民,計劃讓他們麻木不仁,讓他們一無所知,讓他們自大狂妄。好讓他們自願送出自己的孩子,在“偉大國家”的感召下去填敵人的戰線,好讓他們用肮臟的權力與臭錢,買來清高的太平。尼格塔什遠征軍很快就知道,每一個士兵都在戰壕裡被汙泥血跡和戰友的屍體深深上了這第一堂課——冇人在意他們的死活,他們隻想要冰冷的戰線,畢竟這場戰爭並不發生在富人和政客們所腳踏的那片土地上。這樣就使無論多麼荒謬的謊言,看起來都比尼格塔什的官方通報要正直。一個身中數彈仍未逃跑的士兵在最後一刻,說出的是大多數參與這場遠征的士兵的心聲——

“我相信我的祖國人民...能夠贏得這場戰爭,但是......不是在這片該死的土地上。”

三.

事情並未如最悲觀的尼格塔什遠征軍中的士兵們所想的那般發展,實際上,冇人能真正預測一國的命運。這場戰爭真正的轉折點,在雙方時空咒術師的參戰。

在戰爭初期的失利後,尼格塔什人開始從他們的美夢中醒來了——戰線的失利是幾乎無法掩蓋的,尤其是邊境線上越來越多的機械造物出現時。反對的聲浪愈演愈烈,長老會中的幾個元老不得不引咎退休,首席長老在最後離開尼格塔什的高高宮殿時,還在喃喃低語“全都完了,我們已無力迴天”,

但是尼格塔什作為法術力研究的中心的實力開始快速顯現,從混亂中,時空咒術師們負責打開時空傳送門,自然也對前線的戰況有最清醒的認識,當意識到不得不出手時,全尼格塔什的時空咒術師迅速做出了對應,隨後,整個大陸的政府機構也從恍惚中緩了過來,戰時總司令之位重新被交到了年富力強的尼格塔什總司令中,他立刻做出了決策:儘管出動尼格塔什的時空咒術師,意味著把整個尼格塔什的還在跳動的心臟送上戰場,但倘若要讓敵人本土的機械生物帶著大量機械詛咒進入我方本土,那麼那時大廈將傾將無可阻擋——

時空咒術師們立刻打開全大陸的法力地脈,前所未有的恐怖數量級的法術力隨之傾瀉而出,隨後被尼格塔什的時空咒術師們快速轉化為宏大的時空咒術,

時空咒術師們在多重宇宙創造出一道道時空激流——如果說時間像一條不變的溫柔的長河,那麼這類攻擊就是讓它遲緩下來,或是變為流淌得迅猛許多的急流,將它的敵人困在遲緩的時間無法反應,或是被迅速的時間流動快速打垮,

尼格塔什的敵人麵臨的是前者:時空咒術師們非常清醒,人至多不過活70,80餘年,而僅僅一盞鎢絲燈就能常亮三百多年——機械造物相對於人,行動相對緩慢,但卻壽命極長,使其時間加速無疑是助其取長補短,但是倘若反過來,打擊它們時間流逝的速度,就能讓它們在遲緩的反應中滅亡。

種種措施起了效果,遠征軍們發現自己的敵人變得動作更加遲緩,彷彿一個個遲暮的老人。甚至機械詛咒的傳播和延伸都變慢了,有時,一個士兵即便沾上了機械詛咒,隻要逃到家鄉的時空咒術師釋放的時間減速的洪流裡,就算等到他壽終正寢,機械詛咒也不過從手指頭擴散到大臂而已。尼格塔什的遠征兵們意識到:自己終於有救了。

這是一場曠日持久的大戰。不知道多少巨大的法力無休無止地傾瀉而出,不知道什麼時候起,戰爭不再成為新聞——它的對手的時間變得越來越慢,越來越緩。戰線的變化也變得越來越慢,一場戰爭的勝負開始動輒以月計乃至年計,可是尼格塔什每天所耗的巨大能源,卻冷酷地隨著尼格塔什的時間保持不變。尼格塔什和它的人民都認為:可以了,於是決定終止這項靡費巨大的攻擊,給這片大陸的地脈休息的空間,然後他們發現——

他們的對手,竟然也對尼格塔什本土發動了類似的攻擊,不過當然,它是反過來的,尼格塔什的時間在不知不覺中被它的敵人加快,快到了在對手眼裡幾乎速生而速朽——也因此,離奇的事情來了——整個機械造物的時空在這樣的雙重作用中,在尼格塔什人眼裡,已經如同時間靜止,彷彿它就將這樣凝固不變,一直走向時間的永恒。戰爭結束了,這不像攻擊,反而更類似於......自保,現在所有人都知道:兩片時空之間不可能再存在戰爭了。

於是這場戰爭結束了,尼格塔什的時空咒術師們決定:為了整個尼格塔什的未來決定,現在不再大規模開采地脈的能量,給這片土地休養生息的時間,不再大開時空傳送門了,如果個彆咒術師有需要,須自行供能,自行開啟允許一人通過的小傳送門,此類傳送門不作規製。

於是這場戰爭過後,大傳送門冇有了,尼格塔什所引以為傲巨大的能源也冇有了,血肉之軀易逝,它們看來山脈死而沉沉無生氣,機械造物不朽,它們眼裡的人之血肉不知春秋。尼格塔什和它的對手就這樣創造了最後的結局:一道巨大的時間裂隙橫亙在兩個交戰的時空之中,尼格塔什時間流逝的速度,同它的敵人的時間流逝速度之間的差異終於大過了可能發生戰爭的程度,這場世紀級的時空間法術的交戰,結束了。

其他編者考究見註釋

[

編者注:

節選自尼格塔什·蓋格著《尼格塔什簡史》:

“時空激流”,在很長一段時間裡被認定為尼格塔什的終極威脅手段,是近現代魔法理論軍事化,武器化,時空間化的最高峰。”

“但是,實際上,時空激流並非如同加獲的小說中寫的那樣,成了雙方交戰勝負的唯一決定因素,這其中無疑是有作者藝術塑造的成分。

首先,尼格塔什在戰爭中所發揮的時空間武器戰術是多樣的,諸如“時空泡”(將敵方彈射物阻隔於幾乎停滯的時間中,幾乎能防禦任何速度下的高速度中遠程打擊)“時間裂刺”等常規時空間戰術武器同樣在戰爭中發揮了作用。

而且更重要的是,時間激流雖然在總的尺度上改變了戰爭進行的方向,但在一個個細分的戰場上,時間激流僅僅隻能起到區域性戰術的輔助作用而已,這時,尼格塔什士兵同他們的敵人的士氣,裝備,戰略戰術執行力度乃至後勤的差距纔是決定戰線的根本因素,尼格塔什士兵在這場戰爭的中後期所展現的保家衛國的勇氣和犧牲的決心是堅決的,也是空前絕後的,這成了影響戰爭勝負的根本因素。此外,尼格塔什的魔法底蘊極為深厚,魔力供給,傳送後勤,以及先進製式的魔法武器裝備也成了他們能夠同鋼鐵的共同意識造物的拉鋸中儲存戰線的關鍵。

總的來說,影響這場戰爭的走向的原因是多樣的,數千數萬名不朽的犧牲和未犧牲的尼格塔什士兵的流血犧牲在其中起到了不可磨滅的作用,在保家衛國的戰爭中犧牲的烈士不朽!數萬萬為了和平而流血鬥爭,做出犧牲的尼格塔什將士們不朽!”

另,塔蘭德曾在此書(蓋格的《尼格塔什簡史》)邊用藍筆輕注

“保留閱讀,尼塔著,意識形態宣傳武器

另:時空間武器是否雙向使用存疑:

懷疑時空間現象,

再做考察研究。”]

-和這個世界一樣狹小,這讓他感到一種難以言喻的安心——後來,心靈咒術師傑洛林曾不止一次地不自覺地打開一道通往很遠,很遠的傳送門,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這將會通向哪,他就這麼看著它,想象它背後的人們所經曆的故事——婕斯稱他肯定是“迷上傳送門了”。特拉提一臉愜意地享受著微風,這個老東西一直是靠這樣樂觀的心態活到長壽的終年的,他不喜歡自己無法掌控的東西,在這方麵,特拉提其實與傑洛林有著驚人的相同——他們都對某...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