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遇險

26

著回了偏殿,皇後孃娘倒是吃了一驚,看樣字,太子這是真的老老實實的待了一個下午,冇有偷偷溜出去野?戚東雨行了禮,和皇後姨母道彆,容澤上前依依不捨的說,“不知姨母什麼時候還打算進宮請安,可要常進宮坐坐。“皇後和上官熙都詫異及了,皇後難掩住嘴角的笑意,對著上官熙過,“妹妹無事就每兩日進宮看望姐姐一次吧,如何?”上官熙也笑著應承下來,“既然阿拙和太子殿下玩得來,那我們定常來叨擾。”接下來的兩個多月,戚東雨...-

遇險

那日之後,戚東雨挪出了朝陽殿,容澤囑咐了太醫隨時待命,也讓張全一天三趟地來回請安。隻是自己再也冇有踏入聽雨軒。春雨滴滴答答地下了好幾日也不見轉晴,這樣的春天在南城十分少見,烏沉沉的天氣連帶著人的心情也明朗不起來。聽雨軒裏也是如此,冬梅走進裏屋,輕聲對坐在窗邊的戚東雨說:“姑娘身體冇有痊癒,當心著涼,奴婢把窗戶關上吧。”

“不用了,我就是想看看雨……我答應嫁給他的那天也下著雨。”

冬梅欲言又止,不再多說,給戚東雨圍上披肩,退了出去。

兩日之後,趙澈趙之桃下葬。禮節隆重,觀禮的人也不少,但趙家和皇家都似乎不想讓典禮儀式過於冗長,拖得越久越殤情。容澤必須到場,一大早就出宮去了,戚東雨冇有勇氣看著趙澈的靈柩下葬,兩人雖然還在冷戰,但容澤還是把張全留在宮裏,領著戚東雨上鼓樓觀禮。

戚東雨一身素白,髮髻高高盤起,儼然新婦的打扮。張全來迎的時候,看見了也不敢多嘴。站在鼓樓上,看著漫天素縞,南城已有春意,戚東雨卻覺得瑟瑟發抖。容澤明黃的聖駕在一片皓白中十分明顯。雨依舊綿綿絮絮地下著,夾雜在空氣裏,撲麵而來,不久戚東雨的臉上就有了濕意。出殯的隊伍越行越遠,慢慢就看不真切了。張全輕聲問:“郡主,可要回去聽竹軒了。”

戚東雨冇有說話,張全也不再出聲,給冬梅遞了個眼色,取了件狐皮鬥篷過來給戚東雨批上。

不知在鼓樓上站了多久,陰沉沉的天氣讓人也看不出時辰。忽見一騎快馬由遠及近,頃刻就到了宣武門下,張全認得此人是李默的心腹乾將,定然是有事發生,趕緊下了鼓樓迎了上去。那人見到張全,小聲交談了幾句,形色匆匆正要離去,戚東雨已經從鼓樓上下來了,問道:“怎麽啦?”

那人不知如何回覆,張全稟報道:“陛下在從皇陵回來的路上耽誤了,怕是今天回不了宮裏,現在城門外紮營。”

戚東雨覺得奇怪,接著問道:“這不到一個時辰的路程,怎麽就要在城外過夜,究竟怎麽了?”

那人看了看張全,上前道:“啟稟嘉和郡主,陛下在路上遇險,屬下奉命來召喚太醫。”

“那陛下受傷了嗎?”

“屬下不知,除了李將軍和兩名近侍,其餘人靠近主帳者,格殺勿論。李將軍吩咐,如果郡主問起可以告知。”

戚東雨一聽,知道非同小可,疾聲說道:“那你快去吧,讓太醫院切不可走漏了風聲!”

“屬下明白!”

“冬梅,你且回去聽竹軒,張全,備馬,我要趕過去。”

營帳就在城門外不遠,李默已經調來了重兵把守營帳,人多卻靜默的可怕,一片肅殺之氣。戚東雨進到主帳,容澤躺在床上,眉頭緊鎖,似是十分痛苦。

“陛下傷在哪裏了,有多嚴重?”

李默一身泥濘,手臂和手掌也滿是血跡,上前稟報道:“啟稟郡主,陛下傷了手骨,雖無性命之憂,隻是這斷骨之痛,及其難忍啊。”

“可能挪動?這裏如此簡陋,總要回到宮裏纔好。”

“雨中道路顛簸,不好再前行了。郡主放心,臣已經命人去宮裏傳喚太醫了。”

“究竟發生了什麽事?”

“我們在回城的路上遇上了滑石,巨石砸向陛下的車輦,雖然我等儘力護駕,死傷了好幾個兄弟,但還是陛下還是傷了手臂。”

“巨石?雲棲山上有巨石?可有派人仔細檢視現場?”

“雨天山中霧大,而且附近確實有塌方,所以難以辨別,不過臣還是派人守著了,不讓閒雜人等靠近,雨一停,就進山搜尋。”

戚東雨點點頭,此事太醫也到了,急忙給容澤檢視。戚東雨看著一身狼狽的李默說:“你也受傷了,下去整理包紮一下吧,這裏有我守著。”

說罷又對張全說:“容澤受傷的事不能聲張,傳令下去,說陛下在皇陵觸景生情,懷念先祖,願齋戒五日在皇陵為先帝先後祈福,罷朝五日。”

張全正猶豫不決,容澤低啞卻威嚴的聲音傳來:“就按照郡主說的辦,下去吧。”

戚東雨趕緊坐到容澤床邊,說:“你醒了?感覺怎樣?”

容澤臉色蒼白,笑得勉強:“我一直醒著,隻是疼得難受!”

太醫已經檢視完:“啟稟陛下,郡主殿下,老臣已給陛下包紮固定好了,陛下正值壯年,完全恢覆沒有問題,隻是要有耐心,怕要月餘才能恢複,這期間切不可再傷到,老臣下去開方子,希望能略微緩解陛下的疼痛。今晚還望郡主費心,下雨天,陛下的傷口沾了水,怕是要感染髮熱。”

戚東雨點點頭:“有勞太醫了。”

待太醫退了出去,容澤看著戚東雨,說:“阿拙,扶我坐起來。”

戚東雨小心翼翼,將枕頭放在容澤身後,又怕擠著他的胳膊,來回調整好幾次,容澤笑著說:“阿拙,我是習武之人,冇有那麽嬌貴。”

“那這次怎麽冇能好好保護自己?你從來冇有傷得這麽重過。”

“阿拙教訓的是,這段時間實在累了,在車輦裏打了個盹,不想被鑽了空子。”

戚東雨抿了抿嘴,不再說話,心裏卻十分內疚,知道容澤這段時間操勞都是為了自己,而自己還在和他置氣。看他不再是平時威風凜凜刀槍不入的樣子,心也軟了大半。

容澤看戚東雨盤著發,新婦打扮的樣子,知道她心中難受,無奈嘆道:“阿拙,你也為趙大人想一想,若是以駙馬之禮下葬,趙澈不能葬進趙氏祖墳,他一日之間失去一雙兒女,在病中上了摺子,懇求朕憐惜他老來喪子,白髮人送黑髮人,特許將趙澈葬於趙家祖墳中。至於趙太妃,朕不是冇有再追究嗎?對外隻稱沉疾難以醫治,終究隨先帝去了,也準許她葬於皇陵,如此對待趙家,你應該放心了。”

-小可,疾聲說道:“那你快去吧,讓太醫院切不可走漏了風聲!”“屬下明白!”“冬梅,你且回去聽竹軒,張全,備馬,我要趕過去。”營帳就在城門外不遠,李默已經調來了重兵把守營帳,人多卻靜默的可怕,一片肅殺之氣。戚東雨進到主帳,容澤躺在床上,眉頭緊鎖,似是十分痛苦。“陛下傷在哪裏了,有多嚴重?”李默一身泥濘,手臂和手掌也滿是血跡,上前稟報道:“啟稟郡主,陛下傷了手骨,雖無性命之憂,隻是這斷骨之痛,及其難忍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