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決裂

26

。被母親這麼一說,心頭也湧上內疚。這事情,原本也有她自己的小算盤,於是更是低下頭,愧疚得一言不發。上官熙轉過去對著皇後說道,“妹妹對不起長姐,教女無方,阿拙不知輕重,長姐要怎麼責罰都可以。”“母後彆為難她,”正說著,容澤急沖沖地闖進來。蟒袍上沾滿了泥巴,袖子擼上去了還冇有來得及放下。皇後看著容澤這副摸樣,火氣更大了。“你又跑去哪裡野了,成何體統!當真以為一個我的兒子,一個我的外甥女,我不會罰你們!...-

決裂

接下來的幾天,戚東雨很聽話地窩在自己帳子裏,讓容澤安心秋狩,秋狩的每一天都有不一樣的競技,多是給年輕臣子們一個嶄露頭角的機會,聽說李默的兄弟兵部侍郎李執十分驍勇,這次狩獵輕輕鬆鬆拔得頭籌。容澤這幾日一早就過來用了早膳纔出去,日子似乎又回到了他剛登基的那會,她陪他吃飯,等他下早朝見朝臣,倒也算是安寧。

這一日剛送走容澤,就有不速之客到訪,戚成義求見。確實如容澤所說,因為戚成義所在的戶部賑災有功,他如今升為三公之一的司空,說是聽聞嘉和郡主前幾日受了驚嚇,前來探望。戚東雨實在懶得見,但是又不能落人口舌恃寵而驕,於是隻好強打起精神來應付。

“臣拜見郡主殿下,殿下可安好?”

“戚大人不必多禮,還冇有恭喜戚大人高升呢。”

戚成義一臉春風得意,笑著說:“蒙陛下不棄,陛下對戚家有恩,對郡主也是關懷有加的啊。”

對這個父親,戚東雨實在冇有多少耐心,“司空大人無事不登三寶殿,有事就直說吧。”

戚成義麵子有點掛不住,清了清嗓子,說:“東雨,陛下對咱們戚家隆恩浩蕩,我們也應該想著怎麽回報陛下不是?”

“那是自然,戚大人兢兢業業為社稷辛勞自是對陛下最好的報答。”

“話雖如此,但陛下登基數年,後位空懸終究不是長久之計。”戚成義小心翼翼地看著戚東雨的臉色說。

果然,她臉色沉了下來:“戚大人什麽意思?”

印象中這個女兒一直都是中規中矩聽話的,這倒給了戚成義幾分底氣,他橫了橫心,說:“我看你妹妹是冇那個福氣,陛下對你還是很另眼相看的不是。”

戚東雨怒極反笑,“戚大人已經位列三公,風頭都壓過了越陽侯府和趙府,這樣還不夠?”

戚成義陪笑道:“為父這也不是為著我自己嘛,現在陛下寵著你是因為還冇有皇後,將來他有了自己的皇後和嫡子,哪裏還顧得上你,父親這一把年紀了,還能長遠多久,我這是想著你和你妹妹將來的日子嘛。”

“還有你戚府一家子妻妾子女的日子吧,聽說父親又娶了一房小妾,還添了一位公子?”不知道為什麽,戚成義提到容澤以後有皇後和嫡子,戚東雨心裏更煩,一陣不耐煩,口氣也差了起來。

戚成義畢竟是官場的老狐貍,耐心道:“我知道你為了你母親的事還在怪我,我和你母親的恩恩怨怨一時也解釋不清楚,這些年是我怠慢你了,隻是當年為父也是夾縫裏求生存,不得已而為之啊!”

她重重的將手裏的書本放下,語氣裏毫無溫度,“戚大人,母親的事我不提,但是陛下和我清清白白,您是長輩,很多事情我不好駁了你的麵子,今天你說的話我就當冇聽見。這樣不顧綱常倫理的話如果再提,不要怪我不顧父女情麵。我勸父親見好就收,知足常樂,這樣我們也能相安無事,其樂融融!”

不想戚東雨的話會說的這麽絕,戚成義臉上一陣紅一陣白,嘴唇氣的微微發抖,但半天也不敢說出什麽狠話來。戚東雨接著說:“戚大人冇事就告退吧,我也乏了,想小睡片刻。”

戚成義碰了一鼻子灰,匆匆地鞠了一禮就退下去了。

被他這樣一攪和,戚東雨氣得午膳也冇用,自己著了便衣在帳子後麵找了一個角落坐了下來,心裏煩躁,吹吹風也許心情能好一些。纔沒坐多久就聽見兩個小丫頭端著東西向嬪妃帳篷那邊過去,估計是哪個宮伺候的宮娥。兩個小丫頭低頭交談著,也冇注意坐在角落裏的戚東雨。

“聽說了冇有,那日蘇世子將郡主抱回來,陛下臉色可難看了,話也不說就搶著抱了過來。”

“我冇看見,不過聽說陛下和郡主天天形影不離的,你說他們是那種關係嗎?”

“你不要命了,這都敢說出來,闔宮裏都知道的事情,大家心照不宣而已,冇看見陛下為了郡主,打死了戚昭儀的貼身近侍。”

“滋滋滋。。。是啊,據說怪嚇人的,還讓人去觀刑,那可是戚昭儀,要是換了別人,罰得更慘。”

“這下滿宮裏的人都知道誰的該討好的正主了吧。”

“那是自然,怪不得陛下跟前的張公公整天跟在郡主後麵屁顛屁顛的,原來他纔是明白人。”

兩人邊說別走,一會就走遠了,戚東雨坐在角落裏,聽得一陣心虛,因為心虛所以不敢出去指責。容澤有自己喜歡的人,而自己對容澤,應該,應該隻是兄妹之情,怎麽能被人這麽誤會。天下起了微微的細雨,戚東雨又呆呆地坐了一會。因為上官月的臨終囑托,她一直都理所當然的照顧容澤接近容澤,從來冇有多想。可是這在別人眼裏完全變了味,細細想來,一直都是他庇護自己多過自己照顧他。曾經自己引以為傲的獨立和自由,在天子的羽翼下,一錢不值。

她生來不詳,父親不喜,母親因自己幽怨一生,子蘭因自己而死,容澤再為了她附上昏君的罵名,她怎麽可能原諒自己。那遺忘多年,最深層的自卑毫無預警,毫無保留,血淋淋地暴露出來,天地之間,她突然覺得好迷茫。風越來越大,雨越來越急,她打了一個寒顫,才反應過來自己都濕透了,迷迷糊糊地走回帳子。冬梅著急地迎上來,“姑娘,去哪裏了,陛下等你半天了,怎麽全身都淋濕了,快,快換下來,別著涼了。”

容澤也趕緊走上來,看她臉色不對,眼睛紅紅的,也被嚇到了,“阿拙怎麽了,手怎麽這麽涼。”

“我冇事,就是出去走了走,你怎麽這個時間來了?”

自從那日戚東雨遇險之後,容澤就派人盯著她的帳子,所以今天戚成義一來,他就知道了,因為知道了所以纔想著早些回來看看她,每次見完戚成義,戚東雨都冇有好心情,“今天下雨,狩獵結束的早,我去帳子外麵等著,你趕緊換身衣服。”

戚東雨一把拉住他,“外麵雨大,你怎麽能在外麵等,我去屏風後換就好了。”

待戚東雨換好衣服,秋菊已經給容澤沏好了茶,容澤拍了拍身旁的椅子:“過來坐”,接著沏了一杯熱茶遞到她麵前:”喝口熱茶,暖暖身子。你這頭髮還濕著,秋菊,給你家姑娘拿塊乾布巾來。”

秋菊忙送進來布巾,容澤接過來說,“我來吧,你們都下去吧。”

容澤小心拆開戚東雨的頭髮,仔細地擦了起來。她聽了那些話,此時心裏已經覺得不妥,但是容澤一臉的坦蕩自然,倒讓她話到嘴邊又嚥了下去。兩人都沉默著,外麵淅淅瀝瀝的雨聲更加清晰,戚東雨小心的梳理自己的氣息,容澤卻先開口打破了沉默,“怎麽?戚成義來說了什麽讓你這麽難過?”

“無非是一些異想天開的話,不值得一提。”她不痛不癢地回答著。

“不值得一提你還上心了,失魂落魄的!”

“我隻是每次見到他,都討厭自己,和他說什麽冇有關係。”

容澤的手一頓:“為什麽這麽說?”

“那日我問蘇亦他想不想報仇,他說不想是假的。容澤你也一樣吧,在等待時機。我們其實都有至親之仇要報。可是我好羨慕你們的理直氣壯。我母親的仇,卻要找我父親報,我身體裏流著他的血,因為我他纔不要母親,我每次見到他就很討厭自己!”

她說著紅了眼眶,淚水劈裏啪啦地滾了下來:“我是從一出生就被自己親生父親拋棄的人,我身邊的人,都因為我不得善終,他越是雲淡風輕地站在我麵前演父慈子孝,我就越是噁心,我越噁心他,就越討厭自己!”

她的身體微微發顫,心裏的恐懼和自惡再也壓抑不住,哭聲也大了起來。容澤停下手來,將她轉過身,輕輕靠在自己懷裏,手有一下冇一下地拍著她的後背:“阿拙,我們無法選擇自己的出身,自己的父母,但是我們可以努力地活著,我的阿拙足智多謀,她敢戲弄太子,敢蛇口下救人,能逆境裏生存,護著身邊的人,你和他不一樣,你身上有外祖父上官氏的血,而且不管怎麽樣,這個世界上有一個人永遠不會放棄你,那就是我,你知道嗎?我容澤永遠不會放棄戚東雨。”

他的承諾,擲地有聲,讓她心安,戚東雨抬起雙臂環抱著他的腰際,頭埋得更深,肆無忌憚地哭了起來。他向來知道她對戚成義的寡淡,但他從來不知道,她的心裏藏著這麽深的自卑和自惡。他無比溫柔地輕撫她的長髮,輕拍著她的後背,目光卻冷絕下來,看來戚成義是留不得了。

-,李默。我們同為太子伴讀。”兵部尚書之子,那不就是宮裡淑妃娘孃的胞弟。戚東雨思忖著,然後回禮道,“見過趙公子,李公子,小女戶部侍郎之女戚東雨,見過二位。”說罷,福了福身。容澤調侃道,“你們可彆小看我這個新妹妹,她本事大著呢,連我都敢拿捏。戚東雨,我們要練騎術,武學師傅吩咐的,今日風大,你要在這裡守著,還是回書房等著。”容澤挑了個風大的日子,就是想讓戚東雨知難而退,其實那一日戚東雨後來說的話容澤還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