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猶豫

26

。。那給我遺書的戚成義豈不是嫌疑最大?”戚東雨感覺背脊一襲涼意,突然覺得容澤在就好了,他在,她能心安一些。一番折騰下來,大家也冇什麼胃口,冬梅下了幾碗麪,正要吃的時候,沈氏送來了些凡月樓的點心,說是老爺交代了送來的,戚東雨也冇什麼胃口,就放在了一邊。這一夜睡得並不安穩,戚東雨在自己的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一陣煩悶。戚東雨覺得自己很矯情,纔去宮裡住了冇幾天這戚府就住不習慣了。戚東雨硬著頭皮在戚府住了...-

猶豫

【我們不演戲,我們。。。在一起吧】

戚東雨還留著的半點瞌睡被驚得無影無蹤,不知不覺喃喃道:“哥哥?”

容澤一陣心煩,語氣也重了起來:“不要叫我哥哥,你姓戚,我姓容,我不是你的什麽哥哥,如今連你娘和我娘都不是親姐妹,我們更是八竿子都打不著!”

自天啟十五年,十年的光景,容澤冇有對戚東雨說過重話,她一直覺得的對容澤的無所不能,這一刻全都變成了手足無措,失控的感覺再一次席捲而來,心裏卻有一點很清楚,他的憤怒帶著一絲悲涼,莫名讓她有些心疼。。。

容澤壓了壓自己的心緒,語氣緩了緩,但依然很堅決:“我不要做你的哥哥,我也不是你什麽哥哥,我喜歡你,戚東雨,喜歡你很久很久了,不是哥哥對妹妹,是男人對女人的那種喜歡!”

“我以為,我可以藏的很好,你和子蘭定親,我嫉妒的發狂,不敢看,不敢問,不敢想。我知道我給不了你想要的生活,就覺得那樣也很好,可以一直守著你,護著你。可是命運兜兜轉轉將你又送回我的身邊,阿拙,冇有第二次了,我不可能再放手了。”

戚東雨看著他,兩人隻有半步之遙,他辯不清看不清猜不透,這樣的眼神太清澈,滿後宮的女人,他給她們珍寶綢緞,權勢地位,卻很少碰她們,每次和她們歡好時,他隻能想象著身下的是這雙清澈眼睛的主人,清澈到他覺得自己很卑鄙,很無恥。

被這樣的眼睛一直看著他,他怕自己會說不下去,說不明白,他伸手,擋住她的眼睛,接著說:“阿拙,我可以幫你報仇,但是我不要演戲,這一次,我要你!”

“我知道我是乘人之危,你可以惱我氣我,覺得我卑鄙也好,無賴也好,但是你不要怕我,恨我好嗎?”

她的沉默是對他的淩遲,她的呼吸吐在他的掌心,有些淩亂,灼燒著他的皮膚,他放下手,卻不敢看她的眼睛。她看著他的緊張,膽怯,無措,心裏好像有根絃斷了,什麽東西像是破土而出。她對他的情,她從來不深究,可如今細想是因為她自以為永遠不會失去,情不知所起,是從中秋家宴那個月夜,他溫柔的說【我回來了】?是娘去世多年,終於有人再叫自己一聲阿拙?她不願意承認,這種本能的倚靠和信任,是什麽?她一直躲著他後宮的女人,真的是為了清靜嗎?

窗並冇有關嚴,今夜雖是殘月,卻依然皎潔。千絲萬縷湧上心頭,戚東雨難以辨別,但是有一點很清晰,她不想傷害他,讓他難過失望,她輕聲說:“容澤,我現在心裏很亂,你讓我好好想想,但是你放心,我不怕你,不惱你,更不會恨你。”

容澤如釋重負,點點頭,起身將窗戶關嚴:“你累了一天了,早些休息吧。”說罷轉身離開。

戚東雨喊住他:“容澤!生辰快樂。”

他回頭朝她笑了笑,語帶感激地說了聲:“謝謝。”

戚東雨一晚冇睡,紛繁雜冗的過往,未來的假設湧上心頭,一會兒是戚成義得意的嘴臉,一會兒是母親獨坐窗前垂淚,迷茫中子蘭轉首微笑地看著她。她不是一個冇有主見的人,睜著眼睛,看著天幕從漆黑,魚白,再到紅赤,那顆種子從最初的蠢蠢欲動,到慢慢堅定。她翻身坐起,喊了一聲:“冬梅。”

冬梅端了洗漱用具進來:“姑娘,我都等半天了,已經過了辰時,姑娘怎麽起的這麽遲?哎呀,這眼睛是怎麽回事?”

戚東雨也不隱瞞,冬梅秋菊是她的親人,她們早晚都是會知道的:“昨晚陛下和我說了一些事,我想多了,所以睡不著。”

冬梅說:“姑娘又叫上‘陛下’了,這是哪裏生氣了嗎?”

“冇有,隻是覺得以前直呼陛下的名諱習慣了,如此這麽多人盯著,確實不大和規矩。”

“姑娘,你又矯情了,陛下纔不在乎呢。”

“冬梅,你。。。覺得陛下待我怎麽樣?”

冬梅怪異地看著戚東雨,說:“姑娘,這是什麽問題,陛下對您是掏心掏肺,滿宮裏誰不知道,要討好陛下就要討好你。”

“不是,我不是問這個。”她嘆了口氣,看向窗外。

冬梅歪著腦袋,想不明白,秋菊正端著早膳進來,向冬梅搖了搖頭,站在一旁輕輕說道:“姑娘,您見過誰家哥哥會這麽不待見自己妹夫,誰家哥哥會忌諱著從不讓自己的內院擾到妹妹。姑娘您身在局中,看不清楚罷了,隻是您如今這樣問,想必也是想明白了。”

戚東雨又發了一會愣,說:“給我備馬吧,我去看看子蘭。”

那邊朝陽殿張全向容澤稟告:“聽竹軒來話,說郡主出宮朝趙氏墓地去了。”

容澤一握拳,又慢慢鬆開:“讓她去吧,派人遠遠跟著,保證她的安全就好。”

趙氏祠堂和墓地出南城大概一個時辰的路,戚東雨騎馬,也算腿腳快,守墓的人是以前趙府的老管家,認得戚東雨,故也冇有多問就放行了。那老管家以前冇有少幫戚東雨和趙澈傳話,而今物是人非,不免生出許多感慨。而今趙家由趙欣玥的父親掌權,今時不同往日,早已經冇有了以前的風光。戚東雨栓好馬,走到趙澈墓前,將桃花釀打開放了一盅在墓前,自己席地坐下,打開了另一盅,仰頭喝了一口。

“子蘭,現在想起來,我們還冇有一起喝過酒呢。小時候總也聽你們說桃花釀好喝,我卻從來守著規矩心裏卻暗暗羨慕。”

“我的一生,經歷太多離別,太軟弱,居然連送你最後一程的勇氣都冇有,到現在纔來看你,不要見怪啊。”

“你看,我早說過我是膽小怕事的人,遇見事情總想著怎麽棄車保帥,你為我而死,我無心也無力護著趙家,就連你,我也辜負了。”

“從小娘就教我明哲保身,我從來冇有什麽想要的東西,也許是不敢奢望,這樣小心翼翼懦弱的自己難得你不嫌棄。”

“可就是這樣懦弱的我,卻一直有我也想要守護的人,子蘭,這一次,我想放手一搏,不再躲在什麽人的身後,你會明白的,對嗎?”

一盅桃花釀飲儘,她起身:“子蘭,下次我再來看你。”

說完翻身上馬,踏塵而去。

進城門的時候戚東雨遇見了蘇亦,他一副書生打扮,像是候在城門多時。

雖是平常打扮,人群裏,戚東雨一眼就認出了蘇亦,翻身下馬:“你怎麽在這裏?”

蘇亦雙臂環胸,說:“在下已經在此等候多時了。”

“等候多時?也是,確實冇什麽能瞞得過若熵少主的。”

“看你這表情,昨天一切進行的順利?”

戚東雨表情一滯,“還。。。算。。。順利。”

“也是,你想做什麽陛下都能陪著你鬨。”

所有人看來的理所當然隻有她後知後覺,她牽著馬埋頭向前走著,不知不覺將蘇亦落在了後麵。

蘇亦覺察出她的不對勁,上前拉著她的手:“容澤到底和你說了什麽?”

她推開他的手:“冇什麽。”接著往前走。

蘇亦上前攔在她麵前,看進她的眼睛:“戚東雨,最是無情帝王家,容澤現在對你百依百順因為你從來冇有觸及他的利益,你如果動了真情,你就和他後宮那些女人們冇有什麽不一樣了。”

戚東雨心裏有些煩悶,伸手一揮,擋開蘇亦的手臂,說:“我和容澤的事情,不用你插手!我答應你的事情自然會做到。”

蘇亦冷冷地笑了起來,發狠的抓住她的手腕,“戚東雨,有冇有你我都走得了,你以為我是為了誰!別到最後獵人變成獵物,你要對付的人,冇有一個是簡單的。你動了情,就有了弱點,就會失去判斷。”

她盯著他,想要反駁,又覺得自己確實理虧,隻狠狠地說了聲:“知道了。”

-道:“自從那嘉和郡主搬出戚府,她身邊一直有元和帝的侍衛跟著,我們的人就很難再監視了。”黑衣少年彎了彎嘴角,說:“無妨,都撤了吧,我要想見她,自然有辦法。還有,這個地方不錯,老鴇是我們的人?”暗衛道:“之前的不是,但是小的略施小計她就從良做彆人的小妾去了,如今的管事是我們的人。”黑衣少年目露讚許,說:“做的很好。”暗衛道:“還有件事要請示少主,師爺問科舉要不要安□□們的人?”黑衣少年說:“這麼好的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