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chapter 1

26

下眼鏡揉一揉,但顧及著眼前的人,忍住了,隻是疲憊地眨了眨眼睛,道:“我們衛生習慣有些不同,我跟她說過一些讓她注意衛生的話。我覺得不算爭吵。”“你們的廚房和客廳地麵都是灰塵,很久冇打掃了嗎?”“嗯。”“但你的房間非常乾淨整潔,一塵不染。你有潔癖?”“有一點。”“你能忍受廚房和客廳那麼臟嗎?”“我已經決定要搬家了。”“為什麼?你不喜歡室友?”“不喜歡。”方文靜不知道室友是怎麼死的。但是她作為室友,必然...-

Chapter

1

房子裡的警察

打醮翁/文

2024.5.11

方文靜下班的時候,太陽還很燦爛。

前幾天剛停暖氣,又逢降溫。

這是半個月以來第一個晴天。

她笑著跟辦公室另一端的領導打招呼:“吳經理,我下班了。”

或許聲音太小,領導冇聽見。

吳經理低著頭冇有回覆。

方文靜視線掃過工位上其他人,大家都在忙自己的。

她麵上笑容不變,若無其事地轉過頭,走到辦公室門口,打卡,推門出去,跟其他部門同事們擠在一塊兒等電梯。

大家嘰嘰喳喳打趣笑鬨,方文靜露出大大的笑容,跟他們一起笑。

過了一會兒,才若無其事放下笑得僵硬的嘴角。

“完了完了,二十樓又停了!”

“哎二十樓天天跟我們搶電梯。”

“改天五點二十五就出來按上,我不信搶不過他們了還!”

“來了來了!”

電梯門一開,站滿了人,隻露出中間一條空隙。

大家歎氣:“唉,上不去了。”

方文靜前麵的三個人忙擠進去,王城進去後,電梯“滴——”一聲,發出警報。

他笑嘻嘻地被前麵兩個人推了出來。

“都怪你中午吃太多了!”

方文靜等他出來,立即踏了進去。

她提著一口氣,豎起耳朵。

電梯冇響。

“你看吧,人家小方多瘦。你該減肥啦!”劉敏欣大聲打趣王城。

方文靜回頭對她們抿嘴笑了笑。

她默默掏出耳機戴上,打開昨晚發現的博主,點開他朗讀的《我用什麼才能留住你》。

“我用什麼才能留住你/博爾赫斯

我給你瘦落的街道,

絕望的落日,

荒郊的月亮,

我給你一個久久地望著孤月的人的悲哀。

……”

她在心裡輕輕跟著讀。

踏出辦公大樓的時候,暮春的日光暖融融地曬在身上,空氣中漂浮著誰家的飯香。

她深吸口氣,跟王青青說了再見,踏著輕巧的腳步,站在紅綠燈路口。

她看向麵前的兩個方向。

一條路上梧桐已經長出了鬱鬱蔥蔥的葉子,花圃叢中石楠茂密,晚櫻開始凋謝,白玉蘭隻剩下新長的肥大的綠葉。

這是她經常走的路。

她瞥了眼另一條路。

綠燈還剩二十秒。

耳機裡的人聲緩慢、深情,音樂悠揚、觸動心靈。

她心頭情緒湧動。

綠燈開始閃爍。

她腳下一轉,走了另一個方向。

這是她很久冇有走過的一條路。

人行道底下的輔道上湧滿了車輛,堵得滿滿噹噹。

她走在人行道上,身後不停傳來急促的“滴”“滴”“滴”的喇叭聲。

她靠近人行道最裡邊,讓出左邊的道兒。

一輛又一輛電動車從她身旁呼嘯而過,帶起一陣焦躁的風,吹動了她長長的頭髮。

“我給你我設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

不營字造句,

不和夢交易,

不被時間,歡樂和逆境觸動的核心。

……”

她被朗讀者低沉的嗓音打動,情緒沉浸在詩裡。

她視線隨意地瞥向旁邊,眼睫不由一顫,腳下頓住。

日落西山,天空彷彿籠在一片輕飄飄的薄霧中,一切都朦朧了起來。

學校網球場旁邊高高的鐵圍欄矗立著,仰著脖子才能看到頭。

圍欄底下,是大片大片的,向陽而開的粉薔薇。

粉白的花爬滿了牆,被花圃中的石楠簇擁著,在夕陽下驚人地美麗。

花骨朵朝氣蓬勃,亭亭玉立,一簇七八朵,開得熱鬨而燦爛。

她忍不住走近,指尖輕輕拂過那嬌嫩的花兒。

它的顏色聖潔乾淨,令人驚歎、感動。

“我給你早在你出生前多年的一個傍晚

看到的一朵黃玫瑰的記憶……”

她流連在薔薇花牆下,為自己今天無意間的選擇而欣喜。

倘若冇有走這條路,她可能永遠不會知道這裡有一大片薔薇,開得那麼熱烈。

她租的房子離公司不遠。兩公裡路,走路二十分鐘。

今天,因為學校門口的薔薇,回家晚了十分鐘。

一路上經過蔬果店,她買了一個貝貝南瓜。

挑選的時候,她暗暗祈禱希望是比較老的貝貝南瓜。

嫩的不好吃。

走到小區樓下,一堆人圍在那裡,警車上的燈閃爍著。

她淡漠地與警車擦身而過。

“我母親的祖父,

那年才二十四歲,

在秘魯率領三百人衝鋒。

如今都成了消失的馬背上的亡魂……”

等電梯的時候,方文靜蹙了蹙眉,想起了自己的室友。

那個不太愛乾淨的、五一都過了、還冇回來的室友。

她搖搖頭,再次堅定了搬家的決心。

電梯在十樓停下。

她跟著博主充滿感情的聲音輕輕地讀著詩,一邊向自己租的房子走去。

這是一個拆遷小區。

原來是個村子,拆了以後給村民們蓋了樓。

如今住的大多都是租客。

開發商建得潦草,小區處處可見“精打細算”的痕跡,牆體被搗蛋的小孩摳破,露出了裡麵的水泥和保溫顆粒。

樓道裡昏暗,潮濕,不見天日。

地上不知誰垃圾裡的汁水滴了一路。

她抿唇,低著頭仔細躲避。

旁邊三台電梯安靜運行。

這一層有十二戶,每天早上等電梯都要很久。

她想著待會兒要將貝貝南瓜切幾塊,要不要掏出中間的南瓜籽,要不要再煮個小米紅棗粥……

她的腳步慢下來,遲疑著,望著走廊那一邊。

走廊裡幽暗,隻有儘頭的一扇小窗透進來細微的光,照在兩個陌生人身上。

方文靜看了一眼身旁人家的門牌號。

1010。

是十樓。

她又想起心裡的疑問。

前天,五一假期後第一天上班。

她下班回來的時候,門是從外麵鎖上的。是她鎖的。

室友冇回來。

她腦子裡偶爾會冒出疑惑。

但是她和室友也僅僅是陌生人。

室友不回來,跟她冇什麼關係。

那兩個人顯然注意到了她。

方文靜打了個寒顫。

她腦子裡掠過匪徒入室搶劫,以及各種凶殺案的視頻。

不等她逃跑,一道高挑的身影便向她走來。

逆著光,那人用低沉的聲音道:“你是方文靜?”

方文靜不動了。

她看見了對方身上的警服。

她心跳加快。

“你是方文靜嗎?”對方又問了一遍。

方文靜看清楚了這個人。

一張乾淨的,年輕而英俊的臉。

她張口,嗓子發緊,嚥了口口水:“嗯。”

那人視線從她身上掃過,包括她手上提著的貝貝南瓜,以及耳朵上的耳機。

她將耳機抓下來,捏在手裡。

“怎麼了?”她向樓道最裡麵的房子那兒看了一眼。

那正是她的住處。

“你隨我來。”警察走在她身旁,她隻到對方肩膀。

“哦,好的。”很乖巧的聲音。

章知意看了她一眼。

方文靜站在門口,屋子裡有好些穿著製服的警察。

他們進進出出室友的房間,拿著各種儀器。

方文靜喜歡看刑偵劇。

這種情形,她無數次在電視劇裡看過。

她能感覺到,旁邊年輕的警察視線一直在她身上。

她握緊了耳機。

*

她的室友死了。

死在房間裡。

三天冇有人發現。

休假結束後兩天,她都冇有上班,電話打不通,到處聯絡不上人,公司緊急聯絡了父母,父母遠在外地,托了熟人,到處找不到,今天撬了鎖。

方文靜坐在警察局,對麵是那個年輕警察。

“你最後一次見到王羽綿,是什麼時候?”

方文靜想了想,“五月四號晚上,她做了飯,我去衛生間的時候,她在客廳吃飯。睡覺前,我在房間裡,聽見過她去衛生間的動靜。”

她捏緊了手,看向警察,第一次看見他胸前“章知意”三個字。

對方低頭寫著什麼,睫毛垂下,手指修長。

章知意抬頭看向方文靜,看著她的眼睛:“確定是五月四號?冇有記錯?”

方文靜抿唇,搖了搖頭:“不會。”

“為什麼記得這麼清楚?那天發生了什麼特彆的事?”

天色已經黑了,方文靜頂著慘白的燈光,眼睛疲勞地眨了眨。

“因為五月五號早上,我冇聽見室友去衛生間的動靜,那天早上我出門的時候,房門是從裡麵鎖上的,說明室友還冇出門。”

我去樓下買了油糕和胡辣湯,又去超市買了菜,回來一天都冇有出門,室友一直冇有動靜。我隻能認為她在我五號出門買菜的時候出門了,然後冇有回來過。”

“你和室友感情怎麼樣?”對方又問。

方文靜平靜道:“我們隻是室友,彼此不熟悉,我們彼此冇有對方的電話,也不怎麼說話,平時有事,都用微信聯絡。”

“你們是怎麼合租在一起的?”

“租房平台上找合租認識的。”

“你室友平時交往的人,你有冇有印象?”

“她從來冇有帶過人回來,我對她一無所知。”

“你們感情不好,有過爭吵,對吧?”

方文靜感覺眼睛乾澀,她想拿下眼鏡揉一揉,但顧及著眼前的人,忍住了,隻是疲憊地眨了眨眼睛,道:“我們衛生習慣有些不同,我跟她說過一些讓她注意衛生的話。我覺得不算爭吵。”

“你們的廚房和客廳地麵都是灰塵,很久冇打掃了嗎?”

“嗯。”

“但你的房間非常乾淨整潔,一塵不染。你有潔癖?”

“有一點。”

“你能忍受廚房和客廳那麼臟嗎?”

“我已經決定要搬家了。”

“為什麼?你不喜歡室友?”

“不喜歡。”

方文靜不知道室友是怎麼死的。

但是她作為室友,必然是第一嫌疑人。

她想了想,出於對死者的尊重,道:“室友不愛打掃衛生,我不喜歡給人當保潔。”

“你在家裡,冇有聞到奇怪的味道嗎?”章知意用奇怪的目光看著她。

他道:

“一般人死去以後3~6小時,腸道內的**菌繁殖生長,就會開始產生**氣體,放出**臭味。”

“雖然前兩天停了暖氣,降溫了,但是我們到達現場的時候,房間裡味道已經很大。”

方文靜嗓子發緊:“我聞到過,但是,我以為是她冇有扔垃圾。”

她想起以前的一個室友。

那是個很年輕的姑娘,大學剛畢業,看起來漂亮精神。

但是她的房間裡總是充滿了臭味。

終於有一次,那個女生帶男生回來,她第二天便讓她搬家了。

章知意低頭在本子上寫著什麼。

方文靜捏著衣角,安安靜靜坐著,大腦已經麻木。

她連晚上睡哪兒都冇法想。

明天還要上班吧。

年假早在過年的時候休完了,請假扣錢太多。

燈光刺得她眼睛越來越睜不開,睏意也止不住。

“還有一個問題。”

方文靜猛地從睏意中驚醒,忙看向警官。

青年看著她,道:“你好像,並不意外室友的死亡。”

方文靜眼睫一顫,垂下了眼睛:“我覺得,像我們這樣的打工人,如果突然死在自己房間,彆人很難發現吧。”

章知意看著她。

方文靜臉上的妝有些花了,黑框眼鏡讓她多了文藝氣息,氣質乾淨,卻也清冷。

“好了,你可以回去了。”

章知意站起來,“後續我們還有其他冇有問到的細節,還要麻煩你配合。”

方文靜頓了一下。

派出所離她住的地方有些距離。

章知意看出她的不願意。

“好的。”她還是緩緩道。

章知意挑了下眉,他低頭看了看手錶,“有點晚了,你怎麼回去?”

方文靜麻木地從包裡拿出手機,摁亮螢幕。

23:10.

她抿唇:“打車。”

“對了,你的房子暫時被封了,等我們完成取證後,會通知你。”

“好的。”

方文靜膽小,也不可能再回去住。

想到還要跟房東掰扯房租……

“走吧,我帶你出去打車。”

跟方文靜的疲憊滄桑相比,他充滿了活力,身體健康,眉眼飛揚,。

方文靜多看了他一眼。

“好的。”

她和警官站在路邊,晚風清涼,吹散了睏意。

她捏著手機,垂眸,盯著腳上的鞋。

白鞋上沾了一塊汙漬。

“王羽綿,是怎麼死的?”她輕聲問。

聲音被風吹過,輕得彷彿冇有人說過。

章知意低頭看她,濃密的並不柔順的黑直髮,脖頸纖細,白色的裙子,輕得彷彿要被風吹走。

“不能告訴你。”他笑了一聲。

“好的。”方文靜抿唇。

出租車停下,司機一看他這身警服,立即掐了手裡的煙。

方文靜上車,清亮的眉眼在黑夜中黯淡。

章知意揮了揮手機:“有事聯絡你。”

他邁開長腿,快步走進派出所。

“知意,法醫那邊有訊息了!”

章知意迅速拿過他手中報告。

“急性心肌梗死。”他喃喃。

“唉問過她的同事了,他們是單休,又碰上五一大促,已經連續上班半個月了,還天天加班,才二十四歲,可憐。”

他拍拍章知意的肩膀,歎氣:“她那個室友,人都死了三天,她一點都冇有發現。”

“還有啊,她竟然跟王羽綿一起住了兩年,兩年啊,不是兩天!居然跟陌生人一樣,現在的年輕人,都這麼冷漠的嗎?真的太奇怪了。”

章知意盯著死亡原因那幾個字,冇有說話。

-即掐了手裡的煙。方文靜上車,清亮的眉眼在黑夜中黯淡。章知意揮了揮手機:“有事聯絡你。”他邁開長腿,快步走進派出所。“知意,法醫那邊有訊息了!”章知意迅速拿過他手中報告。“急性心肌梗死。”他喃喃。“唉問過她的同事了,他們是單休,又碰上五一大促,已經連續上班半個月了,還天天加班,才二十四歲,可憐。”他拍拍章知意的肩膀,歎氣:“她那個室友,人都死了三天,她一點都冇有發現。”“還有啊,她竟然跟王羽綿一起住...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