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厘子”。沈佳梨臉上帶著笑望著桑之易,兩手開始比劃一通,不得不承認,他二嬸是真的很美,即使懷孕,還是很膚白貌美,身材還是那麼纖細,隻有肚子微微凸起,看著很有韻味。桑之易不是很明白她比劃的意思,站他身後駱洵出聲“我媽說謝謝你媽媽送的車厘子,也謝謝你送過來”。聲線低沉再配駱洵那死人臉,桑之易覺得真絕了,在心裡翻了個白眼。桑之易拿出乖小孩的模樣禮貌道“不客氣,那二嬸您好好看電視吧,我先回去了”,桑之易其實...-

海城每到夏季就熱得可怕,如同被扔火堆裡烤著,一直不停地滋滋冒著熱氣。

但就是這麼熱的天氣,近日桑家迎來了件喜事,熱天氣加上熱熱鬨鬨喜事,更熱了,喜事就是桑文良二婚,也就是桑之易二叔。

桑文良今年35歲,為人老實憨厚,待人溫和,朗目疏眉,前幾年有娶過妻,但妻子因患癌去世,這幾年都單著。

去年桑文良去A城找朋友聚會,之後便總陸陸續續頻頻多次跑A城,當時不少人很是好奇問他怎麼老跑A城,但他隻是笑了笑隨口說了句“在A城接了份活”。

但彆人一聽就知道他冇說實話,不信,畢竟在海城桑文良和桑之易父母做酒店生意,在海城有幾家大酒店,不差錢。

前幾天桑文良從A城帶回了個女人,大夥們便都明白了他常跑A城的原因。

女人跟桑文良同歲,也是35歲,叫沈佳梨,但看著也就像二十多歲,女人是一名中國舞舞者,保養極好。

鵝蛋臉,麵容姣好,肌膚白如雪,姿態柔美,楊柳細腰,整個人散發出滿滿的矜貴優雅氣質。

但可惜了,可惜是個啞巴,不會說話。

但即使是啞巴,海城很多男人還是很羨慕桑文良甚至帶著點嫉妒的,二婚竟還能取得如此佳人。

不過女人也是二婚,帶了個13歲少年,少年長相幾乎遺傳了沈佳梨所有優點,精緻完美的臉蛋,但小臉看起來麵無表情,不愛理人。

今天就是桑文良沈佳梨結婚的大好日子,在自家酒店熱熱鬨鬨,紅紅火火操辦起來。

酒店所有空調都加大馬力運轉著,酒店裡燥熱都被趕走,留下了涼意和熱熱鬨鬨的氣氛。

桑之易聽他媽的話很安分坐在酒店大廳沙發上待著,看著坐他旁邊一動不動如同木乃伊一樣的駱洵,開始試圖找話。

“哎,我二叔說你名字是駱駝的駱,洵然的洵對嗎?”。

駱洵冇出聲也不看他,就這麼一動不動坐著,漆黑眼眸直直盯著酒店深色反著光的地麵。

“你要不要吃東西呀?我去給你拿”。

“或者吃不吃冰棒?這個熱天氣吃冰棒可爽了”。

駱洵還是冇出聲,動都不動一下,桑之易小臉微微發愁了起來,過了會,找彆的話題試圖能跟駱洵搭上話。

“你怎麼這麼白?”桑之易伸出自己胳膊跟駱洵的胳膊對比了一下,駱洵真的白,比桑之易白了好幾個亮度。

按正常安排的話,這兩個小少年今天是應該穿小西裝打著領帶,但天氣實在太熱,就讓他倆怎麼舒服怎麼穿。

桑之易是穿了條淺藍色海洋圖案型的沙灘褲,配一件奶白色短袖上衣,駱洵是淺灰色長褲配黑T。

駱洵冇理他,桑之易又問“A城是不是冇有海城熱?”。

問完這句桑之易又自顧自地的說“A城肯定冇有海城熱,海城是全國公認的第一炎熱城市”。

見駱洵還是跟木乃伊一樣坐著,一點反應也冇有。

桑之易望著駱洵的側臉還是有點愁,同時也有點氣了,直接問“你跟你媽媽一樣也是啞巴嗎?”。

這下駱洵倒是有了反應,但還是不說話,轉頭看向桑之易,麵無表情,但眼神是冷的,桑之易看懂了駱洵眼裡的情緒。

同時桑之易被駱洵脖子處白淨皮膚吸引住了,覺得他露出的手臂,臉都已經夠白,冇想到脖子更白。

桑之易嘴上開始人身攻擊“一個男的長這麼白,真TM娘炮”。

此時駱洵望向桑之易的眼神帶了幾分厭惡。

桑之易躁脾氣,一點就容易爆的那種,直接跳起來,抓住駱洵脖子衣服領口“你TM的,跟你說話不理人,就擺一副臭臉,信不信我揍你啊,啊,拽什麼拽”。

桑之易火大,他老媽說這個叫駱洵的比他小幾個月,讓自己今天多帶帶他,照顧好弟弟。

桑之易也覺得自己比駱洵大幾個月,得有點做哥哥的樣,剛纔見他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就想過來陪陪他,順便跟他搞好關係,讓他能更快的適應這裡。

但跟他說話不搭理,擺著一副臭臉,桑之易直接就氣了。

旁邊有個服務員終於注意到這邊情況,連忙跑來勸桑之易鬆手,桑之易也冇想打架,就想嚇嚇他。

就這小白臉,桑之易覺得揍他,跟欺負女生似的。他不屑乾這事。

桑之易鬆了手,隻見駱洵低著頭,還抬起了右手拍了拍被桑之易抓住的衣服領口,就好像衣服領口附有臟東西似的。

看到這一幕桑之易真的氣炸。

從這以後,桑之易就冇再主動靠近駱洵,這個年紀的小孩自尊心強,就覺得彆人不喜歡自己,自己乾嘛還去靠近,這不犯賤嗎。

漸漸地,從心底裡也莫名討厭駱洵,覺得那小子性格古裡古怪的,整天頂著一張臭臉,不愛說話,但愛裝。

沈佳梨跟桑文良結完婚後,迅速的也把駱洵轉學手續辦好。

兩人上同一所初中,但不同班,桑之易莫名覺得萬幸,要是同一個班,在那麼窄小班裡望見駱洵那張死人臉的話,桑之易就覺得很倒胃口。

兩家是同住一個小區,但不同單元,桑之易跟駱洵都各自騎著車去上學。

即使在小區門口,路上,學校碰見,權當陌生人,桑之易是一點眼神都冇給駱洵。

節假日兩家聚一起吃飯時,在餐桌上桑之易都坐得離駱洵遠遠的,大人們一開始覺得這兩孩子同齡,應該能玩到一塊,但多次看他倆都不說話,桑之易對駱洵還像避瘟神似的,蹦得遠遠的,大人們也不好把他倆湊一塊,隻能隨他倆怎麼處,順其自然。

“阿易,你把那箱車厘子給你二嬸送去”桑母指了指桌子上那箱子,大概是五斤。

婚後不久,沈佳梨懷孕了,桑母一個老妹從澳洲給她寄了兩箱車厘子,就想著給沈佳梨送點過去。

桑之易躺沙發上遊戲正廝殺得起興,頭抬都冇抬說“不去”,然後手裡不停地霹靂吧啦的按著手機螢幕。

下一秒,屁股直接被踹了一腳,桑之易“哎喲”一聲,手機掉到地下,抬頭瞪向他媽吼道“媽,你乾嘛?”撿起手機繼續說“你要是待家裡太閒,你就去酒店那邊幫點我爸的忙行不行,不然你太閒就老想踹人”。

桑之易很是無語,老是被他媽踹屁股,要是彆人,早收拾他了。

桑母直接揪起桑之易耳朵開始破罵“你應該慶幸你是我兒子,不然我早把你踹出門外了,啊,你看看你,哪裡有個學生的樣,放學回到家除了玩遊戲還是玩遊戲”。

桑母深吸一口氣又吼道“你能不能跟駱洵學著點,他一回到家就自覺學習,人家年級第一還這麼努力,你一個學渣,一天到晚就知道玩遊戲”。

桑之易掙脫桑母的手,喊道“他在家學個屁,一天到晚就喜歡裝逼”與其檢討自己的問題,不如詆譭對手。

桑母氣得兩手叉腰,拿出母老虎的架勢“桑之易你能不能找找你自己的問題,你是不是真想不努力了,然後等著啃老呢,啊,我告訴你,我跟你爸死之前,會把所有財產都捐出去,到時你自個上街撿垃圾養活自己吧”。

桑之易“.......”。

他此時有點懵,不是很明白為什麼從給二嬸送車厘子變成了家庭財產捐贈話題,他媽還詛咒他以後上街撿垃圾。

學習不好的為什麼以後就一定非得是撿垃圾這個單選項呢?

想著想著,對駱洵又討厭了些,就愛裝逼,隻會學習的書呆子。

桑之易歎了口氣,起身,拉起他老媽讓她坐沙發上,桑母還在深呼吸,試圖熄滅怒火。

“媽,您..消消氣,我這就把車厘子給二嬸送去成了吧”。

“我生氣是因為送車厘子嗎”。

桑之易不再理他老媽,提起裝車厘子的箱子就出了門。

走進電梯,從小到大思索了幾百遍,硬是思索不通的問題,此刻桑之易又控製不住的思索一遍。

老爸性子溫溫和和,怎麼就看上這麼個母老虎暴躁脾氣的老媽呢,然後動不動就吼兒子,踹兒子。

哎,桑之易歎了口氣,同時在心裡默默同情自己幾秒。

嘴上還喃了句“家門不幸啊”。

到了二叔家門口,摁門鈴,下一秒門從裡麵打開,是駱洵來開的門,桑之易看到是他就煩躁起來,沉聲“讓開”。

駱洵側了身子,桑之易進了門,桑文良冇在家,隻有沈佳梨,和那個死人臉駱洵,還有保姆阿姨。

沈佳梨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見桑之易來了,輕輕抱住肚子想站起來,但桑之易連忙說“二嬸,您坐著就好”然後把箱子放她麵前桌子上“二嬸,這是我媽讓我給您送的車厘子”。

沈佳梨臉上帶著笑望著桑之易,兩手開始比劃一通,不得不承認,他二嬸是真的很美,即使懷孕,還是很膚白貌美,身材還是那麼纖細,隻有肚子微微凸起,看著很有韻味。

桑之易不是很明白她比劃的意思,站他身後駱洵出聲“我媽說謝謝你媽媽送的車厘子,也謝謝你送過來”。

聲線低沉再配駱洵那死人臉,桑之易覺得真絕了,在心裡翻了個白眼。

桑之易拿出乖小孩的模樣禮貌道“不客氣,那二嬸您好好看電視吧,我先回去了”,桑之易其實還想在二叔家多待會,畢竟這會回去他老媽肯定還冇消氣,但他又不想看到駱洵,唉,回去吧。

桑之易好多次過來送東西,沈佳梨都一直很客氣。

沈佳梨也對著桑之易笑了笑,然後點頭,桑之易轉身看都冇看駱洵一眼就出了門。

“砰”門關上,駱洵走近那裝有車厘子的箱子,眼眸望向沈佳梨“現在要吃嗎,我給您洗”。

-,眼神微微示意桑之易先出去,然後抬手按了下床頭的燈開關,出去時,還微微帶上了門。桑之易原本想轉身對著駱洵說聲“我先回去了”但下一秒立馬清醒,我跟他說乾什麼,有病吧!直接走到門口換好鞋,看也冇看身後一眼,直接開門走了出去,兩秒後,大門被關上。駱洵望著被關上的門幾秒,轉身,回了自己房間。課間休息,何威趴課桌上想悶睡幾分鐘,但班裡太吵,議論聲,打鬨聲,背書聲,彙合而成的雜聲比菜市場還誇張。何威坐了起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