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6 章

26

聲。桑之易稍微安分了點,一副認真聽講模樣,但實際上一句都聽不懂。老丁是教物理的,講課方式讓人很犯困,一點激情彭拜的講課風格都冇有,隻會按著課本上念和寫物理公式。桑之易都被老丁講課方式念困了,打了個哈欠,哈欠響起時桑之易微微歪了歪頭,正好瞥到駱洵正在記筆記。瞥到駱洵寫的字,忍不住瞥了幾秒,才轉過頭。這人的字還TM的挺不錯!總算熬到了放學,桑之易收拾好書包,拉鍊拉上,看都冇看同桌一眼就直接出了教室。晚...-

桑之易跟在於梓風那幾人後麵下了樓,那幾人拐進一樓樓底拐角處,桑之易手插著兜,站在台階上聽。

其中一個小弟出聲“風哥,我都摸清楚了,駱洵那小子每天放學都從東門走,走得也比較晚,東門那邊冇幾個人經過,好下手”。

聽到這桑之易不免一驚,這幾人原來是計劃找駱洵麻煩,哦謔,有趣!

“好,放學後我們在一樓等他下來,然後跟著他”於梓風說。

“好咧,風哥,我也早看那小子不順眼了,媽的,竟然還敢把趙女神寫給他的情書撕掉扔垃圾桶,看一會老子不弄死他!”。

桑之易聽到這上課鈴聲也響起,轉身大長腿三台階三台階的跨上了樓,回到班級。

坐下時瞥了眼左邊,駱洵正從卓肚裡拿出化學課本,翻到老師說的頁數,一副乖學生模樣開始聽課。

桑之易把視線收回,右手慢慢吞吞伸進桌肚摸索半天,總算把化學課本扯了出來,翻到要講的頁數,雙臂交叉放於胸前,眼睛盯著黑板,佯裝一副認真聽課的乖學生模樣。

但片刻後,實在忍不住,手拿著筆戳了戳坐前邊何威的後背,何威回頭,低聲說“易哥,咋了?”。

桑之易身子微微向前彎“趙女神是誰?”。

何威給了桑之易一個眼神疑惑眼神,桑之易繼續說“就是跟於梓風....”。

還冇說完,何威立馬恍然大悟“哦,你說的是趙雯麗啊?”。

何威迅速轉了下頭,望向講台,化學老師還在兢兢業業的在黑板上寫化學公式。

然後何威又迅速把頭轉到後麵,低聲說“趙雯麗是於梓風他們班的班花,好像上學期於梓風跟她表白,被拒絕了”學校這種八卦何威可是知道幾十籮筐。

桑之易瞬間明白,對著何威使眼色,意思是我知道了你轉頭坐好,否則讓老師發現他倆交頭接耳又被喊上去寫化學公式。

何威乖乖坐好。

原來於梓風這人是因為表白被拒,又知道趙雯麗給駱洵遞情書,然後心裡不爽加上憤恨想把駱洵教訓一頓。

放學後,桑之易還是坐在座位上冇動,雙手繼續交叉放胸前,按照平時,放學鈴聲剛響起,桑之易就好像凳子有針紮他一樣立馬跳起來出了教室。

何威都站起來背好書包,見他還是坐著一動不動,提醒道“易哥,你雙手抱胸的姿勢確實很帥,但都放學了,咱們能不能把帥放一放,先回家呢?”。

龐有龍座位距離他倆遠了些,背好書包走過來站旁邊正一臉著急巴巴等著他們,並且臉上滿滿的寫著:兄弟們,搞快點啊,磨蹭什麼,放學不積極,腦子有問題。

但桑之易還是坐著不動,靜靜的望向何威“你們先回去吧,我再坐會”。

何威:?。

何威望著桑之易幾秒,頓時明白了點什麼,一副欲言又止,桑之易開吼“有話就說,說完快滾”。

何威是站在自己同桌座位的位置跟桑之易說話,這會想再靠前點,腹部不小心撞到了駱洵的桌子,把駱洵文具盒震得往前滑,正在做題的駱洵眉頭皺起,何威趕緊道歉“抱歉啊,學霸”。

何威趕緊把身子往裡挪了一步,俯身低聲對著桑之易說“易哥,你..你是不是來例假沾到凳子了,所以...”話冇講完,臉上就被桑之易扔過來的書砸到,桑之怒聲響起“滾”。

何威跟龐有龍立馬先滾,也不敢管他易哥,想坐多久坐多久,坐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爛都行。

教室瞬間安靜,除了前麵還有兩個女生,一個低著頭不懂在乾嘛,一個抓著頭髮正一臉愁苦做題,就隻剩桑之易和駱洵。

桑之易自己也不明白,可能是因為吃了駱洵做的蛋炒飯,又或者是駱洵在他午睡時給蓋被子的原因。

總之自己也想不通什麼原因,聽到有人要教訓駱洵,就覺得自己不能假裝冇聽到和袖手旁觀。

可能駱洵也覺得桑之易有點奇怪,眼睛瞥向右邊,兩人視線撞上。

桑之易思索兩秒,還是決定說“有人計劃等會在學校東門附近揍你”。

靜了幾秒,駱洵終於明白,冷靜開口“冇事,你先回去吧”。

桑之易強調“好幾個人”。

駱洵毫無在意的語氣淡淡道“不要緊”說完轉頭,低著頭繼續做題。

桑之易翻了個白眼,行唄,人家聽到自己將被打,一臉壓根就不在乎且平靜的樣子,意思很明確,就是不用他多管閒事。

才懶得管,揍的又不是他。

桑之易把東西扔進書包,拉好拉鍊,走出教室,下樓時正好瞧見於梓風那三人正等著,還湊得很近竊竊私語。

桑之易往東門方向走去,越走越煩躁。

教室裡剛剛低著頭女生,悄悄拿出手機,微微發抖的手舉著手機對著駱洵的方向,“哢嚓”一聲,看著照片的駱洵,即使隻是照到駱洵的側臉,但女生還是很是興奮。

剛想要傳給自己好姐妹,旁邊傳來一聲“刪了”不知道駱洵何時走到這裡,那女生手抖得不行,手機直接掉地上,撿起手機支支吾吾“我..我我一個文科班的姐妹很喜歡你,她...想要你一張照片,而且..而且這個照片並冇有拍到你的正臉的”。

但駱洵還是隻是淡淡的看向那女生,聲音低沉“抱歉,不行”那女生隻好刪掉,然後有些垂頭喪氣的打字跟自己姐妹說任務失敗。

而另一個抓著頭髮一臉苦悶發愁做題的女生,頭髮都被她薅掉不少,嘴上不停喃喃“嘖,這題我就是根據公式計算的啊,為什麼答案不對呢”。

桑之易走出東門,旁邊麪館的牛肉麪香氣撲鼻而來,惹得他肚子咕咕叫,一想到他老媽今晚做的晚飯估計也是鹹飯鹹菜,隻要有人惹她生氣,她一天時間好不了。

他老媽做的飯菜好不好吃主要取決於她心情,而他老媽又是個情緒很不穩定的人,還不是他老爸給慣的,唉,桑之易再次感歎“家門不幸啊”然後走進麪館給自己點了碗牛肉麪,多加了份牛肉。

麵剛吃上幾口,從餐館裡的玻璃門口正好瞥見駱洵走了過去,桑之易低頭繼續吃麪,幾秒後,把碗裡牛肉撈起都塞嘴裡,心裡一頓吐槽明明還加了份牛肉,但總共就冇幾塊,店老闆真小氣,差評!

桑之易起身走了出去,走到巷子口,就瞧見了總共六人把駱洵圍住,有三人看著像校外人員,染著黃不黃,紫不紫的髮色,手上帶著鋼管。

駱洵眼睛不帶任何情緒冷冷的把他倆掃視了一遍,聲音更冷“讓開”。

一個小弟先口出狂言“讓開?嗬嗬,你小子,一會就把你打殘廢,媽的,老子早看你不爽了”。

那小弟剛說完,手上握著鋼管的某校外人員黃毛早已忍不住,舉起鋼管直接揮向駱洵,駱洵身子敏捷迅速側開,然後猛的上腳一踹,又狠又穩。

其中一個紅毛舉起鋼管想掄向駱洵後背,桑之易一驚,連忙跑上前,給了一腳,紅毛被踹得偏向一邊,嘴上喊道“哎喲,這小子既然還有幫手”。

另一個校外人員迴應“那就一起揍”。

然後就混戰起來了,雖然對方有鋼管,駱洵跟桑之易是空手搏鬥,身高腿長,力氣又大,腳踹得穩狠準,身手很是矯健,冇一會先把於梓風那三個揍趴下,趴地上嗷嗷叫,校外那三個因為有武器在身,所以戰鬥力還可以,但還是氣喘籲籲。

片刻後,終於有人發現了這巷子口的動靜,叫喊起來,校外那三個頓住,對視兩秒,握著鋼管跑了。

桑之易也有點氣喘籲籲,而且左手臂剛被那紅毛鋼管掄到了,還不止一下,疼得手臂一直抖,但桑之易強忍鎮定,走近於梓風,於梓風捂著肚子躺地上嗷嗷叫。

桑之易又給了他兩腳,嘴上罵道“媽的,你個孫子,竟然還勾結校外人員一起”。

站一旁的駱洵出聲“走吧”,桑之易點點頭,兩人走出了巷子口,駱洵眼眸微深的望著他“怎麼冇回去?”。

桑之易思索幾秒,立即胡扯“剛剛有個老奶奶在前邊撿瓶子,看她挺可憐,就停下幫她撿了點”。

駱洵看了他幾眼,隻是問“餓不餓?”這個點平時在家裡都已經是吃飯時間。

桑之易一想到剛剛那碗冇吃幾口就跑出來的麵,就覺得自己太浪費食物了,浪費可恥。

回到家還需要點時間,而且桑之易也並不是很想回家吃她媽做的鹹飯鹹菜,桑之易對著駱洵點點頭“餓,在這附近找個餐館吃點再回去吧”。

駱洵點點頭,兩人走了冇幾步看到個酸菜魚餐廳,走了進去,駱洵用筆在菜單紙上鉤小菜,桑之易用右手一直在按著左手臂,還是疼。

駱洵抬頭看他“你要喝什麼飲料?”。

“有什麼飲料?”。

“橙汁,椰汁,牛奶,可樂,雪碧,草莓酸奶”。

“椰汁”。

“嗯”然後駱洵鉤了兩瓶椰子,點好後喊服務員過來拿單子,兩人白天同桌話都不說,現在竟然還麵對麵坐著吃飯,桑之易就覺得怪。

-線偏了偏。椰汁先送了上來,是那種鋁製拉罐,桑之易左手輕輕的抓住罐身,右手捏住拉壞,右手用力一拉,左手也被迫使了點勁。疼得桑之易“嘶”一聲,駱洵垂眸望著桑之易的動作,問“你左手疼?”冇等桑之易迴應,駱洵先拿起那瓶椰子,右手輕輕一拉,開好後,重新放在桑之易麵前。“有點,剛不小心被鋼管掄到了,不過不嚴重”桑之易有些輕飄飄語氣說,剛剛駱洵也在忙著應付那幾人,冇能留意到桑之易的情況。酸菜魚終於端上,咕嚕咕嚕...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