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7 章

26

向他媽吼道“媽,你乾嘛?”撿起手機繼續說“你要是待家裡太閒,你就去酒店那邊幫點我爸的忙行不行,不然你太閒就老想踹人”。桑之易很是無語,老是被他媽踹屁股,要是彆人,早收拾他了。桑母直接揪起桑之易耳朵開始破罵“你應該慶幸你是我兒子,不然我早把你踹出門外了,啊,你看看你,哪裡有個學生的樣,放學回到家除了玩遊戲還是玩遊戲”。桑母深吸一口氣又吼道“你能不能跟駱洵學著點,他一回到家就自覺學習,人家年級第一還這...-

桑之易低頭回微信訊息,而駱洵就這麼望向桑之易一會,回完訊息後,桑之易抬頭,兩人四目相對,兩人都把視線偏了偏。

椰汁先送了上來,是那種鋁製拉罐,桑之易左手輕輕的抓住罐身,右手捏住拉壞,右手用力一拉,左手也被迫使了點勁。

疼得桑之易“嘶”一聲,駱洵垂眸望著桑之易的動作,問“你左手疼?”冇等桑之易迴應,駱洵先拿起那瓶椰子,右手輕輕一拉,開好後,重新放在桑之易麵前。

“有點,剛不小心被鋼管掄到了,不過不嚴重”桑之易有些輕飄飄語氣說,剛剛駱洵也在忙著應付那幾人,冇能留意到桑之易的情況。

酸菜魚終於端上,咕嚕咕嚕冒著香氣,駱洵還加了不少配菜,肉丸,豆腐,牛肉片,粉絲和各種青菜,滿滿一大鍋。

桑之易往自己碗裡夾了塊魚肉問他“你知道於梓風為什麼找人堵你嗎?”。

駱洵搖頭,問“於梓風是哪個?”。

“剛剛走時被我踹的那個”桑之易說。

駱洵點點頭,意思是懂於梓風是誰了,桑之易繼續說“於梓風喜歡的女生給你寫情書,但被你當垃圾扔掉,於梓風怒火攻心就想收拾你一頓”。

駱洵臉上冇什麼表情“不當垃圾還能乾什麼?”但仔細看還是可以看到駱洵眉心蹙起,想到女生往他桌肚裡塞書信,駱洵就不免有些煩。

這桑之易不得不讚同駱洵,因為有些女生也喜歡往他桌子裡塞信件,他也覺得煩躁,而且他高中是絕對不會早戀的!

桑之易吃了幾口魚後開始對駱洵這個人總結“你這人吧,長得還行,學習也厲害,可能就有那麼一點缺點,就是不愛說話,但你這類型在女生眼裡就還挺吃香”。

抬眸往向桑之易,駱洵語氣淡淡“不愛說話是缺點?”。

桑之易剛剛在心裡對這小子總結了一下,發現真的暫時找不出什麼缺點,長得好,學習好,做飯又好吃,還會照顧人,重點是打架也挺TM的厲害。

所以桑之易隻能從他的性格,從他不愛說話上挑刺。

桑之易鄭重說“我覺得是”。

駱洵點點頭,冇再說什麼,悶聲吃著魚,吃飽喝足,駱洵去結賬,桑之易在門口等他。

駱洵其實不是不愛說話,他隻是不愛跟不熟的人說話。

吃完飯,桑之易感覺這左手的疼痛感逐漸加強,而且手還顫得厲害,原本想著回到家再隨便拿點藥水擦擦就完事。

但這麼強忍到家桑之易覺得疼得有些難以忍受的滋味,見駱洵出來,看向他“我得去對麵藥店買瓶紅花油”駱洵也跟著他過去。

進到店裡,店員說把袖子挽起來,看看情況,桑之易看到自己手臂那一刻,不免一驚,他就是覺得疼,但也冇挽起袖子檢視過,就覺得應該不是大事。

但這會看到被鋼管打到的地方腫得好大,又青又紫,駱洵看到他這手臂也不免驚到。

店員給拿了紅花油,又找來了冰袋,讓他倆坐藥店外麵桌椅處理一下,駱洵輕輕把桑之易的衣袖挽到最上麵,然後拿起兩個冰袋給桑之易做冰敷,神色帶著點認真和耐心。

桑之易瞧見駱洵那臉上神色,心中有一股說不出的情緒飄過,嘴上輕飄飄來了句“視覺上是有點誇張,但其實不怎麼疼”。

駱洵對著更腫更紫的位置彈了一下。

桑之易手立馬不受控製的抖了起來,“嘶”了口氣,咬牙切齒瞪著他“臥槽,你找死啊?”。

“不是不怎麼疼?”。

“媽的,你這麼彈肯定疼啊”。

駱洵把紅花油倒手上輕輕的給他按摩,桑之易覺得疼的同時手臂還因為被人觸碰而微微起了些癢意。

塗好後,駱洵把紅花油瓶子蓋封好,抬眸望向桑之易,眸色認真,聲音很沉“今天的事如果還有下次,希望你彆再衝出來,我不喜歡欠彆人人情”。

駱洵起身進藥店洗手間洗了手,桑之易呆愣幾秒回神,聳聳肩嘴上來聲“嘁”。

因為桑之易騎不了車,所以兩人打車回的家,回到小區後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第二天第一節課結束後,駱洵跟桑之易就被叫到了校長辦公室,進去時,於梓風還有那兩個小弟也在。

昨天打架正好被人拍下了全過程,然後發到了校長郵箱,校長看全完整視頻後直接怒火燃起,先喊於梓風和那兩個小弟喊來,破罵聲不斷,然後再開導教育。

桑之易跟駱洵進辦公室時,那校長還在苦口婆心的教育,他倆就站一旁等校長教育完,完事後,轉頭來對著他倆表示關心,特彆是對學霸駱洵,那關心語氣,彷彿都怕這次打架事件使駱洵身心受到嚴重傷害然後一蹶不起似的。

全然忽視了視頻裡駱洵打架的那股勁,人家學霸不僅僅隻是學霸,打架也賊牛逼,招式穩準狠,毛髮未傷。

校長關心結束後就放他倆回了班上,但那三人還繼續待在那,因為家長必須要過來。

下午時全校廣播同時響起,校長髮言,先是批判了此次打架事件的嚴重性。

然後再公佈本次事件的處理結果,於梓風跟那兩個小弟因勾結校外人員一起對本校學生進行毆打,情節嚴重,直接被各自家長領回去了。

何威跟龐有龍也是下午時才頓悟昨天放學桑之易為何遲遲不走的原因。

“易哥,你昨天應該也告訴我一聲,我也加入的話,一定把那幫孫子揍得嗷嗷叫”何威憤憤道。

“不叫,你打架會哭”。

何威“......”。

初中時有一次打架何威被對方打到了眼睛,眼睛看著是一點事都冇有,但眼淚就是一直嘩啦啦的掉,還不斷地吸鼻子,止都止不住。

從那以後,桑之易就覺得這小子不適合打架,丟人。

何威惱道“我都說了那次是眼睛被那孫子打到所以纔會流眼淚,後麵我不是把他按在地上猛踹了嗎”。

桑之易冇什麼情緒的“哦”了一聲。

何威也不惱,繼續說“不過看你跟學霸同桌以來,好像你倆都冇說過話,但他一有事你就衝出去,看來你倆關係並不像表麵上那麼不好”。

桑之易“......”。

駱洵也聽到了,但還是不動聲色繼續做著卷子。桑之易望著駱洵心裡想,這人是把自己當學習機器嗎,就冇見他停過,上課就認真上課,下課就拿卷子做。

冇幾天,這次打架事件視頻就在學校貼吧裡火了起來,貼吧裡都是各種誇駱洵打架好帥,桑之易打架好帥之類。

同時駱洵這眉宇緊鎖也愈發的深,因為女生往他桌肚裡塞情書逐漸增多,桑之易也是,每天看著自己桌子裡那滿滿噹噹的情書就很是無奈。

都不知道什麼時候塞進去的,就出教室那麼一會時間,回來就被塞得滿滿噹噹。

桑之易雙手張開放桌子上,手掌朝上,仰頭問蒼天“長得帥也是一種錯啊”。

坐一旁駱洵見他這幅模樣不免覺得好笑,嘴角微微的勾了一下。

兩人關係比當初好了一點點,雖然駱洵很少主動跟桑之易說話,但桑之易叫他,他基本有迴應。

今天週六,又是駱洵跟桑之易帶娃的時候,桑瀟瀟也比較粘著兩位哥哥。

桑瀟瀟今天要求兩哥哥帶她去電影院看《衝吧,兔子》顧名思義就是講兔子的動畫電影。

現在是四月中旬,海城已經變得很熱,桑瀟瀟粉色帽子,粉色小上衣,粉色小短褲,粉色鞋子,從頭到腳都是粉色,駱洵是黑T黑褲。

兩家並不住同一單元,駱洵跟桑瀟瀟在小區門口等桑之易,桑之易跟駱洵是前幾天剛加上的微信,就冇聊過天,唯一的聊天記錄是今早桑瀟瀟打來的語音電話。

瀟瀟在電話裡說讓桑之易也陪他去看電影,桑之易吃完早餐,軍綠色工裝褲,裡麵是一件白色小T恤,外麵套了件深色格子襯衫踩著最新款AJ出了門。

到小區門口看到他倆一時冇忍住,直接“噗”笑了出來,駱洵一身黑,而桑瀟瀟一身粉色,從遠處看,駱洵抱著一坨粉色,駱洵那臉還特冷淡特酷,違和感十足。

此時三人正站在小區門口,等家裡司機把車從地庫開出來。駱洵抱著桑瀟瀟,桑之易站旁邊。

“你跟瀟瀟的穿搭太有違和感了”桑之易好笑的對駱洵說。

駱洵也無奈“不懂她為什麼這麼喜歡粉色”桑瀟瀟穿的衣服,用的東西基本都是粉色居多。

“粉色..好看”桑瀟瀟說。

“難看”駱洵說。

“好看”。

“再多說一個字我就不抱你”。

桑瀟瀟隻好選擇了閉嘴。

桑之易“.......”。

司機來了,三人上車,都坐在後麵,桑瀟瀟坐中間,到了電影院下車。

輪到桑之易抱桑瀟瀟,到電影院時,駱洵問桑之易“飲料要喝什麼?”桑之易說要可樂,駱洵去換電影票和買可樂。

駱洵給桑之易買了杯可樂和爆米花,給桑瀟瀟買了盒牛奶和薯條。

三人按照票上的號找座位坐好,原本想讓桑瀟瀟坐兩人的中間,但桑瀟瀟就不要。

所以桑瀟瀟坐駱洵旁邊,桑之易挨著駱洵坐。

駱洵把可樂和爆米花都遞給桑之易,桑之易接過“飲料不喝,爆米花你也不吃?”。

“不吃”。

桑之易冇說什麼,吃幾顆爆米花就喝一口可樂,爽滋滋。

電影看了有一會,就隻看到一隻兔子跑來跑去,上躥下跳,從樹上跳下來,還360度轉來轉去,桑之易是完全看不懂。

-會有女粉吧。哎,歎了歎氣,算了算了,再睡會吧,想要的夢裡都有,下一秒直接趴桌子上眯起了眼睛。中午放學,桑之易,何威,龐有龍三人真在食堂隨便吃了點就跑去了武龍遊戲廳,非常儘興的嗨了好幾把。回到學校,何威還意猶未儘,想著晚上再去嗨兩把,桑之易直接罵道“能不能有點出息,彆一天到晚隻想著遊戲”。“那不想遊戲還能乾什麼?”何威立馬問。桑之易思索片刻,除了遊戲,頭腦一片空白,也是,他們這類學習渣渣。想到學習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