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8 章

26

桑瀟瀟說完這句話一分鐘都快過去,但駱洵很是耐心的聽完。駱洵語氣還是不鹹不淡“冇有”。桑瀟瀟打著商量的語氣“那..吃牛肉..跟麵..也好吃”。“也冇有”。桑瀟瀟都快哭了,這個冇有,那個也冇有,不是你問我想要吃什麼嗎?黑乎乎的大眼睛直接瞪著駱洵,眼裡都有微微眼淚打轉“那有什麼?”這四個字問得很著急,很流暢。“蛋炒飯”。桑瀟瀟“......”。桑之易“......”。桑之易都火大得跟著桑瀟瀟瞪駱洵,媽的...-

桑之易問坐他傍邊的駱洵“這電影講什麼?”。

駱洵是一言難儘且帶著嫌棄看著大螢幕“不知道”。

“瀟瀟自己選的?”。

“嗯”。

兩人堅持看了有一會,實在看不懂小孩的動畫電影,桑之易拿出手機直接玩了起來,而駱洵是眯眼假寐。

實在無聊,點開微信,剛好看到前幾天加旁邊這位都還冇給他備註,手指點開備註了“駱洵”二字。

駱洵的微信頭像是一張星空照,點開朋友圈,一條朋友圈都冇有,人不愛說話,更不愛在網上發牢騷。

手機關上,望向駱洵方向,他還在繼續假寐,桑之易轉頭瞪向大螢幕,兩分鐘後,算了,他也跟著假寐吧。

兩位哥哥雖然不是很理解桑瀟瀟選的這部動畫電影,但會選擇尊重,尊重有,但不多,兩人就這麼靠在椅背上閉著眼睛假寐,就桑瀟瀟一臉興奮的看著,偶爾還激動的喊一下,不過並不大聲。

電影結束後,三人離開電影院,兩個高高瘦瘦的帥哥帶著一個粉粉嫩嫩的漂亮女娃娃走在路上,回頭率頗高。

打算先去吃點東西,三人進了家麪館,看了會菜單,決定吃餛飩,桑之易起身往裡走去點單,駱洵跟桑瀟瀟坐著等,駱洵幫桑瀟瀟把頭上小粉帽脫掉然後似乎很是嫌棄的意思扔椅子上,手按在她手上隨意給她梳兩下。

片刻後,店員把三碗混沌端上來,都是三大碗,因為桑瀟瀟也吃得多,駱洵拿過一個碟子,把桑瀟瀟碗裡的餛飩都撈出來放碟子裡晾涼些,桑瀟瀟拿著勺子一個接著一個的塞進嘴裡,把嘴塞得鼓咚咚的。

吃著吃著,身上不停冒汗,桑之易用紙巾擦拭額頭上細汗,然後問駱洵“吃完去哪?”。

駱洵用下巴微微指了下桑瀟瀟“問她”。

桑之易看向桑瀟瀟,她正努力的往嘴裡猛塞餛飩,動作有些吃力,但有點好笑,有點可愛,桑之易軟了聲音笑著問“瀟瀟,吃完餛飩你還想去哪玩啊?”。

桑瀟瀟停下手上動作,頓住思考,幾秒後,人還冇說話,眼睛先睜得又大又亮“我..想去.抓..娃娃”桑瀟瀟之前在家裡看電視,有看到大人會帶像她這個年紀的小孩去抓娃娃,她也想去。

桑之易不是很明白,問她“抓娃娃,是娃娃機那種嗎?”。

桑瀟瀟興奮喊“對。”

吃完後,三人往電玩城方向走,因為剛吃跑,桑瀟瀟想走一會讓肚子裡的餛飩消化,冇讓他倆抱。

到了電玩城,在門口前台換了遊戲幣,三人直接進店裡,很大的店,各式各樣,琳琅滿目的玩偶整整齊齊的疊在娃娃機裡頭,娃娃機發著亮麗且夢幻般的光。

都還冇開始玩,桑瀟瀟就一臉興奮得不行,蹦蹦跳跳,圍著娃娃機轉呀轉呀。

“哥哥,好.多娃娃,我好喜歡”。

“哥哥,那個..玩偶好大..會發光,我想要..”。

駱洵跟桑之易瞥了眼桑瀟瀟指的方向,隻見那淺粉色牆上掛著一直超級大的抱抱熊,身上發著絢麗奪目的光。

桑之易說“瀟瀟,那個不賣”。

桑欣欣隻好把注意力放在娃娃機裡麵的玩偶。

然後想要哪個娃娃就小手指一下,桑之易上前給她抓,兩位哥哥都冇來過這種店。

桑之易抓娃娃技術不行,一會按慢了,一會又著急的按快了,一頓猛如虎哢哢哢按著操作鍵,遊戲幣都快用掉一半,一個娃娃也冇抓著。

桑瀟瀟一邊仰頭看著一邊著急得不行,恨不得自己上去抓,可惜還冇娃娃機按鍵高。

隻能認命的站一邊乾著急,嘴也冇閒著,不停地給桑之易加油打氣“易哥哥,加油,易哥哥,加油”。

搞得桑之易十分有壓力。

駱洵站一邊,雙手抱胸,一副事不關己的姿態看著桑之易操作。

又抓了有一會,桑瀟瀟還是一隻娃娃也冇抱到,也開始對桑之易抓娃娃技術產生質疑,從“易哥哥,加油”到“易哥哥,你行不行呀”。

桑之易也開始暴躁和不滿“臥槽,這些娃娃機絕對有問題”店裡三十幾個娃娃機,桑之易都快把所有娃娃機輪完一遍了,硬是一個娃娃都冇抓著,他並不覺得他抓娃娃方法有問題,而是覺得這些娃娃機絕對被老闆搞了點套路。

駱洵輕飄飄說“娃娃機冇問題”。

桑之易不認同,也不服“那為什麼我一個也冇抓到?”。

駱洵冇說話,走上前,伸出右手,手背推了推桑之易放在娃娃機按鍵上的手,桑之易把手拿開,然後往後推了點。

隻見駱洵把扭鍵扭幾下,幾秒後,手“啪”的拍了下按鍵,就見一隻“小豬佩奇”的娃娃落了出來。

桑之易睜大眼睛有些不是很能接受的望著這一切。

桑之易立馬蹦跳起來跑上前,興奮得把那隻小豬佩奇抱了起來,嘴上不停說“哥哥,你好..厲害”。

桑之易聽到桑瀟瀟對駱洵說的這聲你好厲害,感覺自己已經被碾壓,心裡有點酸溜溜。

桑之易走上前對著駱洵說“你再抓一個給我看看”。

於是駱洵換了個娃娃機抓,冇幾下,一隻“海綿寶寶”從娃娃機下口掉了出來。

“再抓一個”桑之易說,同時語氣裡也開始攢著不爽。

駱洵又抓到一個,是一隻“可達鴨”真的是一抓一個穩,同時桑瀟瀟也已經抱不住了,拉了個推車把娃娃都放裡麵,繼續亢奮到不行的看著哥哥。

桑之易立即爆炸,瞪著駱洵“你會抓為什麼一開始不抓,就想看我丟人是吧?”。

“我以為你至少能抓到一隻”。

桑之易“.......”。

桑之易聽出了他話裡的嘲諷,瞪了他幾眼,不想跟他說話。

駱洵淡淡開口“你來操作按鍵,我教你”,桑之易猶豫幾秒,然後走上前,左手握著扭鍵,右手放在按鍵上。

因為駱洵得稍微留意按鍵中間螢幕上的秒數,站桑之易左側,兩人靠得有些近,近到桑之易都能聞到駱洵身上好聞的味道。

“左邊扭,停,往前扭,按”駱洵冇什麼起伏的聲音指揮著,桑之易也用心聽,,加上駱洵在一旁的指揮,總算找到感覺了。

桑之易忍不住問“你以前玩過?”。

“冇”。

桑之易不想繼續往下問了,傷自尊。

漸漸地,圍觀他們的顧客也越來越多,特彆是女孩子。

還剩最後幾個遊戲幣時,桑之易停了下來,跟桑瀟瀟蹲一旁把那些紅黃藍綠青藍紫的娃娃放進店員給的袋子裡,駱洵稍微的巡視了一下店裡,抓起那幾個幣。

走到拐角的一個娃娃機停下,把手上那幾個幣投了進去,啪哢幾下,一隻娃娃掉了出來。

把娃娃都裝進袋子裡後,打了個結,桑之易剛要站起來,麵前伸來一隻熊貓,桑之易以為駱洵讓他裝進袋子的意思。

伸手拿過,解開袋子的結剛要塞進去,駱洵冇什麼情緒的聲音“給你的”。

桑之易抬頭,給了駱洵一個疑惑的眼神。

駱洵說“出來玩,總要抱點東西回去”。

桑之易低頭看手裡的娃娃,是一隻黑白相間,灰色嘴巴彷彿在大聲笑的熊貓,體型不算小,嘴巴張得很大,看起來莫名有點傻氣。

這隻熊貓並不是桑瀟瀟喜歡的顏色,她喜歡的顏色都非常豔麗,行吧,桑之易決定那就把它抱回去吧。

駱洵手提那一大袋娃娃,桑瀟瀟手裡抱著兩隻小娃娃,桑之易抱著那隻熊貓,店長眼神有些哀怨的目送三人出了店。

出到店門口,家裡司機早早等在那,駱洵把那一大袋娃娃放後備箱,三人上了車,滿載而歸,玩累了的桑瀟瀟在車上睡了過去。

4月17日這一天是桑之易17歲生日,但這一天桑之易特衰,早上騎車上學經過路口拐角時,被一個急哄哄好像要趕著去投胎似的摩托車撞上了。

直接把桑之易那自行車撞散架,成了一堆廢鐵,他也被撞得滾到了路中間,穿的是夏季校服,所露出的胳膊,脖子都泛著擦傷,衣服被滾得臟兮兮,上麵還泛著血跡,看著有點觸目驚心,桑之易被撞滾到地上前,手胳膊先死死護住自己的臉,還好那張帥臉冇傷到,但桑之易感覺左腿疼得站都站不起來,冇一會,直接暈了過去。

騎摩托車那人知道他撞到人了,還是個學生,嚇得屁滾尿流,居然還想逃逸,但冇有得逞,被路人死死按在路上,聚集的路人越來越多,幫打救護車和110,很快桑之易也被抬上了救護車,落在一旁完好的書包也被丟了進去。

今早駱洵出門時間跟往常一樣早,但都騎車到路口了,才突然想起昨晚桑瀟瀟有開過自己書包,說要找隻筆,把文具盒拿出來後就冇放進去。

駱洵摸了摸書包,文具盒果然冇在裡麵,微微歎了口氣,掉頭返回家拿,再次經過路口時,迎麵駛來一輛救護車,駱洵稍微往邊上讓了讓,但冇停下,繼續往前騎。

駱洵騎到剛剛車禍那條路時,警察已經來到了現場,把現場圍了起來,隻留了個小路給行人過。

小路邊上已經站著一群大爺大媽,吃撐了閒的,而這幫大爺大媽是事故後才聚集在這,壓根就冇見到事故發生時的現場。

但嘴一個比一個能叭叭,一個比一個能吹,撞到的不是自己家人或親戚,冇人在乎被撞的人情況如何,隻在乎他們講的夠不夠形象,這就是人性的冷漠。

-覺得這小子不適合打架,丟人。何威惱道“我都說了那次是眼睛被那孫子打到所以纔會流眼淚,後麵我不是把他按在地上猛踹了嗎”。桑之易冇什麼情緒的“哦”了一聲。何威也不惱,繼續說“不過看你跟學霸同桌以來,好像你倆都冇說過話,但他一有事你就衝出去,看來你倆關係並不像表麵上那麼不好”。桑之易“......”。駱洵也聽到了,但還是不動聲色繼續做著卷子。桑之易望著駱洵心裡想,這人是把自己當學習機器嗎,就冇見他停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