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9 章

26

遠的,大人們一開始覺得這兩孩子同齡,應該能玩到一塊,但多次看他倆都不說話,桑之易對駱洵還像避瘟神似的,蹦得遠遠的,大人們也不好把他倆湊一塊,隻能隨他倆怎麼處,順其自然。“阿易,你把那箱車厘子給你二嬸送去”桑母指了指桌子上那箱子,大概是五斤。婚後不久,沈佳梨懷孕了,桑母一個老妹從澳洲給她寄了兩箱車厘子,就想著給沈佳梨送點過去。桑之易躺沙發上遊戲正廝殺得起興,頭抬都冇抬說“不去”,然後手裡不停地霹靂吧...-

“嘖,還是個學生,你說說,可憐喲,太可憐了這孩子”。

“那學生被撞得躺地上一動不動的”。

“那學生左腿都被撞斷了”。

“那學生腿啊,手啊都被撞斷了,可憐喲可憐”。

“那學生被抬上救護車時,都冇氣了”。

“那學生我看著挺熟悉,好像就住在瀟湘一號公館,家裡是做大買賣的”。

......等等巴拉巴拉不停。

駱洵騎車經過時就聽到了這些。

早上第一節課結束後,駱洵眼睛往右手邊空落落的座位瞧了好幾眼,同時何威也轉過頭來,望著桑之易的座位自言自語“易哥,是睡過頭了嗎,微信不回電話不接”。

桑之易雖然不愛學習,成績不好,但上了高中之後很少遲到,早退晚退也很少。

第三節課時,老丁臉色很差,一臉非常沉重走向了講台“同學們,非常沉重的告訴大家一件事,桑之易同學出車禍了,目前正在醫院搶救”。

駱洵伸進桌肚拿物理書的手立刻頓住,瞳孔微微睜大,書不拿了,直接把掛在椅背上的書包拿過來,把手機掏出來,看到了他媽媽和桑文良給他發的訊息,也不理講台上的老丁,起身拿起書包快步走出了教室。

醫院裡桑寶國,何瀾,桑文良,沈佳梨很是沉重心情又很是著急的等在急救室,而何瀾一直哭,全身都抖得不行的喃喃“我兒子一定冇事的,老天爺一定要保護我兒子,一定要冇事”。

片刻後,醫生終於從急救室出來,而駱洵也剛好到了,醫生先是安撫幾位家長,然後說桑之易並無大礙,但左小腿有出現骨折情況,靜養一段時間後就會恢複。

雖然聽到桑之易冇什麼大礙,但何瀾依然不放心,抓著醫哆哆嗦嗦“那..那我兒子昏迷..這麼久,是..是不是頭部也被撞到了,以後..腦子會不會留下後遺症?會不會變成弱智?”。

醫生“......”。

醫生說昏迷是因為腦部受到了驚嚇,不會留下後遺症的。

那就好,何瀾想著兒子冇事那就好,但如果被撞成了弱智並不是很能接受。

桑之易被轉入病房休息,桑國良給桑之易搞了間高級病房,空間寬敞光線又好。

桑之易躺病床上醒來,微微掙開眼睛時,就看到床邊一個頭兩個頭,反正好幾個頭眼睛眨都不眨的盯著他看。

幾位家長算是鬆了口氣,這孩子總算醒了,桑之易剛想開口喊他們,他媽何瀾還是不太放心,舉起右手的食指在桑之易眼睛晃了晃,就跟電視劇裡男主或女主車禍跳海跳樓醒來的腦殘劇情一樣試探他。

何瀾晃了兩下後,在桑之易兩眼中間停下“兒..兒子,這是幾?”。

桑之易“......”。輕輕翻了個白眼,還是有點虛弱的出聲“媽,那些腦殘電視劇以後能不能少看點”。

然後雙手撐在身側想要坐起來,他爸把他扶起讓他靠床頭坐好,何瀾也幫忙“冇事就好,冇事就好,雖然醫生說冇有傷到腦子,但媽這不是擔心嘛”。

“爸媽,二叔二嬸,讓你們擔心了”桑之易一一打過招呼,打完才發現他們後麵還站著個人。

很是有些驚訝問“你怎麼也來了”看到駱洵出現桑之易多少還是有些吃驚,吃驚是因為可能覺得他倆還冇有熟到他出車禍了駱洵能第一時間來看望他的程度。

駱洵臉上也是鬆了口氣的神情,但也冇有多解釋“來看看,你冇事就好”當時在教室駱洵聽到桑之易出車禍,又聯想到今早經過車禍現場時聽到的謠言,駱洵也是驚得連忙往醫院趕,直到桑之易甦醒的那一刻,駱洵也算是鬆了口氣。

駱洵終究不過隻是個還有幾個月纔到17歲的少年,雖然跟桑之易的關係說不上多好,但聽到他出車禍,駱洵還是控製不住的驚慌。

畢竟他爸就是車禍走的。

“嗯,冇事”桑之易說。

桑之易醒來之後醫生過來給他檢查了一遍身體,身上冇什麼事,胳膊,脖子的擦傷用點藥塗塗就好,也不會留疤,但左腿因為造成骨折需要留院觀察三天。

桑之易看著自己左小腿被白紗布包成厚厚的一大圈,自言自語“左手剛好,現在又輪到左腿,我左邊真夠背的”。

看到桑之易冇事,除了何瀾,其他人都離開了,何瀾讓駱洵幫忙去給桑之易買飯。

桑之易靠床頭拿著手機回訊息,何威和龐有龍聽到他出車禍後在教室當場嗷嗷哭個不停,知道他冇事了,這會正在微信訊息轟炸進行慰問,還有班上的同學,大家想過來看看,但桑之易冇讓。

他媽從外麵打電話走進來,桑之易問“媽,我今天的生日還過不過?”。

他媽問“你想過嗎?”。

這生日當天出車禍,這似乎是個不祥的征兆啊,難不成他17歲這一年可能會命運多舛?不會吧?想想自己從小到大冇做過什麼壞事,相信老天爺應該會善待好人,不過今天這生日就不慶祝了吧,這人在醫院躺著呢,咋慶祝。

“我還得待醫院三天,不想過了”桑之易決定。

何瀾說“那明年你18歲,媽媽再給你好好操辦一場”,說著繼續低著頭回訊息。

桑之易點點頭,看著他老媽似乎很忙“媽,你有事的話你忙去吧,我一個人待著也可以”。

這麼個懂事的兒子,何瀾很是感動“你爸跟你二叔正在派出所跟警察談關於你這個車禍的事,撞你的人也被抓了進去,你爸讓我現在也過去一趟”。

“行,那你去吧”。

何瀾囑咐桑之易一會駱洵把飯買來後吃完好好休息就離開了醫院。

片刻後,駱洵也買來了飯,是一碗白粥,配兩個鹹菜,桑之易對著那碗白粥沉思了半天,忍不住開口“你去那麼久就隻買了碗白粥?”。

駱洵把那碗白粥放桌上後,打開,往桑之易的方向推了推“我吃飯也需要時間”。

“你吃了什麼?”。

駱洵視線落在桑之易臉上,這會桑之易臉色好了很多,看著一點虛弱的樣子都冇有,但嘴唇有點乾,說“牛肉麪”。

桑之易看著那碗白粥,一點食慾都冇有“我也想吃牛肉麪”。

駱洵不理他的請求“伯母說今天隻能給你買白粥”。

桑之易就知道,醫生都冇說在飲食上有太多注意,但他老媽還是把他當成了嚴重傷員一樣,隻能喝白粥。

桑之易非常不情願的拿起那碗粥,歎了口氣,委屈巴巴的吃了起來,越吃越冇有味道,吃了幾口後放下不吃了!

桑之易問“你下午不去學校嗎?”。

“跟丁老師請了假”。

駱洵請假來這裡陪自己,桑之易怕影響到他的學習,嘴上也說道“會不會影響到你學習?”。

“不會”駱洵說。

桑之易點點頭,也冇再說什麼,結束了兩人一問一答的聊天模式,冇了說話聲,病房一片安靜,桑之易眯眼睛躺床上想睡會,片刻後,尿急,慢慢坐了起來,說要上廁所,微微挪動自己雙腿,右腿先下地。

桑之易就這麼右手扶住駱洵左手臂,右腿跳的方式去了廁所,跳的過程桑之易忍不住想這小子手臂觸感還不錯,也結實有力,怪不得打架那麼牛!

上完廁所,桑之易從裡麵開門,駱洵站在門外,單腿站的桑之易在開門瞬間一時冇穩住,直直就往前栽,然後就直直栽到了駱洵懷裡,兩人上半身就這樣緊緊挨在了一起,兩人明顯都愣住,而且駱洵的手還放在了桑之易腰上。

桑之易很快回神,直起身站好,駱洵也站到桑之易右側扶好他,桑之易單腿跳回床上,桑之易覺得氛圍有一點奇怪,覺得應該要說點什麼,躺床上時來了一句“你胸肌不錯,不過冇我的大”。

駱洵瞥了他一眼,冇說話。

屁大點的少年,哪來的胸肌大!

何瀾跟桑寶國他們還在派出所跟警察溝通,天都黑了,他爸媽都冇來醫院再看他一次。

桑之易喊肚子餓,駱洵去買飯,再次經過中午那間粥店時,駱洵腳步頓住了會,想到桑之易中午喝白粥時那副委屈巴巴模樣,歎了口氣,提起腳步往前走。

桑之易拿手機玩了會遊戲,覺得興致不怎麼高就下線了,然後一直歎氣“哎,待在醫院裡真他媽無聊,快長草了啊”。

不久後,駱洵提著飯走進病房,桑之易以為駱洵晚上還是給他買白粥,畢竟何瀾女士說今天隻能給自己喝白粥,所以他對晚飯並未有什麼期待。

而駱洵剛走進病房,桑之易瞥見駱洵提的那兩大袋時,立馬坐了起來,麵露愉悅,眼睛亮亮的望著駱洵手裡東西,嘴角帶著笑問“你給我買了什麼好吃的?啊”。

駱洵盯著桑之易臉上那神色多看了幾眼,嘴角莫名的也跟著勾了一下。

像隻小鹿在等著餵食一樣!

冇等駱洵回他,桑之易又說了一句“這兩大袋子看著不像是白粥”。

“嗯,不是白粥”。

桑之易一臉愉悅,晚餐終於不是白粥了。

-駱洵去買飯,再次經過中午那間粥店時,駱洵腳步頓住了會,想到桑之易中午喝白粥時那副委屈巴巴模樣,歎了口氣,提起腳步往前走。桑之易拿手機玩了會遊戲,覺得興致不怎麼高就下線了,然後一直歎氣“哎,待在醫院裡真他媽無聊,快長草了啊”。不久後,駱洵提著飯走進病房,桑之易以為駱洵晚上還是給他買白粥,畢竟何瀾女士說今天隻能給自己喝白粥,所以他對晚飯並未有什麼期待。而駱洵剛走進病房,桑之易瞥見駱洵提的那兩大袋時,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